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55章 去怀旧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一顿饭吃完,蔡琳提出先不回家,要好好逛一圈,感受下久违的故乡风光。

    蔡瑾瑜自然是全程陪同,他不想一个人承受蔡琳的挖苦,便强势带上了萧子寒,而萧子寒在,林巧儿也就在。

    “哎,没想到变化这么大,好多我记忆里的铺子和店都被拆掉了,现在这个城市我都快不认识了。”蔡琳趴在窗户边上,可怜兮兮的说。

    蔡瑾瑜立马道:“咱们学校没拆啊,还是老样子,要不要去看?”

    “好啊,现在就去学校吧。”蔡琳继续感慨,“好怀念那个时候啊,什么都不用想,无忧无虑的。”

    蔡瑾瑜蹙眉,“你现在不是也(挺ting)无忧无虑的吗?”

    蔡琳扁嘴,“哪有,我现在不是得((操cao)cao)心赚钱的事(情qing)吗,人啊,一旦开始赚钱,好多乐趣就没有喽。”

    这话说的虽然听起来幼稚,但是道理还是在的。

    蔡瑾瑜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反驳,但又不想看妹妹这么伤感,便拉出萧子寒转移话题,“说起来,你和子寒两个,那时候还是咱们学校的话题人物呢。”

    提到这个,蔡琳立马笑了起来。

    “就是啊,我记得还是模范(情qing)侣什么的呢。”蔡琳转头去看后排的萧子寒,“子寒哥哥,你还记得吗?”

    萧子寒淡淡回:“我记不太清了。”

    蔡琳失笑,“你那时候就是这样,哈哈,明明是焦点,走到哪儿都被议论,但却没有一点点自觉,四处留(情qing),搞得那些女生伤心的啊。”

    “四处留(情qing)?”萧子寒反驳,“那种事(情qing)我没有做过吧。”

    “你当然做过,只不过是无意识做的罢了。”蔡琳一瞬间心(情qing)又好了,笑得直打跌,“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些姑娘给你表白的时候,你一脸懵圈的想不起来人家是谁的样子,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

    萧子寒沉了沉脸,被蔡琳这一提醒,他突然想起一个人。

    “话说,你知道林夏,不对,林欣欣这个人吗?”萧子寒回忆着和林夏相关的信息,“和咱们一个年级的,好像在隔壁班,后来转走了。”

    “林欣欣……”蔡琳嘟起嘴,露出困惑的表(情qing)。

    这一会一直没出声的蔡瑾瑜突然插话,“子寒你说的林欣欣,是上次打算绑架唐萱的哪个吗?”

    萧子寒点头,“嗯,是她,好像又被送出国了。”

    蔡琳一脸迷糊,“什么林欣欣,什么绑架,居然还有绑架这种事?”

    唐萱被绑架是一年前的事了,那一段时间的事,萧子寒都不怎么提起,所以蔡瑾瑜并没打算深入说明,只是对蔡琳解释道:“那个说来话长,我是想说这个林欣欣,你应该会有点印象,她当时因为嫉妒你,在本子上写满了骂你的话,被传开后转学的。”

    “唔……”蔡琳托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那时候嫉妒我的人太多了,我都记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蔡瑾瑜啧了一声,从后视镜里瞥了眼萧子寒,故意道:“那这话说回来,就又要绕到你子寒哥哥(身shen)上了,谁让他那么四处留(情qing)的。那个林欣欣,可以说是疯狂的追求着你子寒哥哥,哈哈。”

    萧子寒黑了脸,“我什么时候四处留(情qing)了……’

    “哈哈,都说了子寒哥哥是无意识的。”以朋友的(身shen)份,调侃曾经的恋(爱ai)对象,唐萱乐不可支,“不过那都是以前了,我很好奇,子寒哥哥现在还是那么招女孩子喜欢吗?”

    蔡瑾瑜余光向后扫了一眼,冷笑一声,“那可不,还是那么会四处留(情qing)呢。”

    萧子寒忍不住再次踢了驾驶座座位一脚,“喂!”

    “哦,我明白了。”蔡琳视线在林巧儿和萧子寒(身shen)上扫来扫去,笑得一脸会意。

    萧子寒忍无可忍:“……你够了啊。”

    话题落在林巧儿(身shen)上,奇怪的是,林巧儿居然没有像之前那样害羞,她沉默着,一直垂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蔡琳以为林巧儿在想别的事,也就没再多调侃,又回头和蔡瑾瑜斗嘴了。

    萧子寒松了口气,扭头看向车窗外。

    谁都没看见,林巧儿不自然的动作和脸上的震惊,四个人,谁都不知道,林巧儿和林欣欣,其实是表姐妹的关系。

    虽然关系算不上亲,但确确实实是亲戚。

    林巧儿家发家比较早,家里人送她出国也早,她和比较远的亲戚几乎都没什么来往,所以几乎没见过林欣欣这个表姐,但名字和经历,她是知道的。

    之前她在国外的时候,听家里人聚会的时候提过一点,说是那个表姐改命整容,还死缠烂打一个男人,结果人家根本看不上她什么的。

    后来,林欣欣爸爸的公司被查,为了避嫌林巧儿家与林欣欣家断了来往,就再也没听到林欣欣的消息了。

    没想到,林巧儿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被林欣欣死缠烂打的男人,居然就是萧子寒。

    所以是她们家族的女人都骨子里有会喜欢上萧子寒的基因,还是真是孽缘?

