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78章 被绑架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蔡瑾瑜没有耽搁,立马就出发了。

    他蹬蹬蹬下楼,路过沙发的时候,深深朝睡着的蔡琳看了一眼。

    听着电话里林巧儿的口吻,蔡瑾瑜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是他,连累了妹妹。

    如果不是他对林巧儿恶言相向,林巧儿或许就不会把妹妹牵扯进来,为了对付他,而利用妹妹。

    “……对不起……”蔡瑾瑜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了一句,然后冲了出去。

    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妹妹再受到任何伤害。

    如果林巧儿要报复,就报复他好了。

    蔡瑾瑜几乎是把车开得飞起,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林巧儿指定的林兰路11号。

    下车后,蔡瑾瑜正疑惑的四处看着,就又接到了电话。

    “林巧儿,你人呢。”蔡瑾瑜接起电话,急吼吼的问。

    林巧儿没回答蔡瑾瑜的问题,而是命令蔡瑾瑜,“你现在往前走,前面是一家饭店,一直走。”

    蔡瑾瑜听着林巧儿电话里的命令,一直走。

    “好,停下来。”

    停在路边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了,蔡瑾瑜听到电话里林巧儿说:“上车。”

    蔡瑾瑜挂掉电话,狐疑的上了车,果然,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林巧儿。

    “林巧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蔡瑾瑜恶狠狠的盯着林巧儿,几乎要用眼神将林巧儿杀死。

    林巧儿看出蔡瑾瑜的怒意,不仅一点不害怕,反而警告蔡瑾瑜,“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你这边对我一动手,那边我的人就会把蔡琳的照片发到网上。哦,对了,给你发的那张还是比较一般的,还有很多更劲爆的呢。”

    蔡瑾瑜愤怒的捏紧了拳头,“林巧儿,我也劝你,最好不要乱来。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行了吧,都说了别激动,我本来也没想做什么。”林巧儿眼神落在前方的照相馆门口,“我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忙而已。”

    “……什么忙?”蔡瑾瑜皱着眉头问。

    林巧儿朝着照相馆的方向抬抬下巴,“等下呢,你帮我出去,把唐萱叫进来,我有话要问她。”

    蔡瑾瑜疑惑的顺着林巧儿的视线看了眼照相馆,“唐萱?你叫唐萱干什么?”

    “当然是有话跟他说啊。”林巧儿笑着耸耸肩,“我输给了她,自然是有几句话想问她。”

    “问她什么?”

    林巧儿白了一眼蔡瑾瑜,“这你也管啊?当然是女人之间的话了。”

    蔡瑾瑜仍旧不相信林巧儿,他盯着林巧儿看了好一会儿,才又问:“你((逼))我出来,只是为了让我把唐萱叫过来?”

    “对啊。”林巧儿没好气道:“所以我说你不要紧张,我真的没想对你做什么,也没想对蔡琳做什么。”

    “林巧儿,你到底想对唐萱做什么?”

    林巧儿眼睛一亮,推了蔡瑾瑜一把,“要出来了,快去,给我把唐萱叫过来,不要跟她说我在车上,你要叫她上来哦。不然的话,我立马就把蔡琳的(裸luo)照发出去。”

    蔡瑾瑜坐着没动,似是在犹豫。

    “快一点,不然我立马发到网上!”林巧儿掏出手机,虎视眈眈的盯着蔡瑾瑜。

    蔡瑾瑜挣扎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不能拿着心(爱ai)妹妹的声誉冒险,他已经连累了妹妹,不能再让妹妹陷得更深。

    至于唐萱……他会守在唐萱(身shen)边,而林巧儿不过是一个女人,应该……不会伤害到唐萱的。

    而且如果林巧儿要对唐萱做什么,他可以替唐萱挡下来。

    蔡瑾瑜天人交战,短短十几米,步伐无比沉重。

    就在唐萱抱着孩子出了照相馆,准备上车的时候,萧子寒走到了跟前,唤了一声唐萱。

    “瑾瑜?”唐萱收回步子,惊讶的看着蔡瑾瑜,“好巧啊,你怎么在这儿?”

    蔡瑾瑜捏紧拳头,又松开,微微一笑,“我刚好路过。”

    唐萱点点头,笑着看了眼怀里的宝宝,解释道:“我带宝宝出来拍照,折腾了几个小时,刚刚拍完。”

    “嗯……”蔡瑾瑜看着唐萱脸上的笑容,于心不忍。

    “那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唐萱笑道:“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和宝宝都累了。”

    蔡瑾瑜看唐萱要钻进车里,立马出声,“唐萱!”

    唐萱(身shen)形一顿,疑惑的看向的蔡瑾瑜,“嗯?怎么了?”

    蔡瑾瑜:“……”

    蔡瑾瑜说不出口,这时,他手里捏着的手机响了起来,蔡瑾瑜扫了一眼,看到是林巧儿的号码。

    林巧儿这是在催促他了。

    “到底怎么了,瑾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唐萱看蔡瑾瑜几次(欲yu)言又止,忍不住问。

    蔡瑾瑜捏紧手机,点了点头。

    唐萱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她见蔡瑾瑜犹豫不决,还以为蔡瑾瑜是当着其他人的面说不出口,主动朝蔡瑾瑜走了几步,小声询问:“瑾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蔡瑾瑜避开唐萱清澈的眼神,含糊道:“我……我有话跟你说……”

