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59.059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萌看到那个官微预告是在它出来的两天后,来回浏览了两遍, 整个人要晕。

    她给大婉发的消息也简单, 几个字:“不是真的。”

    大婉立即给她回了个电话…

    彼时算起来, 应当是姜姒婉刚好要睡觉的时间段。

    “婉姐。”邓以萌脸上露出忐忑的表情,“是不是吵到你了。你接着睡, 我们晚点再聊。”

    姜姒婉摇头,“邓以萌, 你太小心翼翼了。”

    邓以萌意识到自己正忙于催着她去睡。姿态确实不怎么洒脱。愣愣的有些失神。

    “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给你带来了压力?”

    “没有。”邓以萌眼眶发酸, 垂下头,“我没有压力。”

    姜姒婉说:“我知道那个花絮不是真的。有些综艺为了博眼球,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但是你哭得那样厉害, 肯定是遇到了难受的事情,竟然都没有和我提一句?那我这个女朋友,对你来说的意义,是什么?一个互相说早安、晚安的手机宠物?”

    邓以萌红着眼圈儿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懂事。”姜姒婉语气沉着,“但我不希望你在我面前也那样,我希望你无理取闹一点, 对我的要求多一点也没关系。”

    “我知道你拍戏很辛苦,不想再给你添麻烦。等你回来了,我, 我……”邓以萌说不下去了。

    “你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姜姒婉压低声音, 循循善诱, “告诉我。我们不是外人啊。你是我, 内人啊。”

    邓以萌本来想配合她笑一下,但此时内心某些情绪暴涨到了一定程度,若是不绷住,只怕下一秒就会哭出声来。

    “萌萌。”对面的人在催她。

    “我希望你,”邓以萌捂住眼睛,“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我不想异地恋。我也接受不了,女朋友三个月都不在我身边……”

    “……”姜姒婉轻轻嗯了一声,“还有呢。”

    “我不需要你是什么影后。也不要你全世界知名。”万事开头难,邓以萌一开腔,就被自己打败了,两行眼泪像是奔腾的小溪流,破罐子破摔地全部说出来,“我希望你是我一个人的。在我身边陪我。当我受了委屈,或者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想坚强面对,只想躲在你怀里大哭,听你说甜言蜜语来哄我。”

    姜姒婉听得非常认真。

    “我就是这么不成器。”邓以萌捧着手机蹲在阳台,将阳台通往寝室的那道门给打了反锁,“虽然先前说得很有雄心壮志,要变成很厉害的人……”擦了一把眼泪,“要成为能与你肩并肩站在一起的人。可一旦你不在我身边,我就脆得很,全然没有了斗志。仿佛发誓的那个人不是我。”

    姜姒婉还在对面,两道弯弯的柳叶眉纠在一起。脸上的神色不可谓不痛惜。

    “我本来应该像你一样努力,不,应该比你更努力。但是我看到学校的樱花开了又谢。”邓以萌的眼泪吧嗒吧嗒像是不要钱一样,“我却只有一个想法——啊,一整个春天,姜姒婉都不在我身边。”

    “……”受到指控的某人,手指靠近镜头,来回摩挲。

    ——大概是在轻轻抚摸她的脸。

    “我知道这些想法是不对的。特别傻气。”邓以萌眼睛又肿了,脸也失去了清秀的本来面貌,轻微浮肿起来,“我不该成为你成功路上的绊脚石,所以不能说。但现在我全说出来了……”瘪了瘪嘴,“你讨厌我了,是不是?”

    “不会。”姜姒婉声音气若游丝,“是我不好,让你这么辛苦。”

    “我没有辛苦。”邓以萌否认。

    “萌萌,答应我,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好吗?”姜姒婉柔声说。

    “我知道。”邓以萌捂着眼睛,“你别担心。”

    邓以萌一个手滑不小心,将视频给切断了。想再回拨过去,手指无意间触到自己灼热的脸颊,忽然就想,算了,不要让婉姐再看一遍自己这歇斯底里的模样。心中有一种万籁俱寂的感觉。怕大婉多心,因此发过去一条消息,“不要担心,我挺好的,你也要好好的。”

    她哭了这一场,将几个月以来撑着自己的那股蛮力给卸掉了。整个人陷入一种单纯的疲惫里。没有去吃东西,只是洗漱过,换了睡衣爬到床上去,钻进被窝里,陷入了昏天黑地的睡眠。

    通告让朱成成往后推。专业课也让安苑帮忙请假。

    睡了不知多久,耳边有低沉的喊声,“邓以萌。”

    婉姐?

