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60.060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见谁?”邓以萌有些摸不清楚状况, “你难得回来, 我谁也不想见, 只想和你二人世界。”

    姜姒婉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和萌萌的二人世界当然要有。但是全导,前段时间正在给一部大制作选角, 我向她推荐了你。今天早上接到她的电话, 说是过来这边了, 想要与你见一面,问你是否方便。”顿一顿, “也是赶巧了。”

    邓以萌有点难受。她很信奈大婉。大婉为她揣摩的机会当然是最好的。只是这么久没见,她希望每一秒钟都是黏黏糊糊在一起过。不想要什么大名鼎鼎的李导全导。

    那些都是第三者。

    工作都是第三者。

    可是她也只有暗搓搓地在心里嘀咕一下。没有大声说出来。

    姜姒婉伸手过来摸摸她的脸,“不会很久的,就几分钟。”

    邓以萌握着她的手, 努了努嘴,答应下来。

    两个人结账的时候,老板说什么也不肯收钱。邓以萌略微尴尬, 原来当明星还有这么个“好处”,吃饭可以直接免单了?最后软磨硬泡老板也没收现金,而是要了她们一人一张亲笔签名。

    邓以萌倒也通透了, 婉姐的亲笔签名, 那可是够换好多好多碗面了。

    姜姒婉开车带着邓以萌赶赴约定的咖啡馆, 邓以萌握着胸前的安全带静静发呆。大婉一面开车, 一面开解她, “萌萌, 你以后呢,我对你的建议,就是要精选角色,不必去拍那么多无关紧要的,选一两个经典荧幕角色,演绎好了,有了代表作,往后就可以走代言路线,剩下的时间,可以安安心心在家玩,闲了就写你的剧本。”

    邓以萌嘟着嘴,故意问:“你不能养我么。居然想那么远,又要我演戏又要我写剧本的。你以为我是苦力吗。”

    姜姒婉含笑看着前方,“这么说,那更好了。要是你愿意做我的全职太太。咱们现在就调转方向回家。”说着纤纤素手一打方向盘,漂亮的急转弯。

    邓以萌不敢皮了,拉住她的手腕,“婉姐,挺好的,我去见,去见。你规划得挺好,比我的经纪人想的还周到。”人到底要有什么安身立命的资本才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婉姐真的既是爱人又是伙伴了。

    姜姒婉看她一眼,这才又按照原定的路线去了咖啡馆。

    全秀穿着银灰色的一身套装坐在那里,看姜姒婉和邓以萌依偎着走进来,不由暗自赞叹,这两位若是一对,定是一对璧人。

    姜姒婉到跟前和她打了招呼,双手搭在邓以萌肩上,为她们彼此介绍过,“这是我和您提过的,邓以萌。”

    全秀不愧是前辈,气度高华,主动朝邓以萌伸出手,“小萌是吧,我看过你的戏,是你的小粉丝。”

    邓以萌羞惭得很,“我那个哪叫戏呀,我才是您的粉丝。”

    三人落座,彼此稍微交谈了一会儿,还没完全进入正题,全秀的手机响了。听她接起来,“什么,熊猫血?我不认识这种诶。温总,您找血库呀。微博发了没?这么逐一找哪是办法!哦,哦,好。我会留意。”

    姜姒婉微微皱了皱眉头。

    全秀那边挂了电话,皱眉嘀咕了两句,抬头神色复杂看一眼姜姒婉。

    邓以萌这时候举了举手,“那个,全导,我是熊猫血。”

    “什么?”姜姒婉讶异地看着她。

    “我是,”邓以萌举举手,“我也是熊猫血来着。”

    姜姒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是了?我怎么不知道。”

    邓以萌啊了一声:“我只是没和你说嘛,可我确实是。”

    “真的吗?”对面的女郎眼睛亮了一亮,“那你可以去帮这个忙嘛?正好你又是大婉的朋友……”

    姜姒婉早就觉得有点不妥了,这时候抬了抬眉毛问,“刚刚这通电话,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温总。”全秀带着点歉意看向姜姒婉,语声略带吞吐,“他好像说,他那位新太太马上要剖腹产,可能需要输血,可惜血型特殊,是rh阴性血,正满世界找呢,血库又告急。”

