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64章 残暴土暴子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大军足足多绕了3天路程,在8月下旬进入蓬州境内,但整个蓬州局面已经面目全非。

    原来在官军增援成都府的同时,土暴子趁势领大军卷土重来,现在已经占领营山、相如县等地,姚黄二当家争天王黄龙攻打仪陇县城。

    原来听到张献忠率部攻打成都,大顺军四川节度使黎玉田、总兵马珂占领顺庆,而官军主力回援成都之后,一直在躲在巴州、达州的土暴子感到有机可趁,由姚黄二当家争天王黄龙、整齐王张显、夺天王马朗、二哨杨三等人率领所部卷土重来,相继攻占仪陇、营山,现在正全力攻打重兵防守的仪陇县城。

    留守仪陇县城的第一局百总樊明善、第五局百总姚之帧叫苦不迭,现在大顺军的四川节度使黎玉田、总兵马柯率领大顺军进入四川,顺庆城不攻而破,现在自己可以说孤立无援。

    除此之外,更让人忧心如焚的那刚刚安置下来的千余俘虏与流民,在很多人眼中那简直是定时炸弹。

    虽然很多降兵们感念官府帮助其开垦荒地,借贷耕牛种子,大家不像过过去那种有了上顿没有下顿过流浪逃荒日子,但难保有人再次作恶,与土暴子重新勾结的。

    找来众人商议,大家也唉声叹气的,现在崇祯皇帝刚刚吊死,大家人心惶惶,一个个束手无策。

    搞了半天,大家终于搞出一个折中方案,那就是困守孤城,若是十天半个月外无援军的话,到时候再谋出路。

    在离县城二十余里的驿站住下,大家坐在一个小茶馆里面,听附近粮长(乡长)王日孟说起前因后果,感慨不已。

    短短不到两个月物是人非,现在皇帝没了,蜀王没了,巡抚没了,知府没了,大家没有主心骨,一个个如没头的苍蝇,不知所措。

    看大家如此,杨轩也颇为着急,如果不能说服大家,那么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队伍难道去当土匪吗?

    杨轩正襟危坐,以保持矜持的样子,免得被别人看穿,一面苦思冥想今后的出路。

    突然,杨轩暗拍脑袋,自己竟然被忽悠了,自古以来流寇就是不事生产,不懂建设。

    既然如此,自己何不用话诓住大家?

    拿定注意之后,杨轩看着下首的马潮道:“马百总,当日干响马舒服,还是干官军舒服?”

    这可颇难为回答,特别是这次打仪陇县的是自己过去兄弟,马潮大手抓着脑袋,支吾道:“大人,这怎么说呢?

    响马虽然无拘无束逍遥快乐,但一天到晚提神吊胆的,不但担心被官军剿灭,而且常常有上顿没有下顿?

    现在做官军,不但每月吃俸禄有钱拿,而且不像过去那样,三餐没有保证。”

    内心一喜,杨轩笑道:“你马潮响马出身,快马一天一夜数百里,怎么有上顿没下顿?”

    马潮尴尬的笑道:“大人,住在城里当然不愁吃穿,但过去在山野之中,周围乡亲一个个生活艰苦,一个个都是守财奴,为了保全家财不惜拼命,如此生活过得非常清苦。”

    看马潮如此局促,众人哈哈大笑。

    杨轩显得不解道:“你马潮自号天王,尚且过得清苦,有上顿没下顿的,如此下面兄弟,一个个那可想而知了。”

    马潮长舒一口气,用大手连连楷脸上的汗珠,嘟噜道:“那不是啊,但也是没办法啊,没有田地耕种,自己也没吃的。

    只好劫富济贫,但寻常富翁钱粮甚少,抢劫一次也管不了多久。

    州县里面有钱有粮的虽多,但城池坚固,攻打颇为艰难啊。”

    杨轩点头道:“是啊,为什么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就是因为身在乱世,很多豪杰虽然杀伐果断,但大家不事生产,更不懂如何治理地方。

    豪强先是凭借勇力抢劫乡间富户,富户家中粮食被吃光了,少数武力强大的能够占据州县。

    但大家没有想到,地里终究出产有限,在乱世产出有限,虽然打家劫舍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但如果长久这样下去,富翁家钱粮虽多,但总有吃光的那一天。

    全部都吃完了,到最后什么都没有粮食吃,大家准备怎么办?”

