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女倾世:帝君至尊后 第142章 盛世背叛!【精】

时间:2018-06-13作者:逝水芳华

    又是一个千年。

    神女弥浅和神子烨皇都回来了,万万界也恢复了当初的繁盛,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同的是,魔界如今已没有了魔君,整个魔界都暂时让若歆上神和北晔上神这对夫妻掌管着。

    若歆上神和北晔上神,一个出自上古颜族,一个出自上古玉族,虽身为上神,却将魔界管理地井井有条。

    弥浅和烨皇如今住在神界,他们之间已经相互坦白了心意,离恨天再怎么也是弥浅长大的地方。

    他们的婚事,至少也要告知离恨天一声。

    “母上,我和烨皇八日后便会成婚,特来告知您一声。”

    弥浅恭恭敬敬地跪下,对离恨天说。

    “不行,浅儿!”从小对弥浅百般疼爱的离恨天头一次驳回了弥浅的话,“浅儿,这世间万千男子,你嫁与谁我都不会阻挠。可是,你独独不能嫁给神子烨皇!”

    弥浅不解:“为什么,母上?”

    “总之,你就是不能嫁给他!”

    “那若我非要嫁呢?”

    “没有如若!除非你与我断绝关系!否则,浅儿,你的事母上定会管到底!”

    被离恨天这么一激,弥浅的倔脾气也上来了:

    “好!断就断!”

    话完,弥浅转身就走。

    “唉……这孩子……”

    身后隐隐传离恨天的叹息声。

    ---------------------------------------------------

    天地间,如万古神荒,苍茫无垠,好似天地初开,万物初始。

    一个白衣银发的男子身影,屹立在天地间,仿若神明,圣洁而不可侵犯,这不正是神子烨皇吗?

    “烨!”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扇门,金黄色泛着古朴气息的门中,金发白衣的弥浅飞了出来。

    “浅儿。”

    在看到弥浅的那一刻,烨皇的眼中蕴起了淡淡暖意,他飞身而上,接住了那道白色身影,缓缓落地。

    “烨,离恨天不要我了,你还会要我吗?”

    弥线空灵悦耳的声音染上淡淡的忧伤。

    “当然会要!浅儿可是我一生的宝贝!”

    烨皇用笃定的语气回答道。

    “真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弥浅勾住烨皇的脖子,开心地偏头笑了。

    “会的。比苍天永寿,比洪荒亘古,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无尽生命中唯一的光!天命尚乃本君定下,我们的宿世情缘,谁也无法更改!”

    明明是淡淡的语气,烨皇却仿佛在宣誓一般,一个不解的誓言。

    “那如果有一天,我走了呢?”

    面对弥浅似刁难的话,烨皇没有敷衍了事,语气间是荒古的霸气与镇定:

    “不会有那一天的。哪怕有一天,你真的走了,我便会一直找,找到地老天荒,直到找到你为止,永不放手!”

    “好,这可是你说的哟!不许反悔哦!”

    弥浅俏皮地拉住他的手,拉住他往前跑。

    烨皇也就由着她了,没有动用半分神力。

    ……

    回到神界,神帝说有事要与烨皇商量,弥浅在神界也玩得差不多了,索性就待在了她所住的宫殿里抚琴。

    她所抚的琴名为绾琴,是烨皇特地去万万界外采集星辰玉,再用最珍贵的凤凰天丝做成的。

    绾琴,绾琴,可不就是绾情的意思吗?

    “小弥浅,小弥浅,你在吗……快出来啊!星……星河族出事了!”

    一声女子的大喊打破了这宁静,听声音是神殇雨。

    听见星河族出事,弥浅也顾不上礼仪了,急忙飞出了宫殿。

    在看到神殇雨的那一刻,她瞳孔猛缩。

    神殇雨依旧是一袭蓝色衣裙,不同的是,她的身上多出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嘴角也淌着一抹血迹。

    “殇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弥浅上前,一把扶住神殇雨,手贴在她后背,为她输送神力疗伤。

    “小弥浅,快……快去星河族,神子烨皇正在屠杀我星河族人,你去迟了,怕……怕就来了及了啊!”

    神殇雨咳嗽了两声,急忙催促弥浅。

    “不!这不可能!”

    弥浅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就是反驳。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弥浅!咳咳……”

    神殇雨咳出两口血来,吓坏了弥浅。

    “殇雨……殇雨,你怎么了……”

    弥浅不停擦拭着神殇雨嘴角越流越多的血,心中一片慌乱。

    “小弥浅,快去星河族,我注定活不下去了,去啊……”

    话落,神殇雨的身体化作了点点莹光,飞向远方天际。

    “不!”

