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65.深刻吗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敏接到姐姐电话时, 人正在房间的地板上坐着画画。听说姐姐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有望获得新人奖,她难免心潮澎湃。果然是自己最爱的姐姐,虽然看起来笨笨的, 可是无论做什么,只要她愿意做, 都可以做到很好。

    自从那个姜姒婉带她出柜之后,家里爸爸妈妈对姐姐的态度就很微妙。

    一方面,他们觉得邓以萌给他们丢了脸,尤其是爸爸,他对姐姐的职业不满意,对姐姐的对象也不满意,“好好的书不念,专走邪魔外道, 跑去拍什么戏当什么演员,那么多好男孩子不要,找个女人在一起……这是我的报应。”爸爸一直觉得姐姐的妈妈刚去世就迎了新太太进门,是会遭到报应的。

    但是另一方面,家里又需要依赖姐姐提供的经济援助。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姐姐帮忙, 她是不可能得到这么多重视, 请专业的美术老师上门来辅导?想都不要想。

    托赖姐姐的安排, 妈妈不但给她找了家教, 对她的态度也比以前要重视得多。

    所以, 当邓以萌给她打电话, 让她说服爸爸妈妈去参加《小苑》的首映式时,她感到很高兴,得到姐姐那么多照顾,终于也能为她做点什么。

    当她把四张请柬放在桌上一字排开,对面的爸爸妈妈都像看怪物一样看她,“这什么啊,小敏。”

    “姐姐快递回来的。”邓以敏将请柬们往爸爸那边推了推,“她的第一部电影就要上映了,请我们去看。”顿一顿,将多出来的那个信封推过去,“姐姐连高铁票都给我们买好了。”

    爸爸沉着脸不则声。

    倒是妈妈拿过请柬看了一眼,嘿了一声,“蛮有派头的嘛,请柬做得这样客气,你姐姐混出来了。”

    邓以敏笑了:“姐姐说,这个导演是有知名度的,所以首映礼搞的排场也很大。还请了好些明星呢。那个什么池晟还有俞定柔都会去的。”

    “哎哟,池晟,老邓,你偶像啊。”妈妈拿胳膊杵了杵爸爸,“不去见见?”

    老邓还是不则声。涨成猪肝色的脸表明他内心正在激烈挣扎。

    他的小儿子坐在他怀里扭了几扭,“爸爸,我要去看姐姐。我要去见明星。”

    邓以敏拉过弟弟的手,“姐姐说了,你也去的话,一定不可以耍小性子,不可以吵。要有礼貌。看电影期间要保持安静。”

    邓以轩的大眼睛乌亮乌亮的,“我会很乖很乖的。”

    邓太太溜了他们姐弟二人一眼,笑出声来。两个小东西竟然三言两语,就将事情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一家人赶赴现场时,遇到大堵车,到达时,已经迟到了,大家都在欣赏电影。

    邓以敏带家人找到位子坐了会儿,这里人比较多,她觉得有些闷得慌,中途出去外边找洗手间,不期然却见到个身穿闪亮礼服的窈窕背影在那里独立寒风中。

    她觉得有些眼熟,便在路过时斜睨了一眼。还真是见过的。那个在片场把她骂哭过的俞定柔大小姐。不动声色地走过。

    “站住。”俞定柔居然开腔了。语调还是那么傲慢。

    邓以敏转身,“你好俞小姐。”

    俞定柔嗤地一声:“今天倒是有礼貌了。我记得前年你还是个变态姐控啊。”

    邓以敏摇摇头,“我没有。”

    “你姐姐是很可爱的。”俞定柔叹口气,“你迷恋她也没有什么不对。”

    “说了我没有。”邓以敏有些恼羞成怒起来,这个女人真是自以为是到了极点。

    “你有没有都不要紧,我不想看到你了,走吧。”俞定柔挥了挥手。

    邓以敏闻到了淡淡的酒味,“你喝酒了?”

    “你怎么这么讨厌啊?说了不想看到你了,你还这么啰嗦?”俞大小姐酒后无德,“为什么啊,你姐姐那么可爱,你就这么的,这么的……”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形容词,挥了挥手,一个妖娆的转身,“罢了,你不走,我走。”

    邓以敏看着她徐徐地去远了,这里火速找到洗手间,洗了手,又回到了观影现场。

    看完电影之后,还有一系列活动,主持人还邀请几个嘉宾上去做了简单的活动。随后观看了片花,有一段竟然出现了姜姒婉,她手里拿着条丝巾和大家打招呼,笑容十分璀璨,像是一颗真正的钻石。