    邓以萌瞪大了眼睛,“那咱们赶紧去啊。”

    姜姒婉看她一眼,“不许去。”

    关于大婉与她父亲的恩怨,以及大婉为什么要签对家,邓以萌是后来问过姜女士才明白的。

    姜姒婉的父母在结识之前都是交际圈里叫得上名头的公子哥儿和大小姐。婚后,姜女士倒是收了心,一心相夫教女,奈何温先生刹不住车,持续不断在外招蜂引蝶,导致最后姜女士忍无可忍,姜姒婉小朋友的家于是在她五岁的一个下午分崩离析,再也粘不回去了。

    据邓以萌的了解,大婉之所以走上演艺圈这条路,起初并不是为了霓虹灯下的荣光。相反的,目的更加单纯直接,是为了气一气她那亲爹。寰宇与花容是业界内由来已久的死对头,姜姒婉作为童星,通过一条童装广告出道,签入寰宇的对家花容传媒。

    起初温寰宇只是心里头有一点点不舒服,可毕竟,温姒婉那时候还只是个小孩子,不成气候。因为她是第一个孩子,温先生格外上心些,找某玄学大师给她测算过,说是在科研方面有极高天赋,不出意外应当会成为科学家一流的人物。料想她到娱乐圈也不过是玩一票走走过场,末了还得回归实验室。

    哪里料到,姜姒婉一路到了如今的地位。

    每年花容通过姜姒婉赚的钱几乎等于寰宇中层所有艺人加起来还多几十倍。

    第一次合约到期,她已经十四五岁,竟然也不听他劝告成立个人工作室避税,反而再与花容续了一次约。

    后来每当大婉的妈妈和邓以萌说起这件事,言外之意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意,邓以萌就怂怂地想起金庸老师的系列小说,里边那些因爱生恨的女人报复丈夫的手段常常花样百出,通过孩子来进行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就是其中广泛使用的一种。

    但姜女士似乎看穿了她在想什么,摇头告诉她:“萌萌别误会,都不是我的主意哦。这些都是婉婉自己要求的。那时她那么小,才五六岁,我那段时间作为失婚妇女,状态不好,整天以泪洗面。有一天,她放学回来,手里拿了一张名片,说自己想出道做明星。当时我虽然吓了一跳,但我对她的养育方式从来就是放养,所以我就同意啦,后面签约也都是她自己挑的经纪公司。我也有想过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放到自己爸爸公司,受点关照也是好的呀,可是你脑婆她自己不愿意。大概因为我前夫喜欢钱,所以她才……”末了嘻嘻一笑,“总之也有点傻吧,女儿是一线大咖,却给父亲的对手挣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邓以萌想着有点后怕,脊背发寒问:“她天蝎座,没错吧?”

    姜女士眉目弯弯地笑答:“是的哟。”

    恰好姜女士近年玩儿占星玩出了点成绩,是网络上颇有人气的占星师,于是以一个善良吃瓜群众的口吻透露:“婉婉的星盘里面,太阳、月亮、上升、金星、火星,都落在天蝎座喔。”

    邓以萌呆滞脸,眨巴着眼睛问:“那是什么意思?”

    姜女士抬手遮住下半脸,笑得很矜持:“就是说,小萌会被我婉婉吃得干干净净。”

    这些当然都是后来闲聊的题外话。

    在坐车赶往妇幼医院时,姜姒婉内心的不悦几乎要冲破天际。可奈何邓以萌那个大傻子,还在催司机快一点快一点,救人要紧。

    姜姒婉最终还是忍不下这口气,捉住她的手,“邓以萌,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人?”

