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266章 过去事

时间:2018-09-25作者:小师

    林巧儿走的时候,是被保姆扶着上了车的,她整个人哭到虚脱,几乎不能正常走路。

    兴许是曾经确实喜欢过萧子寒,所以在面对萧子寒的时候,也将自己的脆弱和无措都表现了出来。

    尽管,萧子寒并没有给她正面的积极回应。

    林巧儿走后,萧子寒与唐萱都陷入短暂的沉默。

    过了会儿,萧子寒伸手,握住唐萱的手拉唐萱坐在床边,笑着问唐萱:“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唐萱摇摇头。

    “嗯?”

    “有点感慨。”唐萱低着头道,“想我上次见林巧儿的时候,我和她的境遇,和现在是截然相反的。”

    萧子寒蹙眉,“不要拿她和你比,要不是她,你不会遭那些罪的。”

    唐萱笑笑,“我只是感慨。”

    萧子寒盯着唐萱看了几秒,确定唐萱并不是假装出来的表情,是真的确确实实的在感慨,便也实话实道:“你能那么平静的面对她,实在的,我有一点点惊讶。”

    “不让你以为呢?”唐萱失笑,“你以为我会对她发火,把她赶出去吗?”

    萧子寒想了想,摇头,“那倒不至于,应该是不会给她好脸色吧。”

    听萧子寒这么,唐萱也无奈道:“我本来是不打算给她好脸色的,但看她那么噗通一跪,我整个人都懵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好脸色不好脸色。”

    “……那好吧。”

    “怎么,她那样跪下,你不惊讶?”唐萱疑惑。

    萧子寒很干脆的回答:“还好吧,一般惊讶,她来之前我就听了一些她家的事情。”

    “那她爸爸是真的赌博那么严重吗?”

    “是真的。”萧子寒点点头,“这也是我后面才查到的,我猜他肯定还会继续赌,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真的敢拿那些人的血汗钱去豪赌。”

    唐萱耸耸肩,“赌徒,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讲信用的人。喜欢赌博的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

    萧子寒听唐萱语气中带着怨恨,顿时好奇,“怎么感觉你特别讨厌赌博的人,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唐萱没想到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就这么被萧子寒看出来了。不过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大方的点了点头。

    “什么原因?”萧子寒问。

    唐萱换了个坐姿,捏着萧子寒的手慢慢讲述。

    “我老家的隔壁,那家男主人就是个赌徒,家里一有钱他就去赌,赌赢了就喝酒吃肉,醉醺醺的耍酒疯,赌输了就在家里摔摔打打,打孩子打老婆,发泄自己的苦闷。”

    萧子寒光是听着,就高高皱起了眉头,“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选择离婚?”

    “这来话长,一是不敢离,毕竟我们那地方,互相都知根知底,那男人又专横又不讲理,要是女人离了婚,女方家里肯定就没好日子过了。所以女人不敢离。还有……”唐萱重重叹了口气,“那男人有时候也挺好的,经常后悔自责,振振有词要戒赌,然而……”

    “然而根本就戒不掉,对吧。”萧子寒接上唐萱的话。

    唐萱重重点头,“对。每次赌输了,女人闹起来,他就自己要戒,还信誓旦旦的发誓,什么再赌就跳楼之类的。但都没用,还是没戒掉。”

    “那他的老婆和孩子,都挺惨的。”作为一个责任心极强的男人,萧子寒首先同情的,就是那人的老婆孩子。

    “是啊。就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唐萱苦笑,“那女人人挺好的,逢年过节的还给我送点月饼馍馍什么的。”

    萧子寒一听那女人曾经对唐萱好,顿时有了要解救那女人的念头,“那现在呢,那男人还在赌博吗?那女人和孩子呢?”

