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175章 飘忽不定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忠义军兵士挑选甚严,此战俘虏流寇步军在2千之数,身体合格达标的不到六百余人,将其改编为1个营,由杨威率领,直接归杨轩统辖。

    组建第10团,委任大西军前都督王之邦为团长,警卫团千总都极归为参谋长。

    水军扩编为2个飞虎战舰大队,7个舢板船大队,7个运输大队,王复臣则升任水军参谋长。

    而其他千余俘虏则安置他处屯田,如此用了两天功夫方才安置妥当。

    经过数年摸索,这是如今最好的整编异己的办法,将军中青壮编入忠义军之后,由于忠义军军饷较高,待遇较好,不愁其不归心。

    由于青壮勇武者早已经抽入军中,那些屯田的归顺兵马分散各地根本闹不起什么事情。

    现在忠义军占领江南,忠义军水军更是逼近潼南县水寨,忠义军步军更是在上游修建浮桥,声言将渡过浮桥攻打潼南县。

    潼南城古代称为梓潼,乃涪江上颇为重要的军事据点,更有明朝四川境内最重要的高速公路必经之地(从重庆府城到郪县,即今日三台县,明朝时期郪县为潼川州的府城),率领两万残部退守潼南县的张文秀大为恐慌。

    张文秀一面沿江布防,积极防守,一面派出快马向张定国求救。

    张定国大为惊讶,白文选所部刚刚为忠义军所败,其部损失三千余人(其中有一半是逃兵),正准备休整,突然看到南面的潼川州告急文书,急忙率领主力南下以与对方汇合。

    如此过了五天,突然驻防兵马来报,忠义军大军突然杀向蓬溪,现在正挖掘壕沟,准备攻城。

    张定国大惊,摇头道:“按理说忠义军兵强马壮,杨轩更是能征善战之士,怎么打仗如同我们大西军这么飘忽不定?”

    白文选劝诫道:“将军,若所料不错,这不过是杨轩之计,听说其部装备一种神车,三个轮子居然能够在平地上比战马拖拽还要快。

    现在忠义军粮草充足,其部行动迅速。

    而我们没有粮食吃,各部逃兵甚多,就像上次援救西充,路上逃走的有四五百人,交战不利逃走的一两千人。

    若是派兵前去救援,人少无功,反被对方围点打援,若是人多,损失粮草,走散部众,反而不好。

    现在杨轩故技重施,我等还是不要救援为上。”

    张定国犹豫不决,如此过了三天前来来报,忠义军居然一举占领蓬溪县城。

    原来看到忠义军杀到城下,蓬溪知县自知守城无望,派出衙役打开城门引忠义军入城,如此忠义军轻易而举占领蓬溪县城。

    占领县城之后,忠义军稍作休息,然后直逼西北方向,这天来到射洪县对岸渡口,经过半天鏖战占领渡口,然后摆出架势准备渡过涪江,直逼郪县。

    与前世不同,郪县(今日三台县)不但是潼川州的首县,更是交通要道(有重庆府到郪县的驿道线路与北京到成都的驿站线路交叉于郪县。)

    听忠义军沿江修筑浮桥,张定国感到颇为惊讶,看来忠义军这次真的是直冲郪县(潼川州治所而来)。

    当即点齐兵马,直奔射洪而来,如此花了两天时间进入射洪县城,正准备商讨如何渡河作战,突然探马来报,忠义军留下一个大队驻守对岸渡口,主力缓缓退走。

    众人心情稍稍安静,现在全川闹粮荒,都没有吃,大家最担心的就是行军打仗。

    如此过了半天,遂宁守将来报,忠义军全军直逼遂宁城,整个城池围在旦夕。

    原来在这天早上数千忠义军占领涪江对岸渡口,然后在下游水军杀到,十几艘船只连在一起形成浮桥,而且从船上搬下来一排排捆好的竹排,迅速联结起来形成浮桥。

    如此不到半个时辰,涪江上搭建了十多座浮桥,近万名忠义军将士渡过浮桥,直逼遂宁城下。

    听到对岸失守,忠义军正搭建浮桥渡江,驻守遂宁城的都督靳统武大惊,率军出战,但寡不敌众,被优势忠义军所败,退回遂宁城中,现在派出信使向潼南县的张文秀、与射洪县的张定国告急。

