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86章 打断腿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难道,那些照片,已经流传出去了?

    蔡瑾瑜来不及细想,他一手环住孩子,一手拨开挡在前面的记者,一把抓住了蔡琳的手腕。

    蔡琳慌张的抬起头,看清了眼前的人。

    “哥!”蔡琳求救的喊了一声。

    “走,跟我走!”蔡瑾瑜动作比蔡琳粗暴多了,他不耐烦的直接上手,毫不客气的推开冲上来的记者。

    记者们也发现了来人是蔡瑾瑜,纷纷将话筒转向了蔡瑾瑜。

    “蔡瑾瑜先生,听说您的朋友萧子寒重伤住院了,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蔡瑾瑜先生,您……”

    “蔡瑾瑜先生,请问您知道你妹妹在外私生活混乱的事(情qing)吗?您对此是什么看法呢?”

    蔡瑾瑜本来对这些问题不予理会,但听到最后一句,他立马就来了气,步子也停了下来。

    记者们以为蔡瑾瑜要回答了,突然的安静下来,紧张的将话筒牢牢对准蔡瑾瑜。

    蔡瑾瑜深吸一口气,冷漠又讽刺的看向问出最后一个问题的女人,不屑的开了口。

    “我告诉你,就算你私生活混乱,我妹妹也不会私生活混乱。滚开!”

    问惯了刁钻问题的记者没想到会被蔡瑾瑜如此直白的硬怼,一时的愣住了,猝不及防的被蔡瑾瑜推了一把,差点跌坐在地。

    蔡瑾瑜懒得再看一眼,拉着蔡琳进了医院。

    蔡琳看着愤怒的几乎头顶要冒烟的哥哥,原本的委屈和悔恨都被压了下去,她担忧的看着蔡瑾瑜,小声的叫了声哥哥。

    蔡瑾瑜没回应。

    “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会有那种照片……”蔡琳抿抿唇,向蔡瑾瑜道歉。

    蔡瑾瑜不知道该怎么和妹妹说这件事(情qing),唐萱之所以被绑,是因为他想护住妹妹,可眼下发生的事(情qing),告诉他他还是没有护住妹妹。

    不仅如此,还连累了唐萱和萧子寒。

    蔡瑾瑜的心,难受的紧。

    他停下来,闭着眼睛沉默两秒,开口。

    “先不要说这些,先把孩子送到医生那里,看过后再说别的。”他喉结滚动,分明是在强忍着怒意,“子寒和唐萱都伤的(挺ting)重的,我们先不要慌。”

    蔡琳垂下头,嗯了一声。

    两人进了急诊室,蔡瑾瑜把孩子交给医生,简单的叙述了孩子这一下午发生的事(情qing)。

    他主要担心的是,孩子会不会被喂了不该喂的东西,(身shen)上会不会有看不到的伤口。

    医生让护士抱着孩子进去检查了,蔡瑾瑜守在门口,有气无力的坐在门口的长椅上。

    蔡琳站在一旁,绞着手,盯着脚尖发呆。

    不一会儿,萧家别墅的保姆和月嫂都来了,医生和护士也检查完了孩子,确诊孩子没有大碍,只是受了惊吓,需要好好安抚。

    “你们带孩子回去吧,喂他吃点东西,他这会应该饿坏了。”蔡瑾瑜起(身shen),吩咐月嫂与保姆。

    “是。”保姆与月嫂对视一眼,忐忑不安的开口,“蔡先生……萧总和唐小姐……他们还好吗?”

    蔡瑾瑜愣了愣,才斟酌着回答,“他们,应该没有大碍。”

    “那就好。”保姆与月嫂明显松了口气。

    待保姆和月嫂离开之后,蔡瑾瑜与蔡琳一起,坐电梯上楼,到了萧子寒与唐萱的急救室外。

    蔡琳不知道当时的(情qing)况,看着紧闭的大门,不免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哥哥……子寒哥哥和唐萱……真的不会有事吧。”蔡琳小心翼翼的问。

    蔡瑾瑜头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不敢确定。

    萧子寒当是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不仅失血过多,肩膀上后背上还多出烧伤,(情qing)况惨不忍睹。

    相比之下,唐萱虽然看起来(情qing)况好一点,但依旧还是糟糕。

    即便是脱离危险,两人也难免不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或者一些难看的伤疤。

    蔡瑾瑜双手握紧,成一个祈祷的手势。

    他不敢想象,如果萧子寒与唐萱出了什么事(情qing),他该如何自处,他该拿什么弥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静的走廊里,只有护士急匆匆来去的(身shen)影。

    蔡瑾瑜靠着墙,默默为萧子寒祈祷着。

    突然,蔡琳的手机,突兀又刺耳的响起来。

    蔡琳飞快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狐疑的接起电话,压低声音喂了一声。

    “嗨,还记得我吗?”一个轻佻的男声,从电话里冒了出啦。

    蔡琳紧紧皱起眉头,沉默着。

    “我啊,那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这才过去多久啊,你该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吧。”男人似乎是喝醉了,说出口的话有点大舌头。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说这些,挂了。”那种照片被公布出来,又遇上萧子寒唐萱出事,蔡琳本来心(情qing)就沉重的要命,此刻听到男人那包含着暗示的笑容,她恶心的直反胃。

    男人在欢乐场里买醉,并不知道外边发生的这些事(情qing),还以为蔡琳只是闹别扭,继续调笑,“别啊,听你心(情qing)好像不好,要不要出来玩玩?”

    “……”蔡琳不想再听男人再说下去,刚准备挂电话,手机就被蔡瑾瑜夺了过去。

    蔡琳难堪的看向蔡瑾瑜,“哥哥……”

    “这个……”蔡瑾瑜晃晃手机,“就是那天和林巧儿一起,陷害你的那个男人?”

    蔡琳尴尬的咬着嘴唇,点点头。

    蔡瑾瑜把电话放在耳边,对着电话那边的男人开了口,“你好啊,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们过去找你玩儿。”

    “男人?你谁啊?”对面的男人语气立马变得不耐烦了。

    “我啊,蔡琳的朋友啊,我们还有好几个人呢,一起玩呗。”蔡瑾瑜嘴里说着吊儿郎当的话,脸上甚至是笑着的,只是那笑容,看着就让人害怕。

    对面的男人本(身shen)就醉了,压根就没听出蔡瑾瑜语气里的寒意,还以为蔡瑾瑜是真的要过去玩,嬉笑着报了间俱乐部的名字

    蔡瑾瑜牵起嘴角,一字一顿道:“好啊,你等一会,我们马上就过去。”

    “好啊好啊,这边好几个妞呢,来了一起嗨啊。”

    “好,等会就让你好好嗨一下。”

    蔡瑾瑜挂掉电话,把手机塞回蔡琳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蔡琳看着哥哥反常的动作,紧张的拽住蔡瑾瑜的袖子。

    “哥哥……你要做什么……”

    蔡瑾瑜冷哼一声,拨出去的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立马接了起来。

    “柴哥,对,我蔡瑾瑜,你们帮我去收拾个人,不用太用力,就把他那三条腿都给我废了就行,嗯,好,完了请你吃饭……”

    蔡瑾瑜挂掉电话,伸手摸了摸蔡琳的头,他神色严肃,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是难得的温柔。

    “琳琳,你不要害怕,这个世界上,谁要是敢伤害你,我一定会加倍的讨回来。”

    原本还在担心哥哥会不会看不起自己的蔡琳,听到蔡瑾瑜这句话,眼泪夺眶而出。

    “哥……”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