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102章 分开吧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萧子寒的视线从唐萱的脸上向下滑去,落在唐萱的手上。唐萱的手,由于过分紧张,还保持着握着那盒子的动作。

    “我……我不小心……”唐萱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是真的没想到,萧子寒居然会把这种东西随(身shen)带着。

    而且最令唐萱难堪的是,她前面还担心萧子寒会向她求婚而不敢提呢,这后脚就自然把这个话题挑起来了。

    还是以这种根本没有退路的方式。

    萧子寒也有些错愕,他同样没想到会被唐萱发现,之所以随(身shen)携带,一方面是因为他(爱ai)不释手,另一方面是他担心出现合适机会的时候,戒指不在(身shen)边。

    “额……快到家了吧。”唐萱慌张的松开,下意识的把外(套tao)朝萧子寒那边推了推,像是推烫手山芋似的。

    萧子寒反应过来,他伸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盒子。

    深红色的丝绒小盒,在车内昏暗的光线下,看起来高贵典雅,令看到它的人(情qing)不自(禁jin)的期待,期待打开后的那一刻。

    “我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萧子寒淡淡一笑,“但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唐萱感觉自己仿佛连呼吸都失去了,只剩下一副躯壳,呆呆的望着萧子寒。

    “原本我的计划,是找一个浪漫的时间,浪漫的地点,在美好的氛围下,向你求婚的,但现在我突然觉得,这一刻,也很适合求婚。”萧子寒自顾自的说完,转头看向唐萱,眼底的深(情qing)几乎要化为实物流出,“小萱,你愿意……”

    唐萱不知道那一刻她到底在想什么,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压在萧子寒的手指上,阻止了萧子寒打开戒指盒的动作。

    “小萱?”萧子寒不可置信的望着唐萱。

    唐萱飞快的抽回手,“我……我……不……”被萧子寒那样看着,她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她方才的那个动作,已经比说什么都要过分了,已经不能补救了。

    良久,萧子寒才吐出三个字。

    “为什么?”

    唐萱不敢去看萧子寒眼底的不解和受伤,她垂下眼睛,死死咬住了嘴唇。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子寒又问。

    唐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生生的从(胸xiong)腔中掏出,揉进榨汁机里,开始肆意的搅拌。

    “小萱,你这是什么意思?”萧子寒又问了一遍。

    唐萱紧紧闭上眼睛,痛苦的蹦出三个字。

    “对不起。”

    萧子寒握着戒指盒的手,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直直落在腿上,手中的戒指盒,也滚落到一旁。

    唐萱仿佛能听见,萧子寒悲伤的心声。

    她知道自己可以巧言令色,可以编出一(套tao)完美的说辞,继续欺骗萧子寒,更精准的说,继续稳住萧子寒,以便于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是,那些虚伪的话,那些精心修饰的话语,就像是被她的嘴巴排斥拒绝似的,她脑子里闪过很多说辞,但是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沉默像一把刀,狠狠插在萧子寒的心口,也插在两人之间,划开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在这极其压抑的沉默之中,轿车停了下来,停在小区门口。

    确实,到家了。

    萧子寒定定坐着没有动,唐萱也坐着,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萧子寒终于再次开口了。

    “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唐萱悬着的那颗心,落了回去。虽然砸的生疼,但是她像是等到了一个裁决,终于没那么恐惧了。

    “……好。”

    唐萱鼻头发酸,萧子寒的外(套tao)还有一半披在她(身shen)上,香味还清晰的钻进她鼻中,但她和萧子寒,却像是隔了十万重大山那般遥远。

    “我走了。”唐萱强忍着没有哭,掀开(身shen)上的衣服,轻轻放在一边,开车门下车。

    关上车门,她垂着头,一步一步的往小区里面走。

    (身shen)后萧子寒的车,也在她进入小区的那一刻,掉头驶离。

    唐萱像是个木偶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上了楼,拿钥匙开了门,换了拖鞋,坐在沙发上。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萧子寒去宴会前切开的半个西瓜,只有中心瓜瓤的地方被吃了好几口,勺子还插在里面。

    唐萱盯着那西瓜看了会儿,想到去宴会前萧子寒的笑容和话语,突然就再也忍不住,抱头哭出了声。

    她向来是个能忍的人,这样的哭,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过了。

    唐萱也弄不明白自己在哭什么,是哭自己失去了一个(爱ai)自己的人,还是哭自己没出息,不能理智的完全任务。

    或者,是在哭自己伤害了萧子寒。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脱水,一双眼睛红通通的,眼睛里都流不出眼泪才趴在沙发上停了下来。

    “对不起……”

    “对不起。”

    唐萱趴在沙发上,头埋进沙发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说的次数多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不起的,是萧子寒,还是自己那没能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要失去的(爱ai)(情qing)。