    弥浅想抓住她的身影,也终究什么也没抓住。

    -------------------------------------------------

    星河族。

    这里是万万界之外最美丽的地方,也是上古八大古族之首---星河族族人所居住的地方。

    可此刻,这美丽的地方却是血流成河,毫无生息。

    银发白衣的男子手持一柄带血的剑,立于星河神巅之上,高贵而不可侵犯。

    在他身后,十分上神就地跪下,神情恭敬。

    “烨皇,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

    一路跌跌撞撞奔向星河族,看到星河族的惨状,弥浅心痛不已,这也让她对神殇雨说的话信了五分。

    本以为,见到烨皇时,她心中会有痛,也会有恨。

    没想到真正见到那一抹人影后,她却变得无比平静,连半点心痛都没有,是痛到麻木了,才没有痛了吗?

    “是本君又如何?”

    烨皇转过身来,眉间尽是一片清冷,声音中也没有了平时面对弥浅的的半分柔情。

    “呵!是啊,是你又如何!我什么都挽回不了啊!哈哈哈……”

    弥浅仰天长笑,话中带着讽刺与凄凉。

    虽然在笑,她的眼角却流下了一行行血泪。

    是啊!

    这就是她所爱之人啊!

    就是这个男人,前些天还要娶她,给她一个盛世婚礼。

    为了他,她不惜和离恨天断绝了关系,被剥夺了进入离恨天的权利。

    她原以为,就算整个万万界都背叛她,他也决不会背叛她。

    可现在呢……

    事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个巴掌!

    这个男人,他屠尽了她星河族三千洪荒总共五万的子民啊!

    神力肆虐。

    堕入魔道,只需一瞬。

    血红的光笼罩了整个星河族,万万界都为之震动。

    神女堕魔。

    弥浅的眉间,慢慢出现了一个血红的莲花印,九彩幻金莲也染上了血红的光,直直朝着烨皇的胸口刺去。

    烨皇没有躲,任由血花在他胸口绽放开来。

    “神子!”

    十位上神齐齐站起身来,惊呼。

    弥浅再次讽刺一笑,九彩幻金莲被强行收回,而那天真单纯的小神女却已不在。

    往生池畔,诛神柱下。

    弥浅又看见一身白衣的他,他似乎比她还狼狈,依旧是那日那身白衣,红色的血迹染满了整个胸口。

    他用一种她始终看不懂的眼神看着她,有无奈,有心痛,还有害怕。

    堂堂神子,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吗。

    弥浅苦涩勾唇。

    可那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已经是陌路人了。

    “神子,你已经屠尽了我星河族总共三千洪荒五万族人,如今,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你还要如何?”

    可能是弥浅眼底的一片死寂与绝望吓到了他,他急忙上前,用几乎肯求的声音说:

    “浅儿,乖,不要在这里,我们先回去,我可以解释……”

    “够了!”

    弥浅打断他的话,使劲摇头,一步步往往生池畔后退: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能如何解释?我都亲眼看到了,你也承认了……”

    “浅儿!”

    他急忙上前两步,想阻止她后退的步伐。

    “不要过来!你敢过来,我就马上跳下去!”

    弥浅拿九彩幻金莲幻化出来的剑指着他,她已经退到了往生池的最边沿,只要再往后退一步,她就会掉下去。

    “你敢!”

    烨皇一听,果真顿住了脚步。

    “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呢?只有我一个人了啊……

    烨皇,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

    你是高高在上的神子,而我不过只是万千轮回中的一个神女罢了。

    我求求你,我们谁也不要缠着谁了,就当陌生人,好吗?

    从今往后,你依旧是你的神子,而我,也再也不会与你相见了,好吗?

    我只是一个神女,求你放过我,好吗?

    ……”

    哀求的话语,从弥浅口中说出。

    一句比一句绝望,一句比一向更打击烨皇。

    弥浅转身,看往生池中闪烁过的尘世轮回万千繁华,眼中迷离一片,纵身一跃跳入了往生池。

    “浅儿,不要!”

    身后,烨皇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

    看着烨皇一步步变得更加痛苦的神情,跳入轮回池中的弥浅闭上了眼,笑了。

    那笑倾尽三千繁华浮沉世,却带着无比绝望与解脱。

    爱恨的纠缠不断。

    此恨绵绵无期限。

    不死之身,愿堕凡尘轮回,磨尽万世之苦,只为忘一人。

    烨皇,下一世,无论做人做妖,做猫做狗,都好,只要不再见到你,什么都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