    几乎是本能地辨识出她的声音。

    大婉不在身边的这段时间,邓以萌无数次温习她的作品。

    姜姒婉是出了名的不用替身,也不用配音,几乎都是现场收音。所以,她的音色,现在对于邓以萌来说,好像一个认识了一百年的朋友那样熟悉。

    她喃喃地喊她的名字,迷迷糊糊转过身时,双手一搂,却搂到了温热的身体。顿时一个激灵吓醒过来。

    邓以萌睁开眼,将搭在姜姒婉肩上的两只手撤下来,懵了会儿,抬起手来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摸着摸着,悲从中来,“看看,姜姒婉,我完蛋了,我想你想得都得神经病了。”呜呜又哭了几声,“我怎么这么没用。”

    姜姒婉低头看着她,眼神淡淡的,将她的手捉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呜哇啊啊啊——”邓以萌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将侧身躺在旁边的大婉给狠狠撞了一下。

    “ouch……”姜姒婉扶着被撞得生疼的右肩。

    “你是真的啊?”邓以萌心里简直哔了狗,靠着墙不敢动,“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啊。难道……”内心沉痛,“难道我睡了一觉,穿越了?”

    姜姒婉不理她,轻轻躺在枕上。眼睛盯着帐幔顶端,一眨不眨的。

    邓以萌默默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没错的。距离她昨天睡觉,过去了二十几个小时。这个越,穿得并不太远。

    她有点不好意思。如果大婉是真的,那她肯定想了很多办法,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回来她的身边。

    结果她却一副drama queen的怂样。

    大婉的电影分明还要几天才能杀青。她这个时候回来,是几个意思?

    果然自己昨天的坦白,太过火了么?

    “还真是个小呆子。”大婉在枕头上歪了歪头。

    “……”邓以萌认命地躺下,近距离看着女神美颜盛世的脸,抬手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轻轻划了划。

    姜姒婉将她的手握住,一同放进被子里,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直至将邓以萌的脸看得变了颜色,成为淡淡的浅粉,这才露出了此次见面以来的第一个微笑,“宝宝。”

    邓以萌没有答应,蹭上去,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姜姒婉让她亲。亲完了,抬手将她揽进怀中,低头看着她,用非常低的声音说:“邓以萌,我在这里,我的怀抱也在这里,交给你任意使用。想躲在我怀里哭多久?”

    “可是你来了,我就不用哭了。”邓以萌眨巴着眼睛,“其他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姜姒婉将她再搂紧一点。脸颊蹭蹭她。她自小时候起,就把自己交给了工作,有时候投入进去,几个月都出不来。这次马不停蹄地赶着拍摄进度,为的是早点赶回来,回到邓以萌身边。

    哪里知道,邓小萌暗搓搓地精神崩溃了。

    “我和导演请了病假。但也只能待一天。”低头亲亲邓以萌的额头,“可以原谅我吗?”

    邓以萌想了一下,婉姐的意思是,在这里待一天之后,又要再度飞走,将电影拍完,再最终回来?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呀,悄悄地蹭上去,“我们也说好的,你回国的时候,我要去接你的。我没有去,咱们扯平了。互相原谅一次吧。”

    两个人离得这样近,最适合来一个亲亲了。可是两个人彼此凝望,谁也没有动。

    “为什么不去家里?”大婉问。

    自打她离去,邓以萌一次都没有去过她的小别墅。一直窝在宿舍。而姜姒婉方才来探访,遇到黎贝贝,在她一脸惊奇的注视之中,进门来,坐在凳子上说等她睡醒。而待黎贝贝出门去之后,她才来近距离观测邓以萌的睡颜。结果一下子看住了,导致了眼下这种、两人躺在小小的学生床上的窘境。

    幸而两人都不占地方。且亲昵地抱在一起。一张小床容纳了她们俩,竟然还绰绰有余。

    “我怕睹物思人。”邓以萌文绉绉起来,“近乡情怯,你懂吧。”

    “嗯。”大婉这次一点开玩笑或者要调戏她的意思都没有,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全盘无条件接受了!

