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40.隔空撒娇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屋子里霎时间陷入静寂。没有人说话。

    阿姨是在等回答, 邓以敏还深陷在震恐之中,对“姐姐不但成了明星, 而且还和姜姒婉成为了朋友”这种看起来很荒谬的事情没有接受过来。

    邓以萌以为阿姨一下子就猜中了她和大婉的关系,吓得不轻, 哪里还敢出声。就连大婉这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 表情都有点不自然。

    刘阿姨见对面两人都一脸肃穆,有些疑惑起来:“咦?难道我猜错了?我们小地方人的见识, 姜小姐这样的大明星, 想必是大忙人,这样的大忙人, 一分钟不说多了, 几千万总还是有的,居然肯抽空来帮忙接人,肯定我们小萌对你来说特别重要了。”

    姜姒婉倒是对这番说辞表示了赞同,饶有兴味地看着对面的阿姨, 用眼神鼓励她接着说。

    “怎么才能特别重要呢, 无非是你家里有兄弟想要我们小萌做媳妇儿吧?”刘阿姨一脸的“你们别骗我了都白搭”, “我猜对了没有?”

    姜姒婉面不改色地点头:“那您觉得, 萌萌做我们姜家的媳妇可好不好。”

    邓以萌面皮充血。扭头看看大婉, 再扭头看看阿姨,心如擂鼓。

    “不行的。”邓以敏竟然反应过来了,“我姐姐已经和萧澈哥哥在一起了, 姐姐, 你不要劈腿啊。你要是甩了萧澈哥哥, 我哭给你看。”

    邓以萌才是要哭了,“我没。”

    刘阿姨接了上来,“是呢。我们萌萌已经有人家了。她亲妈从小儿给她定的。大明星,你长这么好看,你的兄弟姐妹也不会差,想来都是一表人才的了,找个把对象容易不难。而且你们家条件这么好,我们高攀不起。若是勉强高攀了,小萌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也对不起萧澈那个孩子。”

    姜姒婉陷入了沉默。

    邓以萌朝刘阿姨摆摆手:“阿姨,我和你说……”

    “行了。”大婉从旁边打断她,抬手在她后脖颈捏了捏,柔声解释,“很晚了,先休息吧。”

    -

    “大婉让阿姨和小敏去她家休息?”萧澈敷着满脸的精华液,两只眼睛瞪得老大,“那还是我认识的大婉么。”

    邓以萌坐在离他不远处,垂着头,“是啊。我不想麻烦她的。”

    萧澈抬手将自己脸上薄如蝉翼的面膜再整了整,弹钢琴似的十指在上边起舞,一边摇头赞叹,“我不是说这个。萌萌啊,大婉对你真的是很上心了。她在圈里是知名的洁癖到有点孤傲的一个人,不是至交好友,不会让人知道她家在哪,你看看,为了给你排那个傻兮兮的舞台剧,让我去过,现在又让阿姨和小敏去,说句不中听的,万一小敏小孩子家家,一个不留神给她爆料出去了…”

    邓以萌点头,“我也知道她付出很多。”

    付

    出很多,还不讨好。小孩子心思简单,直来直去的,总觉得大婉要拐了她姐姐去姜家做媳妇,当大婉提议邓以萌和她住一个房时,邓以敏理直气壮地说:“姐姐睡相不好,不要打扰到婉姐姐。”硬生生将她给拽了过去。

    结果,昨晚,邓以敏就和她住在大婉隔壁的客房,刘阿姨睡在另一间客房。邓以敏困过了,睡不着,生怕邓以萌先睡了只留下她一个,一直大力抓着邓以萌的一只爪子,这样一来,邓以萌想去隔壁慰问一下大婉都不行了,只有认命安分地躺那儿。

    邓以敏十二三岁的人,懂得却老多,歇了一阵和邓以萌说:“姐姐,我觉得这个漂亮姐姐居心不良。”

    邓以萌困到极点,惺忪双眼,勉强答话:“哪里不良。”

    “我知道的,她和萧澈哥哥炒过绯闻的,是你的情敌呀。”邓以敏一脸的同仇敌忾,“把你介绍给她的哥哥弟弟,这样不是委婉地扫清了障碍!”

    邓以萌失笑:“你最近刚考过历史吗?”

