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92章 新计划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她是谁?”

    可可听唐萱问,把手搭在女孩肩膀上,笑得一脸温柔,“她啊,她是我们的小帮手。”

    唐萱粗略打量一番,眼前这位女孩约莫刚成年,脸上稚气未脱,皮肤有晒伤的痕迹,发质也比较枯燥,看起来就不是可可那路子上的,但眼神尤为坚定。

    尽管心中对这个陌生女孩充满了疑惑,但她相信可可不是那种无聊到开玩笑的人,所以走过去在可可对面坐了下来,尽量用比较平静的语气问:“到底怎么回事。”

    可可看向女孩,拍拍女孩的肩膀,柔声道:“这位姐姐也是好人,你把跟我说过的,也跟她说一遍吧。”

    “恩。”女孩咬咬牙,开始了叙述,“我叫田江燕,今天十八,我家在红河村,我还有个姐姐叫田雨莺,她七年前来市里打工,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我这次来,是来找她的。”

    女孩虽然带着口音,但不影响唐萱听得清楚。唐萱感觉到一个答案呼之(欲yu)出,她不由得问:“你知道你姐姐……失踪之前,是在哪儿打工吗?”

    “知道。”女孩点点头,“姐姐那时候给我们打过很多次电话,她说过,她工作的地方叫星达酒店。”

    果然。

    唐萱盯着女孩,又问了一遍,“你确定,你姐姐当时工作的地方,叫星达酒店吗?”

    女孩重重点头,“确定,我那个时候还小,刚上六年级,姐姐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还特地告诉我星达两个字怎么写,她还说,等我考完小升初的考试,她就带我来城里玩。”

    “没等到那个时候,她姐姐就没有音信了。”可可补上说,“她家里的人出来找过,但是星达那边说没见过这个人,去警察局报警,也是按照失踪案处理的。”

    唐萱蹙眉,这草率的程度,和当年表姐的案子很相似。表姐一个好端端的,突然就跳楼自杀,却没有任何追究和下文了,这件事就那么稀里糊涂的翻篇了。

    “那后来呢,后来你们有没有再去警局?”

    “去了,但是都说找不到,就叫我们回去了,我们家在农村,每天还有很多农活要干,在市里也没有落脚的地方,就只能回去了。”

    唐萱气的砸桌子,“既然都已经知道人是在星达酒店丢的,那就查星达酒店啊,这帮人,我看就是一伙的吧!”

    可可把早就点好的(奶nai)茶推到唐萱面前,安抚唐萱,“你先消消气,其实这件事也不一定就是你说的这样,当年条件不比现在,打工人员不签合同,进去就干了,空口说人是在星达酒店丢的,人家不承认也没辙,而且路上也没什么监控,走丢一个人,很难找的。”

    “可是……可是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啊。”唐萱气的一双眼睛都红了。

    外人永远不知道,对于至亲的人来说,突然失去,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qing)。

    女孩看唐萱动感(情qing)了,自己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可可一看怎么这一大一小都哭起来了,连忙道:“行了行了,咱们今天聚在一起,不是来抱头哭的,咱们是来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是来团结起来的。”

    “……嗯。”唐萱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你刚才说她是我们的小帮手,是什么意思?”

    可可:“她姐姐失踪当年,她们家就报了警,在警局有案底,这次她再次出来找她姐姐,我想让她牵头,把当年的事(情qing)重新挖出来。”

    听起来是可以,但是……

    “当年警局都不理会的案子,现在再提起来,就会理会吗?”唐萱表示疑惑,“而且星达酒店这么多年都没事,我不信萧家和警局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那里面有他们的人。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暴露自己?”

    可可认真的脸上闪过狠厉,“无所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这次的机会我一定要抓住。”

    唐萱:“机会?”

    “对,我听到风声,上头的肃清活动开始了。这是我们唯一开始挖出那年那段历史的机会,如果错过这次,萧家再次和警局的人联手,我们就很难找到真相,让那些罪人伏法了。”

    唐萱沉默下来。她虽然对局势不太懂,但是作为大学里的高材生,历史书还是很了解的,如果上面真的开展肃清活动,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一想到有一天能替表姐洗清污浊的名声,能让害死表姐的人伏法,唐萱立马(热re)血起来。

    唐萱:“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可可:“你什么都不要做。”

    唐萱顿时不解,“为什么?咱们不是要行动了吗?”

