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99章 知道了

时间:2018-08-20作者:小师

    蔡琳顺着楼梯下去,刚出楼梯间,就撞上了蔡瑾瑜。

    “哥哥!”蔡琳被吓了一大跳。

    蔡瑾瑜狐疑的打量了一番蔡琳,又朝楼梯间里看了看,“我刚想找你呢,你呆在这里干什么呢?”

    蔡琳啊了一声,随口胡诌,“我……我接了个朋友电话,刚刚才聊完。”

    “是吗?”蔡瑾瑜蹙眉。

    “嗯。”蔡琳连忙反问蔡瑾瑜,“那你呢,你在这里干嘛呢?你不是在里面跟唐萱姐聊天呢嘛。”

    蔡瑾瑜挥了挥手中的手机,“我出来接个电话,也是刚接完。”

    蔡琳点点头,绞尽脑汁的转移话题,“那咱们回去吧,他们两个吃完了吗。对了,哥,你今晚还要留下来照顾他们吗。”

    “不要。”蔡瑾瑜和蔡琳一起并排往病房里走,蔡瑾瑜干脆利落的拒绝,“现在他们两个住在一起,我这个电灯泡呆在旁边,我担心自己长针眼。”

    “也是,子寒哥哥和唐萱姐好不容易和好,肯定有很多话想说,咱们这些外人,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好。”

    蔡瑾瑜不屑,“切,可得了吧,他们两个现在(身shen)体都没恢复,最适合的就是分开静养,希望萧子寒有点分寸。”

    这话说的实在是可以往深里想,蔡琳一下子就想歪了,她蹙眉看向蔡瑾瑜,“哥哥,这……不是咱们该管的吧……”

    “你这个丫头片子,想哪儿去了。”蔡瑾瑜失笑,伸手狠揉蔡琳的头发。

    “明明是你说话怪怪的……”

    推开病房的门,蔡琳与蔡瑾瑜走了进去。

    萧子寒与唐萱已经吃完了,唐萱正费劲的将小桌子折叠起来。蔡瑾瑜见状,立马上前接过了小桌子。

    “别,你一个伤号,这种事(情qing)就不要做了。”蔡瑾瑜两下将小桌子折叠好放在(床chuang)下,又把饭盒垃圾都收到垃圾袋里,打了个结放在门边。

    唐萱看蔡瑾瑜流畅的做完这一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瑾瑜,辛苦你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蔡瑾瑜看向萧子寒,看到萧子寒在看手机,他哼了一声,“你看看那个家伙,多么的心安理得,唐萱你脸皮太薄了,以后得像那家伙学习。”

    这句话,把唐萱蔡琳都逗笑了。

    唯独萧子寒没有笑。

    不仅没有笑,连多余的表(情qing)都没有。他一双眼睛依旧盯着手机,看起来心事重重。

    蔡瑾瑜察觉到不对劲,走过去凑近萧子寒的手机,“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的。”

    萧子寒没吭声,但是把手机往蔡瑾瑜面前挪了挪。

    蔡瑾瑜先是看到手机上的备注:妈妈。接着,又看到了一连串的短信。

    短信内容,都是在质问萧子寒与唐萱还在一起的事(情qing)。

    “额……阿姨现在才知道这个事吗。”蔡瑾瑜直起(身shen)体,挠挠头,“我还以为,她早就知道了呢。”

    萧子寒把手机翻了个面,盖在被子上,苦笑着道:“没有,她之前所有的重心都放在怎么救我爸(身shen)上,没过我的私生活。这次新闻报道出来,她才知道的。”

    “那……她肯定气疯了吧。”

    “嗯。”

    蔡琳与唐萱面面相觑,对蔡瑾瑜和萧子寒的谈话好奇又疑惑。唐萱比蔡琳更了解萧子寒一点,大致猜到了对话的内容与萧子寒的母亲——赵穗之有关。

    她抿抿唇,没忍住开口问萧子寒,“子寒,没事吧。”

    “没事。”萧子寒索(性xing)将手机丢在一边,“她只是暂时接受不了,等过段时间,她就能接受了。”

    饶是萧子寒这样说,唐萱依旧忧心忡忡。

    这种事(情qing),只可能随着时间的叠加而越来越严重,怎么可能会就接受了呢。

    就连萧子寒,一开始都不能接受唐萱。

    “这个……子寒,要不你还是好好跟阿姨说一下吧。”蔡瑾瑜叹气,“之前林家那事,你让人盯着阿姨,已经触及阿姨的底线了,这次再不解释,恐怕以后这心结就没法再解开了。”

    萧子寒沉默,不语。

    “子寒,阿姨现在一个人呆在家里,其实也(挺ting)孤单的,你要不就服服软,别跟她再计较之前的事了。”蔡瑾瑜又劝。

    唐萱也在一旁帮腔,“瑾瑜说的没错,子寒,咱们两个是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还有什么事是看不开的呢。”

    唐萱一开口,萧子寒就没法再沉默下去,他抿了抿唇,颇为苦涩开口,“现在不是我不服软,我看不开的事(情qing),现在是我妈她在闹事,而我现在人又不能过去她哪里,只在电话里说,什么都说不清楚。”

    萧子寒没说的是,他根本不敢让母亲来医院,因为父亲的事,母亲对唐萱充满了恨意,要是母亲看到唐萱,十有会与唐萱发生冲突。

    那是萧子寒最不愿意看到的。

    萧子寒虽然没说,但唐萱与蔡瑾瑜,都不约而同的猜到了这一点。

    一时之间,他们两个也跟着萧子寒沉默了。

    只有站在一旁的蔡琳,看看萧子寒,又看看唐萱,终于壮着胆子提议,“要不,我明天就去看看阿姨吧,陪阿姨说说话,找到机会就开导开导她。”

    蔡琳话一出,几人纷纷看向蔡琳。

    蔡瑾瑜连连点头,“对啊,琳琳可以去看看阿姨,琳琳不像我,已经在阿姨那里没了话语权,完全可以去多陪陪阿姨的。”

    “而且,琳琳刚回国时间不长,我妈不会认为她和小萱走的近,不会对她产生防备。”萧子寒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那就交给我吧!我保证好好努力,改变阿姨的偏见!”蔡琳一直苦于没能为萧子寒唐萱做点什么,立马充满斗志的领了这个任务。

    萧子寒见蔡琳如此雄赳赳气昂昂,有点哭笑不得,“没事,你陪她说说话就行,她现在(身shen)边没个能说话的人,(挺ting)孤单的。”

    至于偏见,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偏见。

    唐萱的(身shen)份放在任何一个家庭(身shen)上,都是不可能被坦然接受的。萧子寒自己也是因为先对父亲失望到极致,后又纠结困惑,最终与唐萱历经生死,知道了孩子的真实(身shen)份,才真正的接受了唐萱,拥抱了那一段跌宕起伏的过去。

    但对于赵穗之来说,萧明远是她心(爱ai)的丈夫,从她后面想尽办法也要把萧明远从牢里救出来就知道,在萧明远被抓这件事上,她是不分辨是非对错的。

    所以,她是不可能像萧子寒一样接受唐萱的。

    蔡琳心思单纯,想事(情qing)也想的浅,她没想到这一层,但也知道不能鲁莽,连忙又道:“好,我知道了,那我好好陪陪她。”

    萧子寒疲惫的笑笑,“琳琳,谢谢你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本来也是举手之劳啊。”被萧子寒这样认真严肃的感谢,蔡琳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转向蔡瑾瑜,“对了,哥哥你今晚不陪(床chuang)的话,子寒哥哥和唐萱姐有什么需求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