    邓以敏哭唧唧:“姐你别说了,考得好差,爸爸骂我是猪脑子。我不是猪脑子。”

    邓以萌安慰了她一下,拍着背,竟然哄她睡着了。这瞌睡虫给了妹妹以后,自己就没有了。她睁大双眼看着天花板,心想,听到情敌两个字还真是恍若隔世了,原本为了什么到大婉身边来的?早成了一笔烂账,不算也罢。以及婉姐要和谁组cp,才犯不着她出面扫清障碍,人家是女神,她都是高冷扑不倒的那一个好吗。

    邓以萌趴在枕头上替大婉委屈。

    高冷女神次日一早就出门拍戏,有两个人守着,连和邓以萌吻别都做不到。

    刘阿姨也是极有眼色的人,见大婉要出门,拉着两个女孩儿抢先出来了,鞠躬致谢,说了一大车冒昧打扰的话,随即说要去逛逛,拉着她俩就遁了。

    这时她母女俩去逛街。邓以萌上完课,先到萧澈这里来暂作逃避。

    “今晚上住我这儿吧。”萧澈是个好孩子,“阿姨难得过来,我们务必照顾好她,别让她不高兴。”

    邓以萌垂下头,“可是,你和我的事,瞒得了一时,往后还是要捅破的呀。”

    萧澈比较理性,“这种事,一下子他们老一辈的人肯定是接受不了。”拉了拉邓以萌的手,“我们这几年的春节,还得互相掩护。”

    邓以萌将手抽回来,“不要。”结结巴巴,“这种事你找别人。”

    “这么果断就拒绝我了?”萧澈哈哈大笑,“邓以萌真是个小坏蛋。”

    “不是拒绝你。”邓以萌叹气,“这样难道不会伤害到别人么。你那边我不知道,我怕我们家大婉会吃醋。”

    萧澈笑嘻嘻的:“这么说来我更得装相了,我喜欢看你们家大婉吃醋,你是不知道她平素有多让人火大。而且神秘兮兮的,想虐她都找不到切入点。现在终于找到了她的弱点,我表示很欣慰。”

    邓以萌翻个白眼,“早知道你就是个白切黑。”

    两人正说着,邓以萌手机响了,阿姨和邓以敏已经逛累了,问她下课没有。

    邓以萌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萧澈老早就把手机抢过去,对着话筒撒起娇来,“哎,阿姨,好久不见了,我在这边也想你啊,主要,没人会玩咱们那里的麻将,规矩都不一样,好想和你打牌啊。”

    邓以萌听着一老一少在那里一唱一和,彼此都发出魔性的大笑,由衷地感到寂寞。拍在一边,拿过萧澈的手机刷大婉微博。

    大婉也算不上勤快,最新一条转的是《青云纪事》即将杀青的官宣,下边数万条留言中,有让她好好休息的,有求结局百合的(邓以萌仔细阅读了这条:就,女主太帅了,和任何一个女配都有cp感啊,搞不懂这种剧要男主干嘛,完全就是凤凰男的感觉),还有嗷嗷叫着要大婉发自拍的:“婉婉发张自拍好不好,再不发自拍我们就报警了!”

    邓以萌噗嗤一笑,这小粉丝也太可爱了吧。默默地就骄傲起来了,真人版的她可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地都在看啊。摸着徐徐烘热起来的脸颊,不止看过,还亲亲了。

    那边萧澈过来,在她旁边落座:“我带萌萌过去接你和妹妹啊。”

    姜姒婉拍到《青云纪事》的最后一个副本,与池晟各自休息的间隙,接到导演通知说开了编剧会议之后,结局或许要改了,让他们等着看最新的分集剧本,今天早点收工休息。

    难得放假的姜姒婉,打邓以萌的手机,提示关机。

    肖经纪载着她回家。

    大婉头靠在邓以萌买的那个小小u型枕上边,冷不丁进来一个电话。她急切低头去看,旋即却又淡了下来,半晌没接。

    肖经纪在前边听见,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笑着提醒她:“婉姐,接电话啊,怎么失魂落魄的?是不想接的电话么?”

    姜姒婉没答,轻轻叹口气,还是选择了接听:“喂。”

    权樱的声音在那边煞是开朗:“姜小姐,刚刚又想弧我是不是?”

    姜姒婉清清嗓子:“没。”

    “今天我听说你们收工早,我也正好有时间,我去看你,还是你来找我?咱们聊聊。”

    姜姒婉想了想,“我去寰宇吧。”

    “也好。”

    肖科艾毕竟是有专业素养的执行经纪,虽然不故意偷听,也还是颇为谨慎问了句:“婉姐,改道么?”

    “嗯。”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花容对面的寰宇大厦。

    姜姒婉进门,寰宇的保卫系统非但不拦,反而毕恭毕敬的,肖经纪跟在身后捏把汗,凑上前来暗暗说了声:“婉姐,好奇怪,本来咱们花容的艺人,不是不受寰宇待见吗?”哪怕咖位再大的都好。

    姜姒婉轻飘飘瞥了他一眼,他顿时就知道问多了,噤声肃立。

    听闻姜姒婉到了,权樱从四十几层下来,到了七楼的贵宾接待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笑得跟王熙凤似的,“贵客啊,贵客。是我失误了,没有恭候大驾。”

    肖科艾在旁边站着,暗暗打量权樱,心里纳罕,心想这个人比起当经纪人来,更适合当演员嘛。

    权樱四下里一望,拍着大婉的肩,笑道:“我有求于你,小姐,我请你出外用茶,可好?”