    众人一惊,有的连拍脑门,大声嚷着怎么自己没有想到这一层。

    仿佛找到古代血腥缠斗的内情,杨轩叹息道:“在太平年,看到狗没有吃的,大家都还能够救济,但若到乱世,连人都没有吃的,到最后只有仇杀啊。

    楚汉相争,项羽坑杀几十万秦军,除了担心秦军作乱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没有粮食吃啊。”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特别是马潮,连拍脑袋道:“大人所言不虚,最初我们在深山老林之中当响马的时候,最先没干过,不行,饿了几天,有的更是闹内讧呢?

    去岁虽然我们攻下巴州,缴获粮食十余万担,但上万张口,大家没有吃几个月。

    姚黄这次为什么攻打蓬州,就是因为巴州达州山多,地里出产有限,而姚黄人马众多,为了找粮食吃,所以要攻打蓬州啊。”

    杨轩大喜,面露喜色,点头道:“俗话说坐吃山空,大家最初可能为了大义劫富济贫的,大家最初可能是走投无路,但长期以往,只知道打劫,不事生产,如此必然坐吃山空啊。

    我观大顺军、大西军、土暴子虽然还算能征善战,但最后必然都败在根基不稳,必然败在粮食跟不上啊。”

    众人面面相觑,有的更是跪下,无论如何也要让杨轩帮忙想一条出路。

    杨轩内心一喜,站起来看着众人道:“各位,正本清源,一棵大树若没有根基不可能长成参天大树,一支军队若没有根基只能成为流寇,即便西楚霸王项羽在世,即便百战百胜,但若一着不慎那必然满盘皆输。

    这次回师蓬州,如果失败必然变成流军,就像土暴子那样,不但落草为寇,而且还会有了上顿没有下顿。

    如果成功,我们完全可以以蓬州为根据,然后以此为根基再徐图发展,到时候荣华富贵,绝对少不了大家的。”

    最初大家也是一时半刻之间茫然不知所措,现在听杨轩如此说,虽然还不太明白,但看杨轩信心慢慢的,一个个也显得信心十足,高声叫好。

    要知道杨轩是这支军队的创立者,在军中地位无人能及,没有人敢忤逆的。

    但争天王黄龙所部超过万人,而官军目前只有六个步兵大队1个骑兵大队(其中两个步兵大队还在城内),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要想战胜土暴子难上加难。

    根本不给大家考虑现实问题,杨轩信心满满的坐在上首,大刀横放桌上,看着下首的乡长王日孟问道:“王乡长,说说这几天情景吧,这次土暴子攻城,可有什么不同?”

    王日孟年近四十,是乡中有名的秀才,前年曾与杨轩一起到成都参加乡试,彼此之间颇有缘分。

    多年乡试不第,王日孟只得在私塾里面教书,养家糊口。

    去岁看到杨轩署理知县,推行新政,王日孟旗帜鲜明的支持,如此方提拔为乡长。

    看其他人年轻,一个个不知道其中厉害,王日孟提醒道:“大人,现在大顺军已经攻占顺庆城,我们可以说外无援兵。

    而蓬州境内,除了城内两个大队之外,就是大人率领的数百人马,满打满算不到千人,而不说其他地方的土暴子,光在仪陇县境内就有万余人马,敌强我弱,还望大人不要莽撞,想出什么万全之策,以一举扭转乾坤。”

    杨轩点了点头,看着众人道:“这个我明白,虽然土暴子是乌合之众,虽然官军多次以一敌十,多次大败流寇,但我不像那些将军那样莽撞,我们还是要弄明白敌情,然后在做打算。”

    听杨轩这么说,王日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摸着脑袋,一五一十的说起土暴子情景。

    这次土暴子前来,除了不时派出人马攻打州城之外,更是派出人马劫掠乡里。

    说来奇怪,据说土暴子异常蛮横,不但劫掠乡中富户,连去年归顺,刚刚安置下来流民的都抢劫,让人十分不解。

    马潮睁大眼睛,连呼不可思议:“这,这怎么可能?那些归顺屯耕的过去为土暴子胁迫,现在虽然从了良,但大家都乡里乡亲的,怎么可能呢?”

    王日孟解释道:“怎么不可能?听当地人讲,土暴子是这样讲的,你们屯耕,就是背叛当家的。

    再说了,若大家都能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谁愿意出来干姚黄呢?

    再说了,大人安置了这样多流民,这让姚天动、黄龙很没有面子啊。”

    马潮大怒,狠狠的拍了拍前面案几道:“这帮畜生,大家都是穷出生,居然要祸害这帮穷兄弟。”

    看马潮如此,杨轩内心颇为满意,现在土暴子卷土重来,官军兵微将寡,自己最担心的就是马潮及其手下临阵反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