    邓以萌眨眨眼,“我知道。”

    “所以?”大婉的目光带着一点质问。

    邓以萌脑筋急转弯,转了百八十个,尔后总算想明白了个中关窍。其实姜姒婉和她爸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上次春节之所以还能以礼相待,那是因为当着她这个生人的面。为了不吓着她,又恰逢年节,彼此才都进退有度。可实际上,现在在医院躺着那个,严格来说是姜姒婉的小妈。按照中国传统文化来讲,小妈是站在原配夫人母女的对立面的。

    想通了这一节,她也不顾前边的小武先生,滑溜溜钻到大婉的怀里,搂着她腰和她说话,“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在想,我的萌萌居然要用自己的血,去救我不喜欢的人。所以我们家大婉现在肯定不会太高兴。”

    姜姒婉看着她,垂着睫毛没则声。何止不高兴。简直后悔不该节外生枝,带她见什么导演。导致这一系列意外。

    “但是我以为,换做你是我这个血型,你也一定会去救人的。”邓以萌仰脸看着她,发自内心真诚地说:“我知道婉姐是恩怨分明的。不会因为讨厌一个人就不施以援手。”

    姜姒婉心中五味杂陈。

    温先生那位小太太体质据说不怎么温厚,剖腹产手术安排在他们到达后的十五分钟。

    在此之前,邓以萌验过血,护士长问她体重,邓以萌想了一想,“九十斤。”

    姜姒婉说:“你没有九十斤。”

    “我有的。”邓以萌弱弱地争辩,“我大学之后长高了五厘米,也努力增重过……”

    其实是最近为了日后反攻,有慢慢在努力健身的成果。

    姜姒婉拎着她去体重计上称,邓以萌捏着一把汗,将手机和钥匙什么的都塞在大口袋里,还顺了护士站一把笔。

    体重计显示451公斤。

    姜姒婉皱皱眉头,咬咬下唇一言不发。

    几个人在手术室外边默默等候。

    最终邓以萌被抽掉了3cc血。

    温先生直说以后有重谢,老来得子,喜得无可无不可。

    姜姒婉拉着唇色苍白的邓以萌离开医院,回家路上,邓以萌看过去,大婉那眼神,实在很有些恨不得吃了她的意思。

    因此怯怯地和她提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有圣母病?”

    姜姒婉咬咬牙,“你说呢。”

    邓以萌靠在她怀里,和她解释,“婉姐,你听我说呀。我们这种特殊血型的人。平素都活得小心翼翼的。我还没有和你讲过,是因为我不想立这个flag,我不想因为这个血型遇到什么麻烦。但是假如遇到有人需要我给她输血,我会毫不犹豫上去的。不是为了善良,不是为了显得多么伟大,而是我为了自己考虑。婉姐你想想,假如有一天,我受伤了,需要输血的时候,别人不为我挺身而出,那我不是死翘翘了吗?”

    她抽完血,头有点晕,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的。但是姜姒婉听了,还是软乎下来了。没有办法。谁让这是邓以萌的歪理呢。

    将她揽到怀中,轻轻问她怎么样。

    “你不要生气。”邓以萌补一句。

    “我不是生气。傻瓜。”姜姒婉看她说了一大段之后,微微喘息的辛苦模样,皱着眉头直犯心塞,“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笨蛋。”

    邓以萌将脸埋进大婉怀里。不再勉强自己交谈了。

    两个人终于又再次回到二人世界。

    回家后,她是被大婉抱上楼去的。她将她安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之后,她下楼去给她做了个红糖鸡蛋端上来。

    邓以萌闭着眼睛,小脸苍白地躺在枕头上。

    姜姒婉走过去,轻轻摇了摇她的肩,“邓以萌。”

    邓以萌睁开眼,“婉姐。”

    “你说你,逞什么能。”姜姒婉低头问她。

    “我没有啊。”她的眼圈儿又红了。

    姜姒婉本来也不是要质问她,叹口气,“是我不好。又害萌萌遭罪。”

    “我没遭罪,好着呢。”邓以萌坐起身。做一个展示手臂肌肉的动作,“看到没,强壮着呢。”

    姜姒婉摇头,将旁边的红糖鸡蛋端过来,一勺一勺地喂给她,“你是傻瓜吗?”