    姜姒婉不动声色,看她的意思,在这里就挺好。

    “你的小跟班也饿了呀,”权樱指指她身后的肖,笑眯眯的,“难道除了邓以萌,你就不在乎别的助手了?这也太过分了吧。”

    肖经纪险些没将她引为知己,差不多当场流下泪来,恨不能上去握住权樱同志的革命的小手。

    姜姒婉低低说了声“真麻烦”,随即起身,乘电梯下去。

    三人进了星级酒店的咖啡座,权樱一身白毛衣套着咖啡色西装马甲,戴着条璀璨的毛衣链,气质干练身段妖娆,坐在姜姒婉身边竟然不输颜色,肖科艾看得呆住,听她打开菜单介绍,“这里的柳叶蛋糕味道很不错,要不试试?”

    姜姒婉没说话,抬了抬眼皮,看看他。

    肖经纪这才反应过来。两位女士对这甜食想必是敬而远之,两人竟然问的是他呢,无比受宠若惊,点头如捣蒜。

    蛋糕上来,他拿勺子大口大口往嘴里送,果然名不虚传,入口绵软,甜而不腻。

    两位小姐姐开始攀谈,权樱浅浅喝了一口茶,弯了眼睛笑道:“我让萌萌小姐带给你的信你收到了吧。”

    姜姒婉拿勺子在咖啡杯里搅,垂着眼睛懒懒的不说话。

    “余茉是我们这边一个小新人,不大懂事,又因为和齐小珊私交好,所以出口狂了一些,你可是女神啊,”权樱连哄带劝,“何必与她们一般见识,你把人家逼得出了圈,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不怕落个小气的恶名吗?至于邓以萌小姐的公众形象,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可以包装,我还敢和你打个保票,我们寰宇这边的人,永远不黑小邓,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大婉。”

    最后这声大婉,叫得将肖经纪噎了一噎。

    姜姒婉不去看权樱,却看了肖一眼。

    小肖一脸委屈:“婉姐,你瞪我干嘛……”

    权樱掩口笑了一下,“前边这事,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咱们老朋友,这点面子你还是要卖给我。还有一件事,不是我拜托你的,是苏总拜托我说情,问你什么时候和花容的合约到期?可以的话还是尽早转到寰宇来吧。”顿了顿,口吻变得老成许多,显然是在转述谁的原话:“哪有爸爸开着现成的经纪公司,女儿跑到对家去签卖身契的,这说出去不是要笑掉人的大牙吗?”

    肖科艾一口蛋糕卡在嗓子里,呛得半死,一面咳嗽,一面拿冒着泪花的眼睛去看他婉姐。末了再盯了权樱一眼。起先还以为她是个好的。谁知道这样坏,推荐蛋糕绝对是不安好心,这是诚心要把他噎死啊……

    跟着他婉姐风风火火从酒店出来,肖经纪且不敢发言,直到上了车,才弱弱地问了句:“姐,去哪儿?”

    姜姒婉抱着双臂,眉头微皱,“随便转转。”

    “好的。”肖经纪得令以后不敢怠慢,用最低限速开着车在道上徐徐兜转。

    姜姒婉本是没什么心绪,猛然看见路边有一行人说笑正浓,朝前边说了一句:“停下。”

    那里邓以萌和她的妹妹还有继母,都在一个饮品窗口,等着喝的。哦,那戴着口罩的大男孩不是萧澈是谁?

    姜姒婉不在,你邓以萌笑得也挺厉害啊。

    邓以萌听妹妹花式诉苦,怎么被她妈逼着试了多少套衣服,每试一套都要她拍照,觉得好笑,忍俊不禁地提醒:“阿姨,有的店面比较忌讳这个,不希望客人拍照。”

    刘阿姨点头:“对啊,所以我让她在更衣室自拍啊。”

    萧澈和邓以萌都失声笑起来。萧澈情不自禁,还拿手在她头顶揉了一圈。

    “别这样,想要的衣服我都会给小敏买的。”邓以萌说。

    刘阿姨又高了兴,雀跃着要吃羊蝎子火锅,说恰逢隆冬,正好进补。

    大家上了萧澈的小跑车。

    上车之前,邓以萌总觉得有什么寒冷的目光要把自己盯穿了,扶着车门四下去望,却又没发现什么。

    到了火锅店,等上菜的过程,她让他们热闹地说,自己则掏出手机,看看大婉的微博有没有新动态。

    还真有!

    特别关心里边有提示。

    邓以萌兴冲冲地点进去,受到了暴击。

    大婉的新微博不是自拍,也不是官宣。

    就三个汉字。

    “不开心”

    不开心?邓以萌捧着手机,呆滞脸。大婉为什么不开心?总不是为了她?说好了要慢慢来的呀。还是说大婉在隔空撒娇?

    到评论里去寻找具体信息。

    底下的评论都炸了锅,却也和她差不多无知,纷纷问女神为什么不开心,谁惹的她生气,要齐心协力往那人家里寄刀片。

    邓以萌想象了一下,几千万把刀寄往谁家里,那可真叫发了大财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