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26.爱岗敬业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逗什么样的女孩子最好玩儿。

    就是邓以萌这样动不动就脸红的。

    容易变色也就算了, 偏还有很强的自尊心。

    脸红成一颗熟透的番茄,尚且强自撑着维持镇定,两只小爪子握得死紧,手指甲活生生把手心皮肤掐出月牙印来。

    姜姒婉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看她张了张嘴,努力了半天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婉、婉姐, 你听我解释。”

    邓以萌当然要解释了。

    大婉诚然是笔直的,但是人都难免有好奇心的。万一她想找个女孩子“试一下”……人又有求近心理, 她正好在她面前,而且是个喜欢看拉片的。难免刺激大婉做出什么反常举动来。

    大婉移开了手指,轻轻嗯了一声。

    可这种事情怎么解释呢。

    屋子里静了好半天。

    大婉都等得有点累了,才听到邓以萌小小声说:“我不是那样的。”

    “哪样的?”姜姒婉一副“你在说什么”的无辜脸。

    邓以萌垂下脑袋:“你看了那个电影,对不对。”

    “看了。”大婉倒也坦荡。

    “你怎么想?”邓以萌抬起头来。她想问,你现在怎么看我。可是临出口, 觉得不太好, 省略了一个字。

    “挺好看的。”姜姒婉认真脸。

    “……”邓以萌的脸更红了。我靠的。这话怎么接啊。大婉你是诚心想把天聊死对吗!

    姜姒婉轻轻搭着她的肩, “萌萌呢,萌萌怎么想。”

    她能怎么想。

    她可算是看出来了。

    大婉根本就没安好心。

    她是以诚挚的心情在攀谈。

    可大婉呢, 时不时还是想调戏她一下。

    不行, 这个走向不行。

    邓以萌甩甩头,“婉姐,你帮帮我呀。”

    “我凭什么帮你?”姜姒婉这个人, 真的是难以捉摸。明明前一秒还是那么热情, 态度那么飘忽, 挠得人心痒痒的,只是转瞬之间,口吻却变得这样严肃,“你是我什么人?”

    邓以萌一呆。

    对啊。凭什么呢。

    大婉超忙的。档期要靠挤。睡觉都睡不饱。

    要是大街上随随便便一个人拉住她,她就得帮忙的话,那她不是得累死。

    可邓以萌不是普通人啊。

    本来是拿你当情敌的,可是现在,“我是你的真爱粉。”

    大婉好像又来了兴趣:“真爱粉?”

    邓以萌点头:“真爱粉就是,任凭世事变迁,万物改变,斗转星移,日新月异,”强行堆积成语,“都不会离开你。永永远远喜欢你。”

    大婉略略偏头,看了她半晌,忽地璀璨一笑:“成吧。”

    这么简单!邓以萌的表情顿时成了“:d”。

    “但是。”转折。

    开心得太早的那人赶忙严阵以待,“……但是?”

    “帮助是相互的。对么?”姜姒婉美艳到有些妖冶的脸,表情却总是纯良。

    “嗯。”邓以萌颔首,这没错的。“可是婉姐你这么强大,我这么废柴,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啊?”

    当助理不是帮忙。拿工资的叫工作。

    大婉不客气点头:“暂时是没有。”

    “那你先在小本本上记着。”邓以萌郑重地说,“我不会赖账的。”

    等我以后出息了,就还给你。

    大婉嗤地一笑,一脸看土包子的神情,“小本本?”

    这年头谁还用小本本。

    “不然手机便签也行。”邓以萌建议。

    “别了吧。”大婉的食指在她心口轻轻一点,低声说:“记在这里。”

    黎贝贝和安苑就奇了怪了。不过是出去住了一晚,邓以萌的精神状态就变了。出去之前愁云惨雾,回来简直拨云见日啊。

    上公共通识课,一宿舍人坐在一起,邓以萌喜滋滋坐在正中,埋首挥笔疾书。

    “她写啥玩意呢?”黎贝贝悄悄问寝室长安苑同志。

    “本子啊。”安苑看她一眼。

    黎贝贝意会过来。哦,就那个。为了从黑名单出来写的。其实邓以萌这完全是被胡教授当枪使了啊。走文艺路线的,有几个中规中矩的?多半都是叛逆鬼,中二病永不治愈。胡教授手上的任务派不出去,也就只有欺负邓以萌这样的老实孩子了。

    可回头吃饭的时候,邓以萌又不老实了。

    除了跟男朋友约会的那只,邓以萌三人打了饭回宿舍吃的。

    才吃了两口,邓以萌便对着窗外出神。手上的勺子舀着半勺饭,顿在那里半天了,也没见她动一下。

    “萌萌。”安苑提醒她,“醒醒。”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啊。”邓以萌惊醒过来之后,放下饭盆,说。

    黎贝贝笑笑:“直接问呗,咱谁跟谁啊,还这么客气。”邓以萌给带的牛角梳子她很喜欢。这样有自觉的小室友,她是可以做到诲人不倦的。

    “这里。”邓以萌点点心口,“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穴位?”

