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20.我也想你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姜姒婉大半夜听到敲门声。

    开门之后,外边站着一头乱毛的小东西,眼眶红通通的。

    邓以萌眼下淡淡的烟青色,声如蚊蚋喊:“婉姐。”

    “进来。”昨晚半天不见人回来,害得她去楼下客房部找经理,出示**,开了房门看过,方才知道她回了自己房间,脸缩在被子里已经睡了。

    难为她,怎么又出现了。

    小东西进来之后瑟瑟地蹲在角落里。

    “怎么了。”姜姒婉以手掩口,打个哈欠,“你不是回来睡觉的?”

    邓以萌抬起泪汪汪的双眼:“我是来忏悔的。”

    姜姒婉绾绾头发,“唔,说吧。”

    “我发那些微博。”邓以萌哭丧着脸,“不是为了公关。”

    大婉:“嗯。”只怕你连公关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没那意识。”邓以萌有一颗玲珑剔透的玻璃心,心理承受能力极差,当时想着黑大婉就是不过脑子,现在想想,幸好没出什么大事,不然她将永远背负罪愆了。

    “嗯。”

    万事开头难,说了一句之后,接下来就容易多了,“我是为了黑你。”

    大婉笑了笑:“为什么黑我呀。昨天不是还亲我来着吗。”

    言外之意,满满的“女人真是善变”。

    邓以萌听了这句,越发自责起来,“婉姐,都是我不好。我到你身边,就是把你当做情敌。我为了萧澈,打算整你的。可是一来我记性不好,二来,我也没有什么机会。这次,他又说我喜欢……我一时间气急败坏,所以就做了这种事。”

    姜姒婉挑挑嘴角,她对萧澈那句话比较感兴趣:“他说你喜欢什么?”

    邓以萌自顾自说下去:“幸好没有黑成功。不然我就成了落井下石。我不是一个好人。在网上舆论愈演愈烈的时候火上浇油。婉姐开除我,我也没有意见。不给工资也可以。”

    姜姒婉看看她眼睛下方淡淡的烟青色,显是在隔壁饱受折磨,受不了了才过来坦白的。笑一笑,“喔。萧澈说你什么?”

    邓以萌想了想,瘪瘪嘴:“他说我喜欢你。”

    姜姒婉勾勾右边唇角:“怎么,你不喜欢?”

    “婉姐你不要害怕,”邓以萌急于解释,“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姜姒婉点头,摸了摸脸,“你怕他误会你,为了证明自己,所以你就跑回自己房间睡,还不够,所以发了些不过脑子的微博?”

    邓以萌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说着羞愧地垂下头。

    姜姒婉摇头:“萌萌。这逻辑不通啊。”

    “哪里不通?”她还是蹲在那里,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跑了不就是心虚?”大婉条分缕析,“你应当留下来。”

    邓以萌呆了一呆,怎么好有道理的样子。

    姜姒婉继续侃侃而谈:“记住,你如果跑了,或者躲起来,不敢面对我,那就是心中有鬼。”

    邓以萌瞪大了双眼,目送大婉施施然去床上躺下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不睡吗?”大婉掩住嘴,打个哈欠,掀开旁边的被子。

    邓以萌慢慢地挪到床前,脱掉鞋子躺上去。她心里没鬼。坦荡着呢。心脏砰砰砰乱跳当然不是因为喜欢大婉了。她本来就心律不齐。

    大婉熄了灯。

    辗转良久,邓以萌还是没睡着,滚过去一点,直到感受到热热的体温为止。

    “婉姐。”她不抱什么期待地喊了一声。

    姜姒婉竟也还没睡,“唔。”

    “你怪不怪我啊?”听来不是不悔恨的呢。

    大婉没有回答她,只是伸过手,将她往怀里揽了揽。

    两人又成了拥抱的姿势。

    邓以萌脸埋在她馨香的肩窝,根本不敢说话,过了好久才有勇气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别说话。”姜姒婉在她耳边低语,“睡觉。”

    翌日,前一天的种种便算翻过一页。

    邓以萌由于心怀愧疚,对于大婉的事情更加上心。

    上午,大婉和陈正道互相飙戏,从导演到群演,一个个看得热血沸腾。

    肖经纪过来找邓以萌谈心,“萌萌,你昨天那微博发得可真及时啊。”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等于又重提一回糟心的回忆。

    邓以萌红着脸问:“你有没有看到池老师啊,马上就是他和婉姐的戏了。”

    肖经纪嘶了一声,摸下巴,“别说我跟你讲,刚刚我撞见一桩怪事。池老师和萧澈两个在吵架。”

    邓以萌皱皱眉。诶,难道昨天网络上的舆论,两个人都在意了?但是大婉根本没表态啊,她收工之后谁也没见。这样两个人都能撕起来?

    皇甫慧心与邪神站在壁立千仞的峭壁跟前斗法,就在她快要支持不住时,下面该男主出现来救场了。

    郭导咔地一声结束了这一场,随即扬着嗓子喊:“池晟呢?池晟?”

    池晟的助理小罗电话打不通,也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在现场来回穿梭,“池老师?池老师?”

    邓以萌刚要给萧澈打一个问问清楚,池晟却及时现身了。

    可怕的是,他右脸有好几道指甲抓的血痕。

    邓以萌与肖经纪狐疑地对望一眼。

    郭导见了,劈头盖脸训斥他,一边问他脸上的伤哪来的,一边喝令化妆师给他上妆。

    这里邓以萌且不去追究血痕与萧澈有没有关系,接过飚台词飚累了的大婉,将水递上去,轻轻问她:“婉姐,累不累呀?”