    可可点头,“是要行动了,但是你不能动,你那个位置太关键了,很多事(情qing)都需要你去查,我们不能让他们察觉到你的存在。”

    可可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可不能奋战在一线,唐萱总是有些憋屈,这件事对她如此重要,她不愿意就这样干等着。

    “你也别这幅表(情qing)。”可可看出唐萱的不甘心,笑道:“你不是已经成为萧子寒的秘书了吗,记得把你经手的所有文件都拷贝下来,在这个基础上,能弄到多少和萧明远有关的东西,就全部弄到手。”

    唐萱抿唇,“好。”

    想到萧子寒对她的信任和关(爱ai),她心头掠过一丝愧疚。

    可可又问:“你和萧子寒,最近感(情qing)还不错吧,他对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吗。”

    唐萱:“嗯。”

    可可:“保持这个状态,最好能让他对你信任到可以把萧家的机密交到你手上,记住,他越是信任你,对我们就越是有帮助。”

    唐萱:“可是……萧子寒他看起来,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对我藏着掖着,我没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可可眼睛一眯,冷冷道:“就算他没有问题,你也不能掉以轻心,虽然现在看起来萧明远没有让他参与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qing),但他毕竟是萧家的继承人,那些肮脏的交易,早晚会交到他手上的。”

    可可的态度很强势,唐萱放在桌子下的手捏了捏,许久,才轻轻嗯了一声。

    “唐萱,你要记住,我们(身shen)上背负的,是血海深仇,不是闹着玩的,你不能因为一时的同(情qing)心或是其他什么,让那些人就这么白白死了。”

    这话说的很重,唐萱听得心里堵得慌,她闭上眼,将杂念与萧子寒一起驱赶了出去。

    再次睁开眼睛,唐萱的眼神坚定而决绝,“我知道,你放心吧。”

    又与可可商讨了一些计划和细节,唐萱便离开了(奶nai)茶店,她来的时候心事重重,走的时候依旧是心事重重。

    回到家后,萧子寒还没回来,唐萱去厨房随便煮了碗面,坐在餐桌上吃。

    刚吃了几口,手机就响了。

    唐萱掏出来一看,萧子寒的电话。盯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萧子寒的名字看了好几秒,唐萱才吹了一口(热re)腾腾的面,接起来,“喂?”

    萧子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小萱,是我。”

    唐萱:“嗯,我知道。”

    “那个,我今晚不回去了。”萧子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瑾瑜这家伙喝得烂醉,这会儿耍酒疯呢,我得照顾照顾他。”

    “他没事吧。”

    “没事,就是分手了,这下是真的失恋了。”

    “真分了?”

    “嗯。这事儿说来话长,我明天详细跟你说,你今晚……哎哎哎,你又干嘛呢。”萧子寒那边传来一阵玻璃瓶碎裂的声音,接着是萧子寒急急忙忙的说:“小萱我先不跟你说了,这个祖宗把手弄破了,我送他去医院包扎一下。”

    唐萱还没来得及说好,萧子寒的电话就挂了,看来是(挺ting)着急的。

    本来唐萱就没什么胃口,吃到一半被电话打断,她更是没胃口了。索(性xing)把剩下的面倒了,洗了碗,唐萱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

    她又想到下午可可说的话。

    从她接近萧子寒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但是近来,她好像越来越心软了,以前对萧子寒都是冷静分析,以最适合的方式相处,但最近一段时间,她好像,是真的喜欢上和萧子寒一起生活了。

    唐萱脑子里乱糟糟的,她仰起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低下头的那一刻,唐萱的目光,停在被随便放在茶几上,萧子寒的电脑上。

    萧子寒的电脑里,会不会有什么?

    唐萱紧张的吞咽了口口水,伸长手臂,把萧子寒的电脑抱了过来。

    开机后,显示需要登录密码。

    唐萱之前用萧子寒电脑的时候,都是萧子寒已经开机解锁了的,所以看到密码界面后,她顿时一愣。

    唐萱试着将萧子寒的手机解锁密码输入,电脑提示:密码错误。

    不是手机密码,那会是什么呢?

    唐萱又想了几个数字英文字母组合,输入后都显示密码错误。萧子寒的电脑有设置,多次密码错误后电脑会直接关机,所以唐萱没敢再试,无奈的把电脑放在一边。

    第二天一早,萧子寒就回来了。

    唐萱刚吃完早餐准备去上班,看到萧子寒风尘仆仆满眼血丝的进了屋,露出心疼的眼神,“蔡瑾瑜没事了吧,你该不会是照顾了他一整夜吧。”

    “也差不多了,真是够能闹腾的,等他这次好了,我一定要他好好给我做几个项目,补偿我的精神损失,昨晚又哭又闹又受伤搞的我都快疯了。”

    唐萱帮萧子寒拿了拖鞋换上,体贴的建议道:“你这么累,我看今天就不去上班了吧。你在家休息就行,有什么活就交给我干去吧。”

    萧子寒打了个哈欠,摆摆手,“那不行,要是没我坐镇,你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唐萱心口一暖,“咱们现在是文明社会,我好好上我的班做我该做的事,怎么会有人欺负我呢。倒是你,就别硬撑了,洗个澡去好好睡会吧。哪怕就睡一个上午就行。”

    萧子寒是真的累了,听唐萱这么建议,也妥协了,“那好吧,那我小睡几个小时,中午过去。”

    “放心吧,没你一个天塌不下来的。”唐萱又哄又推的把萧子寒推进浴室,给萧子寒牙刷上挤好牙膏,牙刷递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状若无事像是随口道:“对了,我电脑昨晚出了点问题,我想用下你电脑,但是不知道你电脑密码,就没用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