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11章 试婚纱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你爸同意了?”唐萱不可置信。

    萧子寒点点头,“我感觉是,我刚才跟他说咱们的事,虽然他还是那副不冷不(热re)的样子,但也没说反对的话。再说,他现在也不能不同意了吧,我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话说出去了,总不能让我言而无信丢脸吧。”

    唐萱还是半信半疑,可萧子寒说的也有道理,作为一个企业未来的接班人,出尔反尔必然是一个污点。

    如果萧明远真心实意的为萧子寒考虑,那就肯定会想到这一点。

    “好啦,你就别担心了,我爸今晚回家吃饭,我让我妈在他面前再说点好话,这事儿铁定就成了。”

    “嗯,那就好。”唐萱垂下头,心里却还是充满了怀疑。

    晚上,萧明远回到家中。

    赵穗之体贴的帮萧明远脱下外(套tao),柔声道:“饭已经做好了,你现在吃还是等会吃?”

    “现在吃吧,等会凉了你又要费工夫了。”萧明远挽起白衬衣的袖口,与赵穗之一起走向餐桌。

    果然如萧子寒所说,餐桌上摆满了菜。

    “这都是你做的?”萧明远想到下午在办公室里,萧子寒说的那句话,不由得问了一句。

    赵穗之点点头,“对啊,反正我一个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干,就找到事(情qing)做了,我还炖了你喜欢喝的鲫鱼汤,我盛一碗你尝尝?”

    鲫鱼汤,是当年赵穗之怀萧子寒的时候,最喜欢喝的汤,那个时候,萧明远外面还没有人,两人感(情qing)还很甜蜜,萧明远一个不喜欢下厨的人,也经常会帮赵穗之做。

    一转眼萧子寒已经长大了,萧明远也再没有为赵穗之做过鲫鱼汤了。

    甚至,来家里吃饭的次数都不多了。

    毕竟是(爱ai)过的女人,这样不动声色的追忆往事,萧明远心底也有点触动。

    他接过汤碗,一口一口的喝完了。

    “好喝吗?”赵穗之问。

    萧明远点点头,“嗯,很不错。”

    “那就好,来,吃菜。”赵穗之并不提别的话题,主动为萧明远夹菜,脸上的笑容很真实。

    萧明远也为赵穗之回夹了菜,两人一顿饭吃的很是温馨。

    吃完后,保姆收拾完去洗碗,萧明远与赵穗之坐在沙发上,捧着茶闲聊。

    萧明远把萧子寒在公司里宣布唐萱是未婚妻的事(情qing),跟赵穗之说了。

    赵穗之其实在萧明远回家之前,就跟萧子寒通了电话,但听萧明远说,她还是故意表现出惊讶的,好像自己并不知(情qing)的样子。

    “这孩子,也太鲁莽了,这要是以后和唐萱分手,那不就让人看了笑话了嘛。”赵穗之摇摇头,叹气道。

    萧明远诧异的看了赵穗之一眼,道:“我还以为你要替他说话呢,你不是(挺ting)支持他和那个唐萱的嘛,怎么今天变态度了。”

    赵穗之抿了一口茶,温柔道:“我不是支持他们,我只是希望小寒能开心,他从小到大都被咱们保护着,什么不好的事儿都没经历过,现在能找到一个彼此喜欢的人,也(挺ting)好的。”

    “是吗?可是那个唐萱,我不太喜欢。”萧明远皱着眉头道。

    赵穗之笑,“是小寒和人家过一辈子,又不是你和人家过一辈子,小寒喜欢才对。”

    说到一辈子三个字,赵穗之神色恹恹,“而且,也不一定能过一辈子,能喜欢多久就喜欢多久吧。”

    这语气,是和她自己的经历联系起来了。

    年轻的时候都说会(爱ai)一辈子,都说要白头到老,但一辈子这么长,谁知道哪天人心就变卦了呢。

    萧明远当然听得出赵穗之的弦外之音,他轻咳一声,不悦道:“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好好说话。”

    赵穗之垂下眼睛,心里拔凉拔凉的,萧明远对她,是越来越没耐心了。也是,她现在人老珠黄,就算保养的再好,也比不过外面那些二十岁的小姑娘,唯一能比得过的,就是她的稳重和教养了。

    萧明远看赵穗之难受,知道自己语气重了,便又软了声音,问:“现在小寒已经把话放出去了,再硬生生拆散她不仅会让小寒恨我,还会让他形象受损,这么一来,我是不是就必须得接受这个我不喜欢的女孩子,来当我的儿媳妇了?”

    赵穗之听萧明远又讨论起萧子寒的人生大事,立马把自己的那点心事搁置一边,为儿子筹谋起来。

    “这件事你不要太较真了,小寒这些年都对你又(爱ai)又敬,你没必要为了唐萱和他把关系弄僵。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个唐萱,(挺ting)适合咱们小寒的。”

    萧明远挑眉,“怎么说?”

    赵穗之徐徐道:“你想啊,咱们小寒心地那么善良,这要是遇到别家的大小姐,不就被吃的死死的了嘛,指不定会怎么利用小寒。那个唐萱她再怎么厉害,她也是个孤儿,她就算有什么坏心眼,又能做什么呢?”

