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228章是萧家

时间:2018-09-07作者:小师

    咖啡馆的客人拉开玻璃门走了出来,唐萱收起所有的情绪,扶住门,走了进去。

    这间咖啡馆装潢布局都极为考究,加了许多绿植与画框,在走文艺风格的同时,也为客人们提供了可观的**空间。

    唐萱看了眼手表,距离她与赵穗之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想着赵穗之应该不是个会为了她早到的人,她环视一圈,打算先找个位置坐下。

    然而就在这时,玻璃门被推开,唐萱闻声回头,看到了久违的赵穗之。

    赵穗之也看到了唐萱,她停住了脚步,与唐萱对视,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墨。

    咖啡馆的服务员抱着饮品单上前,扫了眼唐萱与赵穗之,挂着甜美的笑容比了个请的姿势,“两位吗?里面请。”

    唐萱不堪被赵穗之那样的眼神盯着,扭头朝服务员笑笑,率先朝里面的座位走去。

    服务员将唐萱与赵穗之带到一个偏角落的位置,等唐萱与赵穗之落座后,递上饮品单,笑眯眯问:“两位要喝点什么?”

    唐萱:“拿铁。”

    服务员记下后又问赵穗之,“您呢?”

    赵穗之紧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唐萱。

    服务员尴尬的看了眼唐萱,唐萱倍觉尴尬,讪讪笑了笑,“一样,拿铁。”

    “好,请稍等。”服务员看出这两人之间无声的硝烟,迅速的溜走了。

    服务员走后,唐萱盯着桌上的闹钟摆件看着,没主动出声。

    尽管赵穗之一直没开口,她也能看出来,赵穗之是真的特别愤怒特别恨她,不然的话,赵穗之这样注重礼貌礼仪的人,不会对一个无辜的服务员这么冷漠。

    “你居然还有脸来见我。”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服务员端上咖啡,咖啡都快凉了后,赵穗之终于咬牙切齿的开口了。

    唐萱抬眼看向赵穗之,看到赵穗之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突然就有些词穷了。

    她张了张嘴,半晌才蹦出一句,“对不起。”

    “是,你是应该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对你的信任,你对不起萧家对你的信任。”赵穗之的声音里,透着高高在上的冷漠,“唐萱,你真是个白眼狼。”

    唐萱:“……”

    “以前的事我不想提了,我今天之所以来,就是想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会让我的儿子继续和你在一起的,你不要再妄想了。”

    唐萱微微点头,“我就知道您会这么的。”

    “你既然知道,就不要再让我费工夫。你手段确实是挺高的,不高的话我们萧家也不会栽在你这个丫头片子的身上,但有些手段只能用一次,我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我们萧家的主意。你最好立马离开我的儿子,不要逼我对你动手。”

    “动手?怎么,你是打算让我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吗?”唐萱讥讽一笑,“就像萧明远当时对那些女孩子做的那样?”

    “你——”赵穗之脸色腾地写满愤怒,她抬手,毫不留情的将手边的拿铁泼在了唐萱脸上。

    温热的、香甜的拿铁,顺着唐萱的脸颊流下去,流进唐萱的嘴里。

    幸亏,不是烫的。唐萱心想。

    “姑娘,我劝你话注意一点,不要这么含沙射影的。我活到这个年纪了,你话里暗示什么,我听的出来。”

    唐萱叹了口气,摸索着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几张擦脸上的咖啡。

    将就着擦了擦后,她把脏了的纸团收起来,捏在手心,这才平静的望向赵穗之。

    “首先,我没有含沙射影。我的很直白,不是话里有话。”唐萱坦然道:“是你自己心虚,所以才会这么愤怒,这么激动。”

    赵穗之的心事被戳破,脸色变了又变,铁青到吓人。

    “其次,我今天之所以来,不是想劝你接受我,也不是来求你原谅的。我来,是想跟你一个故事。”

