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98章 查底细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半个小时的谈话,令唐萱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完全变成了严肃认真,直到刘警官离开,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身shen)上的担子,是多么重。

    也确实如同可可之前说的,做这件事,她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因为一旦出错,一旦退缩,不光是她,这里面所有人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你还好吧。”可可送走刘警官,进来又坐回唐萱对面。

    唐萱点点头,“嗯。”

    “其实你不用太紧张,刘警官他是专业的,该怎么查怎么做他会安排的,到时候你只要按照他说的做就可以了。本质上来说,这比你以前轻松多了。”

    “嗯。”

    可可看唐萱依旧是一脸沉重,狐疑开口:“你,该不会是在担心那个萧子寒吧?”

    “不是。”唐萱低下头,掩饰掉多余的(情qing)绪,转移话题道:“那个,我让你帮我查萧宇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

    可可捧起(奶nai)茶喝了大大一口,并没有回答,而是先问唐萱:“他怎么了,你为什么想要查他。”

    唐萱把萧宇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敌意如实说了,可可琢磨了几秒,才娓娓道来。

    “这个萧宇,据说是萧明远的侄子,这几年一直都跟在萧明远(身shen)边做事,萧明远对他很是器重,之前还有人传,说萧明远疼这个侄子比亲儿子还疼。至于……他为什么要对你表现出敌意,这一点我不能确定,但我打听到一个八卦,说是萧宇有个关系很好的女(性xing)朋友,对萧子寒有意思,被萧子寒拒绝了。”

    唐萱精准的抓住了重点,“你的意思是,萧宇之所以那么讨厌我,是因为我抢了萧子寒,他在为他朋友打抱不平?”

    可可耸耸肩,“谁知道呢,我对他不是很熟悉,但听圈子里的人说,这人鬼精鬼精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唐萱又想了会,继续问可可:“那你说的,萧明远疼他,比疼萧子寒还多,是真的吗?”

    “不知道。这种事(情qing),也只有萧明远自己心里清楚吧。不过我个人看法,这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萧子寒都是他亲儿子,那萧宇再得他心,也只是个外人而已。”

    “那……你能帮我继续查一查,萧宇那个喜欢萧子寒的女(性xing)朋友的底细吗,我想多了解一点。”

    可可眉毛一挑,“你吃醋了?”

    唐萱连忙摇头,“不,不是,我只是想做到知己知彼,我现在作为萧子寒的秘书,之后和他打交道的地方还有的是,总不能一直被牵着鼻子走吧。”

    “行,这包在我(身shen)上。”可可感慨了一句,“女人的事好打听,这个萧宇藏得太深了,就连我都挖不出多少他的底细出来。”

    唐萱听了了然一笑,颇具讽刺意味道:“萧明远不一样藏得很深吗,他们还真是有默契。”

    “就是啊,你说他们该不会是……”

    “嗯?”

    “算了算了,太重口了我就不说了。”可可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含糊道:“没事了我就要回去补觉了,今晚要去老邓那里,我得养足了精神再去。”

    唐萱很少从可可嘴里听到老邓这个名字,此刻听可可这么随意的说出来,也不免有了好奇,“对了,你最近都在忙这些事,老邓那边没有察觉出什么吗?”

    可可揉揉眼睛,“当然没有,他那么多(情qing)人,顾不上我在干什么的,再说了,要是我被他察觉出来,还能在这儿跟你好好说话吗?”

    “那就好。”唐萱听萧子寒提过,知道老邓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便好心提醒可可,“总之你小心一点,千万别露出马脚。”

    “这你就放心吧,我做事,可比你有分寸多了。”可可明显不想再聊,站起来推开椅子就准备走,“你要是还想坐就自己坐一会,我先回去了啊,真的困了。”

    该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唐萱也没有挽留可可的必要,“那你先走吧,我等会就走。”

    “拜拜啊。”

    “嗯。”

    可可走后,小包厢里就只剩下了唐萱一人,唐萱呆呆的坐着,盯着眼前桌面上的(奶nai)茶杯看,刘警官和她的那杯(奶nai)茶都是一口没喝,只有可可那杯空了。

    唐萱摊开手,看着掌心刘警官留下来的u盘,心中五味杂陈,千万种滋味涌上心头。

    不知道坐了多久,唐萱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从包里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萧子寒。

    唐萱深吸一口气,接起了电话,“喂?”

    萧子寒温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我跟瑾瑜这边吃完饭了,你那边呢,安抚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那你们现在准备散吗,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不用了,这边离的不远,我打车回去就行。”唐萱不想这个时候立马就见到萧子寒,连忙搬出蔡瑾瑜,“你还是多陪陪瑾瑜吧,不然他又要空虚寂寞冷了。”

    唐萱话音刚落,蔡瑾瑜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谢谢嫂子!嫂子最了解我了!”

