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28.有多辣?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剧本进展很快。

    邓以萌拧开水壶盖子喝水的时候, 顺便透过玻璃窗向楼下张望,当作眼睛的休息。一扔下杯子,立即又再度沉迷其中。兴许因为是第一次写故事,文笔不够, 热情来凑,手指在键盘上飞一样的节奏。在自习室的效率还从来没有这样高过。写到某些情节, 自己都忍不住会心一笑。旁边的男生拿笔在她桌上敲了两下,“喂!”

    邓以萌扭头一望, 脸颊上甜甜的笑还没来得及收敛完全。

    那人本来是要发作的,见了她这样一幅表情,一句责备反倒卡在嗓子眼里,半晌还憋得红了脸。

    “你有事吗,同学?”邓以萌眨眨眼,轻声问。

    男生清了清嗓子, 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你敲键盘很吵的。为大家考虑一下吧。这里是公共场合。”

    邓以萌听了, 哦了一声,抱起笔记本就走。

    男生倒是又过意不去, 叫住她:“要不, 你轻点敲……”

    邓以萌对他笑笑,还是抱着电脑君远走高飞了。

    马不停蹄跑至宿舍,借着这股势头再次码了一长段。

    直到手机闹铃哗啦啦响起来。

    邓以萌嗷叫着摸过来一看, 噢, 要去片场看婉姐了。上午姜姒婉没有戏份, 是一个电影杂志访谈,刘恬亲自陪大婉去。所以邓以萌就回学校来上课了。

    下午可是有戏了呀。

    邓以萌想了想,不能把安苑的电脑带到那么远的地方,万一人家要用呢。抄了本子和笔就走人了。拿包的时候不小心抄了个底朝天。懊恼地蹲下,将所有的东西捡起,匆匆忙忙出门。

    乘车到拍摄现场,大婉他们还没来呢。

    她便抓紧时间,将姜姒婉的椅子搬出来放那儿,人蹲下,徒手拿笔在本子上写,手速飞快。

    已经到了主角第一百二十次打脸了。

    头顶忽地轻微一声脆响。

    邓以萌抬头一望,果然是她婉姐,不由璀璨一笑:“你来啦。”

    “嗯哼。”姜姒婉看她笑得十足孩子气,忍不住跟着弯了弯眼睛,“干嘛呢。”

    邓以萌举起三根手指:“我的剧本完成五分之三啦!”

    大婉一边解头发,一边轻轻呵了一声:“这么快?”

    “是的,有好多灵感。”邓以萌依依不舍站起来,“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姜姒婉微微歪歪头,“不必。晚点叫你。”

    得了这个特赦令,邓以萌越发放下心来,蹲在那里继续写。

    偶尔一停顿,抬头去望大婉时,也会感慨,往常看娱乐新闻,都说助理怎么怎么难为。做婉姐的助理,也太实惠了吧。

    只能说婉姐太温柔。

    这么好的工作,以后要离职了,怎么舍得放手。

    离职?

    邓以萌并没有察觉自己的眼睛暗了一下。

    离职的话,以后就不能近距离地看到婉姐了。

    要想欣赏她的盛世美颜,只有隔着屏幕,或是在时尚杂志上找了。

    这么一想,写不动了,小心肝也剧烈地抽搐起来,竟然像熬夜看完一本虐文时的体验。

    抬手拍了拍胸口。

    不,不能想那么远。

    这不是还没离职吗,专注当下。

    稳稳心神,邓以萌强迫自己再度回到手上的工作。

    姜姒婉下戏的时候,揉着脖子找水喝,肖科艾望了邓以萌一眼,嘿了一声,“邓……”

    孰料她婉姐伸手将他拦下来,自己去找了保温杯,揭开盖子喝水。

    肖经纪有些看不懂了。

    大婉自我管理非常严格。高热量的东西基本不碰。她曾经说过一句话,她对入口的东西唯一的期待,就是随时随地能喝到四十二度的温水。

    邓以萌有什么魔力,竟然让大婉连对喝水的执念都放下了?

    直到眼前发黑时,邓以萌才停下,手腕发酸。

    大婉都收工了。

    在回家的车上,小艾吐槽她,“你真是我见过最任性的助理,没有之一了。你怎么把女神扔在一边,自顾自地搞事情啊。真的,我得说说你。咱们婉姐已经很朴素了,只找了你这么一个助理在身边,你还不对她上点儿心?”

