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28章 不能恨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唐萱醒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躺在了(床chuang)上,屋子里一片漆黑,月光从窗户里照(射she)进来,透着几分凉意。

    唐萱一动,(身shen)上某处就传来难耐的痛。她意识一点一点回笼,开始想起几个小时前在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事(情qing)。

    那样愤怒的萧子寒,那样残忍的对待。

    泪水顺着唐萱的眼角流下来,落进枕头里。她早就知道,事(情qing)一旦败露,萧子寒肯定会恨她,会嫌弃她。

    但她没想到的是,萧子寒会这么对她。

    那般的毫不怜惜,那般的发泄。

    所有曾经的美好时光,都在那样的对待下,消失殆尽了,一直把她捧在手心的萧子寒,也把她踩在脚下了。

    然而唐萱却没法去恨萧子寒,甚至不忍心去责怪他。

    她难过的是,她的(爱ai)(情qing)故事,终于以这样悲哀的方式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唐萱静静在黑暗中躺了很久,她想到自己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一心想的是怎么生活下去,怎么查清表姐死亡的真相。

    转眼五年过去了,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她了,她找到了表姐的坟墓,她认识了萧子寒,她亲手把仇家送进了监狱。她完成了心愿。

    接下来呢?

    她本来就没有家,现如今连寄托也没有了。那往后的(日ri)子,她一个人,该怎么过下去呢?

    前所未有的空虚和绝望笼罩了唐萱,甚至有那么一刻,唐萱觉得自己不需要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个世界不需要她,没有人需要她,她也没有可以需要的人。

    眼睛里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嗓子干的冒烟,渴的要命,可是唐萱却一点也不想动,像个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人,静静的躺着。

    手机铃声在客厅里突兀的响起,划破了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

    唐萱本来是打算忽略不去管的,但那铃声实在是固执,一遍又一遍的,响个不停。

    唐萱实在是被吵的没办法,只能挣扎着下了(床chuang)开灯,摇摇晃晃的走到客厅,找到一直在响的电话。

    电话是黄婷婷打来的,唐萱盯着黄婷婷的名字犹豫了一会,铃声又停了下来。

    唐萱看了眼来电显示,十几通未接电话,几十条短信。分别来自于黄婷婷和郑一帆,短信内容都是关于婚礼和萧家的事。

    唐萱没耐心看,全部点了删除。

    刚删除完,黄婷婷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唐萱本来还是不打算接,但手一滑,不小心把电话接通了。

    黄婷婷咋咋呼呼的声音,立马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萱萱,我看到新闻了,萧子寒爸爸在你们婚礼上被抓了,怎么回事,真的假的啊。”

    电话已经接通,唐萱也不好再挂掉,只能拿着电话窝进沙发里,轻轻嗯了一声,“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黄婷婷完全不可置信,“怎么会是真的呢,萧子寒家不是做正经生意的吗,还有你,你怎么突然结婚了,我都不知道你和萧子寒要结婚了?”

    很显然,黄婷婷是不知道唐萱和萧子寒结婚这件事的。其实,萧子寒准备的请帖,和唐萱有关系的那几个人,唐萱一张都没有发出去,不仅如此,也没有通知。

    她早预料到会出事,所以并不打算邀请任何人过来。

    唐萱叹了口气,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淡淡回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婷婷,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黄婷婷虽然对唐萱结婚没有请她耿耿于怀,但是眼下萧明远锒铛入狱,比没请她这件事严重多了,她也就顾不上自己的那点小(情qing)绪了。

    “萱萱,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萧子寒爸爸会不会有事,萧子寒还好吗,你还好吗?”

    唐萱指甲抠进(肉rou)里,她咬着嘴唇,把一直没有告诉黄婷婷的真相说了出来。“婷婷,我以前告诉你,我表姐意外去世,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你跟我说,你报考咱们大学,也是为了来她的城市。”黄婷婷叹气,“对你来说这么重要的事(情qing),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唐萱有些感动,她深吸一口气,哑着嗓子继续道:“我表姐,是萧明远害死的。”

    黄婷婷那边突然没了声音,足足过了将近两分钟,黄婷婷才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当时萧氏正在上升期,萧明远的手下为了拉拢达官贵人,骗了很多进城打工的刚成年的女生,给那些人玩弄,还威胁她们不许逃跑,我表姐是因为受不住,所以才跳楼自杀的。”唐萱语气很平静,平静的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但其实,她每次想到这件事,想到萧明远纵容手下用那些肮脏的手段((逼))死表姐,她就恨不得一刀劈在萧明远(身shen)上,让萧明远也尝尝痛苦的滋味。

    黄婷婷没想到事(情qing)居然是这样的,半晌,她才问了唐萱一句,“你……该不会是因为这样,才和萧子寒在一起的吧。”

    唐萱没吭声,默认了。

    黄婷婷又问:“那这次萧明远被抓,不会也和你有关系吧。”