    萧明远抿唇,不语。

    这一点,其实他一直都有考虑到,这也是他一直放任萧子寒与唐萱在一起的原因。

    没有任何背景的孤儿,是完全可以拿捏的。

    赵穗之看萧明远动摇了,从另一个方面劝道:“而且,你别看小寒现在闹得这么凶,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就对唐萱没兴趣了呢,到时候他想怎么样,还不是照样怎么样?”

    这话说的对萧明远胃口,他赞同的嗯了一声。

    确实,如果是别的家族的女儿嫁进来,虽然可能会对萧氏有帮助,但也是一种威胁。

    “好了,那这件事就先这样吧,你提醒他一声,虽然我同意了,但是他要是敢再胡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萧明远说着,站了起来。

    赵穗之应了声,听萧明远叫保姆去拿外(套tao),她有些失望的开口,“你……你还要出去啊。”

    萧明远穿上外(套tao),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嗯,还有些事要处理。”

    赵穗之伸手拉住萧明远的手臂,带着哀求的语气,“都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明天再处理吧,或者……你在书房处理吧。”

    萧明远不言语,静静的与赵穗之对视。

    良久,赵穗之终于放开手,低下了头,“那好吧,你去忙吧。”

    “嗯,你早点睡,别胡思乱想。”萧明远丝毫没有留恋,敷衍的叮嘱了一句后,离开了萧宅。

    赵穗之望着丈夫离去的背影,绝望涌上眼睛。

    她剩下的人生,难道就要这样寂寞的过下去吗。

    ……

    萧明远同意萧子寒和唐萱的事后,萧子寒的心定了下来。他开始认真筹备和唐萱的婚礼。

    而唐萱也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日ri)子,用最大(热re)(情qing)将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度过。

    (阴yin)差阳错的,倒是让两人都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无比幸福。

    萧子寒挑了节假(日ri),带着唐萱去巴厘岛拍了婚纱照,拍完婚纱照,又去巴黎定了戒指。

    由于萧子寒等不了太多时间,要得急,又是大师亲手制作,所以价格昂贵的离谱,比新闻上那些明星动辄多少万都要贵,简直可以用价值不菲来形容。

    戒指里面刻上唐萱与萧子寒名字的缩写,象征两人忠贞不渝的(爱ai)(情qing)。

    幸福的(日ri)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婚期附近。

    唐萱原来最好的朋友,黄婷婷与班长一起去了别的城市,她(身shen)边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也没什么恭喜她。

    倒是有个郑一帆,还是个萧子寒不让联系的。

    于是很多本来可以女生们一起欢呼的事(情qing),唐萱一个人,倒是有些落寞了。

    她有些时候,甚至会想念黄婷婷在的时候。

    不过蔡瑾瑜又找了个女朋友,他喜欢搅合进来,所以总是带着他女朋友出现,看起来一副已经放下过去的样子,倒是(热re)闹了许多。

    这天,唐萱一行四人前往婚纱店试婚纱。

    婚纱都是从巴黎空运过来的,萧子寒花了不少门路,专门为唐萱挑的。

    唐萱是不愿意让萧子寒这么麻烦的,但萧子寒自己做这些事做的可开心了,一点都不认为麻烦,倒还(挺ting)高兴的,唐萱也只能由着他去了。

    “这种感觉,是不太一样啊。”蔡瑾瑜手握一杯香槟,与萧子寒并排坐在婚纱店的沙发上,感慨了一句。

    萧子寒心(情qing)雀跃,连挖苦蔡瑾瑜的话都变得好听了许多,“你要是羡慕,也抓紧结婚呗。”

    蔡瑾瑜哈了一声,“结婚?我和谁结?”

    萧子寒美滋滋道:“和喜欢的人结呗。”

    “那我还是别结了,这辈子是找不到喜欢的人了。”蔡瑾瑜仰头一口喝光香槟,扭头看向萧子寒,“不是都说结婚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最苦((逼))的事嘛,怎么我感觉你这么开心呢,跟被打了兴奋剂似的。”

    萧子寒断然道:“说这种话的人,一定不(爱ai)他要娶的那个人。”

    蔡瑾瑜翻了个白眼,“是是是,又来了,谁不知道你喜欢唐萱啊,心心相印,臭显摆什么呢。”

    萧子寒心(情qing)好,也不与蔡瑾瑜计较,只心潮澎湃的,等唐萱出场。

    足足又过了七八分钟,萧子寒与蔡瑾瑜眼前的帘子才被掀开,唐萱拖着长长的婚纱,走了出来。

    萧子寒的眼神,一下就直了。

    就连本来打算挑刺的蔡瑾瑜,也看得呆了。

    只见唐萱原来漆黑的长发高高挽起,盘成法式浪漫的花瓣形状,贴(身shen)剪裁的布料将唐萱的(身shen)形勾勒成一个完美的s形,下半(身shen)设计成鱼尾的裙摆上,一颗颗闪烁着夺目光彩的钻石点缀在其中,完美的如同一件工艺品。

    萧子寒(情qing)不自(禁jin)的站起来,朝唐萱走了过去。

    唐萱虽然也很喜欢这款婚纱,但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问萧子寒,“你觉得,怎么样?”

    萧子寒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形容美的词语,但用在唐萱的(身shen)上,此时此刻,她觉得哪个都不足以形容唐萱的美。

    萧子寒摒弃了那些词语,俯(身shen)贴在唐萱的耳廓,轻声道:“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娶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