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193章 给银锭还是结仇怨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这次回到成都城后,看着城内那些民众一个个毫不掩饰的仇恨眼睛,张献忠在第二天早上缓过劲来后以通匪为由,一口气杀了千余人。

    本来张献忠准备继续杀戮,但形势越来越危急,杨轩统帅各路忠义军大军近在咫尺,大军不到半日就可猛扑成都城下,若再想大肆杀戮早城人心惶惶,得不偿失。

    而听到忠义军大败流寇的消息,副将杨展、副将曹勋也率领所部离开嘉定府,逼近成都城。

    但樊一蘅所部大军则迟缓甚多,去年十二月云南昆明再次爆爆叛乱,土司沙丁州率部突然杀入黔国公府,世守云南的黔国公沐天波猝不及防,丢掉老母妻子逃命到楚雄,到如今叛军已经控制云南大部,整个云南不稳。

    而听到忠义军兵临城下,张献忠颇为恼怒,众人更是坐卧不住,一个个高声吆喝着与忠义军决战。

    守城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要众志成城,稍稍不慎就可能被攻破。

    张献忠显而易见已经失去民心,要想民众心甘情愿帮其守城万万不可能。

    冷静下来之后,张献忠召集众人商议到:“如今蛮清占据老子家乡关中,百姓苦不堪言,老子,朕决心不与这个杨轩纠结了,决定北上抗清,大家以为如何?”

    严锡命、江鼎镇、龚完敬等川籍官员一个个老泪纵横,看着张献忠道:“皇帝有如此见识实在是我川人之福,不,是国人之福啊。

    皇帝若真的决定率军北伐,在下不以自己卑微,愿意出使忠义军,为皇帝说项。”

    张献忠看众人一个个一扫往日颓气,笑着道:“杨轩所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蛮清实在太可恨了,或者大明气数未尽,朕不想马上灭掉大明,朕可以退出成都府,与他们大明并存啊。“

    严锡命大喜,拜了三拜,然后拿着张献忠亲笔信函来见杨轩。

    看着严锡命走后,张献忠继续对手下那帮将领说道:“各位,朕既然要北上抗击蛮清,这成都府这块地方若就这样扔了实在可惜。

    这十几年下来我也积累了数不尽的财富,我想像在武昌那样,每个来送我的一锭2两重的银子,如此众人必然感念我的恩惠啊。”

    汪兆麟摇头道:“皇帝,四川乃天府之国,杨轩若占据成都府那更是如虎添翼,到时候他若率军北上抗击蛮清,定与皇帝争夺地盘,财物啊。”

    张献忠微微一怔道:“天下英雄,杨轩实在是我平生大敌,你们说说,朕当如何是好?”

    汪兆麟笑着说道:“皇帝,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杨轩得到一个好的成都府,在撤离时候可以焚烧皇宫,焚烧民宅,裹挟民众逃离,如此可以掩护我军撤退,让杨轩得到一个残破不堪的成都。”

    张可旺等人大惊,纷纷出列劝阻道:”父皇,万不可如此。

    若是这样杨轩定不会罢休,到时候他若率部攻打我等,我们怎么办啊?”

    汪兆麟笑道:”任何事情讲究的是实力,我大西国仍有大军近二十万,不畏惧任何对手。”

    张献忠一听,赫赫笑道:“汪丞相所言正合朕意,让严锡命与杨轩谈判,大家准备焚城,如此定让杨轩后悔不已。”

    汪兆麟一听,大笑不已。

    而与此同,杨轩已经率军逼近成都城,现在以成都城东北十五里的龙潭寺作为中军大营,其余各部正66续续的向北面的北安门,迎晖门开进。

    突然听到严锡命来见,当即令人带来。

    拜见之后,严锡命递上张献忠亲笔信,得到大西军即将撤出成都,率军北上抗清的消息。

    杨轩内心暗喜,但还是颇为担心道:”严先生,这个张献忠实在颇为奸诈,上次张烺去见的他的时候他说给我两天时间考虑,谁料到张献忠晚上竟然派人来偷袭我军军营。

    若是张献忠能够平和的撤出成都,若是张献忠能够率兵抗清,在此期间我忠义军不会攻打他。

    但若他违背诺言,还像现在这样大肆杀戮我川人泄愤,若胆敢破坏地方经济,我虽然想原谅他,我们忠义军数万弟兄不会饶恕他。”

