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19.反而成了公关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一阵萧瑟的风在两人中间穿过。

    姜姒婉问完那句,便不再多说,云淡风轻看住她。

    邓以萌要哭了:“婉姐,我、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你的。我没想到我喝醉了会那样禽兽不如,对不起啊…”

    大婉不则声,抿着嘴角忍笑。

    “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反正、反正我就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

    姜姒婉微不可察地勾勾嘴角,点点头:“成吧,吃饭。”

    邓以萌如蒙大赦,几乎是飞也似的跑到剧务那里找饭。

    剧务大姐姐朝她贼贼一笑:“我记着你们还没来呢,看,给你和婉姐留的。快去吧。”说着还拍了拍她的肩。

    这也太温柔了吧。

    邓以萌感激地抱着盒子窜回车上。

    萧澈回来的路上,剧组有人认出他来。

    “诶,那不是萧澈吗?”

    “是来探班吗?”

    “是吧,来看一姐的吧。”

    接着便数十人围上去签名合照。

    他沉静应对,尔后戴好墨镜,回到姜姒婉那辆保姆车跟前。

    车上的两个人还在吃饭。

    他不去打扰,驻足给邓以萌发了个消息:“晚上找你说话。”

    邓以萌这边收信,回了个“好”字。竹马君大概是要给大婉制造什么惊喜,需要她帮忙吧。

    下午继续拍《青云纪事》。

    不知道是不是中午能量得到的补充比较充沛的缘故,大婉下午的状态好很多。场次飞快地过,邓以萌站在侧边欢欣鼓舞的时候,肖经纪又来了。

    这回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而是和邓以萌诉苦:“完了,萌啊,出事了。”

    邓以萌吓一跳:“什么事啊。”

    肖经纪扶着额头,“你不刷微博吗?人红是非多。咱们婉姐又有麻烦了。”

    邓以萌掏出手机。

    不刷则已,一刷,整个人都懵掉了。

    狗仔太敬业。婉姐出去喝酒的照片果然被拍了去,爆照的那条博文,已经转了一万多次。下边的评论诸多猜测,其中最过分的一种猜想是,大婉劈腿啦,继与萧澈假戏真做之后,又与池晟上演了同样的套路。婉粉自然看不过眼,逐条驳斥。

    小肖在一旁扶着额头泪流满面:“你说咱婉姐,看着明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怎么老有这种新闻上身呢。”

    邓以萌拧着眉头,“不能怪婉姐。”

    肖经纪:“我没怪她呀。我怪我自己。我们经纪人的工作就是为艺人解决困难。我的工作没有做好。”

    “也不能怪你。”邓以萌说,小脸苦哈哈的。

    姜姒婉知情时,她已经收工,回到酒店卸过妆洗过澡,与邓以萌一起吃晚餐。她正喝汤的时候,俞定柔给她发了条私信。

    ——“姐妹儿,你又火了一把。”

    她点进后边跟的链接里,看了几眼,拿勺的动作顿住了,半晌把手机屏幕朝下,放远一些,继续喝汤。

    邓以萌看在眼里,捏了把汗。

    大婉进浴室卸妆洗澡。她登陆微博再刷了刷,不得了了啊,婉姐脚踏两条船的言论愈演愈烈了。

    触发因素是萧澈来探班的照片也爆出来了。某些脑洞大开的网友便尽情展开了想象的翅膀,说萧澈是因为发现“女友”不对劲,所以过来质问的。否则萧澈那么忙,哪里有档期跑高原上来探班啊。

    比较正直的粉丝就说,某些人心里真是阴暗,人家去探班,那说明人家关系好。轮得到你们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洗完澡出来,大婉坐在小桌子那儿,安静地看剧本。

    大婉到底在不在乎呢。邓以萌拿捏不准,也就只有试探性地喊了声:“婉姐。”

    “嗯。”大婉的长睫毛在脸颊投射下浓密阴影。

    “你,不要生气。”邓以萌绞着双手,搜肠刮肚找得体的句式,,“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完全没有逻辑,为了博眼球,甚至不惜牵强附会无中生有……”

    “我没有生气。”姜姒婉认真地看她一眼。

    “你也不要伤心。”邓以萌正色说,“伤心对身体不好。”

    姜姒婉眉头一挑,将本子放下,嘶了一声:“有一点。”

    “那……”邓以萌其实根本就不会安慰人。她只会用清奇的脑回路把人气哭。“那怎么才不伤心?”

