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225章托人查

时间:2018-09-07作者:小师

    商量完邓朗月这件事后,三人又陷入了沉默。

    蔡瑾瑜暂时把这件事抛至脑后,问萧子寒:“对了,萧叔叔那边怎么样了,有新消息来吗。”

    “嗯。”提到萧明远,萧子寒脸色沉重了些许,“确定脱离危险了,那边医生都打过招呼了,是暂时没事了。”

    “发病原因呢?为什么突然就晕倒了?”

    萧子寒呼出一口气,看起来有些疲惫,“医生那边,是早就有病根,这次发病是因为情绪激动。”

    蔡瑾瑜:“情绪激动?为什么会情绪激动?”

    萧子寒摇摇头。

    “这个原因,子寒还在托人查。”唐萱接过话头,替萧子寒道:“监狱里毕竟不比外面,再有些地方也没有监控,不好查。”

    “那倒是……”

    萧子寒并不想这事影响到蔡瑾瑜,便对蔡瑾瑜道:“总之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出了这样的事,监狱那边也会加紧防范,更注意一点,不用太担心。”

    蔡瑾瑜:“那赵阿姨那边,你打算怎么……”蔡瑾瑜到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眼唐萱。

    “至于我妈,她必须得接受这个结果,监狱又不是我们家开的,她做不了主,就算去闹,人家也不会理会她的。”

    俗话,清官难断家务事,对于赵穗之与萧子寒眼下的关系,赵穗之对唐萱深深的芥蒂,萧子寒自己都解决不了,蔡瑾瑜这个外人更是束手无策。

    蔡瑾瑜又坐了会,看不知不觉的聊天中,午睡时间早已经过了,也不想再打扰,起身准备离开。

    唐萱叫住了他,“瑾瑜,我有个事要找你帮忙。”

    “找我帮忙?什么事?”

    不只是蔡瑾瑜,就连萧子寒也有点惊讶,之前他从没听唐萱有什么事需要蔡瑾瑜帮助的。

    见蔡瑾瑜萧子寒两人都诧异的望着自己,唐萱无奈笑了笑,“准确的来,不是找你,是找琳琳,但是琳琳不在,我就托付给你,你帮我告诉她一声。”

    蔡瑾瑜看唐萱不像是开玩笑,也认真起来,“行,你吧,是什么事。”

    “那个……”唐萱瞄了一眼萧子寒,不好意思道:“我之前在一家公司写软文,就是公众号推送那个,琳琳她动用了点关系,把我这个工作弄没了,我现在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就想,能不能叫她跟她认识的人一声,我还想再继续干这个工作。”

    蔡瑾瑜越发惊讶,“琳琳居然动过这种手脚?”

    反正现在唐萱和蔡琳也已经冰释前嫌和好了,所以对于她之前一直没提过的这事,她也不觉得是什么陷害手脚了。

    她甚至为蔡琳话,“当时情况不同,她那时候以为我是祸害子寒的坏女人,所以也是情理之中了。”

    萧子寒听到唐萱这么,不满的脸色沉了沉。怎么突然这矛头,就又对准他了呢?

    看唐萱也确实是不介意了,蔡瑾瑜点点头,“行,我完了跟她,这丫头片子还挺有心思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一点。除了这事,还有别的事吗?”

    唐萱:“没有了,就这事,拜托你了。”

    蔡瑾瑜摆摆手,“哎,事一桩,你跟子寒休息吧,我回去了。”

    “好,你路上心。”

    “ok。”

    蔡瑾瑜走后,萧子寒扭头问唐萱:“为什么突然又想写那东西?你身体刚好,不太适合这么快工作吧。”

    唐萱:“不适合吗?你还没我恢复的好呢,现在每天不是也在为公司的事情烦心吗?”

    “我那不一样,我不能撒手不管,而且我也只是拿个主意。”萧子寒极为认真,“你之前是想自己赚钱吧,现在你有我,不用再费心费力的干那种事了。”

    见萧子寒如此护着自己,唐萱一颗心暖洋洋的,她脸上笑容也越来越甚。

    感动归感动,唐萱还是向萧子寒解释,“其实,我之前接那份工作,除了赚钱,也抱着做点什么的心态,我不喜欢一直无所事事的呆着,感觉整个人都退化了。”

    “那……你想做什么?”这个理由,萧子寒是可以接受的,“或者,你想发展点什么爱好吗?”

