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56.火辣辣的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俞定柔那边下了节目就被经纪人数落了。

    “我的祖宗啊, 你知道那是在直播吧?”在车上经纪人就要昏过去了, “你那毫不避讳的模样是闹哪般?知道的说你是恶作剧, 不知…”

    “什么恶作剧?”俞定柔艳丽的脸上满是冷漠,“本宫分分钟入账几千万,谁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搞恶作剧?”

    “……”经纪人姐姐扶着额头喊娘。

    俞定柔不去理她,拿过手机美滋滋地刷微博看评论。

    “别看了。”袁经纪劈手将手机夺过去, 恨铁不成钢地咬牙切齿,“现在粉丝最喜欢给偶像配cp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今天这样一放话出去,群众喜闻乐见,能不想入非非吗?”

    “想入非非好啊。”俞定柔翻个大白眼,将手机抢回去, 接着看网友刷的一段子。

    “你是个直的啊。”经纪人提醒她, “算姐求求你了,做个人吧, 你每天的绯闻就够腥风血雨的了。给条活路吧姐。”

    “直什么。”俞定柔妖冶的眸子里透露出来丝丝冷淡,“老娘不直。我算是看透了,男人都鸡贼, 没劲, 女孩子可爱多了。比如邓以萌,就敲可爱。”望着虚空中的一点,“啊, 香香软软的, 抱起来肯定很舒服吧。”修长的手指还装模作样地抓了抓, 脸颊掠过一抹羞赧。

    经纪人恨不得手边就有把刀,拿过来就可以切腹了。只可惜没有。她只得抱着自己的头,把一早上刚花血本做的短发造型抓得形同鸡窝,嘴里也发出窒息的尖叫声……

    与此同时,姜姒婉的微博评论区也是一派热火朝天。

    起因是邓以萌去送机的照片还是被有心人拍了下来,因两人态度亲昵引发热议,持“那是婉的妹妹”和“那是婉的老婆”两种观点的人差不多各占一半,在评论里讨论着讨论着就从奇诡的角度开撕了。

    邓以萌既不知被平日里总看她不顺眼的大佬夸了,也不知她裹成个粽子跑去机场送行的照片已经成为了姜姒婉粉丝手里人手一张的香饽饽、每个人都在讨论她是谁。

    此时的她,哼哧哼哧爬上图书馆的梯子,搬下来一摞参考书,她打算把新学期要学的专业课理论知识都先过一遍,做到心里有数,到时候万一缺课了,补起来也比较有系统性,没那么吃力。

    安苑本就沉迷于学习,邓以萌早上说要来图书馆,她二话不说就一起来了,只有黎贝贝,还在寝室待着打游戏,顺便请舍友们到时候把笔记复印一份给她……

    邓以萌将资料搬到自习室没多会儿,兜里的手机震动得厉害,只得悄咪咪起身,到外面看看是大婉的视频电话,到僻静处接起来,“婉姐。”

    “老婆。”姜姒婉皱着眉头。

    “……”这波改口来得没一点点防备,邓以萌脸刷拉涨红。

    “你在做什么呀?”大婉仿佛看不见她的赧然。

    “学习啊。”邓以萌心口怦怦狂跳,“你呢,你在……”

    “亲亲我。”大婉今天格外粘人。

    “哈啊?”这怎么亲啊。

    邓以萌四下里张望,好的,没有人注意这边,揭下围巾,默默对屏幕飞吻。

    姜姒婉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突然换了话题:“最近在剧组怎么样?”

    邓以萌歪歪头。俞大小姐虽然酷爱找茬,可除了语言暴力,也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至于蒋廷嘛,上次企图约她结果被婉姐撞破之后,就安静如鸡的了,每每见了她,都还要客客气气地点头致意,再也不提那一茬了,颔首答道:“蛮好的。其实我的戏份往后也没什么了。我就等着杀青呢。然后恬姐说了,会帮我物色新戏。”

    姜姒婉眯眯眼,转瞬微笑:“嗯,萌萌要加油。”

    “婉姐,你呢,开机了没?”

    姜姒婉将情况与她简单说了下,就催她,“不用担心我,继续学习吧,嗯?”

    “好。”邓以萌对着屏幕挥了挥手。

    两个人在屏幕跟前各自静止半分钟,大婉忽地失笑,邓以萌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呆呆问:“笑神马?”