    “萌萌亲亲我啊。”大婉脸上是和煦的笑意,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压低声音像说悄悄话似的:“亲亲我就好了。像昨晚那样。”

    邓以萌自然万万没想到,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刷拉站了起来,涨红了脸说:“我、我充电器放在隔壁了……我,我去拿一下……”

    萧澈接到邓以萌电话的时候,刚刚洗完澡。

    空气太过干燥,他抹完身体乳,听到敲门声,过去开门,见到满面通红的邓以萌。

    萧澈将她迎进来。给她拿了牛奶,与她对面而坐,等她先开口。

    “小澈。”邓以萌先开了口,拿牛奶贴着自己热烘烘的脸,“我犯错了。”

    萧澈哈了一声:“萌萌真的出息了。又是拍戏,又是搞姬的。”

    “我没有。”邓以萌惊悚脸,像个反派白莲花一样反问:“什么搞姬啊,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下午我也去片场了。”萧澈简单地解释,“你看大婉的眼神已经不对劲了。我劝过你的。这条路真的不好走,你要好好想清楚。”

    邓以萌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才没有。我是为了卧底才去的大婉那边,她是你女朋友,那就是我情敌呀。我是卧底!”

    萧澈摊摊手:“是吗?那你潜伏过去之后,采取了哪些行动呢?”

    邓以萌捧着牛奶盒子思忖了会儿,没有,还真没有。咬咬牙,露出“我超凶”的表情,“我会的!”说完便放下牛奶,兔子似的跑掉了。

    萧澈一肚子话被噎在嗓子里,看着摔上的房门黑了脸。

    回到房间,邓以萌醒悟过来,说的是去拿充电器,却手中空空如也地回来了。

    但是此时她急于要证明自己,根本顾不得那么多。

    假如大婉质问,她正好就硬气地回应。

    谁知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姜姒婉想来是累了,穿着白睡裙趴在桌子上,手搭在摊开的剧本上,脸枕着手,正在小憩。

    邓以萌蹲在那里,近距离盯着大婉看。

    意识到奇怪的念头又要成形,她赶忙打住。

    捂住耳朵甩甩头。

    怎么证明自己的卧底身份?

    证明自己并没有打大婉的主意?

    黑她!无脑黑!

    此时气血上头,完全没有深思熟虑,抖索着掏出手机,对着大婉沉睡的素颜拍了几张,打开微博,贴上去,“曝光你们累成汪的女神。”

    因为用姜姒婉的姓名做tag,很快吸引了一波评论。

    她并不去点开查看,再把今天大婉刚从威亚上下来,面色惨白的照片也po了一张上去。配字:“你们威风凛凛的女神其实恐高症哦。”还加了几个狗头。

    末了撇撇嘴,拿床小毯子给大婉盖着。

    许是因为做贼心虚,带上门跑回自己房洗澡。

    洗完蒙头睡。不去想明天的事。

    半夜手机不停地发出震动的嘈杂声响。

    半梦半醒之间她摸过手机看看。

    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

    解锁之后还在微博的页面。

    @我的:13w

    评论:5w

    新增粉丝:……

    邓以萌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掐了自己一把,贼痛。点开评论一瞧。都是下午那两条微博整的。

    尤其是恐高症那条下边,新评论还在蜂拥而入,她扫了一眼赞到顶的几条。

    奈良的鸽子为什么这么大:“天啊本来觉得她人设完美得有点假,现在连缺陷美都有了,粉了吧,不挣扎了”

    拉布拉多:“重要的是明明恐高,那么多武打戏怎么坚持下来的,突然好熏疼!!~~o(>_”

    棉花糖好甜:“我能说我觉得婉婉有点蜜汁搞笑么这张”

    姜姒婉的香奈儿43号色:“耐你[心]”

    江户川柯南:“博主你谁啊,为什么有婉婉近身照”

    邓以萌一脸懵逼。再去看趴桌上睡觉的那张。转发了十万条。

    点开看二级转发最多的,居然是……

    邓以萌吓得手机都掉了。

    ——姜姒婉的认证微博竟然转了这条:“累成狗劈叉劈腿都没时间”

    下面的评论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t笑劈叉了”“女神秒变女汉子”

    点开私信,未关注人私信都是屏蔽过的。关注人私信来自刘恬:大婉说你是萌萌?公关做得不错啊,要是以后不做助理了,当经纪人也可以,恬姐看好你。

    ——怎么回事啊。

    ——她是个黑子啊。

    ——怎么反而成了公关?

    另外还有一条大婉的短消息:“人呢?”,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