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187章 尔虞我诈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听到大西军如此状况,想到俘获的流民、兵丁一个个廋骨嶙峋的样子,杨轩知道大西军大势已去,在五月中旬决定率部西征。

    在出征之前,为了表示西征的决心,杨轩亲自给四省总督王应熊,川陕总督樊一蘅写了一封书札,希望能够督促各部,大家戮力同心,将大西军驱逐出川,以救黎民于水火。

    杨轩声言自己将尽提5万大军(在古代都会吹自己兵力)将西征张献忠,希望他们能够督率各部前来支援。

    在隆庆2年(公元1646年)6月中旬,由第2团游击将军陈应宗统率本团驻防蓬州巴州达州,防备保宁府的刘进忠。

    以参将樊明善统率本部第1团驻防顺庆,刘惟明第6团布防射洪、蓬溪防备郪县、盐亭的张定国,西充的王继业。

    陈怀西水军游弋在嘉玲家、涪江,通过水路运输粮草、辎重。

    粮草辎重到达遂宁之后,则由郭崇烈第3团保证陆路粮草运输。

    杨轩亲率骑兵团、炮团、警卫团、姚之帧第4团、杨秉义第5团、冯有庆第7团、都极归第8团、王树极第9团、王之邦第10团、靳统武第11团等十团兵马进逼成都府。

    成都平原位于龙泉山和龙门山、邛崃山之间,系断裂下陷由河流冲积而成,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

    由潼川州进入成都平原有两条道路,当然最宽敞的就是明朝国家级高速公路,通过郪县(潼川州治所)、中江县进入。

    其次就是渡过沱江,绕过云顶城进入。

    或者绕道到川东,通过龙泉驿进入。

    云顶城乃四川抗蒙八柱之一,其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其东与炮台山锁江相望以扼沱江金堂峡江防;

    西控成都平原以拱卫成都;

    南凭水磨河之深谷险水以临怀安军通往成都东山五场之通道;

    北恃危隘高定关与小云顶山互为依托而控成都至潼川府之孔道,

    这云顶山实扼成都东面之门户而为东西川之要冲。

    当日援助成都,杨轩亲率兵马驻防云顶城达数日之久,手下情报参谋、推官潘梦科更是金堂县人士,对云顶城周围地理环境颇为熟悉。

    这一天率部赶到金堂峡口,早有探马来报,张文秀率部退出潼川州之后,即率领重兵驻防云顶城以挡住大军的去路。

    看着前面滚滚的沱江,令马鸣銮率领炮团沿江建立炮台,令人打造筏子,然后派出水鬼跳入江水中,将一条一条筏子连起来,以利于大军渡江。

    望着下面的滔滔江水,虽然水流甚为湍急,但沱江在金堂峡连续转弯,在出峡谷之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堆积平原。

    现在忠义军在平原下面办理处渡江,如此水流较为平缓,远远的只见水鬼不断跳入滚滚江水中,先拖着筏子,如此慢慢的向前延展,形成两条宽四米的浮桥。

    水手在浮桥上面来回不断的摇橹拖拽,以避免浮桥不被吹散。

    在浮桥上下游三十米处,有二十多艘小船已经放入水中,岸边忠义军将士不断集结,看来准备渡过沱江。

    张文秀眉头紧锁,看来忠义军这次准备充分,基本上抱着必胜的信念,想到这里,不由得暗自叹息。

    张文秀虽然水性颇佳,但总不会率部跳入水中与对方来回厮杀,现在只有让各部加强防备,待忠义军走近之后再行厮杀。

    如此到了中午,浮桥铺过江心,恰好在射程范围,张文秀一声令下,架设在山上的火炮对着江心开炮。

    但这个时候火炮发射精度实在不敢恭维,十多发炮弹打下去,只有一发落在浮桥上,砸起巨大的水柱。

    而看到对岸已经放炮,忠义军的3斤炮率先开炮还击,无论是射击精度,还是射程,这3斤炮都在大号佛朗机炮之上,对准江对面流寇火炮发射场连续不断的点火发炮。

    一颗颗铁球从天而降,落在地上,被砸中身体打穿,异常恐怖,落在地上,被砸了一个深坑。(实心弹,不爆炸)

