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24.拉片诶。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最后一场戏啦, 终于。演完就解放啦。

    华丽丽的片场,邓以萌蹲在角落背台词时不停拿这句来鼓励自己。

    这场戏因为少了萧澈在一边被绿成呼伦贝尔大草原,而少了许多张力。但她心里还是揪得慌啊。毕竟,她朝大婉看一眼……

    人家优哉游哉地将左腿架在右腿上, 轻轻地揉捏脚踝,察觉到她灼热的视线, 似笑非笑朝她望过来:“?”

    邓以萌赶忙转头,继续小和尚念经。

    坐在女王的宝座上, 整个人的气场都随之发生了改变。

    沿途都只有两套衣服、一蓝一白换着穿的朴素小水蓉,一进了这宫里,立马变得宝相庄严,周身珠光宝气。明黄的服饰将整个人强行衬得成熟了几分。

    但富贵加身却并不能让她展开笑颜,面前的珍馐美味也是食不下咽,眼前几近天魔之态的歌舞, 她也无暇欣赏。

    大殿之上的所有人都发现了, 她一直在凝望着护送她回来的那两人, 眼神说不出的缠绵缱绻。

    女宰相和另外两位辅政大臣面面相觑。

    当她站起来宣布王夫在心中已有人选时,没有一个人意外。

    她们的震惊要等到女王说出“师姐, 不要离开我, 留下来,这片江山,还有蓉儿, 都是你的。”才恰如其分地爆发出来。

    众人哗然。

    邓以萌勾着大婉的脖子, 与她离得这样近, 泪眼婆娑再将那句话喃喃地重复着,“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大小姐固然惊了一瞬。但她毕竟是大家闺秀,泰山崩于前也要做到面不改色,涵养上佳。她摸了摸师妹的头发,“你当然是我的,你是我的好师妹。这一点永远也改变不了。”

    炽热的眸子一点一点黯淡,可她自然不能立时放弃,不住地摇头,“不要离开我。师姐。不要。我不要。”

    “我不会离开你。”皇甫慧心从袖子中凭空变出来一个小小的筠,“青云永远与你同在。若是你思念师门,就吹上一曲,我听见自会赶来见你。”

    这是一个很重的承诺。

    水蓉的泪眼根本看不清接过来的乐器。只是郑重地将它捧在手心,渐渐贴到了胸口的位置。

    随即破涕为笑,好似要糖吃时被哄好了的小孩。

    但是她永远不会召唤师姐,她不要她奔波。这就是永诀了。

    “ok!”郭霖在那边鼓掌。

    邓以萌却抽抽噎噎地蹲在地上,哭得刹不住车,渐次凶狠,接近昏厥。

    整组人百脸蒙蔽。

    姜姒婉恍惚又回到宿舍初见那天,那个哭唧唧的小东西。解决办法也是一样的,走过去从地上捡起她,抱着去到远离人群的地方。冷冷道:“再哭就扔了。”

    “婉姐。我演完了。”邓以萌的眼泪几乎飚出来,“我演完了。我好高兴。”

    高兴?大婉皱起眉,“高兴也哭?”

    “喜极而泣。”邓以萌好不容易刹住车了,顿时觉得羞耻无比,“我、我,我失态了。”

    姜姒婉面无表情。

    “你、你别这样。”邓以萌脸红扑扑地跳下地来,“我小时候,剪掉长头发都会哭两个小时的。因为留了那么久,舍不得。这是我第一次拍戏。忽然要完结了。觉得很难受。”

    大婉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将她轻轻放下。随即左手捏住了她的爪,晃了两晃,“要不要玩玩去?”

    “别。别了吧。”邓以萌擦擦脸上的泪渍,“婉姐的身体要紧。而且我也要回去上学了。”昨儿个,霹雳贝贝打电话说,胡教授已经发现了她缺课,让她早些收了心,回去挨捶。

    “这么好学?”姜姒婉微微一笑,“真是小孩。”

    “小孩才贪玩呢。”邓以萌反击,“我这叫成熟。”

    姜姒婉嗤地一声。

    其实也容不得她们留。

    郭霖是个正经的摩羯座,工作起来六亲不认。

    为了接着拍下面的场次,愣是活生生将一干想要去浪一浪的众人给拉到了机场。

    ——上来的时候,为了让大家渐次适应,有个缓冲,所以走的是自驾路线。

    如今离去,归心似箭,将道具和一应设施都交给几位小司机拖回去。

    主创组都舒舒服服地坐上了返程的航班。

    邓以萌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有点小兴奋,又有点小害怕,磨磨蹭蹭地对大婉说:“婉姐,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诶。”

    “嗯。”姜姒婉温柔地望著她。

    “第一次就是跟你。”邓以萌笑嘻嘻的。

    世界上有种皮,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

    姜姒婉淡然坐在那里,似笑非笑不说话。

    明明没有任何责备,也没有任何言语,邓以萌的小腿肚子还是颤巍巍地抖索了起来。结结巴巴地道歉,“婉姐,对、对不起啊。我只是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别理我……”

    大婉淡定喝茶,半晌问:“玩笑?”