    邓太太拿手肘子再捅了捅丈夫,低声劝道:“看到没有,那就是你闺女的女朋友,两人感情老好了,待会儿萌萌肯定要请你去家里看看的,你可别哭丧着一张脸了,多晦气!要是换做别人,突然间女儿成了大明星,还另外给你拐回来这么好一女儿,人早蹦起来三尺高了。也就是你,这么死板。”

    有了这一顿劝解,邓以萌和姜姒婉来请一家子去家里做客时,感受到的气氛就美好得多。邓以萌本来没料到大家都会来,这已经让她很高兴了,随后邀请他们去家里玩,父亲竟然也答应下来,真正的喜出望外。

    邓以萌坐在副驾驶,大婉开的车,邓爸爸刘阿姨还有弟弟妹妹都坐在后排,往家走时,开始气氛有点僵,只有邓以轩捧着手机看动漫看得不亦乐乎,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天真烂漫的笑来。

    邓以萌回头和他说:“轩轩,不要老是盯着手机,会得近视的。”

    邓以轩嘿嘿笑了笑,乖乖把手机交给了妈妈,“我听你的。”

    邓以萌见他这样乖巧,有些开心:“刚刚姐姐的电影好看吗?”

    “我没怎么看懂。”邓以轩十岁不到,“但是姐姐你演得超好的。我回去会和同学们推荐。”

    邓以萌想了一想,这个原本也不适合太小的孩子看。就说:“谢谢你,不用啦,你喜欢就好了。”

    刘阿姨听到这里,也开口说话了:“是演得很好的。我是个外行,看看热闹。但是我如果不是认识小萌,我肯定以为你是学了好多年表演了。”

    邓以萌由衷地感到快乐了。朝大婉挤挤眼睛,意思是“听到没,他们夸我呢。”

    姜姒婉分明看见,憋笑憋得辛苦。电影确实还不错。除了邓小萌在线的演技以及充沛的情感,还托赖于给力的后期。

    到了大婉家,邓以轩被那个规模的宅子给吓着了,躲在爸爸身后问邓以萌,“姐姐,你平时就住这里吗?”

    邓以萌挽住大婉的胳膊,“是的,和这位姐姐一起。”

    邓以轩很给面子了,“这位姐姐也好漂亮。我们班的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

    姜姒婉抿嘴笑了笑,请大家落座,随即去厨房露了一手。

    一顿饭吃起来也还是有一点尴尬,因为邓爸爸始终不说话。到了席末,姜姒婉对他说:“叔叔有空可以常来玩。”

    老邓木讷地点点头,直至姜姒婉安排司机开车送他们回家,他上车前才对邓以萌说:“我知道你忙,一年到头也难得回一趟家,但是你过年的时候记得带女朋友回家来。”接着好像说了什么很羞耻的台词一样,钻进车里就再也没露面。

    刘阿姨毕竟还更擅长社交一些,对揽着邓以萌肩膀的姜姒婉汗颜一笑:“我们家老头子就这样,你和小萌多担待哈。”

    姜姒婉含笑点头:“阿姨慢走。”

    “小萌就拜托你照顾了。”刘阿姨将站在那里恋恋不舍的邓以敏塞进车厢,自己也坐了进去,从车窗伸出手来挥了挥。

    “真好。”晚上两人一起洗鸳鸯浴时,邓以萌端着红酒杯,脸上是心满意足的笑容,“我觉得我此生无憾了。”

    姜姒婉在她身后,拉着她手腕往后,就着她手里喝了一口红酒,“嗯?”

    “感觉什么都圆满了。”邓以萌扭过头看看,“我甚至觉得这一刻死掉也是可以的。我太幸福了。”

    “别胡说。”姜姒婉皱了皱眉,低头亲亲她的嘴唇。

    邓以萌躲开她的吻,笑嘻嘻地游到另一边去,靠着浴缸壁,缓缓和杯子里掺水的酒。

    “你跑那么远做什么?”大婉不满意地问。

    “你抢我的酒,我当然要走远一点。”邓以萌理不直气也壮。其实她的酒也不敢再喝。酒量还是那么差,半杯倒。所以怕被抢了酒是假的。怕大婉魔性大发又开始这样那样才是真的。记得上次她就是在浴缸索了个吻,最后洗到水都变成冷水了,两个人都没能从浴缸里出去。

    大婉超级可怕的。

    邓以萌喝了点点酒,就擦干了,回房间去看书。最近迷上一本百合小说。两位主角都是高冷妹子。作者的功力十分深厚,将两人之间感情的暗涌写得无比精准到位。非常引人入胜,因此尽管有一些虐心的情节,她也义无反顾地追下来了。反正作者在文案承诺了,这是一本温馨治愈的小说。最后肯定会happy ending的啦。

    今天她就差最后一个结局没看了。

    从大婉那里逃出来,跑到床上去暖床。一面翻看着小说的最后部分。

    姜姒婉洗完澡,还去准备了一下明早的早餐,将粥煲打开定时预约,随即回到楼上。刚进房间门就发现不对劲了。

    小东西已经很久都没有哭得那样伤心了。

    抱着被子坐在那里哭得一抽一抽的,面目浮肿,额头还全是冷汗。

    “怎么了。”姜姒婉过去,抬手先给她试体温。

    “我实在是太年轻了。”邓以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be啊。为什么骗我看be!”

