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89章 危机重重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派来的是前任顺庆府知府史谨宸、守备谯应瑞,两人蛮横无理,强硬要求忠义军限期归顺大西,再不济需要缴出大明官印,与大明脱离关系。

    众人怒目相识,有的更是出言挖苦,两人昔日为大明官员,怎么现在反而来压迫大家?

    杨轩则不以为然,呵呵笑了笑,让人捧出蓬州知州印绶、千总印绶,然后交给两人,如此方才罢休。

    看史谨宸、谯应瑞等人志得意满的离开,众人一个个面露怒色,杨轩笑道:“各位,俗话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在心中。这印绶也是如此,我们将印绶交给他们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在刻一枚就可以了。”

    唐阶泰摇头道:“大人,这,这行吗?”

    杨轩呵呵笑道:“这怎么不行,到时候雕刻一枚就可以,只要大家承认,只要老百姓认,有什么大不了的?”

    众人见杨轩整个人显得若无其事的,一个个疑惑的看着对方,一个个哈哈大笑,不再言语。

    杨轩下达封口令,一面禁止众人谈论印绶之事,另一方面则让唐阶泰负责雕刻相关印绶。

    众人见杨轩如此,也不言语。

    回到后堂,杨轩感到心情特别烦恼,摆弄身边的鸟铳,鸟铳就是前世所说的火绳枪,国人喜欢叫鸟铳而已。

    历史上好像被燧发枪所代替,前几天无意中看明朝人毕懋康所写的《兵器图说》就有这样的图案,也有这样的制造说明,也特的让陈怀西带着工匠们制造。

    但手艺这种事情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即便有图纸,即便制造说明,真正要完成燧发枪制造也是耗时长久,更不要说大规模列装部队。

    拿着鸟铳,杨轩一面思索着,一面进行简单的瞄准射击演练。

    摸了摸,杨轩感到不对,怎么不到两三天,这火药又受潮了?四川地处盆地,一年四季天气特别潮湿,这火药用不了几天就受潮了。

    用手沾了一点火药,火药明显受潮,粘在一起。若要避免火药受潮,那就需要避免火药之间若很多空隙,就要避免火药与外面空气接触。

    在前世好像是将火弹丸和******装在同一个纸筒内,装填时将纸筒撕破(咬破),把******和弹丸一块装入枪膛中去,既简化了装填过程,又保证了******的定量装填,但这好像也不能避免火药受潮啊。

    杨轩想了想,看来是推广纸子弹了,但至少可以大大加快发射速度,在下大明戚继光时期就早有了纸子弹的雏形,那就是将火药先包好放入竹管之中,而纸子弹不需要用竹管,先将火药与粘油的铅丸包在牛皮纸袋中,发射的时候咬破牛皮纸,先倒入火药,再放入铅丸与牛皮纸之后,再点火射击。

    具体到放铳诀,过去是:

    一洗铳、二下药、三药实、四下铅、五送铅、六下纸、七送纸、八开门、九下药、十按火绳、十一听令开火门,按火绳又是七个字,不利于记忆。

    现在则改为:一洗铳,二下药、三下铅、四下纸、五夯实、六开门、七下药、八按火绳、九开火。

    如此可见纸子弹大大简化发射流程,过去1分钟只能发射两次铅弹,使用纸子弹之后,完全可以发射两次。

    纸子弹虽然不能完全避免火药受潮,但这种事情需要慢慢来,反正事情已经存在这样多年,也不是说解决就能够解决的。

    杨轩想了想,将长随王皋叫过来,令其带领一个小队秘密试验,待时机成熟后再行推广。

    刚刚长舒一口气,边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颖在前面走,黄黛云拉着劝诫。

    两人大概在边厢待了良久,看到公事已了才过来的。

    黄黛云闪到前面,问道:“大人,唉,管家说大人刚才设宴款待大西军使者,封官许愿的,按理说大人应该高兴才是啊。

    怎么大人愁眉苦脸,好像欠别人钱似的?”

    苦笑着站起来,看两人坐下,边走边渡着步子,杨轩突然停下道:“夫人,我只要愁眉苦脸难道就是欠别人钱财吗?”

    摆弄了额头的头发,黄黛云不安道:“贱妾听人所言,大人功名心甚重,过去每次遇到不高兴的事情都是这样。”

    杨轩内心一喜,正准备说什么,旁边王颖嚷道:“大人,你说说,是不是张献忠这个老贼官封得不满意,你一个人愁眉苦脸的?”

    尴尬笑了笑,杨轩摇头道:“根本没有宣旨,就被我打发了。”

    王颖双手摆弄着发丝,良久问道:“大人,你难道会真的投降他吗?”

    走过去摸了摸对方脸颊,然后将手放到对方肩膀上,杨轩长叹不已。

    在相继大败姚黄之后,虽然北面压力锐减,但前驱虎后迎狼,现在面对更加强大的大西军了。

    北面姚天动的土暴子,西面是大西定北将军张能奇驻兵保宁府,南面是大西左军都督****利驻兵顺庆府,东北面是大西军都督刘廷举驻兵重庆府,四面都是强敌,压力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治下五县情况一团糟,蓬州三县光复已有四月有余,情况稍稍好一点,但新光复的达县、东乡县情况一团糟。

    土暴子残余势力盘踞在一些山寨之中,有的时候更是四处活动,对抗新成立的地方基层组织。

    樊明善、刘惟明、杨日升、王光先等人剿匪钱粮消耗甚大,那数千待安置的流民粮食消耗也非常之大,由于土暴子连年作乱,很多田地荒废,地方上很多大户人家家里面也没有什么存粮。

    若是往年,这些大户人家还可能拿点粮食来施舍,而现在一个个都提心吊胆的,谁还愿意设立粥棚?

    面对种种危局,有人建议派重兵弹压,毕竟很多从贼多年,断不会受官府约束。

    面对土暴子,面对流寇,何去何从?

    前世虽说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吗?对付流寇、对付土暴子,前世有太多太多经验。

    在杨轩回师相如县的时候,各项剿匪措施已经初步落实。

    如建立基层乡村组织,将官府的触角伸到乡村中去。

    在各个乡,训练一百多乡勇,这些乡勇虽然上阵杀死次了一点,但通风报信,防备土暴子劫掠还是蛮有作用的。

    推行新政,特别是户口薄与身份证,防止盗贼流窜.

    安置流民,进行屯耕,让那些被裹挟而来的流民看到希望。

    号召大户在当地设置粥棚,对流民进行救济。

    ………

    但这一切一切都需要粮食,而达县、东乡县自崇祯十二年开始就闹土暴子,到如今已经五六年了,土地荒废,流民甚多,而且地方上很多不良之徒与土暴子勾结,要想短期内平息当地匪乱,难上加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