    邓以萌一口一口接过去,喝得很乖巧。喝完了,蹭上来抱着大婉亲亲。

    “睡一觉。”姜姒婉头疼。

    “好。”邓以萌看一眼窗外淡淡的暮色,缩进被窝里,“你也来。”

    “我去洗漱一下。”姜姒婉扶着额头。

    邓以萌乖乖躺在那里,默默地暖床。可能因为方才失血,明明初夏,她却只觉得冷。将薄被裹得紧紧的。

    姜姒婉对镜刷牙时,眉头一直都没有熨平。想到邓以萌为了别的人抽血失血,心口就堵得慌。

    到了楼上,邓以萌已经闭着眼缩成一团在那里睡着了。

    她与时差做抵抗做了一天,眼下只觉得也有些困倦,躺进被窝里,将邓小萌当成抱枕搂在怀里。

    怀里那只小小的咕噜咕噜骚动了下,最终转过身来,也抱住了她。

    “婉姐。”邓以萌的小声音。

    姜姒婉闭着眼睛不则声。一点都不想搭理她。

    “婉姐?”邓以萌确认似的,又喊了一声。

    姜姒婉还是沉默得像是一个谜。

    邓以萌是不会死心的,拿手指沿着她婉姐五官的轮廓,轻轻描画过去。她的指尖弄得姜姒婉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于是便欣喜起来,侧身扑过去,将大婉压住了,用嘴唇轻轻地在脸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吻。

    “别亲我。”姜姒婉睁开眼,“哄不好了。”

    邓以萌笑嘻嘻的,对着她的嘴唇就亲了过去。她不得章法,偏又要死守着这个攻势的地位,在上边胡乱亲了会儿,也就后继无力,且身体状况也没有恢复,头晕目眩的。

    姜姒婉见她喘呼呼的,又心疼,摸了摸她的头,“好好睡一觉。”

    可是邓以萌哪里肯听。咬着苍白的嘴唇,抬手就去解姜姒婉的衣服扣子。

    “别闹。”大婉大约是觉得与她生气也于事无补了,终于带了点无奈带了点释然,“不知道是谁刚献过血。还不安分点。”

    “我。我献了血,现在需要补补。你让我补补。”邓以萌自觉说了很黄暴的话,手指解扣子的时候绊住了,急得脸急速涨红,且又是一阵头晕。

    姜姒婉随即眸色沉了沉,抬手帮忙,任她将自己的睡衣褪下,洁白而趋于完美的身体就那样呈现在邓以萌跟前。

    “萌萌!”姜姒婉忽然叫她。

    邓以萌捂住自己的鼻子,“嗯……”

    姜姒婉哭笑不得,“你这什么坏习惯?”

    “对不起婉姐,我第一次见、见到……”邓以萌说不下去了。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的身体。所以流鼻血了。这个不丢脸。

    姜姒婉伸手从侧边拿过一张纸,替她轻轻擦过,一边擦,一边嫌弃她:“怂成这样,还想‘那个’?”

    邓以萌哭唧唧的:“太不公平了。每次那个,都是我喝醉了。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等明天你又走了,我呢,又要在家独守空房…我不要……”

    姜姒婉听了,叹口气,凑上去吻住了她,带着她再次躺下,用被子将两人裹起来。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长到在进行时,足够将两人之间的障碍都去掉。

    直至亲完了,邓以萌晕晕乎乎的,水光潋滟的眸子看着上方的大婉,哼哼唧唧地说:“让我在上面。”

    姜姒婉摸摸她的头:“你今天,比较辛苦,下次吧。”

    邓以萌的视线不老实地往下边溜。

    看了看婉姐的胸口,再低头看看自己,顿时觉得好过分,都是女孩子,为什么大家这么不一样!自己的是小兔子,婉姐的是大兔子!可是有大兔子的婉姐,穿衣服却是个衣架子,根本没有传说中大胸的烦恼!炸着胆子伸手上去摸了摸,感动得哭出来。也学着在学校宿舍的时候婉姐做的那样,往下滑过去,蹭上去亲亲。

    她似乎听到了大婉轻微的叹息声,正开心时,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提了上来,脑袋再次回到了枕上,接着就是再一次令人沉迷的亲吻。

    周身的肌肤都被婉姐的手指关照过了。

    婉姐大概太担心她,手指还不够,用嘴唇再次去关照。

    非常细致的一次全身检查。

    亲到腰腹间时,邓以萌整个人已经有些沸腾了。确切地说,是脑子里沸腾了起来。她发现自己无法思考,两只爪子紧紧揪住了枕巾,发出来难以自持的喘,息声。

    “姜姒婉。”她想让她停下了,因为发现自己实在受不了。

    但是她婉姐并没有停下,那种摄人心魄的感觉还是席卷了过来。只感觉整个人都不是自己了。灵魂从抽离,羞答答地看着躺在那里的女生发出模糊无意识的呓语。

    最后她记得还没来得及亲回去,只不争气地颤抖了几次,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都是献血惹的祸。

