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第80章 差一点

时间:2018-08-08作者:小师

    思虑良久,最终唐萱决定,还是去一趟。

    到了约定的早上,唐萱告诉萧子寒,自己要出去逛逛街散散心买点女(性xing)用品,萧子寒不疑有他,听唐萱是独行的意思也就没打算一起,只嘱咐唐萱路上注意安全,就继续去忙自己的期末考试了。

    唐萱心里还是担忧,便去超市里买了些水果和一把水果刀,背在(身shen)上,这才坐上公交车,前往郊区的寺庙。

    一路上,唐萱都在设想各种可能(性xing),设想如果可可要对自己下手,那到时候应该怎么脱(身shen),如果去了发现是个陷阱,那该怎么逃跑,如果被萧子寒发现,应该怎么为自己辩解。

    这样有的没的乱想了一路,导致公交车停靠在终点站,唐萱抱着书包下车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但当她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木,走到寺庙前面,看到可可的那一瞬间,她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都消失不见了。

    可可的打扮与以往不同,她(身shen)着一(套tao)灰白色运动服,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站在台阶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唐萱。

    唐萱抿抿嘴唇,几步跨上台阶,站在可可面前。

    “既然你来了,那就走吧。”可可瞥了眼唐萱,抬脚朝更高的台阶上走去。

    唐萱蹙眉,望着可可的背影不解的问:“你叫我来,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可可头也不回的道:“先爬山吧,边爬边说。”

    唐萱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有再折返回去的道理,她原地站了几秒,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由于并不是周(日ri),还是一大清早,所以登山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一些(身shen)体还算强壮又比较喜欢锻炼的老大爷。

    在一片静谧,偶尔只有几声鸟叫的清净氛围中,唐萱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慢慢落回了(胸xiong)膛,她一点一点放松了下来。

    “那个……钱素素,现在怎么样了。”一路没说话,快要爬到山顶的时候,唐萱忍不住主动开口问可可。

    “跑了。”可可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

    唐萱震惊,“跑了?什么叫跑了?”

    可可没有回答,登上最后一级台阶,长长出了口气,朝着山顶的空地走过去。

    唐萱紧紧追在可可(身shen)后,不停的追问:“为什么跑了,是因为这次的事(情qing)吗?她跑哪儿去了?”

    可可一直走到一块无人的小山坡,坐了下来,才抬眼扫了唐萱一眼,“你现在知道问这些问题了,你之前都干什么去了?”

    唐萱困惑,“什么意思?”

    可可又不说话了。

    唐萱被这样有一句每一句弄的着急,也一(屁pi)股在可可旁边坐了下来,“你有话就直说,别这样吞吞吐吐的,你既然叫我过去,也不是为了跟我打哑谜的吧。”

    可可听了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唐萱,满脸都是肃杀,“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是不是?”

    “什么?”

    “汪明死了,你知道吗?”可可一脸严肃的,又抛出了另一个爆炸(性xing)消息。

    唐萱一时没反应过来,好几秒后,她才结结巴巴的开口,“你说……你说什么?”

    “汪明死了。”可可面无表(情qing)的又重复了一遍。

    唐萱摇摇头,“不会……怎么会,我在报道里没看到和他有关的消息,而且他还是萧氏集团的经理,他死了,萧氏集团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是坠崖死的,就前面那个崖。”可可手一指,“在你们学校那女的跳楼之前就死了。上山锻炼,失足跌落,你想看到什么新闻?”

    “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失足跌落,肯定是……”

    可可笑了,笑容不屑极了,“肯定是什么?人为?你看见了吗?你有证据吗?这种事,他们做的可干净了。”

    唐萱还是不能相信一个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没了,“可是萧子寒也没有……”

    可可嗤笑一声,“萧子寒知道个(屁pi),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少爷而已,他还以为他爸萧明远是个好人呢。”

    确实,萧子寒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好歹是自家企业死了人,如果萧子寒知道内幕,那肯定不会是那么云淡风轻的样子,萧子寒还没有那么深的城府。

    唐萱默了默,可可短短几句话,信息量太大,大到她不知从何问起。沉思了好一会儿,唐萱才慢慢将自己心中所想叙述了出来。

    “你知道萧明远有问题,你也知道汪明死了,钱素素跑了。你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可可嘴角一翘,似乎是觉得唐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说的这些吗?”

