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95章 似鸳鸯阵,非鸳鸯阵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后面的大西军将士看到忠义军火器犀利,弩箭如雨,居然在阵前竖起两道湿棉被,虽然鸟铳能够击穿两层湿棉被,但总算挡住鸟铳手视线,总算减弱鸟铳、弩箭的冲势,然后在湿棉被掩护下冲了过来。

    由于受袁崇焕的毒害,明朝末年官军特别依赖火器,最后搞出大炮守城战术,而不注重近身厮杀训练。

    来自现代的杨轩当然知道拼刺刀的重要性,就像在抗日战争时期半自动化武器大量应用,各**队还时不时的拼刺刀,就像在冷战结束之后,很多军队也还在进行格斗训练。

    忠义军各营虽然大量装备火器,但也未轻忽贴身肉搏训练,看到前面三十步开外竖起一丈高的湿棉被,第4营副把总姚之帧大手一挥,冲出四五个杀手中队,还没有在对方反应过来,十多个狼筅手就已经冲到前面,举起长约两丈的狼筅猛捅棉被上端。

    见势不妙,湿棉被下面的大西军将士拼力护卫,但长矛手、镗钯手紧随其后,用长矛、镗钯攻击棉被下端,如此三四张湿棉被掀翻在地,惊得下面的人惊慌失措,抱头鼠窜。

    但大西军人数众多,除了少数精兵之外,大多数都是乌合之众,在战场上这些精兵虽然战力接近官军水平,但那些乌合之众常常一触即溃,根本不堪死战。

    这次****利统率的四千兵马中,其中一千五百为其亲兵,五百为都督王继业等将领亲统亲兵堪称精兵之外,其他的都是刚刚整编而来的各路人马。

    由于人数太多,即使****利、王继业等将领的亲兵兵马也生活甚差,更不要提一般兵马,很多人更是羸弱不堪,根本不能够长期高强度作战。

    除了身体差,最直观反应就是装备,不但兵器配备参差不齐,没有统一标准配置之外,就是防具甚为短缺,很多亲兵有戴头盔,穿锁子甲,但绝大多数则头上裹毛巾,身披棉被以防御鸟铳、弓弩与刀剑砍伤。

    主要将领亲兵尚且如此,其他那些炮灰部队可想而知。

    这还是最基本的,其他的若论起训练,战阵,各部配合等方面,那更是相差甚远,在明末义军初期,官军常常能够以一敌十,在中原大地上来回驱赶十倍的流寇。(即便在南明末期,李定国所部很多人也是如此装备,其战力远不敌清朝伪军,只能依靠李定国卓越指挥才能,依靠人海战术取胜)。

    虽然这么多年连年征战,大西军战力提高甚多,但流寇战力仍然远远低于一般官军,更遑论现在面对忠义军,杨轩结合现代一些军事常识训练的军队。战场上虽然大西军人数占优,但感到到处都是乱飞的铅弹,箭矢,到处都是舞得虎虎生风的狼筅,镗钯,长矛与大刀,稍稍不留神就为忠义军所杀。

    如此大西军虽然人多势众,竟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居然被这六百余人的忠义军反击,阵形被冲得七零八落的,好不狼狈。

    王继业颇为恼火,但忠义军与其他明军不一样,各个大队、中队、小队配合娴熟,不要说冲近对方的鸟铳手,就是冲到对方狼筅手身边近身厮杀也颇为困难。

    先说各个杀手中队,在三十步开外,弓弩手展开攻击,在七八步狼筅手中距离攻击,在五六步镗钯手、长矛手攻击,在近距离则是手持钢刀的伍长与藤牌手。

    鸳鸯阵充分考虑到远中近距离格杀要求,并且还通过藤牌手对狼筅手、镗钯手、长矛手进行充分保护。

    明朝抗倭英雄戚继光也是因为使用鸳鸯阵,居然以战死三人为代价取得斩杀千余人倭寇的骄人战绩。虽然不知道古代如何定义零伤亡,即便在二十一世纪的前世,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在面对伊拉克、阿富汗等**队,伤亡比例也不可能这样大吧。

    这还只是各个杀手中队组成的鸳鸯阵,后面的各个鸟铳中队更加恐怖了,大家不但可以远距离放铳,而且待敌军杀到之后还可以迅速的装上铳刺近身厮杀。

    杨轩来自前世,当然不像这个时代人那样精于刺杀,虽然如此,杨轩也有一些办法训练大家,就是强调团队精神。

    在大西军冲到身畔的时候,常常两个身强力壮练家子带两个人形成一个战斗小组,发挥奇兵作用,而小队长则率领剩余5人形成正面,与对方战在一起。

    如此大西军将士虽然勇猛,一些将士虽然奋力厮杀,但无奈装备实在太过简陋,一到砍过去砍在对方铠甲上面,虽然溅起阵阵星光,但对方身披皮甲防御甚佳,很难造成身体伤害。

    而对方常常一个人挥舞兵器在前面吸引自己注意,趁己不注意,旁边一个兵丁从侧翼冲过来,挥舞大刀来回厮杀,由于身上防具有限,被兵器砍中往往受伤。

    大西军那些骁勇之士尚且如此被逼得连连后退,更遑论普通兵丁,大家惊慌失措的但常常各自为战。

    而忠义军则不一样,不论是各个杀手中队小队,还是各个各个火枪小队,配合在一起,大家相互支援,互相配合。

    古代冷兵器作战非常讲究士气,如果一支部队士气打起来,常常士气如虹,见佛杀佛,无人可挡,主要是因为众人被那些敢于拼杀的勇猛之士带动起来。

    大西军作战,主要就是这种模式,但随着战事进行,大西军那些敢于拼杀的勇士不断受伤,这严重打击了大西军士气。

    而看到身边勇猛之士不断被砍杀,周围的大西军将士一个个胆战心惊的,看到忠义军冲来,根本不敢力敌。

    王继业一面高声叫喊着,强迫大家不要退却,一面挥舞着大刀加入战团,但忠义军将士还是如入无人之境那般,在阵前来回折杀。

    王继业满头是汗,转身找到在同样满脸铁青在后督阵的左军都督****利,叹息道:“左都督,今天这仗太玄乎了。这忠义军阵势看似鸳鸯阵,又不是鸳鸯阵。

    左都督,忠义军不但火铳、弓弩强劲,而且根本不惧近身厮杀,如此劲敌如何是好啊?”

    ****利跟随张献忠纵横天下数十年,也算见多识广之人,现在听王继业提起鸳鸯阵,皱了皱眉头,颇不以为然,大笑道:“我看则不然,忠义军过分注重阵法,但其手下将士枪法、棒法、刀法都不甚老道,比起天下闻名的戚家军,比起鸳鸯阵犹有不及亦。

    忠义军虽然颇为精锐,但一个个徒具虚表,比起老万岁的卫队亲军,仍尤不及亦。

    再说了对方不过七百余人,而我方人多势众,我们可以利用人数优势战而胜之。”

    当即****利调整战术,令王继业指挥各部逐步后撤,拉开忠义军各个杀手中队与火器中队的距离,然后突击忠义军各个火器中队。

    除此之外,****利更是向左右两翼派出两营本部兵马,准备绕道到忠义军后面进行折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