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87章 声东击西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营山离巴州三百余里,一路之上丘陵众多,道路崎岖,路程非常不好走。百度搜索

    姚天动、袁韬等人最初还算有序撤退,但杨轩不时派出追兵穿插到前方阻击,看到前方道路有截断的可能,土暴子军心更是不稳,大家根本不敢歇息,一路之上快马加鞭的向巴州撤退。

    好不容易撤回巴州,姚天动早已经衣甲破损,满脸污垢,换了一身衣服,重新洗了一个热水澡,美美的睡了一夜,大家还是胆战心惊的,向南面派出斥候,以打探忠义军的去向。

    站在城楼上,看着面黄肌瘦,不断逃入城中的兵丁,害怕忠义军混入期间,姚天动严加盘查。

    看姚天动如此惊慌失措,争天王袁韬叹息道:“大当家的,我等虽败,但据坚城,杨轩要想攻破城池,定然难上加难啊。”

    姚天动叹息道:“这一次我看杨轩不可能这样轻易的就算了,如果算了,夺回粮草之后不会再一路追击啊。

    你也看到了,那追击的恨劲,在前方山寨派出多支人马堵截,将大家如同鸭子般往北边赶啊。”

    袁韬想了想,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感到杨轩不想赶尽杀绝似的。此去营山三百余里,杨轩只是在两县交界处不断穿插包抄,而不敢深入巴州境内啊。”

    姚天动咽了口气,长叹道:“那是我们躲得快,你没有听跑到后面的,也常常被阻击啊。”

    袁韬暗自不语,内心嘀咕道:“兵连祸结,劫掠粮食失败,各部都陷入一片迷茫,很多人也不像过去那样听从号令行事,这一路北撤,也可能一些当家的私自冒充忠义军,劫掠其他部众的粮草。

    话虽如此,袁韬不好明说,为了保证自己有粮食吃,袁韬也让手下头目这样做了两票,趁乱劫掠了一点钱粮。

    大家提心吊胆的过了四五天,南面一片平静,派出多路斥候打探,有的声言,官军只是追击百余里,然后不知道去向。

    众人一片迷茫,数千官军难道就这样消逝吗?

    几个当家的一面在知州衙门喝酒,一面各怀心思嘀咕,有的更是为自己前程暗中打算。

    虽然做土暴子表面看起来逍遥自在,但打仗不行,比对方多五六倍人马,居然被赶鸭子似的追赶,一个个催头丧气的。

    将酒杯狠狠的砸在桌上,大当家的姚天动怒道:“袁韬,你小子诡计多端,你说说,杨轩数千人马到那里了?”

    袁韬站起来,拱手道:“大当家的,我不是杨轩肚子里面的蛔虫,怎么知道?

    为今之计,我们要守住自己地盘,忠义军虽然英勇,但我们地盘比他们大多了,我们只要守住地盘,到时候在与大顺军、大西军结盟什么的,杨轩要想吃掉我们,难上加难。”

    姚天动长叹一声,正想说什么,突然听到前方马蹄声响起,一个兵丁满身鲜血的跑进来,远远的跪下道:“大当家的,大事不好了,忠义军攻占达州了。”

    众人大惊失色,袁韬更是冲过去一把提起兵丁的衣襟,连声催问,但这个小兵丁又能知道什么呢?

    原来,杨轩派刘惟明率部混入达州城,令郭崇烈率部接应,如此在两天前夺下达州。

    话说杨轩在必反王刘惟明耳后低语数声,刘惟明允诺之后,回到兵营之中。

    看着催头丧气没精打采的众人道:“老子知道大家这两天怄气,投降忠义军,老子还被打了鞭子。

    但这就是大人精明的地方,大家想想,我们过去干了多少丧天害理的事情,就这么三十鞭子,过去一切都揭过去,老子可以堂堂正正做人,大家说说,这三十鞭子难道不值吗?”

    众人一听,有气无力的称是。

    刘惟明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刚才大人派我去干一大票,干好了我们也可以扬眉吐气一回,免得再受什么窝囊气,是汉子的跟老子去?”