    林巧儿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感受。

    “好了,到了。”车子停在高中学校的门口,蔡瑾瑜问蔡琳,“你是就在这儿看看,还是进去看?”

    蔡琳扁扁嘴,“这个时间点,咱们进不去吧,你看那保安,肯定不会放咱们进去的。”

    蔡瑾瑜笑着扭头看萧子寒,“有你子寒哥哥在,你还用担心这种事(情qing)吗,他一句话,那保安就乖乖放你进去了。”

    “哇,子寒哥哥,你现在这么厉害吗,都能一手遮天了吗?”蔡琳吃惊的表(情qing)很是到位。

    “别听你哥胡说了,我带你进去转转吧。”萧子寒打开车门下了车,解释道:“萧家每年都给学校捐款,仅此而已。”

    蔡琳点点头,“我还以为早就不捐了呢,没想到一直都在捐啊。”

    萧子寒没回答,大步走过去向保安出示了(身shen)份证,保安打了个电话,果然毕恭毕敬的请萧子寒进去。

    蔡琳走到萧子寒(身shen)边的时候,还听到保安问萧子寒,需不需要人陪同之类盛(情qing)的话。

    “不用了,我就是四处看看,一会儿就走了,你忙你的吧。”萧子寒礼貌的拒绝了保安。

    蔡琳满脸都是笑,“真是没想到啊,这几年不见,子寒哥哥你完全变了一个人,给我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萧子寒:“是吗?”

    “对啊,感觉你比以前成熟多了,也稳重多了,还有的话……”蔡琳故意把声音拉的长长的,“还有就是你现在太严肃了,感觉凶巴巴的,没以前那么软萌了。”

    萧子寒:“……什么软萌……”

    “看!”蔡琳一把挽上萧子寒的胳膊,“以前你就不会说这种话!如果是以前的你,就会温柔的笑一笑,哼。快给我说,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怎么现在这么沧桑了。”

    蔡瑾瑜诧异的看了蔡琳一眼,在心底里吐槽女人的直觉果真很准,这一年来,萧子寒(性xing)格确实大变,整个人(身shen)上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萧子寒沉默,不语。

    蔡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向萧子寒的眼神变得心疼,“子寒哥哥,是因为萧叔叔的事(情qing)吗……”

    萧子寒依旧沉默。

    “好了好了,说这些事(情qing)干什么,你不是吵着要来怀旧吗,都来到地方了,你不好好怀旧一下?”蔡瑾瑜看气氛不对,立马解围。

    蔡琳咬着嘴唇低下头,很快又笑着抬起头来,拉着萧子寒一路小跑,“我记得咱们那时候经常去教学楼顶楼吹风,走,去那里看看。”

    “喂,你慢点跑,学生们看着呢。”萧子寒忍不住小声提醒蔡琳。

    本来就是四个成年人,进入高中的学校,学生纷纷投来好奇的异样的视线,这么一跑,立马吸引了更多的视线。

    蔡琳完全不把那些目光当回事,扯着萧子寒一路小跑到教学楼,蹬蹬蹬上楼,爬上了楼顶。

    紧紧跟在后面的蔡瑾瑜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也顾不上形象,朝蔡琳喊:“喂,你慢点啊。”

    “看,这锁还是一拍就开。”蔡琳娴熟的拍开顶楼楼门的锁,拉着萧子寒上了顶楼天台。

    “哇,这里还是没变。”蔡琳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嗯,还是母校的味道。”

    蔡瑾瑜刚爬上来,听蔡琳这么说,忍不住吐槽,“得,你母校还有味道了。什么味道,书的味道吗。”

    蔡琳白了蔡瑾瑜一眼,“切,你不懂。”

    蔡瑾瑜就地坐下来,背靠着顶楼的门,“行了吧你,小丫头片子一个,又要装文艺了。”

    “切,你才装文艺。”蔡琳顺着顶楼的边边角角找了一圈,最后在一块砖面前停了下来,激动道:“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我写的字还在。”

    萧子寒跟着走了过去,“你写了什么?”

    “你猜?”蔡琳两只手挡住那块砖,仰视着萧子寒。

    萧子寒摇摇头,“猜不出。”

    蔡琳撒(娇jiao),“猜一个嘛。”

    “额……”萧子寒想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说,“你未来要当大科学家?”

    “噗,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志向。”蔡瑾瑜也休息够了,起(身shen)拍拍(屁pi)股上的土,走过去站在萧子寒旁边,“她写的,大学毕业后要嫁给子寒哥哥。”

    蔡琳不高兴的瞪了蔡瑾瑜一眼,“喂,我问你了吗,你就多嘴!就你长嘴了是吧!”

    萧子寒不敢相信,“……真的?”

    “好吧,是这个。”蔡琳放下挡住砖的手,经过这么多年,砖上的字已经看起来有些掉皮了,但因为刻痕比较深,所以还是能看清。

    萧子寒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句话放在当年,也许是很甜蜜的展望,但现在看,却多少有些尴尬。

    好在蔡琳完全没那方面的意思,她见萧子寒沉默,立马以调侃的方式道:“子寒哥哥,你别害怕啊,这是那时候刻的,现在我想嫁的人,可不是你哦。”

    “啊……那就好。”萧子寒松了一口气。

    蔡琳看到一直站在萧子寒(身shen)后的林巧儿,一脸讨好的卖萌,“巧儿,这个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哦,这都是年少无知时候弄的。”

    林巧儿背在(身shen)后的手掐了掐手心,脸上堆砌出甜美的笑容,“我当然知道啊,没想到你这么可(爱ai)。”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