    “穴位?”黎贝贝失笑,“死穴吗?”

    邓以萌不答,伸出爪子,在她心口点了一点。得亏霹雳贝贝瘦得可怕,是个平胸且以平胸为美,她这样贸然出手也不会被人误认为要袭胸。

    “……”宿舍里有三分之二的人口陷入沉默。

    “麻住了是不是!!”邓以萌兴奋地问,“昨天我也是,就这么被人点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跟打了全麻一样,吓死我了,以为要瘫痪了。”

    安苑咳嗽一声,低头吃饭。

    黎贝贝红着脸,“那个,萌萌啊,我是不介意吃狗粮啦,但你和你对象‘那些’事,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吧。而且吃饭的时候说这个,有点重口了。”

    邓以萌呆滞脸:“什么?”为什么又扯到对象了。

    婉姐并不是她对象啊。

    昨天除了这一点,其他都还正常,她做了晚餐,两个人相安无事地吃过饭,她还陪大婉对了一会儿台词,给她唱了催眠曲《宝贝》。因为头天兢兢业业的关系,大婉今天给她放假,说有肖经纪在旁照顾就够了。马上期中考试了,让她注意别挂科。

    因此,婉姐虽然不是她的对象,但确实是个很温柔的小姐姐,这一点没跑了。

    吃完饭,邓以萌给萧澈打了个电话。

    那小子听起来正在运动,可能是在跑步机上边。

    “邓以萌,回来了怎么也不找我啊。”男生呼哧呼哧的,“是不是嫌弃我。”

    “我哪敢。”邓以萌在这边答,“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她一没登微博二没更朋友圈三没给他电话信息。

    那边顿了顿,笑道:“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没。”邓以萌有点惭愧,傻竹马都亲自去过那儿了,也就没有特意带特产了,非但没有礼物,开口还是直接求人的,“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写的本子是个偶像剧。

    没办法,从小吃这个长大的。

    家长去上班了,她带着小弟弟小妹妹在家圈养,只顾自己看书是不行的,属猴子的两个小朋友会上天。唯有放着电视,有声有色,可以长久吸引小朋友的注意力,减轻她这个姐姐的负担。

    邓以萌带着邓以敏和邓以轩,从不大懂事的年纪,就看了许多她和他的故事。

    现在笔尖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也就是这种。

    舞台剧么,短小精悍,欢喜冤家的老套路。

    套路不怕老。套路之所以成为套路,就是因为喜欢它的人太多。

    女主冰山脸。男主大明星,出场便自述选择对象的标准,每一点恰好都是女主的反面。

    有了大婉拨冗做女主来惊艳全场,总不好找个名不见经传的男同学来和她演对手戏吧?再者,有现成的大明星为什么不用。

    萧澈答应说会帮忙。“因为把你当亲生的小妹才帮你的。别人敢提这种无厘头的要求,早被我一脚踹出银河系了,懂么。”

    邓以萌在电话这边狂点头:“懂!”

    搞定了萧澈这边,邓以萌便离开学校,麻溜买了蔬果和食材,潜进姜姒婉家,煲了汤,撇去浮油;顺带榨了果汁带着去片场探班。

    这么好的老板,当然要对她更好才可以。

    搭地铁的时候,旁边的小阿姨夸她:“妹子笑起来可真甜。”

    她摸摸嘴角,可不是在咧嘴笑么。瞎开心什么呢。

    可她到达片场时,大婉却没她这么乐,脸上甚至难得地有些愕然,“你怎么……”

    “我来给婉姐送温暖的!”邓以萌将手里的袋子提了提,笑得平时不大明显的小酒窝都冒出来,“惊喜不惊喜!”

    肖经纪凑过来:“哇塞,什么福利,有没有我的份啊?”