    “想。”唐萱诚实的点点头,“但是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可可又沉默了。

    就在唐萱以为可可又要逃避这个问题,而准备再问一遍的时候,可可开口了。

    “因为我看得出你对萧家父子是怀着恨意的,我本来,是想让你帮我做点事的。”

    唐萱一怔,可可这句话说得实在是让她摸不着头脑,从她认识可可,与可可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交集来看,可可从来没有对她表示过需要她帮忙的意思,反倒看起来是她一直在需求可可的帮忙。

    经过这些事(情qing),她只是隐隐确定可可应该是和她站在一边的人,但可可具体想干什么,她还是一无所知。

    难道……

    让她去找钱素素,就是帮了可可的忙?

    那么,可可为什么又说,她做错了呢,她做错了什么?该不会是……

    唐萱咬着嘴唇看向可可,果不其然在可可脸上看到了气愤和失望的表(情qing)。

    “这次……是我太冲动了……对吧……”唐萱吞咽了好几口口水,才勉强把这句话说完。

    可可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唐萱狠狠掐了掐手心,有些不甘心的为自己辩驳,“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天我给你打电话,你不耐烦的说让我去报警,我……”

    可可没好气的猝然打断唐萱的话,“我那天和老邓在一起,老邓就坐在我旁边。”

    “那你后面也没说什么……”

    “后来我有别的事,耽搁了。”

    说到这个份上,可可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也不是没有过失,所以没有再责备下去,而是叹了口气道:“现在事(情qing)已经发生了,谁对谁错就算了,没什么追究的必要了。”

    尽管可可这么说,唐萱还是死死咬住嘴唇。

    可可望着山坡下的树木和台阶,略显疲惫道:“只是这次打草惊蛇,以后要调查就变难了,他们会提高警惕,你暂时一段时间都不要再有任何动作了,以免被发现。”

    “……知道了。”唐萱垂下头,盯着脚下的一株小草看,她本来以为张晴的死就已经让她够难受了,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还能更难受。

    好不容易有了头绪的她,就被这一次并不彻底的扫黄打非活动彻底断了线索。

    她所能接触到的,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只不过……

    唐萱咬牙,说出口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汪明死了,这也从侧面说明,汪明只是个小角色,对吧。”

    “当然,一出事就能把他踢出去,他根本没什么分量的。”

    “好。”唐萱捏紧了拳头,“这个教训我学到了,下次,我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

    可可像听了笑话似的,噗嗤笑了一声。

    唐萱蹙眉,偏头看向可可。

    “你还不知道,你差点就没下一次机会了吧。”可可嘴边挂着轻视的的微笑,从口袋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火,娴熟的吐了个烟圈。

    唐萱瞪着眼睛,十分严肃的问:“什么意思?”

    “自己看吧。”可可说着,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扔给唐萱,“密码230230,看微信聊天记录。”

    唐萱脸上写满了困惑,她按照可可说的,解锁后点开微信,看清楚微信的所有者,与微信最上方那个熟悉的名字,下意识的点开,看到聊天记录的那一瞬间,她几乎快要不能呼吸!

    张晴:素素姐,那个女生不对劲,我怀疑这次是她捅出去的。

    张晴:我已经百分百确认,她是萧老板那个独生子的女朋友了,她装什么都不知道骗我们,肯定是有目的的。

    张晴:咱们怎么办?

    张晴:素素姐!你说句话啊!

    ……

    张晴:算了,一切都完了。

    张晴:都完了。

    唐萱看完一长串张晴发送的聊天记录,冷汗都下来了。确实,她是萧子寒女朋友这件事,只要有心去问问,就一定会知道的。

    “这……这……”唐萱连声音都是颤抖的,“这些话,钱素素她……看到了吗?”

    可可冷淡回答:“没有,在张晴发这些消息给她之前,我把她手机顺走了。”

    唐萱稍稍放松了一点,但依旧是非常的紧张,“那……那张晴告诉别人了吗?”

    “不知道,应该是没有的。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张晴是跟着钱素素进圈子的,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ing)只能和钱素素报备,不能去找其他的人。”

    唐萱怯生生的抬眼看着可可,她不敢想象,如果这段记录被钱素素看见,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她知道,这次是可可救了她。

    “谢谢你。”

    “哼。”可可并没有居功,而是实话实说道:“有人要来查,老邓听到了风声,我跟着老邓知道的,于是在聚会的时候顺手把她手机拿了过来,本来打算找点证据的,没想到会发现这个。”

    唐萱后怕的咽了口口水,再一次喃喃道:“真的谢谢你。”

    可能是看唐萱是真的被吓到了,可可又解释道:“这次是上头直接来查的,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所以那些人就把汪明以下的都踢出去顶包了,你不用担心,她们自(身shen)难保内讧的厉害,就算知道也没心思理会你的。”

    “嗯。”关于这一点,唐萱大概能猜到一点。

    不然如果张晴还想搞死她,怎么不最后还找她报复,反而自己选择跳楼轻生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