    邓以萌听得正汗颜时,大婉打断前座那个碎碎念的肖三藏,“别说了,我接电话。”

    “妈。”大婉淡淡的。

    邓以萌心里很好奇。

    大婉这么美,她妈妈不知长什么样儿的。

    “你过来了?”姜姒婉原本斜斜靠在座椅上,此时忽地坐得笔直。

    电话那头一阵哭诉。

    邓以萌竖起耳朵去听。

    半晌又想起来,这不太好。

    赶忙撤远了,还抬起两只小爪子捂住了耳朵。

    “开快一点。肖。”大婉挂了电话,语气很是冷淡。

    邓以萌松开爪子,从侧面怯怯地望着一言不发的大婉。

    “婉姐。”邓以萌喊了声。

    姜姒婉看看她,没则声,抬手在她头顶摩挲了会儿。好像安抚小狗狗那样,说,没事没事。

    邓以萌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婉姐的母亲大人。

    是看一眼就知道,哇这女人年轻时肯定超美。

    以及与大婉坐在一起,就知道两人有很亲近的血缘。

    只是,她抱着本子站在一旁,有点不敢上前打招呼。

    这位大婉称之为“姜女士”的,穿着华丽的妃色套装,坐在那儿梨花带雨地掉眼泪。

    没有号啕,无声而泣,拿纸巾不停不停擦眼睛。

    姜姒婉坐在一旁,沉默良久,而后问:“好了没有。”

    姜女士伸出去拿纸巾的手顿在那里,她柔美的手指上,戒指数高达四个这么多。

    邓以萌还以为大婉喜欢在食指和无名指各戴一个戒指的习惯是和谁学的。

    “我饿了。”姜女士抽抽鼻子,吐出无情无绪的三个字。

    姜姒婉起身,“那出去吃饭。”

    “不出去。”姜女士垂着上眼睑。

    “想吃什么?”大婉放柔了声调,“我点外卖。”

    “想吃炸酱面。”姜女士显然是被女儿宠坏了的那种母亲,“也不要外卖。”

    姜姒婉默了一会儿,站在那里没动。

    “你去做。婉婉,你听到没有,妈妈要吃炸酱面。”姜女士抬起头来,指着厨房,“你现在亲手做。”

    邓以萌缩在一旁,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

    果然,从来都不动声色的大婉,难得露出了烦躁的表情,将手上拿的准备出门穿的外套往沙发一扔,冷笑:“我不会做饭。”

    “你哪里不会?”姜女士仿佛是要将某些不如意在大婉身上找补回来,“我看你就是拿大,做了明星了不起?不还是我女儿吗。明星有多高贵?你脸不还是我给的吗?”

    邓以萌听得尴尬症都犯了。天下父母是一家啊。

    怎么连台词都一样一样的。

    这不是萧澈的爸爸说他的那段话吗。

    眼见大婉眉头皱了起来,邓以萌赶紧举手:“我,我会。阿姨,我来做。”

    姜女士看她一眼:“你是谁?”

    “我,我是婉姐的好朋友。”邓以萌往自己脸上贴金叶子。

    “你也是演员?”姜女士打量了她两眼。

    邓以萌点头,“是、是啊。”没错啊,她毕竟还演了水蓉小师妹不是么。“我会做炸酱面。我做给你吃。婉姐今天真的很累了。”

    姜芳芳女士看看她,又看看大婉,半晌点了点头,“成吧。”

    邓以萌在厨房手忙脚乱切黄瓜丝儿的时候,抬眼发现大婉站在近前。轻声对她说:“婉姐,你去陪陪她呀。”

    大婉摇了摇头,默然站在她身边。过了阵子,顺手从砧板上拣了一块黄瓜片,咔嚓咬了一口,“邓以萌。”

    “嗯。”

    “你怎么什么都会?”

    也算不上什么都会。只不过各种面条真是一绝。

    好像是天赋,从母亲那里遗传来的。

    大婉的妈妈捧起碗,将最后一点酱汁汤也喝下去,放下大海碗,舌头舔了舔嘴角,眼睛里溢出满足,“活过来了!”看看大婉跟前动都没动的圣女果与蔬菜沙拉,啧了一声:“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乐趣。”接着看看不远处还忙着洗碗的邓以萌,和她招手,“你过来。”

    邓以萌嘎了一声。擦擦手,慢吞吞地一步一步挨过来,接过婉姐她妈妈递过来的一张名片。

    “这是我在米帝的住址。”姜女士手撑着下巴,“欢迎你过去玩。小小年纪,手艺真不错。”

    邓以萌点点头,没有答言。

    “你今晚住我婉婉家么?”姜女士起身伸个懒腰,舒适地啊了一声。

    邓以萌望望大婉,轻声说:“我,借婉姐的书房,做剧本校对。”

    “那太好了。”姜女士拍拍她的肩,“明早我们也吃这种面条,可以吧?”