    要是纠结太久,那就一点都不像玩笑了。邓以萌赶忙转移话题,拿起床头的ipad,“婉姐,这个,飞机上可以再借给我用用嘛。”

    姜姒婉点头,“随你。我补眠。”

    乖巧坐在酒店大堂等车时,邓以萌摇头晃脑地搜一个在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她最近利用琐碎的时间,也看了两三部电影,完成了黎贝贝帮忙传过来的作业。

    可是程老师说的“拉片”,她还是觉得悬,不太会。大一上学期,编剧理论偏多,偶尔会让大家堆片段。正儿八经教给他们写的本子都不多。

    在搜索栏键入“拉片”,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相关的资源可以参考。不知道什么玄学,首先蹦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名为“有什么好看的拉片可以推荐一下吗,最近剧荒啊”的帖子。

    邓以萌捧着平板,皱着眉头,不知道要不要点进去。

    拉片诶。

    是女孩子和女孩子相爱那种片子吧。

    好刺激的样子。

    说不定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啊。

    她战战兢兢点进去。

    首楼推荐的是楼主的心头好。

    《阿黛尔的生活》,别名《接近无限温暖的蓝》。

    推荐词:“繁花盛放又归于荼蘼剧情简介里这句已经写得很好,无需多言。生活就像地壳一样是分层的。阿黛尔做最后的努力企图与艾玛的生活打个擦边球,那个蓝色的背影,在言笑晏晏的人群里,兜兜转转却找不到安放自己的位置……”

    听起来好文艺。

    而且很伤感?

    姜姒婉戴着墨镜,白t恤外边罩着件淡蓝色的牛仔薄外套,从洗手间出来,走到她跟前,打个响指,“干嘛呢。”

    邓以萌惊醒过来,赶忙将ipad藏起来,讪笑:“没。”仰起脸,看清女神脸上的清浅的笑意,这才意识到,大婉其实也是想回家的啊。

    虽然总被人叫姐,可算起年纪来,她也只是个小姑娘。

    “回家吧。婉姐。”邓以萌站起来,咧嘴一笑,握住行李箱的拉杆。

    航程的一切都让邓以萌感到新鲜。但为了显得不那么像从没进过城的小土包子,她还是尽量克制,运用自己并不纯熟的演技,学着大婉云淡风轻的模样,在飞行的五小时期间,维持住了一个娱乐圈顶级大腕助理的形象,没给大婉丢脸。

    兴许是这个原因,落地之后郭导嘱咐大家回家休整,在肖经纪问路线时,大婉要求她跟着回自己家。

    邓以萌表示想回宿舍,抬手亮亮自己的小包:“给舍友带了伴手礼。”

    姜姒婉就纳了闷儿了。成天与她形影不离,只见她呆头呆脑的,也不知道她是几时开溜出去给别人买的礼物。嗤地一笑:“难不成怕我抢了你的?”

    邓以萌尴尬一笑:“都是些便宜的手链啊,牛角做的小梳子呀什么的。才入不了婉姐的眼呢。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舍友们不会嫌弃罢了。”

    姜姒婉点头,抬手看看腕表,“现在九点五十,你从这边即使打车回学校,也要一小时。你赶得上十一点的门禁?”说着低头看一眼她的身量,眼神里隐隐流露出轻蔑。意思是瞧你的小短腿。

    邓以萌立刻炸起来,“我腿不短!我是三七比的黄金比例!”

    “喔。黄金比例。”姜姒婉重复一遍,若有所思点点头。

    “……”邓以萌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就这么跑掉好像很幼稚啊。

    “我一个人会害怕。”大婉竟然撒娇。

    只可惜一张脸还是那般清淡冷峻,除了眼底溢出丝丝温情。

    邓以萌呜了两声,左顾右盼,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终,邓以萌到底狠不下心。

    两个人还是双双回到了大婉的豪宅里。

    看见熟悉的客厅摆设,邓以萌竟然见鬼地觉得有种回家了的归属感。

    大婉几乎是扔下东西就去泡澡。

    别说,大婉也是有很厉害的洁癖的呢。

    在酒店,浴缸一次也没用过,都是淋浴。回家就泡上了。

    自她们离去之后,肯定保洁人员还定期来做着清理。邓以萌收拾屋子只花了十几分钟,坐在客厅百无聊赖。

    忽然脑海里叮的一声——可以看电影啊。

    看什么呢。

    就……阿黛尔好了。嘻嘻。

    看了个开头。阿黛尔也好悲催啊。上课真的烦。还要分析小说。

    哦哟,被巴士上的小哥哥搭讪了呢。

    浴室的门吱嘎一声打开。姜姒婉敷着面膜出来了。对她说:“去洗洗去。”

    邓以萌答应了,拿了自己的睡衣,进浴室去。临走之前没忘了电影暂停,切回桌面。

    今天她也泡了一个澡。有种每个毛孔都通透了的舒适。

    穿着小裙子出来,婉姐已经不在楼下了。

    邓以萌捧着平板上去。要是大婉还醒着,就给她热一杯牛奶。可大婉不但熄了灯,房里半点动静也没有。她轻轻叫了一声:“婉姐?”

    没有回答。

    她悄咪咪地退了出来。回到隔壁自己屋,美滋滋地,打算接着看电影。

    ……哪里不对。

    邓以萌看一眼进度条。

    她并没有看到这么远。

    她才只看了几分钟啊。

    ——那么。

    是婉姐看的咯。

    这本来就是她的东西。她当然可以用了。

    邓以萌愉快地将进度条点回本来的位置。

    但是,这电影怎么越看越不对劲啊。

    说、说好的文艺片呢。

    隔着屏幕两个小姐姐唯美而剧烈的h戏……

    邓以萌面红耳赤,头皮一麻,顺手将ipad扔了出去。

    本意是想扔到床的另一头。眼不见心不乱。

    谁知一下子用力过猛。直接甩出去了。啪嚓一声落地。也不知道屏裂了没有。

    她溜下床去,将可怜巴巴的小平板捡起来,歉意道:“对不起,我不该扔你的。”翻过来一看,幸好。

    怎么办啊。

    她将小平板搂进怀里。脸埋进被子里。羞得无地自容。

    内心在无声地呐喊。

    婉姐,你听我解释啊。

    我真的真的,不是那种人啊qaq

    ——邓以萌不是大半夜躲起来看h戏的小污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