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99章 坐山观虎斗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当天晚上,秘密派出信使出城,前往运山古城的郭崇烈兵营,令其率领所部秘密渡过嘉陵江,进入相如县城。

    派出信使赶往仪陇,令陈应宗率领第二营火速回援相如县城,相持四五天,保宁方向的大西军没有什么动静,看来这次大概是****利抢攻,根本没有通知保宁府的刘进忠。

    再说了兵贵神速,明朝中叶戚家军可以一晚上奔袭一百里,忠义军虽然只能做到七十里,来回不过两三日功夫。

    只要战事顺利,完全可以派兵回援仪陇,力保嘉陵江上游安全。

    杨轩令马鸣銮到城内各家油店,用竹筒装好,然后包上油纸。

    各营选派两百名兵丁,练习如何使用兵器对付躲在木板后面的敌军。

    如此共准备一天两夜,这天早上三更做饭,四更起床,天刚蒙蒙亮全军上下已经吃完,一个个列阵于大街小巷之上。

    杨轩接过信使的书信,笑道:“各位,陈应宗第2营昨夜子时已经到达城西三十里的郭家庄,在我们发动进攻的时候,第2营也将派出人马袭扰大西军,切断大西军归路。”

    众人一听,一个个大喜过望。

    昨夜刚刚渡河的郭崇烈拱手道:“大人,前几天大人让我等协防运山古城,大西军被火龙所败,我等只是捡现成的。

    下面兄弟们说这仗虽然打得过瘾,但不像其他各营兄弟那样与对方明刀明枪的干,来得带劲啊。

    大人,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我部作为先锋,那个****利居然敢说我们忠义军刀法枪法不怎么样,这次我要让他见识见识。”

    杨轩大喜,连番鼓舞众人。

    与手下众将相比,己来自现代,那就是真刀真枪的厮杀,实在非自己所长。

    在遭到惨败之后,****利为了找回面子,这两天派人在阵前喊话,要与杨轩真刀真枪的厮杀一番,害得杨轩只有用话搪塞。

    当即令郭崇烈第3营、姚之帧第4营、杨秉义第5营围攻****利中军大营,刘惟明第6营阻止王继业部,护卫营大队长都极归率领千余民壮监视谯应瑞、冯有庆部,而杨轩则率领护卫营与两个骑兵大队作为预备部队。

    城门打开,忠义军分三路出城,大家唱着新兵歌扑向大西军大本营。

    几天前大家亲眼目睹****利虐杀黄老爷、黄老夫人,作践其尸首,目睹大西军刨死难将士的尸首,一个个被憋坏了,现在看到大军出动,群情激愤,誓与大西军血战到底。

    听着到处传来一阵阵歌声,透过薄雾看到忠义军摆开阵势直扑自己中军大帐,****利感到心惊胆颤的,一面令各部迎敌,一面派出使者前往刘进忠、谯应瑞、冯有庆兵营,让其限时率领所部前来增援。

    大西军将士举起一块块从民众家里拆来的门板,抬着从民众家里抢劫过来的木桌子,列成阵势杀了过来。

    反观忠义军,藤牌手举着藤牌站在前面,大家同藤牌挡住飞过来的藤牌,众人跟在藤牌后面,大家边走边用兵器相互敲打着,以壮大声威。

    双方相距五十步的时候,忠义军阵前突然冲出几十个汉子,在离大西军阵前二十余步,突然将一筒筒装满桐油的竹筒扔到大西军门板上木桌上。

    每个竹筒的桐油足足有一斤多,桐油倒在门板上,倒在木桌上,沾在周围人身上。

    面对如此变故,站在最前排的大西军将士微微一愣,突然看到忠义军阵中射出一支支火箭,火箭射到半空,然后落在前面木桌上。

    浓烟滚滚,桐油一下燃烧起来,刚才还准备迎敌的大西军将士胆战心惊的,有的赶忙扔下手中的木桌、门板逃窜,有的躲在门板,木桌后面不知所措。

    而趁此机会,更多桐油罐子纷纷扔过来,前面浓烟滚滚,还没有正式交战大西军将士已经乱成一团。

    与此同时,忠义军全线反攻,藤牌手举着藤牌冲到阵前,掩护长矛手,镗钯手欣翻立起来的门板、木桌。

    虽然昨天有进行这方面演练,但门板、木桌非常重,搬运不易,欣翻也颇不易,即便遭到火攻,失去支援,但忠义军足足伤亡二十余人才欣翻挡在前面的上百张门板、木桌阵。

    看到门板阵、木桌阵被冲得欺凌八楼的,****利颇为恼火,一面组建新的门板阵,一面指挥众人迎敌。

    而看到一举攻破对方门板阵,忠义军将士气势大振,在郭崇烈、姚之帧、杨秉义带领下,如三把利剑插入,颇难对付。

    ****利最初还颇不以为意,忠义军强悍,那是因为忠义军火器犀利,但刚一交手,****利就感到不对头,这支忠义军不但火器犀利,枪法奇准,而且刀法、枪法、棒法也着实厉害。

    对方一个个身强力壮,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而反观大西军,由于长年累月流窜各地,身体反而没有对方强健。