    众人一听也高声呐喊,以壮大声势。

    严锡命连连解释,声言自己虽然投靠张献忠,但毕竟也是川人,不会对张献忠屠戮行动置之不理的。

    听严锡命如此说,杨轩亲自提笔回函,督促张献忠在五日内率部退出成都城,督促张献忠不得破坏地方经济,不得杀戮川人。

    听到大西军将退出成都,众人面露喜色,但想到张献忠历史上多次出尔反尔,毫无诚信,在送走严锡命之后,大家一点也不敢马虎。

    既然得到张献忠即将北撤的消息,杨轩也加强了防卫,令姚之帧、都极归率领所部逼近北面的大安门,杨秉义率领所部逼近东面的迎晖门。

    在离城三百米的地方停下,依托三轮车、独轮车建立车营,然后再派出兵士挖掘壕沟,做出久困之策。

    看到杨轩派兵兵马直逼城下,张献忠颇为恼火,再次派出严锡命、张文秀出城交涉。

    张文秀叹息道:“杨将军,大概你也看出,我部若要撤离成都城,必然成城北大安门撤出,贵部是什么缘故堵在大安门不让我等撤退?”

    杨轩笑道:“张将军,这只不过防范措施而已。

    再说贵部也可以从西门撤出啊,只要张老将军不耍花招,撤出期间我部将暂停一切军事行动。”

    张文秀一个劲解释大西军人数众多,各部辎重众多,若是从西门撤走,耗费时日更长,耗费粮食甚多。

    杨轩简则认为张献忠过去信誉非常差,这不过是防范措施。

    承诺只要大西军这次能够遵守承诺,两军不但可以暂停一切军事行动,在未来更可以联手抗清。

    除此之外,更是将写好的书札递给严锡命、张文秀过目,目前已经抄录千余篇,准备射入城中。

    其内容就是告诉大西军将士、成都士民,如今蛮清入寇,国破家亡,过去大家争端不过是兄弟之争,现在面对凶残百倍的蛮清鞑子,大家需要携手共赴国难。

    除此之外,更是宣告,过去罪孽可以免去,新的任何罪孽一经现将严厉制止。

    若胆敢破坏地方经济,趁乱骚乱残害百姓,将视为对忠义军宣战,将严厉打击。

    张文秀简单看了一眼,承诺将向张献忠报告。

    带着卫士一直将两人送出视线之外,望着慢慢消逝的背影,钱邦芑叹息道:“大人,你,你真的相信张献忠的保证?”

    长叹一声,杨轩笑道:“张献忠刀口混生活这样多年,唯一相信的就是实力。我所料不错的话,张献忠定然会大搞破坏啊。”

    钱邦芑内心一惊,摇头道:“既然如此,大人为何要如此礼遇这个张文秀?”

    面露苦笑,杨轩摇了摇头,督令各部打造攻城器械,以便能迅占领城墙,令各部加向成都城挖掘壕沟防备大西军突围。

    箭矢如雪片般飞入成都城,箭尖已经拔掉,在其上面是告大西将士书,是告士民书,张文秀随手捡起一个细看,与在大帐看到的一致。

    揉了揉眼睛,张文秀来到皇宫,也就是过去蜀王府,看到将士们正准备焚烧蜀王府,赶忙来到承运殿面见八代王。

    指着正要焚烧宫殿的侍卫,张文秀说道:“父皇,我们已经与杨轩约定,不破坏,不乱杀,现在我们准备焚烧成都城,是何道理?”

    张献忠摇头道:“这,这不过是骗人把戏而已,老夫骗杨轩,杨轩亦骗老夫亦。

    风闻杨轩光攻城塔就打造了十余座,现在又射入上千张文告,这不过是掩人耳目之计而已。”

    张文秀叹息道:“父皇,四川明军之中,忠义军虽与我等多番交战,不但对我部将领,还是被俘获的兄弟都还友好,大家虽然交战数回合,但将士们多认为杨轩是光明磊落君子。

    如果我等破坏协议,对方恼羞成怒,必然全力攻打我等,如此我等处境堪忧亦。”

    张献忠摇头道:“我有大军近二十万,兵强马壮的,忠义军虽强,又能奈何?”

    当即不听,下令各部继续准备焚烧城池,下令各部强掳城中百姓,以运输军需辎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