    邓以萌一个猛子扑过去,将大婉制服在下边,凑上来就要开始亲。

    被姜姒婉抬手挡住,“邓以萌,你胆子真大。”

    “哪里胆子大。”邓以萌凶巴巴的,“我亲的是自己的女朋友。不犯法的!”

    姜姒婉将她的下巴捏过来,在嘴唇上亲了亲,“舍友回来了怎么办?”

    邓以萌啊了一声。想了想,今天是周末了。“没关系,她们都回家了。”

    姜姒婉捏捏她的鼻子,“万一呢。你要玩火吗?”

    “玩火多刺激啊。”邓以萌眼睛亮了。

    “别闹,咱们去家里。”姜姒婉坚持。

    “我不。”邓以萌性格里倔强的一面开始发作,“老是去大婉家,就像是被婉姐收养了一样。你也是学生,你怎么就不能试试学生式的恋爱?”顿一顿,“我看很多青春小说,主角都有把对象带回宿舍,过夜的。”

    姜姒婉略微吃惊,“萌萌,你都看的什么小说?”

    两个人正说着,寝室门轻响。邓以萌耳朵一抖,方才的趾高气扬都不见了,怂得立刻就钻进大婉怀里。

    大婉拍着她的背,露出个狡黠的笑来。还以为她真那么能耐。原来还是个纸老虎。

    宿舍里的床近来为了防蚊虫,都上了帐幔,因此两个人在床上尚算安全,外边的人并不能看到她们。

    邓以萌等了会儿,听见那边窸窸窣窣声响的节奏,慢慢抬起头,喊了一声,“贝贝?”

    “嗯,是我。”黎贝贝将行李箱翻出来,霹雳哐啷往里边装东西,“萌萌,刚刚那个姜姒婉来找你,我请她进来坐的。你和她说上话了吗?”

    邓以萌低头,看着姜姒婉憋笑的脸,瞪了她一眼,心想霹雳贝贝也真是粗心,大婉的鞋肯定还在床下边呀。朝外边说:“嗯,说上了。”

    “你和她关系很好嘛。”黎贝贝继续哐哐收拾,“前段听说她出国去拍什么大片儿了,都没见她回国的消息呢,想必是刚回吧,竟然就来看你。”

    邓以萌涨红了脸,“关系……还可以。”她真的自取其辱了。大婉不动声色解开了她衣服,手指在她的皮肤上一寸寸地轻轻描画。目光里是看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幸灾乐祸。

    贝贝又问:“话说回来,你们是拍《青云纪事》那时候结识的吧?我觉得你就是演水蓉那个角色起家,所以别人先入为主,怎么看你都像蕾丝边。你瞧最近网上,都快把你和俞定柔给炒成国民cp了……”

    邓以萌此时此刻没办法和她交谈,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不发出声音来,手肘支起来撑住上半身,双手则死死抓住了枕巾。大婉的恶趣味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她的手来到了她的胸前,那就算了,现在她竟然还将嘴唇移到了那里,含住了什么……

    “邓以萌你咋不说话,还好吗,睡了这么久没出毛病吧?”贝贝关切的声音。

    这波令人窒息的操作下,邓以萌最终还是破功了。一张嘴发出来的一声闷哼简直令人面红耳赤。

    黎贝贝收拾行李的动作顿住,头皮发麻,看向邓以萌那张用帐幔遮得严严实实的床,“邓以萌,我说,你在干什么?”

    邓以萌都出了一身薄汗了,喘息着说,“没、没干嘛。”

    “我靠,你给我停下。你也太重口了吧,大白天的!”贝贝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都靠了过来,“欲求不满吗?”

