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23.给特写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接下来的场次都有惊无险。

    也许是因为编剧对水蓉这个角色的偏爱,也许是因为,先前男女主与反派对抗的戏份已经足够浓墨重彩,最后这个关卡,陈正道老师扮演的反派邪神死得很干脆,小说里夺舍成功的情节被删了去。

    反派伏诛这一节,对比出场时他的一呼百应威加海内,消失的这一段可谓悄无声息人走茶凉,两相对比只会叫人唏嘘不已。

    邓以萌呆呆地裹着大婉的一件外套,蹲在场边看几位老师飙戏,偶尔揉揉眼睛,吸吸鼻子。

    导演喊出“陈老师杀青!”这句,全组都跟着鼓掌,此起彼伏的“恭喜陈老师”。

    邓以萌也随喜了一把。大家簇拥着的陈老师精神奕奕。

    她在旁边不知为何陡然一个激灵,打通了任督二脉。

    好比解决了奇难的数学大题,又好比写完了整个剧本,合上封面的那一瞬,有种圆满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原来做演员也是很骄傲的一件事。塑造一个个的角色,就像完成一件件艺术品。

    她先前觉得演员这行不好,是娱乐新闻看太多导致一叶障目,只看到了演员这个身份上的附加值。比如一旦大红大紫,那这名演员的生活,事无巨细都会成为公众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举一动都会被置于显微镜下来吹毛求疵。而另一方面,假设一名演员,演了几百部戏都不温不火,那ta的心里的滋味儿,肯定也不太妙,不利于健康和长寿。

    但假如像陈正道老师这样,专注演戏,沉迷演戏,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视名利如浮云,也称得上是真名士自风流了。

    她蹲在那里半打瞌睡,一边把这个道理给想透了。

    故而当早餐时分,姜姒婉摸摸她的脑袋,问她是否还难过,她眨巴了两下眼睛:“不难过了。”

    见大婉没有明白过来的样子,她嘿嘿笑了笑:“郭导没说错。我确实没有用心在演这个角色,我先前想的是,反正我是干一票就走,玩玩而已,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个人心里的想法,掩饰不住的,或多或少都会泄露,”指指眼睛,“眼神啊,动作啊,一定是细节出卖了我,让郭导看出来,我有些漫不经心。”

    当然还有起床气和大婉也是需要考虑的参量。

    姜姒婉听着,半晌微笑:“你这不是,开窍挺快的么。”明明看着是个需要人妥善收藏起来的小笨蛋。

    “当然我也很感谢婉姐。”邓以萌咬一口面包,眼睛里有亮闪闪的小星星。

    姜姒婉饶有兴味,“谢我什么?”

    ——谢你长得那么漂亮还那么温柔,简直是这个世界的瑰宝。

    当然这句是不能说的。

    邓以萌换了个角度:“婉姐好厉害的。一下子就看出来我当时的念头。”

    大婉挑眉:“你什么念头?”

    ——我本来是不愿意演这个角色的,安心当着我的小助理,打算拿婉姐给的工资做生活费,是你们剧组巴巴地请了我,我勉为其难接受的,等于说我是在帮忙耶,现在又半夜起来拍戏,以一个业余演员的身份来讲,算得上敬业了吧,你不体恤就算了,居然还骂我。宝宝不干了,要回去继续当我的小断气编剧去。

    总结起来,大概就是三个字:公主病。

    大婉看穿了她,居然没有嫌弃,反而温柔地给她抱抱。还顺着她说,等你演完了,回去做你的编剧。听起来像是在嫌弃,仔细品品,差不多是宠溺了啊!

    不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不想干嘛就不干”的意思嘛。

    肖经纪果然没说错,大婉是很珍爱女孩子的。俗称怜香惜玉。

    当然她本身是算不上什么香玉的。

    大概大婉见了女孩子就会格外体贴吧。

    姜姒婉见邓以萌咬着面包一个劲儿地傻笑,也不追问,将剧组小灶给煲的养颜汤递给这呆头呆脑的小东西:“诺。喝点儿,补补。”

    邓以萌笑嘻嘻地秀了秀她并不存在的肱二头肌,“婉姐喝吧,你这么瘦,我强壮着呢。”

    姜姒婉忍笑,点点太阳穴,“补这儿。”

    邓以萌呆了一呆,接过了那碗汤才醒过味儿来,对方是说她笨,顿时面红耳赤地想,好呀,这人真的经不起表扬,才在心里说她是个好人,立马就崩了人设啊。惹不起惹不起。

    端起汤碗,先干为敬。

    接下来的戏,男女主继续护送水蓉回女儿国。

    这段路上,最大的阻碍已经不见了:邪神其实也是女儿国内的反动势力委托的最大杀手。

    即使男女主没有起心去灭他,他也会来抢水蓉,从而导致被灭。

    后边的小喽啰都不足为虑。

    越往西北走,那未来的小女王,越是沉默。

    整组人蓦然察觉到了邓以萌的变化。步子不再飘了,整个人沉稳许多,顾盼之间都是戏。

    姜姒婉偶尔回头,对上她的目光,禁不住眉头一挑。那种哀怨缠绵的小眼神,看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郭霖朝摄像组打手势:给特写。

