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36.‘那个’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萌下午考完试, 心急火燎赶到校门口。

    刘恬派来接她的车等在那里。

    司机正是早先她见过的,替婉姐开过车的小武。

    武先生在后视镜内对她笑:“小邓同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邓以萌腼腆地笑一笑。没有多说。她知道自己嘴笨得很。在亲近的人面前, 彼此口无遮拦也就算了。在外边她还是沉默是金吧。

    不多时到了花容总部。

    “恬姐。”邓以萌站在刘恬办公室门口敲门,“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刘恬恬坐在那里抽烟。见邓以萌站在门口踟蹰, 笑了下,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邓以萌目光如炬:“恬姐, 你这是偷偷抽的吧。”

    刘恬哼了一声:“胡说。抽烟有什么好偷的。”

    “您夫人一定不让您抽吧。”邓以萌自来熟地进去,给她开了窗。

    刘恬见这孩子来了以后,还没开始谈正题,竟然先将了她一军,莫名有些好笑,指指对面的椅子, “萌萌, 你来, 坐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邓以萌落座, 两只手搭在腿上, 坐姿十分端正。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刘恬问。

    “好消息。”邓以萌喜欢这个顺序。先知道好消息, 可以开心得久一点。先知道坏消息的话, 那么伤心的时间就会更久了, 不合算。

    刘恬咳嗽一声,“那个,目前剧本是还没接到新的,但是来了个广告,是饮料广告,市场目标是青少年,对方看中你的甜美气质,邀请你担任这次广告片的女主角,我做主帮你接了。”

    邓以萌顾虑重重的神色被大经纪人纳入眼底。

    刘恬不由得有些好笑,将合约往她跟前一摊,特意拿荧光笔在报酬那一栏高亮标注,笑道:“萌萌你看,我争取的这个价格还合适吗。”

    邓以萌的脸刷拉涨红。随即眼圈也红了。

    刘恬纳闷儿了一下:“不满意?”

    邓以萌几乎没哭出来,“没有。”

    刘恬叹口气,“你不能和你婉姐比。人家那个咖位就大了。你想想入行时间也能服气吧,你婉姐她,从会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做演员了。小时候是小戏骨,长大了就是影后。一个人的时间花在哪里是看得到的。不能瞎攀比,懂了么?”

    邓以萌擦擦眼睛,“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没有要和被人攀比。尤其是婉姐。我哪敢和我婉姐比呀。”

    刘恬呵呵笑了一声。

    邓以萌不明白恬姐为什么要冷笑,自顾自解释下去,“我的意思,你让我变成了一个坏人。这个数可能是我家里年收入的五倍。我发现我见钱眼开了。感觉很不好。”

    刘恬颔首:“你说的那个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我只是你的经纪人,负责帮你挖掘资源,带你挣钱的机会。其他的情绪问题,你自己整理好。要是太过脆弱的话,在这个圈是混不远的。”

    邓以萌捏着毛衣的下摆,不出声。

    “这个姑且就告一段落,咱们说定了。时间和地点我协商好了会联络你。你第一次拍广告,我会亲自带你去,给你撑腰。”刘恬又想点烟,迟疑了下,终究还是算了,转而端过桌子上冷掉的大杯黑咖啡灌下去。

    邓以萌眨巴着眼睛,默默在旁边看着。她有种错觉,刘恬仿佛是拿那玩意儿当酒在灌自己。

    刘恬喝完了水,皱眉忧郁脸,拉开了她办公桌的抽屉。

    下面是坏消息了。邓以萌双手互掐,很有点紧张,“恬姐。”

    “我有一些照片。”刘恬咳嗽一声,“我声明一下,不是我叫人拍的,是有人顾及我的面子,拿过来威胁,让我们出钱公关,我就稍微的,用了一点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是这次拦下来了没事,不代表下次还有这样好的运气。”

    邓以萌吓得都有点蒙圈了。

    刘恬将照片往她跟前推过来一点,“你自己看看。”

    邓以萌垂头查阅。

    不是别的。

    就是昨晚,与大婉在沙发上亲亲的照片,两个人彼此搂在一起,十分亲密和谐。

    邓以萌有些讶异。她将照片捧到近前来仔细端详。

    和婉姐在一起的时候,她是这个样子的呀。

    瞳仁可真清亮啊。像是小孩子的幽蓝的眼睛。

    难怪他们说,唯有三样东西是掩饰不住的。贫穷、咳嗽和爱。

    看来她是真的中了大婉的毒了。

    刘恬在那边暴躁地敲桌子:“萌萌,我说的你听到没有?”

    邓以萌抬头,一脸不明所以。见了大经纪人的暴躁脸,挠着后脑勺,巴巴儿地道歉:“不好意思啊,恬姐,我刚刚走神了。”

    刘恬深呼吸,在心里默念三遍“这是自己嫡系的艺人,嫡系的嫡系的嫡系的,小肥羊小肥羊小肥羊。”

    情绪稳妥之后,刘恬再说一遍:“你和大婉,彼此风华正茂,工作寂寞之余,需要慰藉,我能理解的。但是,请你克制一点,要分得清轻重。”

    邓以萌皱了皱眉,“我和大婉,不是你说的那样。”

    刘恬哂笑:“那是哪样?”

    邓以萌比划两下:“我和她,很相爱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刘恬脑袋都要爆炸了,“……你再说一遍。”

    “我们已经那个了。以后还会继续那个。”邓以萌本来觉得这种事情很私密,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该为外人道。但是把大婉据为己有,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刘恬恬不也炫妻来着。她也要。

    刘恬扶着颅内压急剧上升的脑袋,“萌萌,听我的,低调一点,与你婉姐保持距离,我不是不支持圈内人谈恋爱,也很高兴你和大婉能成,但你们都多么年轻啊,不为自己的前途和未来着想一下吗?”