    唐萱顿了顿,才回答:“没有,那男人已经死了。我高三那年,那男人赌博输了买酒喝,大冬天喝的太醉没能走回家,掉沟里摔死了。”

    这个转折,让萧子寒大吃一惊。

    但仔细一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至于那女人和孩子。”唐萱又继续道:“她带着孩子去别的地方打工了,好像又有了新的家庭吧。我很久没回去过了,已经不清楚了。”

    “……好吧。”没想到故事就这么戛然而止了,萧子寒想帮助的念头也收了回去,他紧紧握住唐萱的手,“也难怪,你这么讨厌赌徒了。”

    唐萱回握住萧子寒,笑道:“我那个时候,每次听到他们家鬼哭狼嚎,就挺庆幸的,庆幸自己虽然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不至于过那么悲催的生活。呵呵,我是不是挺幸灾乐祸的。”

    “当然不是。”萧子寒肯定道:“人本来就是这样的,看到别人比自己不幸,就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的不幸了。”

    “好像是的。”

    萧子寒望着唐萱坦诚又真挚的笑容,在心底里感叹唐萱的神奇,一个人从泥坑中爬出来本来就很难了,但更难得的是,从泥坑里爬出来,却不沾染那些肮脏的缺点,不仅如此,反而因为那些过往,而被岁月打磨的越发剔透,越发干净。

    这是多么美好的、让人向往的特质啊。

    “出淤泥而不染……”萧子寒喃喃自语。

    唐萱听到后,疑惑的啊了一声,偏头看着萧子寒。

    萧子寒突然就来了感觉,他另一只手伸上去,扶在唐萱后颈,将自己拉向自己,随后探头亲吻了上去。

    “唔……”猝不及防被亲吻,唐萱吓了一跳。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也调整着自己,与萧子寒拥吻。萧子寒的嘴唇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

    不知不觉间,唐萱就沉醉其中了。

    “姐姐,我跟你,我睡过头了,我……”蔡琳猛地打开卧室门,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卧室。

    然后在看到拥吻的二人后,顿时像被掐断了的卡带一样,生生止住了后面的话。

    唐萱听到蔡琳的叫喊声,也反应了过来,随后一把推开了萧子寒。

    “……额,你什么?”唐萱看向蔡琳,难堪的脸红到了耳根。

    蔡琳也脸红了,她飞快的摇头,极其不自然的连连摆手,“没……没什么,你们继续,继续。”

    着,低着头就往外退。

    唐萱看蔡琳这样,反倒是没那么不好意思了,她笑着叫住蔡琳,“别闹了,你刚刚是要什么,吧。”

    蔡琳停住脚步,“啊……也没什么,就是我睡过头了,刚刚才睡醒,去赵阿姨那边看了下,她已经起来去看宝宝了,我就来跟你汇报一声。”

    “她去看宝宝了?”唐萱疑惑,“她不是病的挺严重的吗,怎么去看宝宝了?”

    “这……这我不知道。我刚刚过来之前,赵阿姨就在宝宝房里。”蔡琳弱弱的回答。

    唐萱有点生气,但又清楚自己不能就这么发脾气,于是对蔡琳道:“你扶她回去休息吧,宝宝那么,没什么免疫力,很容易生病的,你让她回床上好好养病吧。”

    蔡琳看唐萱神情严肃,也不敢耍宝卖萌,连忙答应了下来,“好,我现在就过去。”

    她答应后看了眼萧子寒,看萧子寒没什么异议,立马就出去办事了。

    等蔡琳走后,唐萱才看向萧子寒,问:“我这样对你妈妈,是不是太冷漠太不近人情了?”

    “还好,本来生病了就不要靠近宝宝,这是应该的。”毕竟是母亲,萧子寒还是为赵穗之了句话,“不过我妈这么急着过去看宝宝,也是因为喜欢宝宝,想多看看宝宝。”

    “嗯……我知道……”唐萱并不想因为赵穗之的事情与萧子寒闹别扭,于是换了话题,“对了,看到蔡琳我才想起来,她前面跟我,要认我做姐姐,还要跟我去我家乡呢。”

    萧子寒瞪大眼睛,“是吗?”

    “对啊。”

    “那不行,我都还没去呢,她去凑什么热闹。”萧子寒蹙眉道:“你先带我回去,她以后再。”

    唐萱止不住的笑,“噗,这你都要和她争啊,这有什么好争的啊。”

    萧子寒冷哼一声,“反正我得先去,我去过了,再轮到她。”

    “好好好,你先去。”唐萱哄孩一样的哄着萧子寒,“那到时候,等你腿伤好了,公司不忙了,孩子也大一点后,我们带孩子一起回去吧。”

    “好。”萧子寒认真起来,“我也该去给你爸爸妈妈扫个墓。”

    唐萱点头,“嗯。”

    此时的萧子寒与唐萱,都没有想到,他们期待的回乡之旅,并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反而,是掀开陈年旧伤与不可告人之秘的序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