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30.香菜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为什么不许亲?”姜姒婉拨弄她的头发。

    隐藏在各个角落察言观色的路灯们, 此时跟约好了一样,啪嚓啪嚓逐次亮起来了。

    整个世界为之亮了些许。

    邓以萌苍白之中透着红晕的小脸,挂着几行还未来得及风干的泪痕。

    身高占优势的姜姒婉抬手替她擦擦,“傻子, 回答我啊。”

    “我不是傻子!!”邓以萌跺脚。

    “好好好。不是。”姜姒婉好笑,“是昵称。”

    “还有, 你还没有帮我演舞台剧,不可以这样子拿我当陪练的。”邓以萌控诉, “我再次郑重建议你,不要这样对我。”你这个坏女人!

    姜姒婉低头凝望着她。嘴唇动了动,被咬过稍微有点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邓以萌便从她的掌控之中挣脱开来,转过身子没命似的狂奔而去。

    她袋子里应该是放了钥匙串,与她上楼的脚步声一同响起的, 还有叮里哐啷的金属撞击声。

    姜姒婉在楼下, 驻足听得她开了门, 人进去,门也被摔上之后, 才哭笑不得地扶了扶额头。咬咬下唇, 将外套口袋里折叠的一顶帽子掏出来戴上,转身往校门去了。

    邓以萌回到宿舍,将包包和身上披挂的其他东西都摘下来, 扔在桌子上, 人爬进被窝躺下。

    这又是只有霹雳贝贝在宿舍坚守的一天。她见到邓以萌反常的样子, 叼着片海苔过来,靠着床架子打游戏,慢悠悠问缩在被窝里的人,“怎么了啊萌萌,回来跟个蔫了的茄子似的,不像你啊。”

    邓以萌缩在被窝里,声音瓮声瓮气地传出来:“困了。”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黎贝贝谆谆善诱,“有的话告诉我。”

    邓以萌迟疑了一下,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问:“你想干嘛?”

    黎贝贝呵呵笑了笑:“欺负我姐妹,老子抽不死丫的。”

    邓以萌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一点,半晌答道:“没有人欺负我。”

    “那你睡吧。”黎贝贝翻了个小白眼,继续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邓以萌休息了会儿,拿手指在嘴唇上边来回摩挲了阵子,脸孔红红的,随即翻身起来,给小艾发消息。

    肖科艾没回她,径直一个电话轰了进来:“你问婉姐最讨厌吃的东西?你想做什么?”

    邓以萌有点尴尬。幸而她脑子也还能转,“就,万一做到她不喜欢吃的菜咋办。我是为了避雷。”

    小艾似乎是略微沉思了下,半晌答,“婉姐喜欢清淡的。我知道,香菜和苦瓜她是不吃的。西红柿只喜欢生吃。肉类的话,就常规口味,对于腥膻类的比较忌讳,尤其是羊肉。”

    邓以萌点头:“好,我记下了。谢谢小艾。”

    “萌,你什么时候教我煲汤啊?”小艾穷追不舍。

    邓以萌歪头想了想,“我先把菜谱写给你吧,我有一些个人小秘诀,也一并附在后边给你。”

    “好的好的,感激不尽。”

    挂了电话,邓以萌便开始编辑菜谱。姜姒婉的消息中途掺进来:“我到家了。”

    邓以萌拿着手机对着消息界面发呆。敲了好几次回复,从“噢,婉姐好好休息”到“记得吃晚饭”再到“别和我说话”,每次敲好,不到三秒,又都逐字删掉了。

    最后叹口气,给小艾发完菜谱,将手机塞进枕头下边。

    掀开被子躺下,脸埋在枕头里。

    坏女人太坏了。太坏了太坏了。

    过了会儿,她正捋着剧本里的最后一个情节,枕头下边手机狂震起来,邓以萌心里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将手机摸出来瞧了瞧,果不其然。

    捧着它,简直像捧着烫手山芋,想扔下去又怕摔裂屏了,人穷志短,最后还是接了起来,“干、干嘛啊?”

    “邓以萌,汤冷了。”姜姒婉的声音不能说不苦恼。

    那调调跟小孩子找大人告状一样。

    仿佛那汤它就不该冷,冷了就是罪大恶极。

    邓以萌硬着嗓子:“冷了就冷了呗。”

    “我怎么喝啊。”大婉宛若生活不能自理。

    “热、热一下啊。”邓以萌皱着眉,暗暗嫌弃。大婉看着长了一副冰雪聪明的脸,谁知居然这么笨。亏得前任助理还夸她隐藏的厨艺天赋其实很高。

    那边一阵锅碗瓢盆的交响乐,随即大婉说:“唔,开始热了。”

    “那我挂掉了哦。”

    “等等。”

    “……”邓以萌等着,等了半天,却没等来下文,只听到开火关火的声音,“你、你还有什么事吗。我好忙的。”

    “盐呢。”大婉问,“太淡了。”

    邓以萌就纳了闷儿了,盐罐子不就在最醒目的地方摆着呢吗,心里这样想着,嘴里气鼓鼓地说:“你看不见?就在流理台上,微波炉的邻居就是它。”

    大婉似乎找了一阵:“蓝色的这罐?”