    “挂电话呀。太太。”大婉的眼睛弯弯的像月牙。

    “不,你先。”邓以萌在小细节上有种奇怪的固执。

    姜姒婉说:“舍不得我?啊,萌萌就这么想我么。”月牙儿弯得更厉害了。

    邓以萌脸颊醺然。嘟着嘴没办法反驳。因为只要她敢说“你不也没挂,你也舍不得我,你也这么想我么”,大婉绝对会说“对啊,想死我了”。哼,森气。抬手啪嚓切断了。

    斯蒂芬导演这次相中的故事是科幻片。812年,宇宙历史进入新纪元,各大星系的生命不再是完全的隔阂。这个背景下,某天,来自河外星系某先进文明的异乡人,因到地球观光时错过回归的佳期导致了滞留,为了生活下去,他们若无其事地按照这颗水蓝色星球的规则行事。姜姒婉也是其中之一,她旅行过多个国家,厌倦期便以一名联邦探员的身份过着类似于普通人的生活,某日,接到母星召唤的异乡人们开始自主集合,而在集合的过程中,一个宇宙范围内的惊天阴谋开始显露雏形,一篇史诗级的战斗故事开始拉开序幕……

    姜姒婉喜欢这个题材,同组的又都是如雷贯耳的前辈,拍摄起来如鱼得水,且她是组里唯一的东方美人,平时受到的青睐颇多,下戏之后,还能抽空去妈妈家里蹭个饭。真真除了邓小萌不在身边,没有哪里称得上受苦。

    姜女士得知她来这里工作竟然没带邓以萌,老大不高兴,嘟着嘴坐在沙发,斜睨着她,“你怎么这么糊涂,你们还没结婚,离开她这么久,就不怕变生不测吗?”

    姜姒婉默默喝口茶,“她有工作,还要上学,走不开。”

    “你给她请假呀。要不就哄她逃课呀,”姜女士眼眶红红的,“你这点能耐都没有吗?”

    姜姒婉扯了扯嘴角:“萌萌很看重学业的,妈,要是她知道你让她旷课来陪我,只怕她会不喜欢你。”

    姜女士“啊!”地一声,抬手堵住嘴,半晌悄悄问:“那,你能帮我保密吗?刚刚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不要告诉她哦。”

    姜姒婉放下杯子,老神在在地:“嗯。”

    “谢谢宝贝。”姜女士双手合十,万分感激。

    过了半个多月,邓以萌回到剧组演完最后的大团圆戏码,发现哪里不大对。

    导演恭喜大家杀青以后,她才有机会拉着朱成成问:“小朱姐姐,我觉得今天哪里不太对……是我多虑了吗?”

    朱成成摇头,“不是你多虑。”指指俞定柔的方向,“今天那位看你的眼光,呃,怎么说,火辣辣的。”

    邓以萌怯怯地朝俞定柔看了一眼,四道视线交汇时,心里咯噔一下。可不是吗。俞大小姐平时的目光高高在上,总透露几分鄙薄,今天却是纯粹热烈得像是在看热恋中的情人。

    邓以萌咕嘟咽了下口水,拉着朱成成就要走,谁知刚迈开步子,身后俞定柔就叫她了:“邓以萌。”

    “……嗯。”邓以萌毕竟是怂包,机械地扭过脸去看一眼,“俞小姐,你找我?”

    “别走啊。”俞定柔起身往这边过来,“杀青后导演会请大家吃饭的。”

    邓以萌直觉上这顿更像鸿门宴,却又不好不去。恬姐给她制定了行动方针,那就是一定要随和、虚心,三人行必有我师,更不要说像大婉和俞定柔这样混出头的人物,行走坐卧皆是戏,有讲究的,去参加艺能训练班,不如揣摩她们的一颦一笑。

    因为这个理由,她去三刷四刷婉姐的所有作品,都显得不那么痴汉了——沉迷于学习呀,没想别的。

    “不走。”邓以萌转过身轻轻鞠躬,“这段时间多谢您关照了。”

    “啧啧。打什么官腔。”俞定柔等她抬起脸来,做了一个让邓以萌吓到懵的动作。

    ——她竟然抬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掐完之后还满脸含笑。

    这、这也太亲密了吧。

    什么时候和她这么近乎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她倒退两步,险些撞倒小朱,听她在身后低喝一声“小心!”

    杀青宴是怎么吃完的她完全没印象。

    只记得喝了几杯甜酒,因为怕喝醉,暗搓搓地掺了好些水。席间俞定柔又掐了她两把,吓得她再不敢与她靠近,拖着朱成成的胳膊有多远跑多远。

    这还不算完。

    被小朱姐姐一车送回宿舍后,黎贝贝迎面抓着她就摇,险些没把她摇吐了,“萌萌啊,你这是结识了不得了的人啊。”

    邓以萌勉强镇定,泪汪汪问:“怎么了啊?”