    唐萱依旧不吭声。

    黄婷婷把电话挂了,唐萱听着手机里嘟嘟嘟的占线声,闭上了眼睛。黄婷婷的这个反应,唐萱早就想到了,任凭是谁,知道自己(身shen)边认识好几年的朋友,居然是个挖空心思算计、利用别人的人,那她都会害怕,都会不能接受的吧。

    唐萱重重叹了口气,按住手机侧面的关机键,关掉了手机。

    萧明远是个坏人,她也没多么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也都利用了萧子寒,欺骗了所有关心她的人。

    唐萱呆呆的在沙发上坐着,望着这间她和萧子寒一起住了小半年的屋子,就在前天,她还穿着萧子寒的衬衣,在厨房里为萧子寒做早餐。而今天,只剩下一地的玻璃碎片。

    唐萱知道,她和萧子寒的感(情qing),就如同那摔碎的水杯一样,再也回不去了。

    她亲手把萧明远送进监狱,在萧子寒(身shen)板做卧室,萧子寒对她,应该只有恨意了。

    唐萱只要一想到萧子寒看她的那种眼神,对她的那种态度,她就四肢发冷,难受的要命。她受不了萧子寒那样对她,萧子寒那样对她比让她死了还难受。

    或许,她该离开这里了。

    唐萱在沙发上枯坐到清晨,阳光代替月光洒进屋子,为屋子里铺上一层金黄。唐萱起(身shen),光着脚,一步一步的走过屋子的每个角落,抚摸过每件家具,像是要把这一切刻在脑子里似的,贪婪的看着。

    最后,她回到卧室,从柜子里翻出行李箱,装了几样自己大学时候买的衣物,一些零碎的物件,和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这屋子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萧子寒买的,这些东西,唐萱一件都没带,她唯一带上的,是萧子寒送她的一条项链。

    那项链并没有多么特别,是萧子寒和唐萱逛夜市的时候,唐萱叫萧子寒在夜市摊上买的,造型是一颗星星相伴着月亮,象征着(爱ai)(情qing)。

    项链是廉价的,比不上其他任何萧子寒送给唐萱的东西,价格便宜到萧子寒买的时候很不(情qing)愿。

    但唐萱却很宝贝这条项链,因为她看到前面的几对(情qing)侣都买了,那些人有说有笑的依偎在一起的样子,是她也想要的(爱ai)(情qing)状态。

    那是她觉得,自己和萧子寒最接近普通(情qing)侣时候的样子。

    唐萱把项链戴在脖子上,勉强牵起嘴角,对着镜子笑了笑。接着,她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公寓。

    乘坐电梯下楼,敲开房东阿姨的门,唐萱告诉房东阿姨自己不能再住下去了,由于特殊原因东西也没法立刻搬走,她告诉房东阿姨,如果萧子寒过来,就让萧子寒把那些东西拿走。如果没来,就通知萧子寒一声。

    阿姨本来是不(情qing)愿的,但听唐萱说不要求退剩下几个月的房租,便一口答应下来,甚至还问唐萱,需不需要带话给萧子寒。

    唐萱愣了愣,摇头说不用了。

    她实在是,没什么话可以跟萧子寒说了。

    唐萱与阿姨告别,出门后打车,前往最近的火车站,她大脑里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能去哪儿。

    既然不知道要去哪儿,那就走到哪儿算哪儿吧。

    唐萱打车到火车站,随便买了个最近城市的坐票,行程五个小时。

    这个时节,这个时间,坐火车的人并不多。

    车厢里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铁轨与铁轨撞击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唐萱靠在椅背上,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泪水又再一次涌上了眼眶。

    ……

    a市。

    萧明远与萧宇双双被抓,萧氏集团大楼也进驻了许多公检法的办公人员,开始彻查。

    萧子寒作为萧明远的儿子,萧氏集团的继承人,接手萧氏,配合调查,配合警方的问话。

    就连警方,都对萧子寒的不知(情qing)感到惊讶,起初他们怀疑,萧子寒的不知(情qing),完全是装出来的,就算是没有参与萧明远那些害人的勾当,但起码应该是知道一些的,就像萧宇一样。

    但事实就是,萧子寒确实不知道。

    不知(情qing)、没参与,所以即便萧明远罪恶滔天,萧子寒也是无罪的。

    萧子寒的高度配合,也为他赢得了不少尊重。但只有这样,是远远不够的。

    一夜之间,萧氏集团的股票跌停,原本和萧氏集团来往的大客户,也纷纷撤单,生怕惹上麻烦。萧明远的那些朋友们,连面都不露,能躲多远躲多远。

    自己家公司闹出这么大的乱子,别人避嫌甚至落井下石,萧子寒都能理解,他不追究,也不苛责,解雇了一批无心再留下的员工,大刀阔斧的把几个主要的项目砍了。

    萧氏陷入了危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