    唐萱一夜没睡,睁着眼睛趴到太阳升起,刺眼的阳光直直(射she)进屋子里。

    闹钟按时响起,打破屋子的寂静。

    唐萱木着脸关掉手机,看了眼时间,早上八点,她把手机随手扔在茶几上,抱着双腿,缩进沙发里。

    按照以往,这个时间点,她已经起来去洗脸刷牙,接着做点简单的早餐,叫萧子寒起(床chuang),然后出发去上班。

    可昨晚萧子寒已经说出了要分开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这个秘书,还能不能当下去了。

    如果萧子寒和她分手,那她再以秘书的(身shen)份呆在萧子寒(身shen)边,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萧子寒应该不会绝(情qing)到把她开除,但也不可能留着她,或许,会让她回到原来的编辑部去。

    唐萱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一夜没睡的她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浆糊,整个人都不大清醒。

    她甚至迷迷糊糊的想,现在事(情qing)弄成这样,刘警官和可可,会不会对她很失望,会不会把她踢出去。

    唐萱很少会发脾气,她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憋在心里。可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一颗心的容纳量也是有限的,当心里装了太多东西,超过负荷,人就垮了。

    当然,濒临崩溃边缘的人,自己是很少有自救意识的。

    甚至还有可能会负气的想,垮了就解脱了,算了,不用挣扎了。

    在这样心理状态下,唐萱晕倒了。

    她倒在沙发里,失去了意识。

    萧子寒一夜无眠,他命令司机载他到新买的房子,在阳台上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坐了整整一夜。

    他没哭,只是抽了一整盒烟。

    烟还是装修的工人留下的,萧子寒不抽烟,也从来没有因为难过生气抽烟,这是他第一次。

    工人们的烟不是什么好烟,又涩又苦,很难抽。

    但萧子寒丝毫没有嫌弃,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着,根本分不清,到底是烟苦,还是他心里苦。

    他一想到唐萱那个逃避又拒绝的眼神,他心里就痛的快要喘不过气。

    那不是装出来的,那是真实的。

    萧子寒想不明白,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唐萱会这样,他当时就问了,但唐萱没有回答。

    不知是不会回答,还是不愿回答。

    不管是哪一种,萧子寒都一样难受。

    他是真的喜欢唐萱,喜欢唐萱的温柔,喜欢唐萱的懂事,喜欢唐萱的体贴,还喜欢唐萱的独立。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这么喜欢,喜欢到想给她一个家,想替她遮挡所有的风雨,想把她捧在手心里。

    可是,他喜欢的人呢却露出了那样的神(情qing),来伤害他。

    所以他一气之下,说了分开一段时间的话。

    他想冷静冷静。

    萧子寒望着破晓的天边,想着唐萱昨晚一个人走进小区时,孤独的(身shen)影,心里又痛起来。

    那样的唐萱,令他心疼极了。

    萧子寒一直坐到小腿发麻,刚准备站起来去喝口水,扔在一旁和烟头并排躺着的手机突然响了。

    萧子寒扫了眼来电显示,是萧宇打来的。

    萧宇来电,十有**是父亲的授意,萧子寒叹了口气,接了起来。

    “小寒,你今天怎么没来公司?”

    “我……睡过头了。”萧子寒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疲惫,“怎么了?”

    萧宇道:“哦,没事,你那个助理也没来,今天开晨会你们双双缺席,也没个音信,萧总叫我打电话过来问你一声怎么回事。”

    萧子寒心一沉,唐萱也没去?

    “那个……我等会就过去,没什么事儿。”

    “那就好,挂了。”

    “嗯。”

    听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萧子寒紧紧皱起了眉头。唐萱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守时最认真的一个人,怎么也没去公司?

    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

    萧子寒突然,有点后悔当时说了那么重的话,他自我安慰的想,其实当时的(情qing)况确实比较突然,唐萱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也是(情qing)有可原,他说分开一段时间,估计吓到唐萱了。

    唐萱那(性xing)格较真,该不会是因为听他那么说,就打算离职了吧?

    这个认知,令萧子寒紧张起来。

    他颓废了一整夜,焦虑哀叹了一整夜,天一亮,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是不能失去唐萱的。

    再说,唐萱都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如果不愿意嫁给他,又怎么可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但要是唐萱真的以为他是要分手,而绝望之下离开这座城市,那他们两个才是真的要到此为止了。

    萧子寒越想越离谱,他好像看到唐萱已经打包行李准备离开似的,眼睛都急的着了火。

    根本来不及多想,萧子寒便拨通了唐萱的电话。

    不管怎么说,先稳住唐萱再说,他要和唐萱解释一下,他说的分开一段时间不是分手,而是彼此冷静冷静。

    另外,他这通电话也不是求和,而是要提醒唐萱,就算是两人有什么矛盾,公司是必须得去的,工作还是得认真做的。

    为了显得更冷酷一点,萧子寒咳嗽几声,调整着声线,打算电话一接通,就冷冷开口。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拨打的电话,根本没有人接。

    手机铃声响了十几声后,自动挂断了。

    萧子寒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