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25章 我爱你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按照一般的风俗习惯,结婚前一天晚上,女方是要在娘家过夜的,第二天清早,男方去女方家里接新娘子。

    但唐萱没有家人,所以这个仪式就简化了许多,唐萱直接就住在举办婚礼的宴会厅楼上,特别方便。

    萧明远本来就对唐萱这个儿媳妇可要可不要,一点都不(热re)(情qing),所以很多本来应该讲究的东西,他自己不提不说,还拦着赵穗之不让管。

    反正意思就是,少费点心思,让这样一个他各方面都不满意的儿媳妇进门,根本没必要大费周章。

    好在萧子寒比较积极,虽然少了很多仪式,但婚礼现场布置的相当漂亮,舞台是他亲自设计的,招待宾客的酒席也是最高级的。

    临近十点,萧子寒还在和司仪沟通第二天的流程。

    唐萱一个人坐在酒店的房间里,(身shen)上穿着好看的旗袍,灯也没开,寂寞的看着窗外。

    窗外,万家灯火。

    可惜,没有一盏灯火可以容得下她。

    唐萱一个人坐着发呆,坐了很久,直到放在(床chuang)上的手机响起,她才回过神。

    “小萱,睡了吗?”手机里,传来萧子寒的声音。

    唐萱捏着手机回到窗台旁边,笑着回答:“还没有,你呢,忙完了吗?”

    “嗯,现在在回去的路上。”

    “注意安全。”唐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的鸣笛声,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萧子寒嗯了一声,问唐萱:“黄婷婷是真的没法赶来吗,这个时候本来是应该有人陪你的,现在这样,我感觉你一个人孤零零的。”

    唐萱不在意的笑笑,解释道:“婷婷也想来,但是家里出了事,来不了,其他几个人也是。”

    “但是这是你结婚啊,这么大的事……”

    “没关系的。”唐萱不想在这个时候让萧子寒为自己担心,便佯装没事的笑笑,“我心里想着你,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孤零零呢。”

    萧子寒也跟着笑,“真的吗?”

    “当然了,我现在都有点担心,万一我兴奋的睡不着觉,那明天可怎么办。”

    “今晚不睡觉,那明天就只能做个黑眼圈的新娘喽。”萧子寒调侃唐萱。

    唐萱(娇jiao)嗔着埋怨,“哼,那我不跟你说了,我去睡觉了。免得某些人明天嫌弃我。”

    萧子寒笑个不停,“刚刚不知道是谁说自己兴奋的睡不着觉呢,怎么,又能睡得着了?”

    唐萱不服气道:“当然,某些人可不要自作多(情qing)喽。”

    “哈哈。”萧子寒倒车入库,熄火,长长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有点兴奋。”

    唐萱不说话了。

    萧子寒自顾自道:“今天晚上我再一次查看现场的时候,感觉脚底下有云飘着似的,特别的梦幻。”

    唐萱咬唇,“是不是感觉,特别的不真实。”

    “对。”萧子寒满脸都是难以抑制的幸福,“我今天还想起来咱们刚遇见的那时候,你借伞给我,我和你讨论小说。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切就像是昨天才发生一样。”

    唐萱接上萧子寒的话,道:“是啊,那个时候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居然会这么快结婚。”

    “谁又能想到呢。”

    两人都感慨了一会,萧子寒想着两个人走过来的这些(日ri)子,经历过的温馨的一幕幕,(情qing)不自(禁jin)的向唐萱承诺,“唐萱,我萧子寒发誓,我这一辈子,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唐萱没想到萧子寒突然会这么认真,愣了片刻后眼泪瞬间涌上眼眶。

    “我会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我会和你一起构建我们的家,我会用尽最大的努力,守护我们的家。”萧子寒说着,自己喉咙也哑了。

    他在心底暗暗发誓,这一辈子,绝对不会重蹈父亲的覆辙,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唐萱的事,绝对不会让唐萱伤心难过。

    绝对不会。

    唐萱的泪水顺着脸颊水流一样的直往下掉,但是她没有出声,她静静的听着萧子寒说完,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她不相信承诺,她相信萧子寒。

    直到这一刻,唐萱才没有怨恨命运,如果不是这些(阴yin)差阳错,如果不是这翻云覆雨的命运,她和萧子寒,又怎么会相(爱ai)呢。

    即便明天这份(爱ai)就会终结,她也满足了。

    她唐萱的一生之中,有这样一个(爱ai)她到骨子里的男人,她值得了。

    “萧子寒,我(爱ai)你。”

    头一回,唐萱认认真真的,没有任何杂念的,遵从本心的,对萧子寒说出了这三个字。

    “我也(爱ai)你。”

    萧子寒的(情qing)绪,也有些激动。他甚至恨不得不管那些所谓的风俗习惯,此刻就冲到唐萱面前,将唐萱紧紧拥入怀中。

    深(情qing)告白之后,是短暂的沉默。

    唐萱生怕自己再这样激动下去,会做出什么傻事,所以急急忙忙对着萧子寒说了句晚安,就挂了电话。

    萧子寒不知道唐萱的那些心事,但他也清楚现在不是个再回拨的好时机,也就没有再打过去了。

    等这一夜过去,明天,他就要开始他人生的新篇章了。

    萧子寒坐在车里深呼吸几口,微微平复了激动的(情qing)绪,接着才开车门下了车。

    按照风俗,他今天晚上必须住在萧宅。

    萧子寒刚下车,手机就又响了,他以为是唐萱打来的,紧张的看也没看就立马接通了。

    “萧少。”

    所以当一声闷闷的萧少四平八稳的响在他(身shen)边的时候,萧子寒是有些失望的。

    “萧少。”对面又喊了一声。

    萧子寒靠在车门上,嗯了一声,“说吧。”

    “您要的资料,我全部都查清楚了,现在就给您吗?”

