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南明副榜举人 第13章 奸商胆敢欺负我们读书人?

时间:2018-06-26作者:东方寡民

    茫然的走在大街上,杨轩暗自摇头不已。

    俗话说扬一益二,也就是说在农耕文明时代,天下最富庶的首推南直隶(扬州这带),其次就是四川。

    在南宋时期,四川人口几近一千万,赋税几近全国1/4,虽然南宋末年地方经济破坏甚大,但比起明末破坏,则不可同日而语。

    明末清初,全川人口不过八万,但不到两百五十年民国时期,四川人口更是疯狂的扩张到五千余万。

    明朝初年四川破坏甚少,经过三百余年的发展,四川完全恢复应该恢复到南宋最繁华时代。

    这一路行军,从成都府,经过潼川州(今日遂宁),到达顺庆府(今日南充市),一路所见,虽然深山老林没有怎么开发,不要说平原地区,就是很多丘陵地带,也建立梯田,种满庄稼。

    正在沉思,突然听到后面有人高喊自己名字,转头望去,看见一个青年书生跑了过来,看着浑身披挂的杨轩,连连追问这一个多月去那里了?

    青年书生叫马鸣銮,西充秀才,也是锦江书院的同窗,这点杨轩是知道的。

    看到对方问过不停,感到满面通红,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马兄,小弟弃笔从戎,参了军,先是在王朝阳参将帐下做小旗,数天前才刚刚提拔为百总。”

    马鸣銮一听,颇为着急,使劲脱扯杨轩身上的铠甲,边扯边说道:“你啊,你堂堂的一个副榜举人,怎么去当兵。

    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怎么就不明白了?

    走,走,找一个旅店脱下这身狗皮,跟我到黄家去。百度搜索

    你啊,上次晕倒之后整个人几乎变傻了,今天什么日子都不知道?”

    杨轩呵呵笑了笑,拍了拍马鸣銮的肩膀道:“马兄,今天什么日子,你说说,兄弟听听?”

    马鸣銮感到自个儿欲哭无泪,拉着手道:“子修兄,今天是谯家恶少谯龙正式入赘黄家的日子。

    谢天谢地,你这正主现在现身了,走走,我们今天一定要撕破谯黄两家的假面目,我们今天一定要大闹婚礼现场。”

    内心一惊,杨轩感到内心颇为矛盾,一个声音显得伤心欲绝,而另一个声音则非常理智的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本尊的未婚妻,与我阿轩何干?

    一时半刻之间,杨轩没有注意,被马鸣銮拉着,走了半条街方才停下,摇头道:“马兄,这,这不太好吧?

    当日我曾经允诺,若不能考得举人,就撕毁与黄家小姐婚约的。”

    马鸣銮拍了拍对方肩膀,显得满不在乎道:“子修,别怕,我约了本地武举人樊明善、陈怀西等人,大家都感到谯黄两家欺人太甚,居然敢欺负我们读书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说了,子修这次高中副榜,朝廷都承认是举人,除了不能参加会试之外,别的什么都与正榜举人无二,凭什么他们黄家不承认子修兄举人身份呢?”

    杨轩想了想,变得颇为理智,摇头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们黄家愿意,我何必强人所难啊。

    算了算了,小弟名声受累没有什么,这次就算了吧?”

    马鸣銮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以为胆怯,拍了拍肩膀道:“子修兄,不要害怕,谯家黄家虽然是大户人家,但这次居然敢欺负我们读书人,早已经在士林中惹起公愤。”

    杨轩一听,望着马鸣銮感到不可思议,婚嫁之事稀松平常,怎么就引起公愤呢?

    不过稍稍一想,也明白了。

    古代讲究士农工商,读书人属于士人,优秀者是要出来当官的。

    大家平时有同窗之谊,往往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每个县中得举人的不过三五人而已(正榜举人可以出来当官),可以说是各县士绅的代表,甚至地方士林领袖人物。

    现在看到新科副榜举人居然被别人退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感到是士林耻辱,当然会出来闹闹。

    看杨轩犹豫不决,马鸣銮拍着胸膛,信誓旦旦的宣称:“子修,不要担心,不论文斗武斗,我们定然都不会输给他们。

    文斗,即便老兄这一副榜举人不说话,这次应约的秀才就足足有十多位,大家一口唾沫一口唾沫也会淹死谯家黄家这两家为富不仁的商人。

    武斗,谯家黄家虽然有十几个护院家丁,但樊明善、陈怀西两人都是武生出身,寻常练家子根本近不了身,武斗对方也毫无胜算。

    子修兄,这些兄弟早已经安排妥当,这次定然为兄台打抱不平,讨回公道。”

    杨轩内心一惊,前世奇葩说好像还在探讨前任婚礼现场,到底该不该去,现在形势所逼,难道自己要闹得天昏地暗的?

    想了想让人摘了点桂花枝,扎好之后,大家在远处一个茶馆回合回合。

    大家本来有气,现在看到杨轩居然走投无路弃笔从戎,一个个愤愤不平。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谯家黄家虽然是大户人家,但这次欺负士林太甚,大家口口声声要为杨轩出头。

    连连拱手感谢之后,杨轩连番劝诫道:“各位兄台,大家好意小弟心领了。

    但俗话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若是黄家小娘子真的还稍稍有一点良心,我们也不要太为难对方。

    若谯家黄家自恃家大业大的欺压我们士林,我们也不需与对方客气。”

    众人一听,连连拱手称是,然后鱼贯而出,一行二十余人浩浩荡荡向黄家大院进发。

    黄家早已经得到消息,当马鸣銮见到杨轩之时,就已经得到消息。

    听到这次集合文秀才十几人,武举人两人,武生数人正浩浩荡荡开来,黄老爷大惊失色,一面令人去请知府史谨宸、千总谯应瑞前来弹压,一面胆颤心惊的让大家加强戒备,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动手。

    谯家黄家虽然是顺庆府有名的大户人家,但封建社会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人科举中了举人进士后,都可能出来做官,在中国又有几人敢于官府斗呢?

    这次一下来了十余名秀才,不要说像谯家黄家这样的商人,就是知县、知府大人也颇为畏惧的,在封建社会,又有谁敢得罪掌握笔杆子的读书人呢?

    远远的,半条街都在开流水席,封建社会大户人家办酒席,除了贵宾迎入堂中之外,就是在外面开流水席,不论是下等宾客,还是过路来往客商,只要凑齐了一桌,马上开席,大家吃好嘴巴一抹就可以离开。

    黄家谯家都是顺庆府有名的商人,家财万贯,当然远非寻常人家所可比拟的,粗略数了数,光流水席就开了二十多桌,如此可见其家庭殷实。

    看到杨轩感到,知客一个个叫苦连天,就像前世农村里面很多知客都是读书人一样,在场的知客有的是秀才,有的只是童生,大家早已经听到各种传言,现在看到这样多士子浩浩荡荡的杀到,内心着实矛盾。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个知客匆匆走过来,拱了拱手道:“学兄可要当心,黄老爷早已得到消息,已经派人去请知府史大人,已经去请谯千总了。”

    中国是五千年文明古国,孔子主张复周礼,作为孔门弟子的读书人更是如此。

    杨轩是副榜举人,虽然年不过二旬,副榜举人,年龄也远较这个知客轻,但对方只是一介秀才,当然对副榜举人杨轩尊称师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