    大婉看着她,“补个防晒。”

    现在邓以萌有经验了,直接淘汰防晒喷雾,用防晒霜,轻轻给她拍在脸上。

    接下来的对抗戏也非常顺利,池晟估计是化受伤破相的悲痛为动力,演技飚到新高度。而姜姒婉也是状态满级。今日的任务早早完成,竟至于将次日的戏份提前。

    午间邓以萌去给大婉拿午餐时,见到萧澈发来的一条消息:“萌萌,我走了,回学校再见。”

    她不由大感意外,萧澈很贪玩,到了一个地方,不玩够本儿是不会走的,赶忙打个电话过去,“你在哪?”

    “酒店房间。”萧澈的嗓子哑哑的,“待会儿就走了。你不用送我。”

    邓以萌将午饭交给肖经纪去处理,自己拦了个车,赶回酒店去。

    上气不接下气跑到萧澈的房间外时,只听到里边传出两个人压抑的争吵。她趴在门板上一听,顿时脸都紫了。

    这两个声音的主人她都认识。

    萧澈:“我不是说了,我就走了,你又跑来找我做什么?你神经病是不是?”

    另一个声音:“萧澈。”

    萧澈:“好啊,就按照你说的,那天晚上的事都是个意外,是我没有分寸,竟然巴巴儿地又来找你,是我犯贱。”

    另一个声音:“你来找我?”

    萧澈咆哮:“谁他妈来找你了,我是来看邓以萌的,她是我妹妹!你算个球,别自作多情了!”

    另一个声音:“你刚自己说的。”

    萧澈这次是彻底的失控,大声说:“出去,池晟,你滚出去!”

    房门一开,邓以萌没稳住身形,踉踉跄跄地摔进房,抬头尴尬地和要出门的池晟打了个招呼,“池、池老师。好巧。”

    池晟脸色也绝对称不上好看,哑然半晌,对邓以萌说:“小师妹,你好好劝劝他。”

    房门带上的时候,邓以萌回头望望坐在椅子上哭得稀里哗啦的萧澈。

    说她心情不复杂那是假的。

    这个真相真够她喝上一壶了。

    萧澈将行李扔在一边,红着眼睛朝邓以萌一望:“萌萌。”

    邓以萌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了害怕、羞惭、愤怒和悲伤。她一向不擅长安慰人的。于是走过去,轻轻抱了抱他,拍着背:“宝宝不哭了。”

    萧澈一边哭一边噗嗤笑着推开她,“谁是你宝宝。”

    邓以萌木讷地昂了一声,坐在他对面,“所以你昨天有话要和我说,是指这个?”

    萧澈垂下睫毛,上边还有晶莹的泪珠子,“对啊。所以我劝你,这条路不好走。我和他,是上次公司搞聚会,大家喝多了……”

    邓以萌捧着脑袋薅头发,哇,又是喝多了。酒真可怕。不过,慢慢地,她想起来一些事情,“你别哭了。”

    “?”

    “你没输。”邓以萌眨眨眼,“其实池老师也很在乎你。”

    “?”

    邓以萌便将池晟请姜姒婉和她喝酒,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大婉绯闻男友的事情说了出来。“他问了好多,但我猜其实都是为了掩盖本意,那就是,他想知道你和大婉是不是真的。”

    萧澈已经听得愣住了。

    任何一件事,但凡并非身在其中,作为旁观者,邓以萌的智商就能大幅度提升,“小澈,我跟你说,你这样子上赶着是不行的。我们胡教授说过,人性丑陋不堪,很多人,对于容易到手的,没一样珍惜的。你不能粘着他。为了得到他的爱,你反而应该远着他。你不能追他,只能勾引他,让他来追你。”

    萧澈听得老脸一红:“你说什么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萌萌。”

    邓以萌扶着额头,心很塞很塞,“我劝你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成吗?我妈妈给我物色的结婚对象居然是个死gay,而且是下面那个!我没有哭着喊着世界崩塌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萧澈连耳朵根都红透了:“谁、谁说我是下面那个!你能不能单纯一点!邓以萌,你、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么多的?”

    邓以萌无奈摊手:“我室友是腐女。”

    房间内陷入了静默。

    两个人都有点虚脱。

    半晌,萧澈先开口:“那,要不,我听你的,先走了。”

    邓以萌狂点头:“对对,走走走,立马走。”

    萧澈擦干眼泪,“萌萌,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顿一顿,“你和大……”

    邓以萌挥挥手:“成了,你都泥菩萨过江了。”

    萧澈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起身拿行李。

    邓以萌的手机狂响。

    “婉、婉姐。”她接起来,生理性口吃。

    姜姒婉的声音清淡之中带着些许寒意:“你人呢?”

    “我……”邓以萌忽然狡黠一笑,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在指点萧澈的过程中,她也得到了与大婉相处的正确方法。不是说距离产生美嘛,她只要和婉姐保持无限近距离,那么也就没有了任何美感可言,肯定就不会弯了啊!

    心里轻松下来,难免就想皮一把,邓以萌对着听筒娇滴滴地:“婉姐,我马上就回来了,好想你啊。”

    手机那头有一瞬间的安静。

    就在她笑嘻嘻地以为自己调戏到了姜姒婉的时候,对面云淡风轻地说:“我也想你。”,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