    邓以萌看他一眼,“有很多,小艾也喝一点吧。”想想他也很不容易,自己缺席,害得他身兼两职。

    肖经纪双眼放光,揽过邓以萌的肩,“萌萌真是个小天使!”不期对上大婉森冷的目光,吓得立马把爪子缩回来。悻悻然闭了嘴。

    才喝了口水,那边郭导催下一场了。

    姜姒婉,平素那么敬业的好演员,今天却一反常态地有些推三阻四。声称还要再休息一段。

    郭霖同意了。

    这里大婉回头对邓以萌说:“你回去吧。”

    邓以萌摇头:“我下午没课了。守着你。”

    大婉的脸色稍缓,柔声说:“不用了。回家等我。乖。”

    这个尾音轻轻的“乖”,听得邓以萌心脏某个角落一抽,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挠似的。

    但是她打定主意要爱岗敬业的了!!固执地一摇头:“不。我在这看。”

    姜姒婉见劝不听,也就不再劝。让kevin略补了补妆,起身上场。

    随即邓以萌就明白了,为什么大婉不愿意让她看今天的戏。

    今天《青云纪事》的进度是,男主暗暗属意女主,在一点点酒精的催化下倾诉衷肠,还有一点亲热镜头。

    大婉当然会害羞啦。

    两人在杏花疏影里把盏,喝到微醺时分,虞长卿开始表白。皇甫慧心先是听着,听着,素日的骄横也收敛了,成了个羞答答的静默少女。

    眼看池晟就要亲上大婉的脸颊了。忽然两个人都举起手来异口同声:“我有话要说!”

    把个郭导吓得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他稳了稳心神,粗声问:“做什么?”

    “借位。”姜姒婉率先说。

    “附议。”池晟举起了双手。

    邓以萌在旁边蹲着。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个情绪。看到池晟要亲她婉姐,竟然有点闷闷的很不高兴。可能是为萧澈感到难过吧。心情很不好了。

    但是这种情绪不可以表露出来的。这是大婉的工作呀。大婉拍其他的戏已经炉火纯青了,只是亲热戏这方面,一直都维持着入门水准。她的吻戏几乎没有。亲个小脸到顶了。

    一个好演员是全方位的。就像高中生不应该偏科一样。

    所以当大婉下场过来,问她刚刚那场戏如何时,她笑了一笑:“我觉得,拍得蛮好的。”

    姜姒婉挑眉:“好?你就没有,”轻轻嘶了声,“不愉快?”

    邓以萌抱着保温桶,摇了摇头,笃定地:“没有!”

    大婉的脸陡然转为冷淡,一言不发去坐在那里,竟然像是生闷气的形容。

    邓以萌跟过去,猜想大概是婉姐对于自己上一场的表现不满意,就像总考满分的学霸忽然错了一道选择题,所以不开心吧。

    因此,她开口劝的是:“婉姐,已经很好了。不要太完美主义呀。”

    姜姒婉淡淡看她一眼,“你来找我做什么?”

    邓以萌哑然。她是助理,应该来工作的啊。

    不过今天是大婉批准的假期,她还来,确实显得有些目的不纯,好像心急火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赶着来见她似的。为免大婉误会,她想死了好多脑细胞,终于将借口给憋出来了,“那个,我的本子大纲写完了,婉姐你要不要看看?”

    姜姒婉瞥她一眼,轻轻伸出一只手。

    邓以萌从包里翻出来一个小小的文件夹放在她手上。

    姜姒婉略翻了翻。

    起的名字叫“冤家”,又名“我讨厌的样子你都有(可我就是喜欢你)”,“男主每天都在自打脸”,“爱上了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我该怎么办”。百分百无线喜剧风。

    越往后看,眉头皱得越厉害。最后问:“你让我演这个?”

    邓以萌那本来悬着的一颗心直线下坠,浑身冰冷,喘着气问:“写得很差劲,是不是?很难看对不对?”

    姜姒婉看着她,半晌,轻叹了一声:“没有。只是有点意外。”

    邓以萌低下头。意外。这是婉姐的托辞吧。像她这样阅本无数的人,不愿意伤害她,所以没有说实话。真相,肯定是很难看了。

    “我接了。”大婉说。

    邓以萌抬起头来,“嗯?”了一声。

    “说好的。”姜姒婉淡淡的,“而且,你怎么帮我,我也想好了。”

    邓以萌点头:“好好好,婉姐你说。”

    “啧。”姜姒婉从她手里将汤拿过来,慢条斯理揭开盖子,瞅了一眼内容,状似不经意地说,“我一直不会拍吻戏。”

    “嘎?”

    “不是不想。而是不会。”大婉抬起魅惑双眼看牢她,“不如……邓以萌,我替你演舞台剧。你陪我练吻戏。怎么样?”,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