    第二天她听到身边有动静时还很早,天还没亮,她察觉到婉姐已经起身了,也明白大婉今天要赶飞机,很想起床给她做个爱心早餐,奈何就是疲倦得睁不开眼睛,等到耳边有人叫她,睁开眼,只见大婉又把早餐端到床边来了。

    “这是什么待遇啊……”邓以萌呆呆看着小几上的煎蛋,麦片还有水果。

    “我太太的待遇。”姜姒婉无奈,“快吃吧,小怂包。”

    邓以萌低下头,拿着一小块面包啃了啃,没什么胃口,又拿刀叉去切鸡蛋,手却抖得厉害。

    姜姒婉到底看不过眼,亲自替她切好,再亲自喂她吃完。

    邓以萌吃得有点撑,眨眨眼问:“你几点的飞机?”

    “改签到中午了。”姜姒婉默默收拾杯盘,“要再睡会儿吗?”

    “不……”邓以萌红了脸,“我起来了。”

    姜姒婉点头,“老温找你,待会儿我带你一起去看看。”

    邓以萌还没明白老温是谁。

    直至起了床,一车开到寰宇大楼的楼下,邓以萌才想明白,老温是指温先生。

    进了寰宇大楼,大婉带她去搭乘那一部需要密码才可以乘坐的电梯。开启密码的手势无比娴熟,随即将邓以萌拉进电梯,抬手看看腕表,点头做了一个简单的算术,“从这里到六十八楼,大约,一分钟。”

    邓以萌点头,嗯了一声,“差不多是吧,怎么啦?”

    姜姒婉默然将她拉过去,拉进怀里,低头找到她的唇,辗转而轻柔地吻她。

    “……”

    邓以萌以前对时间没什么概念,她不知,原来一分钟这么微不足道的时间,也可以变得这样甜蜜而充实。

    电梯响起开门声时,大婉放开了她,还拿手指替她擦了擦唇角,捋了捋她的头发。

    “……”邓以萌根本没反应过来,还抬头晕乎乎地望着她。

    姜姒婉拍拍她的脸颊提醒她,“到了。小傻瓜。”

    随即被大婉拉着进了温先生的办公室。

    邓以萌微微鞠躬当作打招呼。

    “温先生。”邓以萌忘了上次大婉是不是这样叫的。

    温寰宇起身拉着邓以萌说了好几车感谢的话。

    姜姒婉说:“我想请您帮个忙。”

    “什么?”

    大婉言简意赅地将来意讲清楚。

    没别的,就是关照邓以萌。让她在温先生可以影响到的范围内,都务必要将她罩着。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温寰宇仿佛听见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我感谢小邓自有我的方式,但你我父女二人针锋相对多年,我给你提的要求你一直没有答应,为何你说的,我就要应承?”

    “那不一样。”大婉神色很肃穆,但口吻还是淡淡的,“先前是为了报答你对我母亲的所作所为。”

    “哦。”温先生点头,坐回桌内,含笑,“现在你‘报答’完了?”

    “我还要离开一个月,如果爸爸答应好好关照我的萌萌。”姜姒婉揽揽邓以萌的肩,“我年底与花容的合约到期,就不再续约了。我会自立门户。”

    温先生看着邓以萌:“这算是正式拜访?”

    “是。这次带她来,就算是正式拜访家长,您也知道——您那个‘温公馆’我是不会去的,”姜姒婉声音比父亲的眼神更冷两分,“这就是我太太,我不希望,以后她到你们寰宇卫视上节目,再受到任何的捉弄。”

    温先生十指交叉放在桌面,静静地再打量了一番邓以萌,最终点了点头,“可以。”

    末了,还朝姜姒婉递出一只手。

    大婉握住那只手。

    邓以萌旁观,看到握手的两个人,眼睛里都写着“成交”两个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