    邓以萌哦了一声。随即她便将计就计地去了书房。埋首接着写本子的时候,内心有了一重深灰色的阴影。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不知在苦恼什么。强行尬写了半小时,才总算重新流畅了起来。情节款款从笔尖流淌出来。内心的情绪也得到了一点释放。最终拿手机看看时间,竟然已经凌晨二点钟了。

    站起身,发现了更严重的事情。

    转到客厅,搜了一圈,大婉太严格了,一丁点零食都没有。

    晚上做过炸酱面,冰箱里也是空空如也。

    这种时候让她独自上街她也是不敢的。

    -

    姜姒婉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推开,有个小朋友窸窸窣窣进来了。

    她躺在床上,没动,看她是怎么样。

    结果她蹲在床前,低声呜呜地哭开了。

    真是一招鲜。

    啪嚓台灯亮起,邓以萌朝床上坐起身来的大婉瘪了瘪嘴。

    “怎么了?”姜姒婉坐在床沿问。

    “婉姐,”邓以萌挪过去,两只手搭着她的膝盖,“我也饿了。觉得自己快变成纸片人儿了。”

    “这也值得哭?”姜姒婉语带嫌弃。

    “你陪我去超市好不好?”邓以萌怵怵的。她也自知这样打扰婉姐休息不好,而且谁让她晚上打肿脸充胖子,说自己很饱,不吃晚餐减肥,“我买东西很快。买了就回来。”

    姜姒婉起身披衣。夜很凉,她顺道围了围巾,将下半脸藏在围巾里。给邓以萌也加了一件外套。

    算上刚才翻箱倒柜找东西,邓以萌算是在屋子里大致走了一圈,竟然没看到姜女士的身影。难免有点诧异,“咦,阿姨呢?”

    “出去了。”大婉简洁地说。

    邓以萌便刹住车不往下问。

    路过灯火通明的超市入口后,邓以萌诶了一声,走上前拖住径直往前走的大婉,嗨呀:“都到了超市了,你往哪儿走。”

    “不去超市。”大婉干脆将她拖过来,裹在怀里,“带你去吃点好的。”

    再者说,你家超市凌晨两点还营业啊。邓以萌大笨蛋。

    酒香不怕巷子深,大婉带她来的这个地点,深得几乎可以做秘密基地了。

    人客不多。稀稀拉拉三两个。

    与大婉并排坐在一起,邓以萌有点结结巴巴的,“等等,这个款式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深、深……”

    “深夜食堂。”掌柜替她接上去。

    邓以萌一拍脑袋,打个哈哈,“老板也是粉丝嗷?”

    “吃什么?”掌柜笑眯眯地问。

    邓以萌选择困难症。姜姒婉便替她点了豪华寿司套餐。

    婉姐就是婉姐,言出必行,说吃点好的,就真的吃点好的。

    等寿司的过程中,邓以萌将手机掏出来,递给姜姒婉,“婉姐,我今天写的剧情,都在里边,我拍下来了,你看看好不好。”

    姜姒婉说好。接过来随意翻看。装作在看剧情,其实却是在看邓以萌傻乎乎的照片。

    组合寿司端上来的时候,邓以萌眼睛都亮了。

    也是饿得狠了,连礼貌都忘了,也不和大婉客气,一手抓一个往嘴里塞。

    放肆两分钟后,才察觉到侧边婉姐的目光。

    大婉又是似笑非笑的。

    她红了脸,将手上那个三文鱼卷递过去,意思是让大婉吃一口。

    姜姒婉摇头,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邓以萌两腮塞得鼓鼓的,有了食物滋养,眼神越发亮晶晶,小脸都在发光。

    只见她最后拿起一个,蘸了一点芥末酱,送进嘴里后,白皙的脸瞬间成为粉色,眼泪也汩汩而下。

    耳边有低微的笑声。

    邓以萌侧过脸懊恼去望,虽然大婉笑了她感到很欣慰,但是:“你笑神马,真的很辣!熏脑门儿的那种。”

    姜姒婉忍笑,将围巾拉低,露出脸来正色问,“有多辣?”

    “你试试就知道了!”邓以萌将那碟抹茶绿的芥末酱推过去。带着期待的眼神望着她。希望大婉也能酸爽一次。

    姜姒婉垂眼看了一眼芥末碗,又看了看邓以萌。抬手将邓以萌的下巴勾了过来,微微低头,双唇覆上她的嘴,轻轻地尝了尝,撤下来做回味状。

    “……………???”邓以萌石化脸。

    姜姒婉沉着脸:“我觉得还好。”

    不辣。很甜。,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