    “爱好,我一时之间还没想到,等以后可以学个乐器什么的,也挺好的。不过,眼下最主要的还是工作,那份兼职,我真的挺喜欢的。”

    萧子寒:“喜欢写软文?”

    唐萱点头,“就那一类的文章,比较短,也叫传媒稿吧,我本来就是学文的,写起来不会太吃力,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萧子寒:“那你来我们编辑部写呗。我可以给你弄个特聘还是特邀作者,专门给我们供稿。”

    这个提议十分的美好,但对于唐萱来,实在是有些浮夸了。

    唐萱摇头拒绝,“不要,我还没到那个水平,搞不好会让人看笑话的,还是我自己先慢慢摸索一下,等真的有那个水平了,再吧。”

    萧子寒与唐萱自大学认识,他很清楚唐萱独立自主的性格,他也很欣赏这种性格,所以听唐萱这么坚持,他也不再勉强。

    但他还是给唐萱提了建议,“你以后接稿,要重质不重量,主要是努力往好了写,学习技巧,不为了赚钱,懂吗?”

    唐萱当然懂萧子寒的用意,萧子寒这是想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尽力往前走,往前闯。

    她忍俊不禁,笑着回问萧子寒,“那我不为了赚钱,我怎么生活呢?没钱连孩子奶粉钱都买不起。”

    萧子寒仿佛听了个大笑话,嗤笑一声,“你,我萧子寒的女人,担心奶粉钱?”

    “嗯,担心。”唐萱故意点头。

    萧子寒盯着唐萱看了半晌,突然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薄薄的支票簿,开始签支票。

    唐萱见状,连忙上前挡住萧子寒,“你这是干什么?”

    “给你奶粉钱啊。”萧子寒耸耸肩,一本正经道,“五百万够吗?还是一千万?五千万?”

    “够了吧你,你当演狗血电影呢。”唐萱一把抓过支票簿,扔回抽屉里,皱着眉头与萧子寒对视。

    萧子寒本就是故意做这么一出的,他看着唐萱,忍不住翘起了嘴角,“狗血电影怎么了,狗血电影也来自于生活。”

    唐萱被萧子寒逗的笑到嘴都合不拢,但在这恶俗的桥段中,她又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浪漫与安全感。

    被包容着的,被宠着的,被爱着的,感觉。

    ……

    蔡瑾瑜出了住院部大楼,上车后先是抽了根烟,发了会呆,随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拨通了蔡琳的手机号码。

    第一遍,蔡琳没有接。

    正好前面有车开过来停车,挡在了蔡瑾瑜的车前面,蔡瑾瑜便在等待的间隙,又拨了一遍。

    这一回铃声响了好一会儿,对面接了起来。

    蔡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哥哥?怎么了?”

    “琳琳,你在哪儿呢?吃饭了吗?”蔡瑾瑜打着方向盘,掉头的时候,一个提着花篮的大妈突然横穿马路,吓得蔡瑾瑜立马踩下刹车,下意识的鸣了笛。

    他刚要自责在医院鸣笛这件不道德的事,就听到了同样的鸣笛声,从蔡琳那边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他看到蔡琳从住院部大楼走了出来。

    “我……我在外面呢,刚和我朋友吃完饭,现在正打算回家呢,哥哥你呢,吃饭了吗,还在公司吗?”

    蔡瑾瑜脸上仅剩的一点欣喜,在听到蔡琳这句回答后,彻底的消失了。

    此时他已经掉好了头,他没有吭声,而是透过后视镜,看着蔡琳一步一步的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喂?哥哥?你还在听吗?”蔡琳咕哝了一句,“是不是还在忙啊,怎么突然不话了。”

    咕哝完这一句后,蔡琳抬起头,看到了熟悉的车,以及熟悉的车牌号。爱看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