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16.你会担心吗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萌这场过了之后,今天份的工作就算告一段落。本来有两场戏要加夜班,摄像师稍微有点吃不消了,郭导怕他出问题,就此收工。

    可是从收工到上车这段时间,大婉都没说话,表情也不怎么好看。邓以萌挨在她旁边,感受到了山雨欲来的低气压,在心里仔细盘算,到底哪里得罪了她。

    如果说刚刚在片场她表现太次,拖进度了,惹婉姐不高兴,邓以萌觉得可以理解,可关键,她俩一起演的那场戏,一条过了啊。

    到了车上,姜姒婉靠着座位休息,见了她闭目养神的样子,邓以萌总算恍然大悟。也顾不得前边有凯老师和小艾,伸手抓住了大婉的袖子,低声呼唤:“婉姐。”

    “?”

    “我不是故意的。”邓以萌凑到她耳边,“我以后不会再梦游爬你床,害你休息不好了。对不起婉姐。”

    姜姒婉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五光十色。

    邓以萌干脆到她对面,双手搭在大婉的肩上,低声地谄媚地:“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真挚的歉意,待会儿我来替你卸妆。还有,今天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做一个阿拉丁神灯一样的助理,实现你所有我力所能及的愿望,好不好。”

    ——不是哆啦a梦吗。怎么又阿拉丁了。你到底有多少马甲。

    姜姒婉左右瞥瞥她搭在自己肩上、轻得像两片羽毛的小小的爪,再略一抬眼,对上一张无比诚恳的脸。那张小脸儿上还是“水蓉”的妆。两只大眼睛里闪耀着小星星,一副“让我补偿你”的急切脸。

    “好啊。”她轻飘飘地勾了勾唇角。

    邓以萌松了口气。婉姐终于笑了,虽然笑得有点让她头皮发麻。

    下车送她们上楼时,姜姒婉走在前边,小肖一直在朝邓以萌挤眼睛。

    “干嘛啊?”邓以萌莫名其妙。

    小肖一脸兴奋:“我听到了。”

    “你听到什么了?”她气结。为什么一副发现了美洲新大陆的表情。

    “我就说为什么她突然找了你做助理。”小肖两眼碧油油的,“婉姐真是太聪明了。”

    邓以萌始终没听懂,也就不去多想。跟着大婉进了房间之后,见大婉伸个懒腰坐下了,立即搬个凳子,坐在大婉对面,拿过工具,着手替她卸妆。

    上次大家还不太相熟,突然上脸,难免紧张。如今厮混了几天,已经算得上是朋友了。动起手来也不再抖索。五分钟就卸好。捧过镜子对着她的脸,“将将!你看,怎么样?”

    “唔。”姜姒婉应了一声,起身去洗脸。

    邓以萌便哼着小曲儿蹲在地上,对着镜子给自己卸妆。

    刚收拾清楚,手机来信儿了。

    “萌啊,今儿的作业我可都发给你了。写完传过来哈。我给你打印了交过去。”黎贝贝发了个离线文档,“你在外面浪归浪,可别玩脱了。”

    邓以萌点了接收,和贝贝道了谢,蹲在那里点开文档。

    作业是胡老师布置的,当年准备艺考的时候,就知道这位是姜文爱好者。这不这次的大作业又是姜导的电影相关。至少写出那部战争电影的三十个编剧技巧。

    这电影她还没看,交作业期限在即,所以捧着手机在那儿出神。

    “干嘛呢。”身后响起大婉的声音。

    邓以萌蹦起来,“婉姐、我待会儿去弄晚饭。”

    “不用了。”

    “啊?”邓以萌陡然紧张起来,走过去两步,“你还是不舒服吗?”

    姜姒婉摇头,看看时间,抬手指指门口。

    好像会魔法似的,房门那儿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邓以萌过去打开。这来的却是肖科艾,手里提着几个饭盒子,见了是她,嘿嘿笑了一声:“你在啊。正好,提进去吧。”

    袋子交到她手上,探头往里边说,“婉姐,我任务完成了哈,有什么别的事情再打给我。”

    大婉在里边唔了声。

    邓以萌提着袋子进来,在简易的小桌子上将饭菜都摆开。有好几个汤,两小份米饭,素炒西兰花,一碗清蒸排骨,还有黑咖啡和果汁。

    大婉在那边做护理。邓以萌这才想起自己脸还没洗,踩风火轮去洗了过来,将床前那块小地毯挪过来,盘腿坐在上边,拍着手,“吃饭了,婉姐。”

