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61.061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从寰宇大厦出来时, 电梯里依旧是甜蜜的一分钟。只不过这次, 采取主动的是邓以萌。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热恋期。

    邓以萌觉得, 没什么好羞愧的。毕竟在她的认知里,热恋期短暂有限,过期不候。也就是婉姐现在觉得她新鲜, 新鲜的东西都可口, 可口的话, 当然是品尝得勤快一点。等过一段,大家老夫老妻了, 彼此厌倦,这种随时随地都想拉着对方亲一顿的危险想法,自然也就消停了。

    存了这个念头,她自己也比较放得开了, 踮起脚勾住大婉的脖子,极力地配合她。直至电梯叮咚一声响,电梯门开的时候, 她才像挨了烫的猫咪一样,刷拉退下来,缩到角落里, 抬手捂住嘴, 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姜姒婉似笑非笑看着她, 朝她递出一只手, 等她将小爪子小心翼翼放上来, 再拉着她从电梯出去。

    出了寰宇大门就上车。

    ——这等于说又到了再次分别的时候。

    邓以萌感觉自己的小心心就像在被什么东西撕扯, 有一点点想哭。闷闷的缩在那里不说话。表情也好像受了欺负。

    “邓以萌。”姜姒婉拿手指去逗逗她。

    “暂时不想和你说话。”邓以萌拒撩。

    “那就不说。”大婉轻轻地揉搓她的耳尖。

    到达安检外边,姜姒婉微微低头在她额间吻了吻,提着小包转身进去了。

    邓以萌全副武装,整个儿像是包在粽子叶里似的,只露出一对红红的眼睛。像是只失去了胡萝卜的兔子。

    手机滴滴响起来,是大婉登机之前给她来信息了:“邓以萌。”

    “嗯。”

    “昨天你不顾我的劝告,跑去做移动血库,你还记得吧。”

    邓以萌发呆,这算哪门子的秋后算账?手指停在半空忘了回复。

    “我也要一个机会。”姜姒婉的信息跟着进来。

    邓以萌懵逼脸回过去:“什么机会?”

    “自主行动的机会。”

    邓以萌发语音过去,“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自主行动啦。你不一直都是自主行动的么?”

    对面:“你同意了?”

    邓以萌:“……嗯”

    “那我登机了。”大婉回过来飞吻的颜表情。

    “顺风。”邓以萌还对着屏幕暗搓搓地看了两分钟,末了将手机塞回兜里。

    邓以萌也没有想到,自打婉姐这一去,她的演艺事业突然就突飞猛进了起来。除了先前的全导给她打电话,几档颇为先锋的节目也朝她发来邀请函,问她有无要做主持人的意思;更诡异的是,原来的郭霖郭导也突然给她送了三四个本子——不是让她去自取,一步到位,快递员直接邮递到宿舍大门口。

    黎贝贝扶着下巴,看那一叠垒在桌上花花绿绿的本子,眉头深锁问:“萌萌,你这个运气……”从兜里默默掏出来十块钱软妹币,“劳烦你,帮我买几张彩票,可以吗?中奖了分你一半儿。”

    邓以萌笑着推开她的爪子,“这不是运气。”

    邓以萌虽然在智商方面很有自知之明,但是对于“天上不会掉馅饼”以及“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两件事情,她还是知道的。这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垂青她一个小透明,如无意外,应当是温先生那边,给她的所谓“报答”。

    邓以萌将那些本子逐一翻过,不是用接受馈赠的心态,而是以一个女演员的心态,用专业的眼睛去看本子是否喜欢、自己是否驾驭得来。

    结果她发现了,手上所有的本,女主角都与水蓉一个模子。娇滴滴的,爱哭泣撒娇的,日常照顾不好自己,需要剧中其他人物倾尽心力照顾的——花。而剧中人之所以都爱她,也因为那角色是花,长了一张美到不可方物的脸。

    邓以萌打电话去回绝郭霖时,用的说辞让侧边的安苑都顿住了,“郭导,本子我都看过了。不太适合我。”

    “怎么不适合你?”郭霖显然很诧异,“你演的很好啊。是不是我先前在剧组,没有怎么夸过你?小邓你别多心啊,我作为导演,是要维持一定的威严的,我心里还是非常欣赏你的。”

    邓以萌在这边微笑:“不是,主要是这些剧本里的女主角,都太漂亮了,要么就是武林第一美人,要么就是天下第一美人,除非婉姐或者定柔姐来演,才压得住场子,我这么一普通人,演不来的呀。”演了也会被观众吐槽。

    郭霖在那边词穷了,“不是,小邓你长得……”

    这里邓以萌说了再见。

    安苑和黎贝贝坐在对面,静默得像两尊石头雕像。

    见邓以萌收线,安苑先开口:“你疯了?”

    邓以萌眨眨眼:“……?”

    “我看了,”安苑将本子拿到手里翻了翻,“这些虽然都有点玛丽苏倾向,但收视率一定不会差。你多演几部,在观众跟前刷了眼熟,慢慢就变成流量小花了。为什么拒绝?”