    沿途到了一家小巧却富丽的庙宇,水蓉要求进去拜一拜。师哥和师姐对这个小的本来都是宠爱万千,岂有不允之理,当即三人携手进去,在佛前下拜。

    侧畔立有功德箱。

    水蓉竟然脱下手腕上的一个绯红玉镯,拿在眼前,纤纤玉手掂了掂它的重量,人有些失神。原著剧情里,这是她临出发时,她母亲送她的护身符,因为修炼期间要尽量朴素,讲究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是现下她周身最值钱的东西。

    见她要往箱子里扔手镯,师姐抬手,要阻拦,可是最终没有拦她。

    捐完了功德,水蓉双手合十再次祝祷了会儿,这才徐徐起身。

    要出庙门时,外边突降“大雨”,因此三人在庙内暂避,坐在佛前的空地上,水蓉将头轻轻靠在师姐的肩头,眼波流动,垂着眼皮轻轻道:“师姐…”

    “嗯。”

    “师姐…”欲言又止,小师妹的眼圈儿红了:“我恨不得这场雨,它永远不要停才好。”

    皇甫慧心却不说话,只是拍了拍她的肩。

    “这样,我就不用和师兄师姐分开。”水蓉说着,脸埋进了师姐的肩窝,“我不要和你们分开……”

    虞长卿在一旁说:“小师妹还是这样傻气。”

    “ok”郭霖眼睛里边露出喜色,转头对场务魔性大笑:“今天我请客,每个人都加俩鸡腿!”

    曲优带来的小场记,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仗着自己有靠山,嘟嘟嘴就说了出来:“郭导真是小气,您这么大一知名导演,请客居然就请俩鸡腿。”

    被曲优听见,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咄了一声训道:“你可真是蠢到家了,咱郭导请的那叫鸡腿吗?!那叫情谊!”

    郭霖黑了脸:“鸡腿就是鸡腿,给我扯那些抽象的做什么。”

    曲优:“……”狗咬吕洞宾啊这是。

    郭霖望望等着补妆的邓以萌,摇头:“这怕是捡了宝贝。”

    曲优一半真心一半马屁,赶忙附和:“主要是您早上一顿骂,惊醒了宝贝。”

    “要是我每次骂人,都有这个效果,那全天下都是戏骨了。”郭霖还是摇头赞叹。

    曲优:“……”是不是自黑上瘾了。

    姜姒婉的妆保持得不错,只略做休整就成了。

    邓以萌却因为刚刚经过暗自垂泪的戏码,妆花得略严重。

    kevin也是一脸的兴奋,“不错啊萌萌,先前是我看走了眼,误把你当花**了。以为你就是演那种咋咋呼呼的戏在行,没想到啊。”

    邓以萌经不起这猛烈的褒奖,脸上迅速地起烧了,“我,我哪有。我乱搞的。如果效果还不错,那就是瞎猫撞见了死耗子。”说罢觑着眼去望一眼不远处的肖经纪,还有坐着喝水的姜姒婉,没想到,大婉也正一瞬不瞬地望着她这边。

    微眯的眸子,眼神清淡之中混杂着丝丝不易察觉的热烈。

    你不知道这种眼神的主人,对眼前所见的人和事,到底是在意还是不在意,在意的话,她的在意又有多少。

    一对上那样的眼神,意志力不坚定的,基本都得丢魂。

    “萌萌,脸怎么红成这样?”kevin诧异,“腮红倒省了。”

    邓以萌垂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回到学校一定要去三甲医院的神经内科挂个号,看看自己这是什么猫饼。

    再拍了几个在路上的镜头之后,便是最后一场,水蓉的交接仪式。青云派将她还给女儿国。

    这是场宫廷戏,要在租来的行宫里边拍。大家顾不上吃午饭,先一鼓作气开到了目的地,进门之前,邓以萌仰望着那富丽堂皇的高大建筑,忽地双眼盈满了泪水。

    姜姒婉在一旁看见,先是失笑,半晌见她还是包着两包泪不动弹,悄声问:“怎么了,还没开始呢。”

    邓以萌立在风口,裙摆翻飞,“婉姐,我觉得很难受。”喃喃地,“我前世,好像来过这里。”

    这中二感爆棚的一句话,大婉听了,竟然没有吐槽她,也没有嘲笑,只点了点头,“嗯。”

    “而且。”邓以萌真的开始感到离情别绪,“我不想和你分开。”,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