    “噗。”唐萱无奈,蔡瑾瑜这么闹腾,也难得萧子寒还能忍受。

    “那好吧,你打车回来,或者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这边可以随时过去接你。”

    唐萱被萧子寒语气力的温柔所打动,心里暖洋洋的,“好。”

    她没敢多说,立马挂掉了电话,萧子寒太温柔了,温柔到令她不忍,令她愧疚,令她想哭。

    她怕自己再多听一秒,都会(情qing)不自(禁jin)的哭出声来。

    稍稍整理好自己(情qing)绪,唐萱看了眼时间,原来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也难怪萧子寒会打来电话询问。

    唐萱没有再多逗留,当即离开了(奶nai)茶店,打车回家。

    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唐萱付钱下了车,正准备进小区,突然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循着香味的源头看去,唐萱看到一个卖手抓饼的摊位。

    她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这一晚上,还没吃晚饭呢。

    “你好,我要一个手抓饼。”

    “好嘞,稍等。”

    做手抓饼的机器油星四溅,唐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一个没注意,踩在了后面人的脚上。

    “啊,对不起。”唐萱立马转头道歉,不料一回头,看到的居然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唐萱愣住。

    “你晚上没吃饭?”萧子寒扫了眼师傅正在做的手抓饼,问唐萱。

    唐萱点点头,又摇摇头,“吃了,没有吃饱。”回答完后她疑惑的看着萧子寒,“你怎么在这儿,蔡瑾瑜呢?”

    萧子寒没好气道:“家里看电视呢,我看这家伙是赖着不打算走了。”

    唐萱:“那你怎么……”

    萧子寒笑笑,“我下来接你,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外面,我担心不安全。”

    唐萱望着萧子寒的眼睛,知道萧子寒这话是认真的。

    其实虽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唐萱租住的这小区治安好,路灯多,基本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

    萧子寒这是把唐萱放在心尖上,所以才会特地下来。

    “姑娘,你的手抓饼好了。”师傅麻利的把手抓饼(套tao)在纸袋里,外面又(套tao)上一层塑料袋,递给唐萱。

    “谢谢。”萧子寒伸手接过,掏出一张红色的大钞付了钱。

    师傅习惯(性xing)的低头找零钱,找合适后一抬头,买饼的两个人已经走远了。

    “等一下,还没找你们钱呢。”师傅扯着嗓子吼道。

    萧子寒转(身shen)朝师傅笑笑,“不用找了,时间不早了,您早点收摊回去休息吧。”

    卖饼的师傅愣住,等反应过来,眼前都没人了。

    难道,这就是天降鸿运?

    唐萱和萧子寒手拉手进了小区,唐萱就萧子寒方才的土豪行为打趣,“要是我是那个卖饼的叔叔,我以后就天天过来卖饼,卖穷你。”

    “别闹了,人家一看那手法就卖饼(挺ting)久了,什么样的人和事没见过,不会像你这么大惊小怪的。”萧子寒反应异常平淡。

    唐萱扁嘴,“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你这手法也(挺ting)稀松平常的,是不是经常这样壕气啊。”

    萧子寒微微蹙眉,“我觉得感觉,你是在讽刺我呢。”

    唐萱笑而不语。

    萧子寒见心上人对自己有误解,立马为自己辩解,“其实这真算不上壕,我也没觉得刚才不要人家找钱有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这个人(挺ting)抠的。”

    “真的?”唐萱明显不信。

    “当然是真的。”萧子寒一脸正经,“你是没见过我谈项目的时候,抠到对方都要崩溃哈哈。”

    唐萱诧异,“你不会是在骗我呢吧。”

    萧子寒耸耸肩,“不信你去问问就知道了,那些人,现在可怕和我谈项目了。”

    唐萱知道萧子寒没必要在这种事(情qing)上撒谎,不过这做法和刚才对小贩差别确实很大了。

    尽管有些惊讶,但唐萱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

    萧子寒这是对穷人阔绰,对富人抠搜,毕竟对于能和萧氏合作的人来说,几百万甚至几千万都算不了什么,但对于夜里十点还在外面摆摊卖手抓饼的大叔来说,一百块钱,或许能让他早点收工,早点休息。

    这样心地善良的萧子寒,令唐萱越发心动。

    “嫂子回来啦。”蔡瑾瑜大大咧咧的靠在沙发上,看到唐萱进屋后嬉皮笑脸的凑上前打招呼,再看到唐萱手中的手抓饼,像是没吃饭似的瞪大了眼睛,“哇,你拿的什么,闻起来这么香。”

    “手抓饼,楼下买的。”

    “还有的卖吗?我也想吃!”

    唐萱点点头,“那人应该还在,就在小区门口,不过,你今晚也没吃……没吃饱吗?”

    “吃饱了啊,这不是夜宵吗,等我去去就回。”蔡瑾瑜也真是雷厉风行,话没说完就穿着拖鞋跑了出去。

    萧子寒脸色再次沉下来,冷冷道:“这家伙,等会他回来了不要给他开门。

    唐萱扑哧一声笑了,笑完后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准备吃的时候看到时茶几上蔡瑾瑜的手机,不由道:“蔡瑾瑜刚才出去的时候,也没带钱包吧。”

    萧子寒:“嗯,好像是……这个蠢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