    赵穗之眼底露出困惑,带着些许的提防。

    唐萱微微一笑,伸手握住自己的咖啡杯,指尖在杯身上滑过。

    她看着咖啡杯里醇厚的咖啡,慢慢道:“你知道吗,这种品质的咖啡,我们老家那边是没有的,喝不到的,那个城市,连像样的咖啡馆都没有。”

    “现在都没有,就别八年……不对,九年前了。九年前,我们那里,连咖啡馆都没有。你想象不到吧,是真的。我们那个地方,是真的很落后。”

    “那么落后的地方,父母早就过世,亲戚也都怕被拖累的我,找个兼职、零工找点钱特别难,就更别还要赚钱交学费了。我真的,好多次都坚持不下来,差点就放弃了,想随随便便去个饭馆洗碗,也没那么辛苦。”

    赵穗之不耐烦的开口打断唐萱,“唐萱,我对你的悲惨身世没兴趣,我知道你很惨,但比你惨的人多了,你打动不了我,也服不了我,别白费心思了。”

    唐萱并没有因为被打断而懊恼,她微笑着摇摇头,“不,我要的,不是我的故事。”

    唐萱接着道:“就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的表姐倩倩,帮助了我,她鼓励我好好读书,不时偷偷塞钱给我。她,她一直都想读书考大学,但她不是读书的料,所以希望我能完成她的梦想。”

    提到表姐,原本情绪平稳的唐萱,眼眶渐渐红了。

    “在你看来,是不是这像是几十年前,吃不饱穿不暖的那个时候,老掉牙的故事?其实不是,”唐萱摇摇头,“在贫穷的地方,这种事就算这几年,也还是挺多的。”

    “我们那地方赚不了多少钱,倩倩姐便跟着当时涌向大城市的人群,一起来到了这座城市,来这里打工。她在一间酒店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开始赚钱,给我寄钱,打电话跟我,这里有多么好。”

    赵穗之的神情,在听到唐萱酒店几个字的时候,慢慢变的复杂起来。

    唐萱看出赵穗之的变化,点点头,“没错,就是星达酒店,你们萧家的酒店。她虽然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服务员,可能像您这样的人瞧都瞧不起,但她却是真的开心。”

    “她那段时间给我打电话,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她有多高兴,她自己打算长期干下去,好好表现争取当上领班,还叫我考大学考到这里来,她可以照顾我。”

    唐萱终于忍不住,落下了一串眼泪。

    “可是,这一切的美好愿望,她对于人生所有的幻想,都在你们萧家的酒店里,被残忍的终结了。”

    唐萱抹了把眼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激动,“请问,大名鼎鼎的萧夫人,您能告诉我,她做错了什么呢?她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也不过就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她凭什么死的不明不白呢?难道,穷人的命,就不是命吗?难道,普通人的命,就可以被糟蹋吗?”

    赵穗之不自在的抿了抿嘴唇,避开了唐萱锐利的视线。

    “据我所知,萧夫人您,也并不是生下来就是大富大贵之人吧。您也曾经是个普通人家的人,就算生活没那么窘迫,但不至于理解不了普通人的感情吧。”

    唐萱低头看了眼身上已经快干了的咖啡痕迹,吸了口气道:“我确实有对不起萧子寒的地方,我伤害了他,我抱歉我对不起,您拿咖啡泼我,我接受。但是,我没有对不起你们萧家,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给那个已经不在人世的女孩子,讨回一个本该属于她的公道。”

    “您老公因为做了错事,被关在监狱里,您都这么难受,这么迁怒旁人。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您在意的,相依为命的人无辜惨死,您会是什么心情,您会怎么做吧。”

    唐萱起身,“我要的话完了,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您能听进去多少。但我告诉您,那个死掉的女孩,她不是一个机械的符号,她喜欢的花是荷花,喜欢的颜色是白色,她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你们萧家,斩断了她的人生。”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