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42.042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如果说先前这个剧组的人都在克制的话, 到了杀青这天, 压抑已久的情绪都已经无需隐忍。

    小迷妹小迷弟们将男神女神围得密不透风, 尖叫此起彼伏, 容易动感情的小朋友甚至还涕泪交流的。

    邓以萌和妹妹远远站在一旁, 接住大婉淡淡瞥过来的目光, 听小敏在耳边说:“这也太夸张了吧!为什么哭起来了。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这确实是比较多愁善感的剧组。

    但听妹妹这样说,邓以萌瞥她一眼, “管好你的小嘴巴,胡说什么呢,什么叫以后都见不到了?”

    小敏吐吐舌头, “本来呀。你看那个叔叔, 哭得脸都变形了。”

    “所以说你是小孩子,”邓以萌敲了敲她的头顶, “虽然不是见不到, 可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合作一部戏,可就说不定。这就像毕业, 在一起经历过各种风雨,彼此之间有感情,突然要散伙了, 心思细腻的人就是会容易感到悲伤啊。”

    小敏哦了一声,拉拉姐姐的衣袖, “姐, 我发现那个, 姜姒婉一直在看你诶。”

    邓以萌随即转过脸去, 见大婉还是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这边,待她视线转过去之后,姜姒婉却又收回了视线,与眼前的粉丝说话。

    有个不知轻重的小可爱大声提议,“婉姐和一哥都辛苦了,近两个月更是没日没夜地加班,咱们这个剧才能有这样的进度,我们一起来给他们两个举高高好不好?”

    这差不多是行话了,人多力量大,把爱豆抛向高空再接住,如此循环往复,来炒热气氛。这人大概也是个极具煽动性和领袖气质的,他这一提议,余下的小年轻们都此起彼伏地应和起来,眼看就要动手,池晟满脸木讷腼腆,还是姜姒婉摆了摆手:“这就不来了,我老了,经不起折腾……”

    大家轰然一笑,都夸婉姐可爱可爱最可爱。

    可爱可爱最可爱的婉姐抬抬手,“但是。我和池老师请导演和大家去喝一杯,这个可以有。”

    于是现场又沸腾起来。

    “咱男神女神这身份,不适合去太杂乱无章的地方,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新概念吧,三合一的,不但可以喝酒,还可以吃自助,还可以唱k,把灯光一变,啧,那个氛围,简直了!举办宴会都没问题。”

    “那是什么不伦不类的去处啊,要死了。”

    “你说的是‘乌托邦’吗?”

    “对对对,就是它!”

    “那地儿还行,就是消费太高!……”

    池晟笑笑:“请个酒,姜老师和我还请得起,大伙儿不用担心。”

    郭霖正和负责后期的工作人员说话,曲优则在关照道具组清点道具,听说要喝酒,也来了兴致,一行人浩浩荡荡闹着出发。

    邓以萌拉着小敏,心里委决不下,她是成年人喝酒没问题,可小敏是小孩子,带过去不太好吧。

    正迟疑呢,大婉过来了,朝她递出右手,“萌萌。”

    现场静了一下。

    邓以萌在外边是有点热度的新人没错。但在姜姒婉和池晟这两颗已经极具气候的闪耀明星身畔,自然还是欠点火候,方才她又特意带着妹妹躲在角落里,没几个人注意到她。

    姜姒婉来这么一出,那手势好像去接公主回家的骑士。

    “……”邓以萌脸涨红了。

    旁边有几个交头接耳的,邓以萌不用听都大致能猜到他们说的是什么——“哇,婉姐也太给新人面子了吧。”“提携新人。”“也难怪了,她本来就是婉姐的助理,特别关照一点也说得过去。”

    大婉明明是手心朝上的,邓以萌却故意握住了她的手,还装模作样地来回摇了几下,“婉姐,恭喜恭喜,恭喜你杀青啊!”

    姜姒婉征了征,旋即换上了清淡的表情,“谢谢。”不过也没有再放开她的爪子,另只手拉过邓以敏的手,“妹妹也一起。”

    大婉的气场是没有人可以抗拒的。

    转眼间大家已经在大婉的车上了。

    是肖科艾电话订的厅,酒水什么的都让他们备好。说是三十分钟后到。

    小敏四下里张望,问姐姐:“这就是保姆车啊?”