    ****利最初老神在在,认为只要坚持一下,到时候王继业、谯应瑞、冯有庆率领所部杀来,完全可以利用人数优势大败对方。

    如此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援军不但没有到,而且到处响起四川人不打四川人,这让****利颇为恼火。

    身边将领一个个哭丧着脸,指着厮杀的战场颇为担忧道:“大都督,王继业军是出动了,但半路被截住,阵前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看来王继业是想救援大都督,但因为忠义军拼力阻击啊。

    谯应瑞、冯有庆两个三家姓奴则完全不是这样,他们那边是声势非常大,但根本没有动静啊。”

    ****利点了点头,骂道:“此等蜀獠,待大战之后老子不将他们剥皮萱草,誓不为人。”

    幕友大惊,赶忙拉住****利的手臂道:“大都督,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万不可鲁莽啊。”

    ****利大怒,一把推开幕友,对左右说道:“蜀人就是欺软怕硬的东西,再说了谯应瑞、冯有庆等人与杨轩过去不对付,这基本上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你,你,去给谯应瑞、冯有庆传令,若半柱香功夫援军未到,到时候提头来见。”

    信使接过令箭,快马加鞭的赶到谯应瑞、冯有庆军营,交上令箭,言语之中对二人颇为威胁。

    两人脸青一块的紫一块的,正在犹豫,突然看到左边冲出一个书生,手起刀落,竟然将这个传令兵斩杀于大帐之中。

    谯应瑞大惊,指着这个道:“殷先生,你,你这是,如此如何是好啊?”

    斩杀传令兵的是原来顺庆府门房殷承柞,收回宝剑,向两人拱手道:“两位将军,****利杀机已现,两位将军不要再犹豫了。”

    谯应瑞没有好气道:“你,你胡说,左都督只是催促进兵,怎么说左都督想杀我二人?”

    殷承柞笑道:“现在杨轩正率领重兵围困****利,而两位将军逡巡不前,若****利知道真相,难道不会杀你吗?”

    谯应瑞指着外面忽远忽近,忽强忽弱的喊杀声道:“外面喊杀声阵阵,杨轩更是亡命之徒,我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害怕中了杨轩的诡计,待探明真相在做决定啊。”

    殷承柞哈哈大笑,摇头道:“张献忠、****利都是奸诈、阴险之辈,现在战事正酣,不会拿你怎么办。

    但若战事已了,到时候是否还会如此,谁知道呢?

    听说张献忠前几天就将一个人不服从号令的剥皮萱草,你想想,将来张献忠会饶恕你等吗?”

    谯应瑞一时语塞,旁边冯有庆拱手道:“殷先生,我等与杨轩关系,大家是知道的。

    过去在大明的时候多有争执,现在若是归顺于他,恐怕将来?”

    殷承柞笑道:“将军过虑了,杨轩是年轻气盛,但是不可多得人才,孰轻孰重,想来其更明白其中道理。

    再说了,你们也不一定一定要归顺于他啊。”

    谯应瑞大喜,拱手问道:“殷先生,你说说,我等如何是好?”

    殷承柞笑道:“如今两军交战正酣,若是将军能够率军回师顺庆府,顺庆府中不过三五百老弱残兵,看到将军率部杀到,必然手到擒来。

    如此将军占据顺庆府城,坐观杨轩****利两虎相争。

    ****利残杀杨轩岳父岳母,虽然前几天杨轩呆到城里面拒不出城死战,以老夫观之,定然集聚力量与****利血拼。

    如此即便能够大败****利,忠义军必然实力大损,到时候将军虎踞顺庆城,杨轩据守蓬州,双方分庭抗礼,井水不犯河水啊。”

    谯应瑞大喜,当即下令全军开拔,急奔顺庆府城而来。

    看谯应瑞如此贪婪,殷承柞暗自摇头,挥了挥手叫来一个家丁,令其化妆后向杨轩通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