    姜姒婉走过来,见她坐在地上,也没说什么,过来挨着她一起坐。

    “……”邓以萌起先有些囧,但转瞬又开心起来,“啊,婉姐,这好像一家人出去野餐啊。”

    挨着她坐的那位勾了勾嘴角。

    大婉还是那么严格,吃了一小碟西兰花,喝了两口咖啡,然后就放下筷子,拿纸巾擦擦嘴,不吃了。

    邓以萌咬着筷子,有点蒙圈,且不说傍晚喝咖啡是个什么操作,“婉姐,你吃这么少,点这么多干嘛。”

    “给你的。”大婉看她一眼。

    “我最近也要拍戏,要上镜的啊。”邓以萌放下筷子,捧着脸挤了挤,挤得嘴嘟起来,“要是吃成个大胖子怎么办?”

    “挺好。”大婉今天的风格是惜字如金。

    邓以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应该是反话吧。手撤下来,严肃问:“婉姐,你是不是还生气?”

    姜姒婉愣了一愣,“我生气?”

    “对啊。”邓以萌索性放下筷子,盘着腿转过身来,“在片场一直板着脸。吃饭这么开心的事情,你也一直不高兴。是不是我刚刚哪里又做错了?”

    她都为擅自征用对方床铺的事情道过歉了啊。

    生气这个问题,姜姒婉自己没有意识到。没想到被智商落后一大截的邓以萌点出来。看小东西一脸认真地提问,有些挂不住,半晌终于摇摇头,“不是你的问题。你做得很好。快吃饭吧。”

    邓以萌从语气里听出了和解的意思。笑了笑,慢慢把晚餐吃掉。等她收拾好,大婉已经洗完澡,在看第二遍分集剧本。

    接下来两天都是重头戏,与反派斗法,后期虽然有特效,据说拍摄时还是要吊威亚什么的。

    邓以萌不去打搅她,端着手机在那里看电影,看到一半,啪嚓没电了。心急火燎地去充电。

    等充电的过程实在难熬,而且又怕赶不上交作业的死线,便炸着胆子走到大婉跟前,红着脸说要借手机。

    姜姒婉想了想,从包里掏出pad递给她。

    “啊,这个你不用么。”邓以萌惶恐。

    “你是要写作业吧。”大婉一笑,万种温柔,“用这个方便一点。”

    可以说真的是十分关怀下属的老板了。

    兴许因为是大婉开过光的设备,贼好用。刷刷刷把电影看完了不说,灵感也是井喷式的。不出半小时就写了一千字。还在噼噼啪啪打字,门口又响起敲门声。

    邓以萌放下手头的事,蹭蹭蹭跑过去开门,一下子就惊了,“池老师!”

    池晟站在门口,戴着墨镜,朝她比了个手势:“hi。”接着朝里边看了一眼:“大婉,还在看剧本,这么用功啊。”

    姜姒婉见是他,放下手中的本子,也走了过来,揽揽邓以萌的肩,问外边站着的那一个:“什么事?”

    “想请你喝酒。”池晟摘下墨镜,露出俊朗的笑脸,“人家都说在别的地儿谈恋爱,那只是地上的恋爱,在这个地方谈恋爱,那可是天上的恋爱。咱来都来了……”

    邓以萌听得稀里糊涂的。

    只见姜姒婉摆摆手打断他:“有点累了。今天就……”

    “你怕我们吃了你吗。”池晟佯怒,“又不是我一个人,还有曲导和我助理也去。”瞥一眼邓以萌,“你带上咱们‘小师妹’,大家一起去啊。那个本子哪用得着你来回琢磨。”

    邓以萌一听说要带自己,有点小激动。她从小乖到大。别说酒吧了。他们家门禁森严,晚上十点之后基本不出门的。

    池晟继续煽风点火:“看来大婉你真的不给我面子啊。都说你难约。我还以为,我会是个例外。”

    姜姒婉没听进去,倒是瞥见了邓以萌那双滴溜溜的眼睛,低头问:“干嘛?”

    “婉姐,”邓以萌毕竟没忘记自己的身份,将大婉拖拖拖拖拖到屋子里边,利用门板躲开池老师的视线,踮起脚尖压低了声音,“你中午还说不舒服,还是在这休息吧。到外边引起骚乱也不好。再说了,要是喝了酒更不舒服了,可该怎么办。”

    姜姒婉勾勾唇,略略低头:“我不舒服,你会担心吗?”

    “当、当然会啊。”邓以萌一脸那还用说。

    姜姒婉朝门外说:“等我们两分钟。”

    邓以萌:“???”,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