    与此同时,上下游那四十艘小船纷纷划过水面,向江对岸划过来,船的四周悬挂着湿棉被,船首则有一门小号佛朗机炮,看样子对方准备渡江。

    岸边的大西军一片骚乱,张文秀拔出宝剑,督令大家还击。

    这些小船顶着不断射过来的火箭、箭矢、鸟铳,一面放铳,一面向岸边冲锋。

    这可是江防最关键环节,那就是防备对方冲上岸边,严令之下,大西军将士一队队冲到岸边,一面高声呐喊阻吓对方,一面放箭放铳。

    岸上大西军火炮也顾不得架设浮桥的忠义军将士,连忙调转炮头,对准江面上船只不断轰击。

    一面防备对岸的红衣大炮从天而降的铁球,另一方面对江中小舟放炮,其实战效果如何很难知道。

    随着时间推移,浮桥越架越近,而上下游战事持续进行着,看着厮杀的江面,张文秀感觉怪怪的,厮杀半天,对方没有一艘小船冲到岸边,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啊。

    几乎所有小船都在岸边四十多米距离来回打转,有几艘船体着火,居然摇回去重新挂上布幔之后转头再战。

    突然张文秀暗叫不好,难道对方船上除了水手,除了炮手根本没有人?

    拿起望远镜细看,原来船上只是一个个草人模型而已。

    有心让大家停止放炮放铳放箭,但对方舰船上都挂着湿棉被,远远的根本看不清楚,虽然知道忠义军的把戏但无可奈何。

    而看到江面上火炮、箭矢少了很多,对岸忠义军一个个高声欢呼:多谢刘将军,多谢刘将军。

    在明朝,三四成小孩都上过私塾,这可比蛮清末期高很多,即便那些没有上私塾的,大家也听说过诸葛亮,听说过草船借箭。

    现在看到自己成为曹兵,一个个更是士气低落。

    张文秀叫苦不迭,看到冲过来的船只,通过布幔不知道是否真的载满将士,看到一队队冲过来,大家明知中计,只有放箭阻击,其中苦楚可想而知。

    太阳落山,两座浮桥越铺越近,看到只有百多米,战场局势再次变得异常紧张,张文秀亲调一个千人队在前面,放铳、放箭,而忠义军将士则躲在浮桥后面,通过鸟铳、箭矢还击。

    双方你来我往,战局再次进入白热化,特别是刚才还在江面上游弋的小船突然冲过来,站在江边的人群再次陷入恐惧之中。

    张文秀也赶到最前线,准备指挥攻击,突然从背后传来一阵喊杀声,众人大惊,转头望去,看到下游三里开外突然出现百余忠义军将士,现在正杀奔而来。

    原来,在铺设浮桥,吸引流寇注意力之时,姚之帧率领第4团三百余精壮之士,大家在早上赶到对面乱石滩,然后趁着上游战事正酣吸引流寇注意力之际,大家偷偷泅水渡过沱江,一个个藏身于乱石滩中。

    大家依托山势为掩护,偷偷绕道到流寇后面,看到浮桥将成之际,突然从后面发动攻势。

    虽然只有三百余人,但几乎都是死士,其战斗力远非一般军队所可比拟,两个大队从背后冲向正沿江布防的大西军将士,一个大队直取大西军后军,以截断其归路。

    而听到后面杀出忠义军将士,看到浮桥将成,忠义军运兵船一艘艘靠岸,现在正与岸边上的大西军死战。

    大西军士气大泄,杨轩趁势指挥第5团、第7团杀过去,杀散顽抗的大西军将士,占领河对岸,各部直逼云顶城下。

    损兵折将,经过半天厮杀,到后半夜才张文秀才率领三千亲军退回云顶城,其他各部听说都已经杀散,有的更是绕过云顶山,撤往后面的金堂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