    “额……”萧子寒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查完,他想了想道:“我现在在主宅这边,你要不……”

    “我也在这里,我现在就把东西给您。”

    “那好吧。”

    萧子寒通着电话,从车库走过去,走到主宅正门口,看到了那个人。

    每个想要长久发展的家族,都必定会认识一些暗中养着的人,付高价来为他们调查各种需要的资料和纠葛。

    “萧少,您要的东西。”那人长相平平,穿着也极为朴素不打眼,看起来就和大街上那些行人没有任何区别,是放在人群中会被淹没的类型。

    但萧子寒知道,这个人的能力,是非常强的。

    “辛苦你了。”尽管早就付了钱,萧子寒还是态度十分客气,接过那个沉甸甸的文件袋,他转(身shen)准备离开。

    不料,却被叫住了。

    “萧少。”

    萧子寒扭头,“还有什么事?”

    那人隐在暗处的脸犹豫了片刻,才道:“里面的东西(挺ting)重要的,萧少你要是不忙的话,今晚就看看吧。”

    “哦,好。”

    “再见。”

    “……”萧子寒在心底里说了一句怪人,件袋,(挺ting)重要的?会是什么东西?

    就在萧子寒犹豫着要不要打开的时候,萧家的保姆一路小碎步跑到了萧子寒面前。

    “少爷,您怎么不进屋啊。”

    萧子寒收回准备拆文件袋的手,笑着回,“这就准备进去,走吧。”

    “哎。”保姆脸上满是笑容,一边走一边说:“夫人都等了你一晚上了,刚看监控上你在门口,立马让我过来叫你了。”

    听到母亲,萧子寒眼角爬上笑意,“母亲吃饭了吗?”

    保姆回答:“吃了,和老爷一起吃的。”

    萧子寒的脚步顿了顿,“我爸也在?”说完后才发现是自己废话,明天他要结婚,今晚必定会回萧家住,父亲就算是为了做样子,也肯定会回来住的。

    但是他还没做好和父母面对面的准备,于是他借口要把文件袋放回车里,又去了一趟车库,放下文件袋后,才磨磨蹭蹭的进屋。

    进了屋,萧子寒看到父亲母亲都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看起来跟以前一样好。

    在确定萧宇就是父亲私生子后,萧子寒就尽量不回萧家,尽量避免和父母独处。他逃避的原因,就是因为不想看到这种画面。

    可是现在,是没法再逃了。

    “爸,妈。”萧子寒迎着头皮走上去,勉强的扯起嘴角笑了笑,兀自站着。

    “小寒,快过来坐。”赵穗之高兴的起(身shen),拉着萧子寒一并坐在沙发上,“刚才我还和你爸说你呢,你这小子,现在真的是长大了。”

    萧子寒难堪的低下头,“还行吧。”

    赵穗之疑惑,“怎么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萧子寒摇摇头,“没有,还好。”

    赵穗之与萧明远对视了一样,不放心的追问,“真的没事吗?小寒……”

    “行了,让我跟他聊聊吧。”萧明远撑着膝盖站起来,径直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你跟我来。”

    赵穗之笑着拍拍萧子寒的背,“去吧,明天就要结婚了,今晚和你爸爸好好聊聊吧,以后你也就是一家之主了。”

    萧子寒咬唇,“嗯。”

    “看你最近都瘦了。”赵穗之心疼的叹了口气,“我叫厨房给你炖个汤,你等会睡前喝了。”

    “妈,不用那么麻烦的。”

    “不麻烦,反正我也没事干。”赵穗之推了推萧子寒,“去吧,和你爸爸好好聊聊。”

    萧子寒知道拗不过母亲,也就由着她去了。他心事重重的上楼,走进萧明远的书房。

    萧明远正坐在他那偌大的书桌前,带着眼镜看一本哲学书,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的命令,“把门关上。”

    萧子寒乖乖拉上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有(挺ting)多话想跟我说的吗。”萧明远翻了一页书,对萧子寒道。

    萧子寒咬牙看着萧明远,“爸……你怎么知道,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你说呢?”萧明远终于抬头,直勾勾看向萧子寒,“你最近这么多动作,我想不知道都难。”

    萧子寒终于再也忍不住,朝前走了几步,抖着嘴唇((逼))视萧明远,“爸……你知道我知道了,你就是这个态度吗?”

    “嘭——”萧明远把手中的书往桌上一丢,“你这几天不是都忍的(挺ting)好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忍不住了?”

    “那是因为……”

    萧明远沉下脸,“因为什么?因为顾忌我的脸面?还是顾忌你自己的脸面?”

    萧子寒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父亲还是这样的态度,他忍不住红了眼眶,下巴高高仰起,“那是因为,我不想让妈妈伤心。”

    这个回答,令萧明远愣了愣。

    他软了软语气,道:“不管你因为什么,你这次表现很不错,我很满意。”

    “是吗?”萧子寒讥讽的笑了笑,“那爸爸你有多满意呢,比对萧宇还要满意吗?”

    萧明远宠溺又无奈的笑了,“小寒,你根本没必要和他比,你是萧家的继承人,他不是。”

    到了这个时候,萧明远的话萧子寒已经不信了,“呵,是吗,为什么他不是呢?”

    “因为,他就要去坐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