    张定国大惊,指着地图道:“顺庆到成都,涪江乃其天险亦,杨轩连续声东击西,不到半日功夫就渡过涪江。

    我等深负老万岁之托,为今之计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忠义军赶过涪江。”

    白文选劝诫道:“将军,我等虽有部众两万,但大家根本吃不饱,没有多少力气。

    而忠义军兵强马壮的,若要将其驱赶过涪江,非联合抚南将军不可。”

    张定国点头应允,一面派出信使前往潼南县与张文秀联系,一面积极调兵遣将,以夹击渡河的忠义军。

    在连续四处出击,调动大西军兵马使其疲于奔命,检验各部战力之后,四月下旬杨轩率部大举西征,以攻打潼川州。

    杨轩留下顺庆知府范文光、第一团游击将军樊明善率部驻防顺庆,第二团游击将军陈应宗驻防巴州达州之后,率领主力西征。

    为了保证侧翼安全,姚之帧第4团在蓬溪,王树极第8团在潼南县牵制对岸的张定国、张文秀,杨轩亲率骑兵团、警卫团、郭崇烈第3团、杨秉义第5团、刘惟明第6团、冯双礼第7团、马鸣銮第9团、王之邦第10团等8团兵马在水军配合下一举渡过涪江,逼近遂宁县。

    经过半年建设,忠义军初具规模,现在警卫团已经达到甲种团编制,第二团达到乙钟团编制,而其他各团也达到丙种团的编制。

    驻守遂宁城的大西军都督靳统武猝不及防,为忠义军所败被迫困守待援。

    渡过涪江之后,杨轩建立水寨,亲率骑兵团、警卫团、第9团、第10团驻防水寨,保护水寨安全,指挥其他四个团在城南、城东、城北建立营寨,以攻打遂宁城。

    各营都有1个虎蹲炮小队,有4门虎蹲炮,按在特制的独轮车炮架上面,有三人操作,打仗的时候放下炮架进行炮击,行军的时候收起炮架,快速机动行军。

    各团有一个佛朗机炮大队,有10门大号佛朗机炮,每10人一个小组,三人操作大炮,一人管理托运牲畜,另外6人防备。

    各团安营扎寨之后,在炮火支援下,大家在离城墙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停下,前面用三轮车、独轮车遮挡,沿城挖掘壕沟。

    过去明军非常善于挖掘壕沟,后来车营兴起之后才利用战车为掩护不再挖掘壕沟。

    穿越族杨轩当然知道壕沟的重要性,上甘岭战役志愿军就是通过壕沟打败美军的,放弃壕沟战术无疑是明军一大失误。

    车营虽然能够挡住对方攻击,但毕竟少了一道屏障,对方骑兵步兵兵团只要跃过车账就可以横冲直撞,如此明显不利于步兵防御。

    有人说明朝末年孔有德、尚可喜等矿工部队善于挖掘壕沟,但忠义军也不遑多让,其主要将士来自农民,大家平日都在田里干活,大家都是食用锄头铁锹的好手,现在稍稍训练,一个个都是挖掘壕沟的好手。

    临时营地在险隘处会挖掘壕沟,长期驻军更是挖掘多重壕沟,历史上湘军名将曾国荃就有曾铁桶的绰号,其作战最大特点就是通过壕沟战术困死对方。

    靳统武叫苦连天,大西军将士躲在女墙边想射击,但离得太远,根本够不上。

    反观忠义军则利用挖掘的泥土在城外构筑了数个炮台,随时可以对攻城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如此过了三天,第四天城北、城南、城东都挖掘数道壕沟,密密麻麻的有半人高。

    而其中有的更是挖到城墙下面,稍稍进一步挖掘,就可爆破攻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