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200章 金蝉脱壳&明升暗降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正在迟疑,突然贴身护卫王皋匆匆赶来,声言有紧急军报,众人大惊,杨轩更是当众打开书函一看,原来蛮清已经击败贺珍部,其主力已经进入汉中。

    原来大顺军部将贺珍自称奉天倡义大将军率部攻入陕西,其部前锋直逼西安,无奈其时蛮清摄政王多尔衮任命豪格为靖远大将军,衍禧郡王罗洛浑率领镶黄旗护军统领鳌拜、正蓝旗固山额真马喇希、镶红旗固山额真杜雷等蛮蒙主力入陕,会同先到的安西大将军河洛会(正黄旗),李国瀚(汉军镶蓝旗)诸部一起讨伐讨伐西南。

    贝勒尼堪率领所部在鸡头关大败贺珍所部进入汉中,到如今汉中诸部溃不成军,贺珍等部现在退守兴安(今陕西康定),整个汉中几乎为蛮清所占。

    四川是一个盆地,而汉中则是盆地隆起部分,自古以来,要守住四川必然先守住汉中,若汉中有失断不无守住四川之理。

    众人听到汉中失守,一个个大惊失色,面对如此险局川陕总督樊一蘅差点跌落坐下,大家认识到其中危机,断不可能如初时般排除异己,

    整个局势可以说危如累卵,场上气氛为之一变,大家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如何因应。

    樊一蘅为官多年,在经历初时的慌乱之后,现在人显得颇为镇静,仔细的端详手下众人,突然问道:“子修,如今鞑子入寇,而你则神色自若,你,你可有什么良策?”

    杨轩神色微微一怔,然后木然摇头道:“大人,卑职年龄尚青,其见识远在各位大人之下。

    卑职应对那个张献忠左支右绌的甚为吃力,现在面对更为凶暴的蛮清,在下有什么良策?”

    樊一蘅笑了笑,叹息道:“子修莫怪,刚才我等故意兴师问罪,主要是为你好啊。

    你年龄青青,风头正渐,但行事过于独断专行,须知至刚则易折,现在国难当头,我等当不希望你如同霍去病那样…….

    我等只是希望能够磨练你的性子,免得将来吃亏啊。”

    听对方如此说,杨轩当然知道因为前段时间太过高调而引起上司不快。

    既然如此,低调那个不行,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杨轩拱了拱手回答道:“大人所虑甚是,当今局势危于南宋末年,若我们大家不能同仇敌忾,若不如此,断不可力挽狂澜亦。

    这次征讨流寇忠义军虽有所斩获,但主要还是遵从督师王公,总督樊公四路进剿战略而已。

    现在面对如此凶残的满清鞑子,大人有令,赴汤蹈火,誓死相随。”

    看到杨轩终于服软,樊一蘅大喜,连连赞不绝口。

    在众人惊讶眼神中取出早就拟定的圣旨,对场中诸将多有所封赏。

    原来在进军成都之前,督师王应熊、总督樊一蘅、巡抚马乾等人大概早已经谋划周全,今天各种表演只是为了寻得时机宣读圣旨而已。

    本次征讨流寇功劳杨轩功劳最大,委任其为郧阳巡抚,钱邦芑为巡按使。

    委任曾英为川东总兵,杨展为川南总兵,屠龙、侯天锡等人官职都有提升。

    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郧阳巡抚辖地(郧阳府、襄阳府、南阳府、西安府、汉中府、荆州府,辖境最大时达鄂、豫、川、陕四省毗连地域六府六十二郡县)都在满清、流寇控制之下,如此委任不过相当于古代的遥领而已。

    结果圣旨,看着上面居然有四省总督王应熊的印绶,杨轩内心异常恼火。

    这一年半下来刻意与四省总督府搞好关系,将其幕府中官员钱邦芑、范文光引以为亲信,但到头来居然是这样一个接过。

    带着郧阳巡抚印绶打马回到布政使衙门,大家出言宽慰,但杨轩根本集中不起注意,一个劲想着今日白天之事。

    刚刚归顺的江鼎镇叹息道:“大人啊,今天樊一蘅、马乾演双簧戏一个打一个拉啊。

    大人,你说说,如何办,我等都全力听你的。”

    杨轩内心一惊,长叹道:“各位,国事艰难,我等还是要听朝廷的。

    现在满清入川在即,而张献忠部主力更是驻防川北随时可能进入顺庆府抢夺粮食。

    我准备等与总督大人议定方略之后再率部撤回川北。”

    众人大惊,一个个嚷道:”大人,成都府二十余县虽然人口流失甚大,但土地肥沃,只要经营得法,可比顺庆、潼川州强上百倍。

    大人,兄弟们辛辛苦苦方夺得如此土地怎么可以轻易让与他人啊?”

    在第二天的军事会议上,在如何应对川北、川南变局上大家吵闹不休。

    樊一蘅本来想南攻北守,趁着川北明军、大西军与满清对峙之机,其率领川南明军进入云南平定沙定洲之乱,但正如大家所担忧那样,满清势不可挡,而要平息云南沙定洲之乱则非数年之功不可。

    大家讨论半天,毫无头绪,到最后决定还是先安定地方,川北川南各自准备,待到年末再择机讨论。

    在那之后,樊一蘅强留杨轩议事,席间多次提到北方军情危机希望杨轩能够回去主持大局,但又完全否决了整编刘进忠、赵荣贵的动议。

    从巡抚衙门出来,杨轩自知大事不可为,再加上担心张献忠北上攻打顺庆府城报复,如此在成都城再待了两天,然后率领主力北撤顺庆府城休整。

    这其实是当时无奈之举,但将来一些历史学家则造谣生非,认为自知大势不可违,为了避免与樊一蘅等人发生正面冲突保住兵权,杨轩使出金蝉脱壳之计逃出成都。

    忠义军将要撤出成都城的消息传出后,众人感到颇为震惊,在这些见过大世面的成都民众眼中,这忠义军可与其他部队不一样,简直可以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候忠义军如天兵从天而降将他们从张献忠魔爪里面解救出来,面对满城的大火,忠义军与大家一起灭火,在那次灭火过程中听说忠义军足足死了十来个人。

    大火扑灭之后,大家安置流民,提供军粮,如此大家方才告别当日混乱稍稍过上正常生活。

    现在听到忠义军即将开拔的消息,在十多个老者带领下,大家涌到布政使衙门,恳请杨轩屯兵于此,以防备流寇死灰复燃。

    过去讲究孝道,不但对家中长辈,对周围老人都是颇为尊重的,杨轩一一扶起众人,声言自己虽然愿意屯兵成都府,但无奈上官命令不敢不从,故只好领兵北上抗击流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