    邓以萌在这边点头:“是了。”顿一顿,又说:“少加一点。”

    大婉似乎轻笑了声。

    邓以萌脑海里立刻炸了,结结巴巴斥责道:“你、你笑什么笑,连、连盐都不认识,还好意思笑……”

    说完脖子往被子里缩了一缩。

    等着电话对面的人发脾气。

    但姜姒婉没有发脾气,只是在电话那头柔声说,“是啊,我太笨了,除了拍戏一无是处。萌萌如果不来照顾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邓以萌又从被子里探出来,捂住胸口,心跳扑通扑通的。

    “萌萌?”姜姒婉确认似的喊了一声。

    邓以萌在这边捂住胸口,“那你想让我干嘛?”

    “明天晚餐要是你不在,我就不吃了。”大婉除了撒娇,居然还会耍赖。

    “好了。”邓以萌叹口气。谁让她的助理合约还没到期限呢。照顾姜姒婉同学,是她的责任,“我明天晚上会好好做晚饭。你今天先喝汤,喝完好好休息。”

    电话那端传来温柔声线:“好。和我说晚安。”

    邓以萌皱皱眉头,将手机拿下来,对着屏幕瞪了两眼,半晌还是认命,将手机贴着耳朵,说了一声:“晚安。”

    “晚安,邓以萌。”

    好像又把先前的事情揭过去了。

    辗转缠绵的吻。触感似乎还停留在嘴唇上。

    邓以萌的小桌子靠着窗,埋头写一阵子,抬起头来对着夜空出神,手指就要摸着嘴,然后跟条件反射一样,脸通红的。

    如果是这个程度的吻,陪练一下也没有什么,亲亲还挺可口的。大婉同学的嘴唇也是甜甜的。

    但是……她的眼神暗了一暗,将脑海里的乱七八糟的画面、纷繁杂乱的想法,统统赶出去。

    开了爆吵的重金属摇滚,塞上耳机,在键盘上疯狂地敲字。直至霹雳贝贝一脸恼怒地赶过来,将她耳机摘下,喝令她将声音关小一点,“你这和外放有什么区别?”

    次日清早,不到五点她就起床了。本子已经写完。昨晚和萧澈联系过了,约定了地点,要把本子给他看看。

    清早的影印店,老板端着热干面大快朵颐,吃早餐的间隙,替她印了一式三份。

    邓以萌站在一旁看着,心里默默想,大婉早餐不知道吃了没,吃的什么。

    萧澈在一个摄影棚拍主题为“氧气男孩”的广告片。

    正式开拍之前,他坐在摄影棚隔壁房间做造型。

    发型师一边替他捯饬头发,他一边翻看着邓以萌给他的本子,看一阵,笑一阵。发型做完,他的本子也看完了。

    “萌萌,吃早饭了没?”萧澈抬头和她眨眨右眼。

    邓以萌摇摇头,捏紧了挎包带子,“你有空到大婉家里,我看你们对一下戏。”

    萧澈和身边的小助理打了个手势,那小孩立刻做出秒懂的表情,转身出门。

    “不必了。”萧澈笑笑,“我和她先前搭档过两部戏,默契还在,倒不用刻意。我与她视频吧。”

    如果不是艺高人胆大,那么,邓以萌抿着嘴,半晌说了出来:“看你刚刚笑得那么东倒西歪。是不是写得很差啊?”

    萧澈摇头,“没有。很不错。诙谐那一挂的。我和姜姒婉都没有尝试过搞笑路线,在舞台剧上边偶尔来一段,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也说不定。”顿一顿,“我和大婉虽然帮你有私人情分在里边,但假如是乱七八糟的剧,我们不会接了来自黑的。你想想看,是不是这样。”

    正聊着,他的小助理抱着一堆早餐进来了,哼哧哼哧安放在化妆台的镜前,擦着额头的汗,赞叹:“买回来了,幸不辱命。”

    萧澈看看镜前花样繁多的早点,和邓以萌努努嘴,“萌萌,要吃早餐。喜欢什么,选吧。”

    邓以萌拣了一两样,塞在挎包里,说声拜拜,转身要走。

    萧澈气笑了:“赶什么呢,这么急,陪我吃个早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邓以萌人已经往外走了,“我赶婉姐片场。”

    萧澈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留不住了。”

    小助理探过小脑袋来笑嘻嘻地问:“我澈在说啥。什么留不住了?”

