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51.051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

    像邓以萌这样不爱挑剔的人, 四季都是喜欢的, 甜的咸的都是能吃的, 咖啡加冰与不加冰都同样好,但是一定要挑一个季节来冠上最喜欢的名号,那就是冬季没错了。看起来健气满满的人偶尔也会毫无安全感, 如果是冬天,那这个小问题就很好解决,只需要蜷成一小团缩在被窝里,尤其是将膝盖卷起来,安心的感觉就会排山倒海地涌入心田。

    这个冬日的早晨醒过来, 邓以萌发现自己被很珍重地抱着,抬起脸,姜姒婉已经醒了,正低头看她呢。

    ——完蛋了。

    邓以萌脑海中第一个念头是这个。

    被这种温柔到极致的目光凝视过,以后再分开的话,那她肯定无法再去喜欢别人,那么一辈子都会在孤单寂寞冷里边度过。

    邓以萌丝毫没察觉自己的脑洞往奇诡的方向跑偏, 从大婉的怀里挣脱出来,伸出双手回抱过去, 泪眼汪汪的。

    她不知是在微博亦或杂志看到过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爱任何人、任何事物的办法,就是要充分意识到, 你有可能会失去ta。

    “干嘛?”姜姒婉伸手捏捏她的鼻尖, 昨晚抱着哄入睡之前, 明明还表现得很愉快的,难道,“做噩梦了?”

    邓以萌轻轻说:“不要离开我。”

    姜姒婉愣了愣,嗤地一笑:“嗯。”

    邓以萌的眼圈儿更红了:“我是说真的。”

    大婉面色敛了敛,没说话,低头亲吻她的嘴唇。

    晚安吻就已经超负荷的了。早安吻又是一阵甜蜜暴击。邓以萌晕乎乎的。怎么起的床也不知道。

    只是捧着杯子喝红糖水,醒过神来时正好听到姜姒婉在讲电话,“对,今天不去了。”

    对面的导演起先还颇为激动,见大婉坚决,口气立马放软了,“姜老师,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姜姒婉说:“要陪家人。”

    家人确实是第一位的。

    再说了两句,大婉便挂了电话。

    邓以萌手圈在杯壁周围取暖,试探性地问:“婉姐,你是要去陪妈妈吗?”

    “不。陪陪你。”

    “……”邓以萌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可我下午要回家了。”

    “没关系。我送你。”姜姒婉皱皱眉头,嫌弃脸,“叫车不安全。”

    考虑到九十点钟还有雾霾,可见度不够,中午出发就成了明智的抉择。也许是气血不足的原因,邓以萌起床了还是困困的,让她回去再躺躺她不肯,姜姒婉也不苛责,两个人窝在沙发里看《青云纪事》的重播。正好播到送水蓉回女儿国那一段——两个人有比较多的对手戏。邓以萌被大婉搂在怀里,半梦半醒地看剧,中午吃了点什么也不记得,迷迷糊糊地上了回家的车。

    邓以萌期间醒了三四次,都是在高速路口收费站,车子突然停下该的当儿。一看窗外不免唬一跳,但扭头看看,姜姒婉在对自己笑呢,立时又安然陷入沉睡之中。

    最后一次是姜姒婉扶着她的肩轻轻给她摇醒的。

    苏醒后的邓以萌呆滞脸,抬手攀住她脖子,老实不客气地喊:“姜姒婉。”

    “是我。”大婉轻笑,“小猪,别睡了,到了,我可不认识去你家的路啊。”

    邓以萌将手从她脖子上收回来,眨巴着眼看向前方,口齿不太清晰地指路。

    姜姒婉很快将小车开到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居民小区,看看周遭的环境,再看一眼邓以萌,啧了声。

    “为什么那个表情?”邓以萌嘟嘟嘴,有点不满意。

    “神奇。”姜姒婉含笑,“到了,小猪,回家去吧。”

    邓以萌依旧懵懵然。推开车门要下去时,驾驶位上的姜姒婉轻轻“哈”了一声,拉住那只瞌睡虫,“邓以萌,是不是又忘了什么?”

    邓以萌摇摇头,“没有吧。”她走得仓促,只带了随身一个小包,此刻挎着呢,不会落掉东西了。

    姜姒婉叹口气,将这脑子少根弦的傻瓜拉过来,亲了亲。一个编剧,竟然连吻别这样的桥段都不晓得。除了叹气,她也没别的好说。

    邓以萌挨了这个亲亲,跌跌撞撞下了车,已经走出去百来米了,忽然察觉不对。

    这样不对。她握着挎包的带子,站立不动。

    姜姒婉目送邓以萌到了小区门口,整理了一下衣装,准备开车走人之时,忽然听到车窗被急促地敲打。

    她摇下车窗,看到邓以萌站在窗外,弯着腰说:“婉姐,要不然,留下来?”

    姜姒婉倒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选择。难得显出一点迟疑,“这样可以么。”

    “可以的!”邓以萌眼眶红红的,也不知是寒风刺激得,还是她本人就这样、永远热泪盈眶。其实也很好懂了,让大婉独自开那么远的车回去,她怎么过意得去?回去之后,婉姐独自个儿冷锅冷灶的,怎么过春节?邓以萌发现了,自己很可能是让大姨妈给整出经期痴呆症来了。这些问题竟然都没有深入考虑过。

    最终她拼着一股蛮劲儿,撒娇撒痴将姜姒婉从车上拉了下来。

    这样才最最公平。邓以萌想。大婉那么落落大方地带她见了爸妈,毫不避讳地告诉他们,邓以萌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那她也应该要做到。

    哪怕不能一次性达成出柜成就,至少也要从现在开始做些铺垫、未雨绸缪了。不然一直听之任之,由他们安排,最终一步一步和萧澈走进婚礼的殿堂来形婚么?

    绝对不要。

    邓以萌让大婉戴着围巾遮好下半脸,拉着她蹑手蹑脚到了自己家门口,以钥匙开门,果不其然,家里人都还没有回来。

    “婉姐。我们再去休息一下好不好。”邓以萌耷拉着眼皮,“我还是困,你开车这么久,应该也累了吧。”

    姜姒婉点点头,跟着她绕了两绕,进了屋子最当头的一间小小的卧房,只见邓以萌钻进被子倒头就睡。只是在她睡过去之前,依然口齿缠绵地对着床前的姜姒婉说了句近似于“你也上来休息下”之类的话。

    随即她便睡得不省人事。然则醒过来也并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客厅的欢声笑语给吵醒的。

    邓以萌打开门,昏昏沉沉地去到客厅,只见一家人和大婉坐在一桌果品跟前说笑,尤以刘阿姨笑得最开怀,听见动静,大家都扭过头来。

    阿姨和她笑呵呵地打招呼,“萌萌起来啦,我告诉你个笑话,刚刚小敏说,这位大明星不但是你曾经的老板,现在还是你的女朋友。你说说,好不好笑?”接着爆笑。

    邓以萌看一眼神态各异的大家,并没有露出笑容来,她只是点点头,声音异常平静:“对啊。是我的女朋友。”,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