    “唔……那你说啊。”唐萱说着,朝司机和保姆使了个眼色,保姆和司机会意,都退远了。

    “那个……我们去车上说吧。”蔡瑾瑜一咬牙,把林巧儿交代他的话说了出来。

    唐萱虽然心里疑惑,但看到蔡瑾瑜如此纠结难堪,还以为蔡瑾瑜出了什么大事,立马就答应了。

    蔡瑾瑜带着唐萱往林巧儿的车上走,这短短十几步路,他走的比刚才更艰难。

    “瑾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唐萱抱着宝宝,一边坐进车里,一边看着蔡瑾瑜问。

    蔡瑾瑜没吭声,也跟着唐萱坐进了后排。

    唐萱随意的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前排驾驶座上,居然还有一个人。

    林巧儿。

    “……蔡瑾瑜,这是怎么回事。”唐萱猛地转头看向蔡瑾瑜,语气中带上了火气。

    “唐萱,对不起……”蔡瑾瑜咬牙,看向林巧儿,“你想问唐萱什么,现在就问吧。”

    林巧儿莞尔一笑,把一个湿哒哒的口罩扔给蔡瑾瑜,几乎是同一时间,唐萱(身shen)边的车门,被打开了。

    下一刻,一把锋利的匕首,按在了宝宝脸上。

    “不许动不许叫,不然我怕自己控制不了力道。”拿着匕首的女人戴着帽子,看不清脸,威胁唐萱。

    紧接着,林巧儿开口了,“蔡瑾瑜,现在就把口罩带上。”

    蔡瑾瑜怎么也没想到,林巧儿居然还有帮手,他极力保持着镇定,恐吓林巧儿,“林巧儿,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你最好现在就停手,负责,后果你承担不起!”

    “停手?你是在逗我吗?”林巧儿举着手机望着蔡瑾瑜,“我没耐心和你耗,你最好快点,不然我立马就把蔡琳(裸luo)照发出去。”

    “别!”

    戴帽子的女人啧了一声,不耐烦道:“快点啊,不然我动手了。”

    此时的唐萱,已经快要被吓傻了,她一动不敢动,生怕那锋利的刀刃,伤害到一无所知的宝宝。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无意识的乞求着:“不要……不要……别对宝宝动手……不要……”

    蔡瑾瑜听着唐萱的乞求,有些慌了,他意识到,是他把事(情qing)想得太简单了,是他把林巧儿,想得太简单了。

    他没想到,林巧儿居然能如此的丧心病狂。

    “快点!”林巧儿呵斥一声。

    蔡瑾瑜拿起口罩,慢慢往脸上戴,口罩是被乙醚浸泡过的,充满了刺激的甜味。

    口罩被调整过,紧紧的勒在脸上,一戴上去,蔡瑾瑜就感觉到大脑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蔡瑾瑜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但他根本来不及细想,(身shen)体就开始瘫软,意识也渐渐飘远。

    唐萱,我没用,我对不起你。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蔡瑾瑜无声的在心底里对唐萱道了个歉。

    “真是婆婆妈妈。”拿匕首的女人看蔡瑾瑜软着(身shen)子瘫倒在座椅上,踢了唐萱一脚,“往里面点!”

    唐萱不敢不听,立马往蔡瑾瑜的方向坐了坐。

    接着,女人坐上了车,关上了车门。

    “走!”

    车子被启动,唐萱惊恐的(挺ting)直后背,大脑飞快的思索着,林巧儿打算做什么,以及,(身shen)边的这个戴着帽子的女人是谁。

    “你,把他口罩拿下来,别给捂死了。”女人用匕首点点唐萱,唐萱听了,赶紧伸手把蔡瑾瑜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

    蔡瑾瑜脸色和嘴唇一片苍白,看起来(情qing)况十分糟糕。

    “给他(套tao)上。”女人又甩给唐萱两个黑色的头罩,凶巴巴道:“(套tao)完给你自己也(套tao)上。”

    唐萱拿着头(套tao),偷偷瞄了一样女人。

    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唐萱可以确信,自己肯定是听过的,但是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听过。

    “快点!”女人的匕首往宝宝脖子里搭了搭,宝宝的皮(肉rou)很嫩,唐萱生怕宝宝被划伤,立马听话的把黑色的头(套tao)(套tao)在蔡瑾瑜头上。

    头(套tao)做的(挺ting)大的,做工很粗糙,像是急急忙忙赶制的一样,唐萱给蔡瑾瑜(套tao)完后,不敢耽误时间,也给自己(套tao)了上去。

    “哎吆,这就对了嘛。”女人听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唐萱紧紧抱着宝宝,眼前一片黑暗,她抖着声音问林巧儿,“林巧儿,你到底想做什么……”

    开车的林巧儿看了眼后视镜,确定萧子寒家的车没有跟过来,然后才缓缓道:“唐萱,你问错人了,你应该问你(身shen)边的那一位,人家想干什么。”

    唐萱在黑暗中朝(身shen)边女人的方向扭了扭头,小心翼翼的问:“你……你是谁……”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吗?”女人反问了一句,随后又咯咯咯笑了,那笑听起来并不开朗,反而带着几分可怖,“也是,咱们上次见面,也是两年前的事(情qing)了,你早该忘了。”

    两年前……

    唐萱绞尽脑汁的回想,两年前,她为了调查萧家,接近了萧子寒……后来,张晴跳楼了……

    唐萱猛地,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突然消失的女人……那个一度让她提心吊胆的女人……

    那把声音……

    钱素素……

    “怎么,想到我是谁没?”唐萱脸上戴着头(套tao),钱素素看不到唐萱脸上的表(情qing),饶有兴味的质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