    邓以萌真的要哭了。所幸姜姒婉没有再继续搞怪,松了嘴,将头移回枕上,好整以暇地给她系扣子。因为刚刚的热身运动,邓以萌是出了汗。而大婉的眼睛更加波光潋滟,嘴唇也变得越发红艳艳的。素颜竟然像童话故事里所描述的白雪公主。邓以萌对着这张脸,实在气来。被贝贝的问话堵在那里,只能气自己没有金刚钻,还要揽瓷器活。明明怂的要命,还企图在宿舍玩火。这下被大婉教育了吧。

    “说话啊。”贝贝催她,抬脚在床沿踢了踢,“你要现在空窗期没有对象,我给你介绍,你别在宿舍玩这个。”

    邓以萌羞愧地垂下头,似懂非懂的,只觉得是很禁忌的话题,咬住下唇不能答。

    姜姒婉将她从自己上方挪开一点,揭开帐幔探出半边脸,登时将下边的黎贝贝唬得退了一步,“姜、姜……”

    姜姒婉含笑:“黎贝贝同学是吗。那个,邓以萌睡得头晕,有一点落枕,我给她稍微揉揉脖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黎贝贝咕嘟咽了咽,觑着眼从帐幔的缝隙里去瞅瞅,邓以萌也钻出来了,怯生生躲在姜姒婉身后,两手搭着姜姒婉的肩。虽然神情赧然,可身上的衣服穿得好好的呢。

    黎贝贝抬手抓抓后脑勺,“哦,这样啊。那,你们继续?”

    邓以萌连摆双手:“不了不了。我们还有事要出去的。婉姐来找我,是有工作要商谈。都怪我,太娇气了。哈。”最后这一声干巴巴的“哈”,丝毫笑意也无。

    姜姒婉满意地下床来,等邓以萌整了整衣服也爬下来时,还伸手扶了她一把,将她带到地上站稳,拉着她的手对犹自懵逼脸的黎贝贝说:“黎贝贝同学。”

    “啊?”贝贝失神,“啊,哦,是我。”

    “谢谢你照顾萌萌。”姜姒婉的声音在这种逼仄一点的小空间里越发清脆好听,“我们刚刚没有乱来。只不过,邓以萌确实是我的女朋友。”

    邓以萌瞪大眼睛,尔后注视着黎贝贝瞪得滚圆的眼睛、嘴巴慢慢张开又渐渐合上,最后听她说:“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

    “嗯。”姜姒婉看一眼她身后豁开的行李箱,含笑说,“今天你忙,我和萌萌也赶时间,改天再请你和安苑、小杨一起吃饭。”

    黎贝贝捂着嘴很是惊讶,“你还知道安苑?”

    姜姒婉点头,“邓以萌经常念叨她的好室友。”

    黎贝贝露出满意的笑来,“成啊,还算小萌有良心。婉姐,你们继续约会,我这收拾收拾,也要走了。”

    -

    邓以萌换了一身衣服才和姜姒婉出来,拉着女朋友的手,侧脸带着点崇拜看着她。

    “怎么了?”姜姒婉淡淡地回望过来。

    “你就这样,和我室友公开我们的地下恋啦?”邓以萌问。

    姜姒婉看着她,“公开不好么?”

    邓以萌看她的眼神,有些意会过来,报之以严肃脸,点头,“没有好或不好吧。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特意去说。邓以萌和姜姒婉,就是千千万万普通情侣中的一对。除了家人,不用特意给别人交代的。”

    姜姒婉看着她瘦得尖尖的小脸,低头亲在额头,“好。先不说这个,先去吃饭。”

    “先说好,这次我请你。我带你到学校附近一家最好吃的馆子。”邓以萌信心满满,“不要再去那么贵的地方了。”

    邓以萌明白的。每个人的生活方式烙印在骨子里。从小生活水准不怎么样,长大之后,一条广告就能挣爸爸妈妈好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年薪,算是脱贫了。但她不会花钱。见了贵的地方依然会有些心虚,周身不自在。

    所以传说中的那个理论是很有道理的。富贵富贵,富相对容易一点,但是“贵气”很难。要想培养出来一个有格调有品位,行走坐卧都带着有钱有闲阶级的洋洋洒洒的孩子,需要倾几代人之力。

    不过那些花架子,本也不是邓以萌看重的。

    她看重的,从来都是和谁在一起,至于去哪里,干什么,都不重要。

    而姜姒婉这次本来就打定主意,全都听她的,于是纵容一笑,随她了。

    两个人穿着连帽衫,戴着调皮的卡通口罩,手拉手走到目的地。这小馆子的环境本就偏静谧,时间又正好是半下午,在这里吃东西的人甚少,邓以萌和姜姒婉到来,只引起了小规模的围观。老板红光满面的,声如洪钟朝厨内喊:“一碗鱼香肉丝面,一碗红烧牛肉面!”