    “少打听!”抬手在小助理的脑门儿上来了个爆栗。

    《青云纪事》的拍摄现场。

    今日,姜姒婉与池晟正式进入第二副本,要对付的是前来挑衅青云的各大修仙门派。这些门派集结的乌合之众堪称用心险恶。青云此时,掌门正自闭关,门派内资历最老的几大高手也都游方去了。还有一大波门徒出任务,此际门庭空虚,只有皇甫慧心与虞长卿可以略撑一下场面。

    这段实打实是爽文套路。

    要男女主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形下出奇制胜,守护住青云。将那些小人们好生羞辱一番。俗称,用天赋和智商碾压。

    邓以萌站在侧边观看,和肖科艾打了个招呼,两人相视一笑,问了好。

    姜姒婉远远地见她来了,朝她的方向微不可察地抛了个眼神。也算是问了好。

    邓以萌囧得很。面红耳热,扭过脸去装没看见。从挎包里掏出本子,逐句逐句地默默诵读过,再三确信不存在台词方面的低端错误,这才将它收进包里,静待婉姐下班。

    艺术节编导系素来都是未来的导演们出风头,各式行为艺术短片层出不穷,从他们历届参加艺术节的德行来看,常常是看得大家伙儿脸红心跳坐不住的边缘擦边球题材。戏文专业的孩子们从来都是配角命。假如这次能让大婉和萧澈来一段活色生香的现场表演,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毕竟这两人的粉丝基础在学校堪称庞大。

    到时她肯定能从胡教授的黑名单里出来。

    邓以萌迎接大婉下戏,一面递上去温度比平素略高些的热水,一面报告说本子已经码好初稿,让姜姒婉过目后,若有要改的地方,她再行修改。

    大婉喝完水,低眉接来,初略翻过。末了勾唇一笑。

    和大纲比起来,原本那些因为无厘头的事故,男女主彼此撞在一起发生的亲吻都被编剧砍掉了。

    两个人最亲密的戏份,就是在剧本最后,他们彼此拥抱在一起:“混蛋。我喜欢你啊。”

    是夜,下了戏,邓以萌果然没有食言,没有回去宿舍,而是随大婉回了她的小别墅,待婉姐去洗澡之后,她兢兢业业地出门去超市买食材。

    待到姜姒婉泡完澡出来。对着桌上的“丰盛”的晚餐,有一瞬间的失语。

    “当当当当!”邓以萌举手做个介绍的姿势,“婉姐,我晚餐做好啦。”

    姜姒婉坐下,默默看一眼自己面前的海鲜粥,时蔬沙拉;再看一眼对面邓以萌做给自己的面条,——面条只有小半碗,上边全是香菜。

    绿油油的一堆,简直雪顶含翠。

    邓以萌乐呵呵地在姜姒婉对面落座,双手合十,“开动吧,婉姐。”

    姜姒婉抱着双臂,不动声色。

    对于香菜这个东西,邓以萌不排斥。但一次性吃这么多,也不免有了想死的冲动。但,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她只有豁出去了。

    她恨不得自己就是一棵香菜。

    吃到一半。耳边是大婉幽幽的声音:“你昨天问肖,我讨厌吃什么?”

    邓以萌咬着满嘴的原谅色,呆滞脸坐在那里。

    “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姜姒婉补了一刀。

    邓以萌将汹涌的绿色植物咽下去,喝了两口水压住,尴尬一笑:“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婉姐你。”

    姜姒婉点头:“如果我没猜错,明天你会喝羊肉汤吧。”

    邓以萌脸上一跨。婉姐料事如神,竟至于此,思来想去,只能将矛头对准不在场的肖科艾,跺了跺脚,有一点点气急败坏:“可恶的小艾,他居然出卖我,真不够义气。”

    姜姒婉摇头,轻飘飘地:“那时我也在。”

    邓以萌真的怂了,缩了缩,“婉姐。”

    “真的那么不喜欢给我亲?”姜姒婉累了一整天,此时想要营造气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干脆当成学术问题来研究。

    邓以萌涨红了脸,不能答。她喜欢的呀。要命的地方就在于喜欢。所以不能沉沦了。沉沦下去要出大事儿了呀。

    “是吻技不好吗?”姜姒婉拿勺子拨弄碗里的虾仁。

    邓以萌的脸更红了,“婉姐,求、求求你别说了。”

    吻技很好,好得不得了。根本就不需要陪练。求求了。

    姜姒婉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将手边的本子拿过来。

    邓以萌赶忙递上去。

    大婉低头看了会儿本子,拿过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萧澈的声音:“哎哟,大婉,难得难得,吃饭没啊?”

    邓以萌抱着碗,坐在一旁呆滞脸。

    “正和邓以萌吃着。”姜姒婉指尖在桌上轻轻地敲击,“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和你对一下剧本吧。”

    萧澈明显迟疑了一下:“不是吧。咱们陪萌萌玩过家家的游戏也就算了,你如今的黄金档期,也舍得分出来?”

    大婉皱了皱眉:“什么过家家?故事很不错。稍后你过来,我和萌萌请宵夜。”

    萧澈哀嚎一声:“真的有必要这样?”

    姜姒婉点头,看一眼已经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的邓以萌:“对。很重要。”,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