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139章 谣言四起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现在顺庆城早已经戒严,四门禁闭,衙役、地方保安团已经上街巡逻,城墙上,城门中都加派人员,听到杨轩回到知府衙门,钱邦芑、范文光、赵司炫、樊明善等人都在大www{][la}

    刚才得报,张定国部马不停蹄的向顺庆城奔来。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骑着牲畜,但看到流寇骑兵杀到,沿途乡村保安人员虽不敢带兵阻扰,但用大石阻挡去路,或者敲锣打鼓的,如此稍稍阻挡大军速度。

    当然,这一切都还是次要的,最主要就是现在粮食短缺,人基本上都喝稀的,不得温饱,从年前开始战马、毛驴都没有怎么喂粮食了,如此掉膘严重,一天行军百余里。

    再加上绕了四十里的山路,一路之上还要绕过很多山寨,现在离城北还有二十余里。

    在听到张定国率部想绕道偷袭配顺庆府城之后,钱邦芑、陈应宗等人已经下令戒严。

    城周围十里的乡民基本上撤入城内。

    陈应宗率领第2营与五百余南充民团(第1民团)进入西山,就地设防。

    王树极、都极归等人分别率领邻水民团、大足民团(第2、3民团)进入城北的工事中,现在姚之帧第4营、杨秉义第5营、刘惟明第6营、冯有庆第7营也渡过西河溪,在天亮之前能够布防完成。

    陈怀西水营还在蓬州上游,接到军报之后正顺流而下,赶往顺庆城参与防守。

    樊明善将达州防务交与马鸣銮等地方民团,率领所部也正在回师途中。

    顺庆城东北方向是嘉陵江,东面、西面是西河溪,可以说三面临水,水军异常重要。

    看到各部都顺利撤出,能够在大西军杀到之前到达目的地,众人大安。

    杨轩听大家介绍着,一面闭目养神,一面仔细思索着过去关于大西军的种种传闻,突然睁大眼睛道:“各位,大家有没有研究,过去大西军攻城,多次派出细作混入城中,然后临时发难,让官军猝不及防。

    虽然我等在数天前破获了一起细作刺探军情案件,但现在各路援军云集,难免被流寇混入啊。”

    现在已经建立身份证制度,大家都自信满满,现在听杨轩如此说,颇不以为然。

    杨轩则不管大家怎么想,根据顺庆府城特点,将其划分为五个安保区,城外撤入城内的各厢民众指定入驻那个那个安保区。

    建立坊长负责制度,各个安保区由坊长负责,衙门班头襄助。

    撤入城内的厢民需要需要投奔亲友的,需要登记造册,获得不同安保区的坊长、班头确认。

    需要在不同安保区的,需获得坊长、班头确认,发放临时牌照。

    从明天开始,对各个厢坊人员进兵盘查,防止流寇混入。

    各个厢坊征集千余青统一编制,进行军事训练,以襄助守城,或者救死护伤。

    ……

    中国是农耕文明,自古以来颇善于守城,过去很多名将也曾经如此守城,已经提出众人多认为理所当然,本该如此。

    但钱邦芑皱了皱眉头,摇头道:“大人,昨天下午从前线运回数十具战死将士的遗骸,受伤兄弟也在数百之众,现在张定国率部又直逼府城,如此恐引得谣言四起,一些不明真相的无耻之徒趁机造谣,声言我忠义军为流寇所败啊。”

    听这样说,旁边殷承柞显得颇为义愤,将战事经过说了一遍,然后叹息道:“各位,这大人指挥作战出神入化,我忠义军不但训练有素,各部将士更是奋勇杀敌,居然有人还在造谣。

    谣言止于智者,慢慢的谣言就会不攻自破。”

    有的人面露不信,毕竟大西军一举突破曲水防线兵临城下。

    杨轩颇为气恼,突然眼前一亮,长叹道:“钱御史所言不错,恐为小人所趁,造谣生非啊。

    曲水一战,我军虽胜,但张定国出其不意,绕道三十余里直捣我府城,在战略上我们没有达到将流寇阻挡数日的目的,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只能算平分秋色啊。

    流寇并非都是草莽之人,论起带兵打仗,奇谋诡计,张献忠、张定国诸人都是当世佼佼者,现在大西军集中全力来攻,其间凶险,比起去岁我军回师大败土暴子黄龙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杨轩过去自信满满,现在居然说出如此丧气话,众人面面相觑,良久钱邦芑摇头道:“大人,敌情险恶,我等远不如大人,只要能守住顺庆府城,大人有什么要求,只管吩咐。”

    杨轩笑道:“我忠义军共有骑兵1营,步兵8营,水军1营,现在强敌环视,真正能够集中的不过骑兵1营,步兵7营,水军1营而已,满打满算,不到六千余人而已。

    即便加上从各地增援的民团,加上临时编练的民团,全军上下不过一万两千余人,但真正能战之士不过这六千人马,其他的最多能够摇旗呐喊,作为疑兵,能够守守城,进行后方补给而已。

    而张定国这次统率的有三万之众,敌强我弱,如此我们需要用计,方可力保顺庆城不失啊。”

    钱邦芑眉头紧锁,苦笑道:“大人,用计需防止慎密,大人现在公开说出来,大概不好吧?”

    杨轩笑道:“不妨,我这计策光明正大,与其他的计策不同。

    自从鞑子侵入北京以来,南京诸公一直主张联虏灭寇,而我的计策就是联寇灭虏,就是告诉张定国现在国破家亡,鞑虏占领其家乡,不要再在四川称王称霸了,现在要与朝廷联合起来,共同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众人大惊,钱邦芑声音颤抖道:“大,大人,这,这不是公开与朝廷唱对台戏吗?虽然鞑虏一路追击李自成,占领武昌,虽然左良玉以什么清君侧的名义起兵反抗朝廷,但我大明水师强大,鞑虏要想顺流而下直捣南京也颇为艰难啊。

    而在江北,有江北四镇,有内阁首辅史可法老先生据守,鞑虏要想沿着京杭大运河直捣南京,也是不可能的。(现在蛮清已经占领南京,但因为消息阻塞,大家不知道罢了)

    如此形势,大人怎么能够与朝廷唱反调呢?”

    杨轩呵呵笑道:“各位大人,大家都知道我一向主张联寇灭虏,现在敌情紧急,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阻扰我向张献忠,向流寇宣扬这种主张,只是希望大家配合配合而已,到时候朝廷追究起来,我杨轩做事,艺人做事一人当。”

    大家对视一眼,忠义军兵强马壮,帐下众将只听杨轩号令,可以说自成体系。

    朝廷追究?现在大明风雨飘摇,朝廷又有什么实力追究.

    想到这里,钱邦芑长叹道:“大人,自古以来唇亡齿寒,朝廷诸公施行联虏灭寇本来不妥,既然你这样说,罢了罢了,只要能够守住顺庆府城,到时候我等定会为大人分辨,定会与大人同进退。”

    看到钱邦芑尚且如此,众人纷纷表态,完全应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