    邓以萌点点头,她今天赶了个大早,又上过课,拍戏的时候因为要高度集中精力显得含情脉脉,此刻车窗外暮色初临,她有点困了,对妹妹说,“你坐好,我眯一下。”

    小敏在前排坐好。

    邓以萌很快就堕入了梦乡,头一点一点地打起了瞌睡。

    肖经纪问小敏上几年级啦,来到这里还适应吗。小敏一边答应,一边在后视镜里看见姐姐瞌睡了!扭过头想要提醒她,让她好好靠着座位,别往前摔了,把门牙磕掉,还没来得及说,随即发生了一件让她感到很震惊的事情。

    那个大明星将姐姐勾到自己怀里,让她的脑袋靠着自己的肩窝,手还替她挡住了右边的耳朵,大概是为了替她遮挡外边的那些嘈杂的鸣笛声。

    邓以敏觉得这一幕说不上来的诡异。萧澈哥哥这样做是没问题的。为什么这个漂亮女人也对姐姐这样?猫腻,绝对有猫腻。

    车子猛地颠簸了下,邓以萌从梦中醒过来,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竟然靠在大婉怀中。

    邓以萌也不坐正,悄悄伸出一只爪子,抱住姜姒婉的腰,暗搓搓地表达占有欲。

    “睡相真差。”大婉低头咬着她的耳朵,轻轻说。

    邓以萌假装没听见,脸在她肩窝那里蹭了蹭。

    到达“乌托邦”之后,别的不说,几箱子香槟垒在侧边,意味着大家都可以敞开来喝。大朋友和小朋友们都对大婉和池晟起哄打呼哨,在各自玩开之前,大家还是要一起碰个杯的。

    郭霖也有话说:“不是我老郭夸口,姜老师和池老师,是我合作过最敬业的两位演员,希望往后有机会,还能与二位合作,争取一起拍它几部口碑剧,二位意下如何?”说着,杯子递过来。

    池晟和姜姒婉都是老手了,几乎异口同声:“多谢导演栽培。”

    三个人碰杯,其他人负责鼓掌。

    郭霖话还没说完,又倒了一杯,这次点了邓以萌的名,“这次还有个很大的收获,发掘了一颗新星,小邓,来,希望你以后芝麻开花,节节高。”

    邓以萌受宠若惊,红了脸站起来,将杯子小心翼翼与郭导捧过,“谢谢郭导,谢谢曲导,我,我先干为敬。”说完真的一扬脖子,咕嘟咕嘟将酒给喝干了。

    她这样手足无措,逗得某些人暗笑起来,发出稀稀拉拉一两声干笑。

    幸而曲优是个酒鬼,早抱着**子喝开了去,另外一位副导喜欢唱歌,已经开始去房间极东的ktv设备那里嚎上了。

    邓以萌见小敏一直瞪着眼睛,拉着她去自助那边,替她拣了一盘子小点心,拣了小叉子递给她。

    邓以敏咬了一口布朗尼,一愣,眼睛变成了星星眼,“姐姐,好好吃!”

    邓以萌失笑:“慢慢吃。”家里不肯给孩子吃甜食,怕坏牙。到了这里放纵一下没关系。

    邓以敏不肯在这里安分吃东西,端着盘子去了那边围观唱歌。

    刚有许多人给姜姒婉敬酒,邓以萌怕她喝醉,拣了一盘水果端过去给她垫肚子,左右顾盼,原来大婉被一群人簇拥过去,威逼着要她唱歌,就连肖科艾这个亲经纪人都在那里起哄:“婉姐唱歌可好听了!大家应该听她没有经过后期修饰的原声!迷死人迷死人!”

    姜姒婉轻轻斜了他一眼,他捂着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给婉姐点一首,点一首!”

    邓以萌端着盘子过去,微微张嘴站在一旁。说实在的,她也有些期待,还没听过婉姐真人唱歌呢。倒是她,给大婉唱过《宝贝》。不公平,不公平。

    还在闹着,好死不死,谁点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不知道是不是点错,点了却又无人认领,问了两遍都是如此,有人便要切歌。

    姜姒婉却忽然举了举手,“慢着。”

    肖经纪一脸猪肝色,不是吧,婉姐要唱这首?和谁?不会拉上自己来报仇吧,啊啊啊不要啊婉姐你知道我五音不全的啊。

    “别切了。”大婉脸上是温柔的笑意,“我唱。”转身分给邓以萌一只麦,“萌萌一起唱。”

    邓以萌握着麦,心跳扑通扑通。

    这情景不容她拒绝,毕竟大婉已经率先开始。

    ——她能怎么办?

    ——她也很绝望啊。

    除了接上去也没有别的办法。

    ——昨天已是过去,明天更多回忆。今天你要嫁给我。

    唱完之后,邓以萌在噼里啪啦的掌声中放下手中的碟子(末了发现抱着一碟子水果唱完了一整首歌),退到角落,几乎是跌跌撞撞冲去了洗手间。

    站在洗脸台将水龙头的水温调到纯冷水,用那刺骨的寒意给自己的脸好好降了降温。

    恢复平静,直起身,对着镜子整理头发时,听到身后两个“格子间”里传出来两个人的对话。似乎还与大婉有关。这就已经比较狗血了。更可恶的是,那些话不得已撞进耳朵里,由不得她不听。

    “刚刚婉看她的眼神你看到了吧?”

    “啧,当场就要吃掉了。”

    另一个冷笑说:“小新人,生得嫩,婉姐说不定真的会下手。”

    “下手又怎么样,以前那个传闻你没听过吗?”,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