    众人一听,纷纷举手报名,如此聚合了一百余人,大家饱餐一顿,然后一个个穿着精壮上路,向东北方向的达州方向赶去。

    达州离营山两百余里,一百多人在前面开道,如此用了四天功夫,终于赶到达州城下,叫开城门,进入城中。

    由于土暴子倾尽全力劫掠粮食,达州城内都是老弱病残,驻防达州的土暴子人数也不多。

    刘惟明大咧咧的进了城内,三十多个人借故留在城门附近,二十多个分散到城内各处,而自己则率领剩余的浩浩荡荡来到知州衙门。

    头天返回的必反王马朗揉了揉双眼,摇头道:“必反王,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们,你们顺利吗?”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刘惟明大咧咧的坐下,嚷道:“顺利过球,杨轩早有防备,虽然劫掠了两千担粮食,但对方一路掩杀,杀得大家人仰马翻的,数万人马,四处溃散。”

    夺天王马朗大惊,双手哆嗦,不解道:“这,这怎么可能?前面有争天王袁韬、行万里胡九思,你必反王刘惟明在前面打头阵,大当家的与争什王等人在后面接应,大大小小的,足足有一万五六千人,怎么可能说败就败呢?”

    刘惟明瞪了瞪夺天王马朗一眼,怒道:“一万五六千人,一万五六千人又如何?别人不知道,我们大家难道不明白,一群乌合之众,真正能战之士又有多少?

    由于闹粮荒,那些流民一个个拉稀,不要说上阵杀敌,或者在一边呐喊助威了。

    而忠义军则不同,不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士气正旺,还没有等我们交上火,弓弩齐射,杀得我们头都抬不起来。你们说说,这样的仗还能打什么?”

    众人一阵叹息,夺天王马朗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我们与杨轩尿不到一块儿去,看来将来只有他过他的,我过我的,老子不打他粮食注意,他也不要打老子地盘注意啊。”

    刘惟明暗自摇头,向跟随而来的兄弟使了一个脸色,大声叫嚷着要求开饭,待小喽啰上来饭菜,开始吃喝。

    看刘惟明等人吃得如此难堪,夺天王马朗眉头紧皱,摇头道:“必反王,你,你这个样子,被下面的看到了,不是被笑话吗?”

    刘惟明大怒,一拍案几道:“谁,谁敢笑话老子?马朗,你,你龟儿子可知罪?”

    夺天王马朗身体往后靠,摇头道:“必反王,你这话说得,我有什么罪过?”

    刘惟明左手一把抓住夺天王马朗的衣襟,右手拔出宝刀,一刀将其砍翻在地。

    众人大惊,有的慌成一团,有的想过去劝架,但这时刘惟明的部属一个个逃出兵刃,大声吆喝着:“夺天王马朗与杨轩勾结,大当家的命我家天王将其就地正法。”

    正左支右绌的马朗大惊,正准备分辨,但谁料到刘惟明等人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前面刘惟明用刀猛砍,后面兵丁偷袭,连续两刀,将其活活砍死在大堂之上。

    而看到刘惟明等人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斩杀夺天王马朗,马朗部属一个个高声叫喊着,有的更是准备围攻刘惟明等人。

    面对围过来马朗的兵将,刘惟明大声嚷道:“马朗与忠义军勾结,大当家的令我斩杀之,你们难道想造反吗?”

    一个小头目哭喊道:“你说谎,马朗是我们当家的,怎么可能与忠义军勾结?”

    有的哭喊道:“刘惟明,你太狠了,你居然将夺天王就杀了.”

    众人嚷叫着,但没有那个敢冲过来,就在这时,突然外面有人高声叫喊:“大事不好了,忠义军杀来了。”

    众人大惊,刘惟明趁机高声嚷叫,马朗与忠义军勾结,现在已经被自己诛杀,叫喊的只是城内忠义军奸细,大家休得慌张,现在胆敢逃跑必是奸细无疑。

    一些人虽然颇为疑惑,但看着知州衙门附近到处都是刘惟明手下,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挥舞着明晃晃的大刀,胆敢违背,定斩不赦。

    刘惟明名号早已经威名在外,大家不敢违背,在其威胁下,一个个只得放下兵器,被困在知州衙门里面。

    郭崇烈率领大军进入城内,控制城门,然后在兵丁带领下,杀了进来。

    看到忠义军杀到,大家乱成一团,而郭崇烈则趁乱控制主要街道,向知州衙门杀来。

    现在大家才恍然大悟,但一切都是徒劳,刘惟明斩杀几个敢反抗的头目之后,然后裹挟这些头目来到营寨。

    营寨已经乱成一团,现在听必反王刘惟明都已经投靠忠义军,大家不敢反抗,在监督之下纷纷走出营寨,缴械投降。

    在控制达州城之后,忠义军如花炮制,迅速的控制了旁边的东乡县。

    听到这个消息,姚天动恼火异常,袁韬更是暴跳如雷,本想率领本部兵马前往营救,但在半路上被杨秉义截住,一番厮杀,大败而归。

    杨轩趁乱占领达州的达县、东乡两县,全军士气大振,有的更建议杨轩趁乱光复巴州,以彻底平息为祸地方的土暴子之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