    大婉隐约明白过来,她是看到猝不及防的小说结局了。默默将她的手机夺下来,放在床头,“看看我。”姜姒婉在她额头亲亲,“我这么可爱,有没有治愈你一点?”

    哗,这不说还好,一说,邓以萌立即又变了脸,裹着被子去到老远,坐在床沿的另一侧,抽了抽鼻子说,“你别过来,我现在不确定我们之间是不是真的爱情。我们之间,实在是太肤浅了。”

    姜姒婉:“??”

    邓以萌擦擦眼泪,“我刚刚看过那么深刻的爱情。超越生死。为了对方,可以豁出去连生命都置之度外。姜姒婉,我们之间,能做到那样吗?”

    姜姒婉:“呵呵。”

    邓以萌实在是入了大婉这货的瓮之后,才明白隐藏在她温柔的外表之下的,真的是一颗黑黑黑黑到没边的心。她永远不知道哪里、那句话就忽然惹到她了。比如这种合理的探讨,等来的却完全不是诗词歌赋的旁征博引。

    大婉根本不屑于用语言说服她。

    她唯一的语言,是第二天早上,在邓以萌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当口,咬着她的耳朵吐气如兰:“深刻吗,太太?”

    深刻。怎么能不深刻?腰部以下接近截瘫,未来三天无法下床,这还不深刻,什么才深刻?

    对于大婉的暴政,邓以萌也是花了好几个月才原谅她的。这期间姜姒婉表现得像是妻奴一样。让她往东,她绝不往西,让她亲左脸,她不敢亲额头,这样顺着她三个多月,邓以萌才渐渐回转过来。所以《小苑》为她赢得年度最佳新人奖时,她才能心平气和地凝视着台下端庄美好,看起来温柔得不得了的姜姒婉说出以下这番话。

    例行感谢过各种tv之后,邓以萌擦擦眼角(非常奇怪,常常质疑那些领奖的人怎么突然就哭起来了,轮到自己头上才发现,氛围到了那里,人很容易泪崩,“今天这个奖,并不属于我一个人,它更应该归功于我的女朋友。姜姒婉小姐。”台下掌声雷动,等大家安静下来,邓以萌才咽了咽口水,继续说,“就像我之前和我的经纪人姐姐刘恬说的那样,她是我的月亮,而我,是她身边一颗星光微弱的小卫星。一开始,我把你当成了我的情敌,但是你却带我领略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也许今天的我,依然不够格与你肩并肩站在一起,也许我与你之间,还差一百个最佳新人奖,但是我不害怕,也不气馁,我知道,你会一直陪伴我走下去。我不知道我们的爱情能不能持续到永远,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一刻,这一秒,这无涯宇宙里不可计数的生命里,我最爱的,是你呀,姜姒婉。”

    主持人对于邓以萌的情感大爆发,显然是有些无力招架的,她对着台下找救兵,“有请我们的姜影后。”

    姜姒婉本来被金鹿奖的组委会邀请做新人奖的颁奖嘉宾,但是她却拒绝了。就是因为太太获奖。她想更加安静地在下边做个小粉丝,做个观众来支持她。现在邓以萌领完奖,亲自点名让她上去,这就不一样了。

    她周身是一袭点缀着碎钻的黑色晚礼服,与邓以萌身上的白色长裙相映成趣,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时,她揽着邓以萌的肩,对台下和镜头分别鞠躬,随即才拉过邓以萌的手,握着她的手,就着她手里的话筒开口,声如金玉,“谢谢大家对我和太太一直以来的支持。我太太,是个很天真也很可爱的女孩子。就是时常会有一点儿缺乏信心。我想告诉我们家的小萌,你不是光芒微弱的卫星,你是我的小太阳。我的世界里,不能没有太阳。永远不能。”

    两人将话筒还给主持人之后,下边的观众席爆发出山呼海啸的呐喊:“亲一个,亲一个!”

    邓以萌红着脸躲避,姜姒婉却微笑着追了过去,在经过她耳边时,低语:“我对邓以萌的真心,并不比超越生死的那种爱情少半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