    “看微博!”霹雳贝贝爆喝一声。

    自从发过婉姐的“黑料”以后,她就歇菜了,那微博几乎作废,平时虽然也会刷刷,但既不转赞评,也不发新动态,至于评论里依然沸沸扬扬在提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婉婉和你互关?”她也一并没有回应过。

    在大贝贝的提醒下,她撑着微微发烫的脸颊,登陆上去一瞧,哇哈,吓死了,啊地一声将手机这个小怪物摁在桌面摩擦摩擦摩擦。

    “干神马啊?”大贝贝看不过眼,“做你手机真可怜。”

    邓以萌一想也是,揉揉眼睛再看一眼,没看错,确实是有好几万条@她的。她那个伟大的僵尸号,“手机用户89757757757”。

    “为什么这么多艾特我的?”邓以萌一副要哭的表情。

    “俞定柔圈你了啊。”霹雳贝贝趴在桌上,“她平时那么毒舌,战斗力爆表的一个人,这次倒是温和路线呢。”

    邓以萌点进去看了下罪魁祸首,俞定柔的微博是:在一起拍戏的这几个月很开心,希望以后有更多合作的机会@手机用户[email protected]我蒋廷阿

    下边的转发开始都是嘲笑那个手机用户的,问大小姐是不是手抖圈错人了。

    评论里最高赞却说:“卧槽,这手机用户深藏不露啊,不就是上次爆姜姒婉近身照的那位大佬吗。”

    由于《总监大美人》剧组官微也转了这条,一来二去,很快大家就猜出这是邓以萌。

    暴涨了一波粉丝。

    有人来疯狂表白水蓉。

    也有人在评论问她,为何不认证啊,还有人问,“小萌,你头像弄成植物大战僵尸里的豌豆射手,是想说自己是僵尸号吗?”这条下边一溜的“哈哈哈哈哈”。

    邓以萌歪着头,想起来还是年前了,刚进这个组没多久,小敏也还没有犯神经质,某天中午她一边吃饭一边刷微博玩,俞定柔从她身边路过,欠身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凉凉地说了句:“饭都吃进鼻子里去了,这种网瘾儿童就该交给杨老板电一电。”

    邓以萌当时满脸黑线,心说你大小姐知道“电一电”这种梗,难道不也是网瘾少女妥妥的嘛。

    只不过那时她吃过一次亏,刚被她骂过“白痴”,不敢找她顶嘴,怕被撕得灰飞烟灭。想来,应该就是那次,让俞定柔看到了马甲吧。俞大小姐,隐藏得好深呐。

    事已至此,她只想将脑袋埋进被子里什么也不管。再者喝的两杯果酒虽然掺了水,可她还是有点醉了,正该躺一躺,还没爬上床去呢,来电话了。

    刘恬:“萌萌,俞定柔圈你了,微博上,蒋廷已经转发了那条,你不能无动于衷,现在也去转一下,我把文案发给你。”

    邓以萌靠着小梯子,用那冰凉的金属质感来给自己的脸颊降温,“好。”

    刘恬的文案发过来,也是很简洁又官方的,什么谢谢关照,相处十分愉快之类,自己是个新人布拉布拉。邓以萌没细看,按照刘恬的要求照做。末了终于爬上床去了,困得不行不行的了,入睡之前还是像近来这二个月一样,给姜姒婉甩了个视频。

    其实这是白天,她只是习惯了睡前一定要给她说一声。

    大婉正好在拍摄间隙,秒接,看到她微醺的脸和迷离的眼,眉头倏然皱起,“邓以萌,你是不是又喝醉了?”

    就没见过这样的,不会喝酒,偏还整天弄得醉醺醺的。

    “我没醉。”邓以萌叹息,“我睡啦。”

    姜姒婉轻声应道:“睡吧。”

    “我睡啦,老婆。”邓以萌借酒装疯,笑嘻嘻地。

    “……”姜姒婉扶额,母亲说得对,就该让邓以萌一直待在自己身边。这孩子欠收拾。

    邓以萌若是知道这一觉过去,会发生什么,只怕天王老子借她百儿八十个胆子她也睡不着了。

    她和俞定柔的互动原本没啥,只是原本那些伺机而动的cp粉突然沸腾了,强行解读俞定柔的新博,说圈蒋廷完全就是为了掩饰,其实女神只想艾特邓小萌一个人。看看,不然按照咖位,和在戏里的对手戏,怎么着也该把蒋廷放前边儿啊…

    被这种言论一催化,cp粉里的视频大手子按捺不住了。目前俞定柔可供剪辑的素材非常多,但邓以萌除了水蓉那个角色,就是两个无关痛痒的广告,还都是酸奶啊巧克力啊这样的食物。

    可就这,都让他们捣腾出一个特别色气满满的cut!

    先是,将水蓉对大师姐含羞带怯凝望的画面拉出来,与俞定柔的众多古装镜头混剪到一起。饶是那几个毫无发挥余地可言的食品广告,都没能逃脱大手子的荼毒,活生生与俞定柔的现代戏合成了一出“美女总裁狂恋吃货傻白甜”的戏码。

    一条叫做“今夜,我们都是定萌党”的话题悄然而生。

    话题粉丝也不多,就一两千人。

    毫无疑问这是个冷门cp。

    诡异的是,俞定柔本人给那混剪视频点了个赞。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