    邓以萌拉着姜姒婉在僻静角落的干净桌子上坐下。还是拉着大婉的手,舍不得放开,捧在手心里,一个一个细细摩挲过去。

    “这么喜欢我的手指啊?”姜姒婉低声问。

    “喜欢。”邓以萌想也不想就答。美好的事物谁不喜欢。

    “嗯。那就好。”姜姒婉的声音带上了笑意。

    面端了上来,服务生小哥羞答答地将碗放在她们这桌,动作拉得跟电影慢镜头,末了娇羞一句,“两位请慢用。”

    邓以萌看了一眼,顿时有点尴尬。刚刚她忘记说,对方大概也是太激动忘了问。此时两碗面上边都盖着少许香菜。她拿过筷子,将面条里边的香菜和蒜末葱姜等等都挑出来。

    姜姒婉本来就不是为了吃饭,手扶着半边脸在对面看着她忙活,整个人带着一层柔光。

    那边的小哥又用水晶碗端了一碗水果沙拉过来,声称是老板送的。见了邓以萌的操作,哎哟了一声:“诶?两位不吃这个的吗,我去换吧。”

    “不用了。”姜姒婉懒懒地动了动眸子。

    小哥立刻扶着心口,一脸“糟糕,这是心动的感jio”的表情。

    邓以萌也和他笑笑:“没事,谢谢了。”

    小哥见两个人都随和,胆子也就大了些儿,试探性地问:“两位这样的身份,怎么会来小店光顾的?”

    邓以萌见大婉的红唇微动,怕她又反手就是一个出柜,赶忙抢先说:“那个,我们来取材,体验一下!”也不管取材两个字用得对不对。反正意思大家能理解就成。

    小哥果然秒懂,“哦,下部戏你们两位合作的吗?”

    “……呃,”邓以萌骑虎难下,“嗯,差、差不多。”

    “你们还会有对手戏吗?”小哥明显兴奋了起来,“就像,水蓉和皇甫大小姐一样!”

    邓以萌尴尬地朝姜姒婉看一眼。结果对方的表情闲闲的,一副压根就不打算救驾的模样,甚至可以说带上了一些看好戏的意味。转过脸,信口说:“是啊。已经在筹划中了。”

    “我太高兴了!!”小哥一脸要升天的表情。

    邓以萌咳嗽一声,低头继续拣香菜。

    小哥十分懂得察言观色,“那两位慢用,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超喜欢你们两个。请继续加油啊!”说完喜滋滋地去远了。

    邓以萌这里总算拣好了香菜,将面碗递过去,一边拌自己的面一边说:“婉姐,我还看过一本百合小说,某朝某代,女帝体质特殊,对许多东西都过敏,所以张榜昭告天下,求一位味觉灵敏的小姐,进宫侍候女帝用膳。有一位吃一口食物就能把里边的食材分辩得清清楚楚的小姐入选了。然后每天在女帝用膳之前先尝一口……后来有一个反派想要收买小姐,刺杀女帝,结果……”

    姜姒婉含笑看她一边拣香菜一边跟梦呓似的嘚吧嘚吧,饶有兴味。

    邓以萌抬头对上她的视线,脸还是变成了粉色,“干嘛那样看我。”

    “萌萌可爱。”姜姒婉和邓以萌一样,恰巧是不爱说情话那一类,觉着华而不实,偶尔提一句,要么是调侃,要么是这样子平淡似水的,“所以爱看。”

    “你猜猜女帝怎么样了?”邓以萌有点不满。大婉过分。她竟然不在乎一个编剧讲的故事,而在乎一个编剧的外表,这是一种很严重的侮辱!

    “女帝的事,你可以晚点再告诉我。”姜姒婉指指她跟前的面,已经快要粘成一团了,“先吃。吃完,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路上咱们慢慢讲。”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