    邓以萌嘟着嘴,“恬姐,你欺负我。”

    刘恬:“……啥?”

    “这明明是我和她两个人都有份的事情。”邓以萌忿忿的,“你怎么欺负我,为什么不找婉姐?只叫我来说这些话,让我远着大婉,大婉要是不知道原因,不是会因为这个受伤吗?她不会把我看成始乱终弃的坏蛋吗?您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

    刘恬真的要被她这神奇的逻辑怼死了。再次默念“小肥羊小肥羊小肥羊”,徐徐呼气,调匀了气息,含笑劝说:“萌萌啊,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嗯?我找你,是因为爱惜你。你两个谈恋爱,虽然是双方都有份,可是你们彼此之间的地位差距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接吻拥抱,搞风搞雨,还不拉窗帘,那么明目张胆,你俩的恋情一旦曝光,对大婉的影响微乎其微,也许还会利大于弊。人家只会说,姜姒婉魅力无边,只要她在人群里多看谁一眼,谁从此就不能逃脱她的魅力陷阱。可是人家怎么说你?你想过没有?”

    邓以萌抿着嘴不说话。

    “人家会说,你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心机女,只要有大腿可以抱,无论对方是男是女,有缝隙就上了,有床就爬了,”刘恬接着说下去,“大多数人才不会管你们是不是真的相爱,才不会理会事实真相是什么样子,也许是大婉先看上的你,先追你的,但是who cares?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你明白么?这就是地位差距带来的悲哀!”

    邓以萌被说得垂下了头,半晌抬起脸来,两粒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子竟然又熠熠生辉了,“那,恬姐,我问你。”

    刘恬说得嗓子都有点疼了,扶着额头,为免小肥羊又问出什么了不得的问题来,在心里默念“嫡系的嫡系的嫡系的”,做好心里建设之后,这才点头应允:“可以,说吧。”

    邓以萌这次没有再脱线了,提的问题非常一本正经。

    --

    虽然姜姒婉的档期差不多排满到了后年了,刘恬傍晚还是要将新的电视剧剧本带给大婉看。问准了她到家的时间,自己带着酒菜就驾车过去了。

    姜姒婉一到家,就看到刘恬提着食盒子站在门外等。

    进了屋,也不用姜姒婉让,自顾自将寿司和清酒在那张小茶几那里排开了,坐在地上就喝酒。

    姜姒婉卸了妆过去,坐在对面奉陪,不吃东西,只等着刘恬恬发难。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孽啊。”刘恬喝了一轮之后,眼圈有点酒意了,微微泛红,类似伤感的表情,“因为我喜欢女人,我手里带的得意的艺人,最后都搞姬了。我这是什么了不得的buff吗?”

    姜姒婉微笑。

    刘恬嘶地一声,放下手中的杯子,将大婉跟前的酒递到她眼前,劝她也喝一杯。

    ……

    “前面说的那些,都让我爆笑,怀疑这孩子长个脑袋只是为了显高。”刘恬实况转播得差不多的时候,开始发表个人感慨,“最后,邓以萌还算是说了句有骨气的话。”

    姜姒婉将那小小的杯子在手里转悠,懒懒问了一句:“嗯?”

    刘恬干笑两声:“哈哈,她问我,是不是变得和你一样厉害,是不是就不用顾虑那些事情,可以光明正大地与你在一起了。你说邓以萌,高明不高明?”

    姜姒婉弯了弯眼睛,再给自己斟了杯酒。

    -

    邓以萌去拍饮料广告的那天,是个反常的冬日,早上还是阴云密布,到了半上午,艳阳高照,热得不像话。她穿着羽绒服,活生生给热出汗来。拿纸巾擦啊擦的,化妆师老师嫌弃她不乖巧,向一旁的刘恬告状:“恬姐,你看这个孩子,这么动来动去的,我怎么给她上妆?”

    刘恬买她的面子,“璐璐你就多担待点,这个有点多动症的。你看她活泼可爱,饶她这一次。”

    万璐璐哼了一声,在邓以萌脑袋上摁了一把,“听到没,坐好了!”

    邓以萌有点尴尬,小声地道了个歉。

    上好妆后,拍摄之前的间隙里,邓以萌收到一个来电提示,掏出来一看,哇塞,是她婉姐。

    邓以萌抱着手机到僻静处去接。

    接通之后笑嘻嘻地问了好,问婉姐在哪里。

    姜姒婉多数时候是端着的女神。

    可能平时太端庄了,私下里就很过分。

    瞧瞧她说的是些什么?

    “萌萌。”大婉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情绪,“你有日子没过来看我了吧。”

    邓以萌想凶她一下,你不也没来看我。但她知道大婉实在是忙。这样子昧着良心捶你胸口的撒娇,她做不出来,于是只一本正经地如实回答:“我也忙呀。”

    大婉沉吟了会儿,似乎是在措辞,半晌带着点娇羞说:“我们已经那个了,以后还会继续那个。”

    邓以萌:“哈啊?00”

    大婉的声音又恢复冷静,“这句话是你说的吧。”

    邓以萌弱弱地:“没错,是我。”无法反驳。

    姜姒婉幽幽地说:“我打电话没别的,就想问问你,咱们,什么时候,再,‘那个’?”

    邓以萌一阵眩晕。刘恬这个竖子,果然不可信。但她也知道大婉就是调戏她而已。不可以正面回答这种流氓问题。找了个由头就挂了:“喂,喂,听不见,进隧道了…啊…”

    啪。挂掉了。邓以萌舒口气。抬眼是满满的笑意。不提防正面还站着个人,下意识往后边退了两步,脊背挨到了墙。

    “——你就是邓以萌。”,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