    黎贝贝也说:“你刚刚说什么屁话呢。你还普通人?”递过来一把镜子,“麻烦你照照自己的脸。求你了。哪里普通你告诉我。你是普通人,那我们是什么?”

    邓以萌深知两位舍友都是好心。且是真心为她考虑。不过她有她的想法。她的脑子就是有那么轴。一方面方才说的都是发自内心;另一方面,如果因为帮了人家一次就接受过分丰厚的回报,倒像是自己当初目的不纯。

    所以干脆都拒了。

    另一方面,她也很认同婉姐的说法。

    演戏还是要有格调。她更希望自己能演绎经典角色。

    娇滴滴的萌妹这个形象,有过一个水蓉已经够了。

    无限制的重复,大概会让观众审美疲劳吧。

    邓以萌找了一个没有课的下午,与全秀约好之后,让朱成成开车带她去全导的工作室。想要对婉姐推荐她演的那个角色一探究竟。

    坐在那里,将本子翻了翻,这是关于一个乡村教师的一生。全导早些年也拍过许多商业片,转得盆满钵满以后,开始往艺术电影转型。她所钟爱的质朴型的艺术电影,投入成本小,用的特效也不多,而最后的票房虽不及早年商业影片的万分之一,可是相对成本来讲,也是可以为制片人将投资翻好几番赚回来。

    最最重要的是,艺术电影发人深思,能引发广泛的对于人性的思考。全秀近十年拍的四部艺术电影,口碑发酵以后,一直是类型片爱好者心目中的白月光。而且每一部都冲奖冲到手软,男主女主都荣膺影帝影后宝座。

    邓以萌起初只是带着猎奇的目光去看,渐渐地,却被故事里那些爽利泼辣的台词深深吸引了过去。

    电影片名叫做《小苑》。上世纪九十年代,重点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苑青青,放弃在北上广任职的机会,毅然决然投入了大西北的农村教学。面对苑青青的一意孤行,大学里曾信誓旦旦要与她白头偕老的男生提出了分手,不久就娶了留在城市一起打拼的姑娘。

    乡村教学的艰难可以说是非常写实了。

    教学设施的破败她还可以用微薄的薪水补贴。可村里人的不认同才是最致命的。

    因为她娇滴滴的外形,大家就以为她软弱可欺,甚至起初的十几二十年,都不断有媒婆堵在她门口要替她做媒。起初是说给村里的小伙子,到了她三十岁以后,又想将她说给村里的男人续弦。苑青青都严词拒绝了。到了三十二岁时,苑青青有一次离开乡村、去往省城教育部门任职的机会,对于村子里持续不断的骚扰,她也很困扰,所以内心产生了轻微的动摇。但是看到孩子们嗷嗷待哺的眼神,一双双求知的黑亮的眼睛,她又再次坚定了起来。

    剧本这时插入了一段回忆。原来苑青青就是大山的孩子,而且是孤儿,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大学飞出去,才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一直到这里,都还是非常正统的“感动中国”题材。可是到结尾,剧情急转直下,苑青青老了,佝偻了,走不动了,面皮也像风干的老树皮,孤苦伶仃住在小小的柴房里,吃的也没有,喝的也没有,常年病歪歪地躺在床上。

    这天,她好不容易爬起来,拄着拐棍去往集市时,与一辆横冲直撞的黑色宝马狭路相逢了。虽然这小村得到了很大发展,可道路依旧并不宽敞,车开得急,车主大声怒斥挡路的行人,所幸大部分人都及时躲开了。

    只有苑青青腿脚不灵便,被带倒在地。

    刺耳的刹车声过后,车主跳下地来破口大骂,恶人先告状,扭住苑青青的衣襟就要带她去公安局告她碰瓷。苑青青只是泪流满面,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中年男子见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她拖到侧边的派出所内,当着警察的面质问,问她是不是碰瓷惯犯,问她想要多少钱,当着警察说。

    先敬罗衣后敬人,面前人,一个是西装革履的地产大亨,一个是风烛残年的干巴老人,警察先生很自然地扬起鼻孔和苑青青说话:“叫什么名字?”

    老人干燥龟裂的嘴唇轻微蠕动,吐出几个字。

    “住哪里?”警察又问。

    苑青青也用嘶哑的嗓音回答了。

    中年男站在一旁,陷入静寂。

    警察见她一句分辨的言语也没有,很快做出了决定,让老人呆在看守所里“反省反省”。

    中年男子却忽然跪在地上大声嚎哭,声嘶力竭叫了一声“苑老师。”

    这位,就是当年苑青青动念头想要离开时,带头挽留她的那位学生……

    电影到这里戛然而止。

    邓以萌坐在椅子里,已经哭得不成个样子了,整个人都像刚从泪海里边捞出来似的。

    全导将纸巾递给她,一面笑问:“如何?这与你原来的戏的角色都不一样吧?比较严肃。不会太长,全片剪出来,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拍得顺利的话,几个月就可以。邓以萌,有信心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