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15.马上要喊NG了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姜姒婉脱了戏服,穿着里边的单衣,安然坐在床沿卸妆,完了默不作声看邓以萌忙活。

    邓以萌是将药材翻出来了,可是水壶里的水不够热,捧着壶去接了水,重新烧了一壶开水。

    待泡好茶,恰好姜姒婉洁面回来,捧着茶杯轻轻喝了两口,掀开被褥躺下了。

    邓以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不敢走开,打从心眼里开始感到害怕,这剧组太猛了,都没策划周详,临时起意就敢飚过来,这不立即就折了小齐这员大将。

    要是连大婉也倒下了,那可就大事不妙,整组都得歇菜。

    姜姒婉见她满面愁容的,暗笑着挪了挪地儿,拍拍枕头,问:“你呢,要不要一起睡?”

    邓以萌摇头:“不、不用了。谢谢婉姐。我没有午睡的习惯的。我,我看着你就好。”

    姜姒婉也不去勉强她,安然合上双眼,反正某人多半又要在她之先睡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邓以萌坐在那里,看着女神的睡颜。实在百无聊赖,便趴在侧边,细数她的睫毛。数着数着,想起了小学时候学的《数星星的孩子》。好累啊。大婉的睫毛好密啊。她邓以萌是注定当不了天文学家了,因为她一定会在数到四十九之前昏睡过去。这样一来,兴趣的发展就注定受限。

    姜姒婉轻轻睁开眼,对上那呼呼大睡的小东西,不由得失笑,伸手在那软软的小脸上掐了一掐,轻声赞叹:“睡觉也不卸妆。”

    邓以萌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又躺在床上,先在枕头上呆滞了会儿,抬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妈耶,这什么恐怖电影。

    她为什么又到了床上?

    所幸……机械式地扭头一看侧边,所幸大婉没有躺在旁边。

    一边拍胸口,转瞬想到了更严重的问题。

    ——她独自个儿在这里,大婉肯定是去拍戏了。

    难道说她当演员的第一天就成了个翘班的?

    细说起来,下午的戏份是男主女主占大头,他们将小师妹安顿好之后,就要去搜集邪神作恶的证据,让那些犹如被催眠的信徒识破他的真面目。

    这剧情可以说是很老套,主要依靠本地几个迷宫式的特色建筑设局来破套路。

    好的,这段彰显机智的剧情没有她的份,毕竟男女主要圈粉刷存在感,她很ok的。

    但上帝啊,她下午分明还有一场戏,就是师姐背着她到了民宿内,给她受伤的右腿治伤。

    第一天就消极怠工,郭导他们肯定以为她是个工作态度恶劣的大懒虫了。

    邓以萌坐起身,捞过手机一瞧,锁屏界面有短消息。

    来自大婉:“随肖过来片场。”

    她一个鲤鱼打挺跃下床,忙忙地穿鞋,跑去开了门,只见老肖坐在门外的小偏厅,正在那儿玩手机呢。

    “起来了啊。”肖科艾朝她笑笑,“走不走?”

    邓以萌很抱歉:“啊,怎么让你在这里等着我呢。我自己能找到的啊。”她又不是路痴。

    老肖耸耸肩:“没事,婉姐吩咐的,我可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邓以萌听了,笑嘻嘻的:“婉姐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我觉得她蛮不错的啊。”说着整了整衣服,拿了**水就出门了。

    小肖四下里一望,压低了声音和她说:“我跟你讲,你别被你婉姐的外貌给骗了,她本性非常腹黑。星盘里天蝎成分很重。”

    腹黑?邓以萌歪着头,怎么也无法将大婉那张美到令同性都无法妒忌的脸,与这两个字联系起来。再者:“小艾你怎么这么迷信,这么大人竟然信星座。人都黑处女座水**座,你不一样,你黑天蝎。”

    肖科艾差点窒息:“小艾?”

    邓以萌给她一个“你没有听错”的眼神。

    算了,不和她计较。肖科艾继续压低声音说:“你婉姐之所以是你婉姐,就因为她从来都深藏不露,没有惹到她,那一切好说,她确实表现得温柔似水。”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邓以萌艰难地回忆这个段子,逐字逐字往外蹦:“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

    肖科艾嗤地一笑:“让三分?想得美!一旦有人惹到婉姐真在乎的,那都是直接死刑的。”

    邓以萌皱着眉,“你为什么黑大婉。”

    肖科艾囧得慌,摆着双手:“我不是,我没有!别说我说的是真的,就算我黑她,我也只是在你这里黑,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关系啊。我黑她也是‘爱之深黑之切’那种黑,你懂不。再说我觉得腹黑的人很有魅力啊。我是在称赞她。”

    邓以萌摇摇头:“我喜欢单纯一点的。”大婉很单纯的。都不知道她其实是以情敌自居,潜伏过来玩心机。她邓以萌才是腹黑的那一个。

    说起来,婉姐其实很体贴了。看她睡得沉,所以没有叫醒她,自己去了片场,肯定提议把后面的场次往前挪了呗。说不定还嘱咐了肖科艾,假如到点她还不醒,给她打电话叫起来什么的。

    不多时肖将她到了拍摄地点,一个小小的毡房里。

    她到了没多久,剧组其他人马也赶过来了。

    郭导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邓以萌是个外行,今天刚刚转行,上午的表现又还不错,听大婉说她是身体不太舒服,本来还担心又来一个小齐,眼下见了她生龙活虎,真是再圆满不过,回头请化妆师替她上妆。

    邓以萌对着镜子时才诧异:“咦,我妆呢。”捧着脸惊疑不定。

    完犊子了。

    梦游的时候不止能够爬床,还能卸妆。

    她身子前倾,往镜子靠了几分,真的,她没有看错,脸上的底妆啊眼妆啊唇妆啊,都消失了。

    干干净净的一张脸。

    太恐怖了。下次说不定睡着的时候突然就拯救了银河系,成为了全人类的英雄。

    kevin见她傻笑,啧一声敲了敲她头顶,“萌萌你看你,才演了半天戏,就乐成这样。可见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邓以萌面红耳赤。这句话很污的她知道。如果是女孩子之间说说也就罢了。一个男的当着她面说这种话,很无耻了好不好。纠结了下,她还是决定提醒凯老师注意一下分寸,以半调侃的口吻说道:“老师,你刚刚说的那句,我可以告你x骚扰的哦。”

    说完秒怂,捏着一把汗怕他翻脸。

    据说得罪造型师的演员最后都死得很难看。

    是真·难看。

    谁知kevin竟然失声大笑,“看不出来你还挺幽默!你是知道我**故意的?我就算要骚扰,也不骚扰你啊。性别不对。”

    邓以萌石化脸。天啊。这就出柜了。

    不过,凯老师没有公开过自己的性向,眼下对自己明说,这就表示,自己没被当外人。

    在镜子里目光碰到的时候,邓以萌报之以清甜一笑。

    “笑起来真好看。是个甜妞啊。”kevin摇头赞叹,“今天你是受了惊吓,所以气色不能太好,腮红别刷了。我给你省了哈。”

    邓以萌点了点头。

    出来时道具铺陈完毕,全剧组已等了她好几分钟。

    小小的毡房内挤挤挨挨站满了人。

    郭导喊过“action!”

    **走了两个机位,正对着坐在炕上的水蓉小师妹,来了个特写。她怯怯地看着师姐调药膏,抿着小嘴苍白地坐在那里,眨巴着眼看小瓷碗里边的褐色药汁子。

    “还疼么。”师姐问她。

    水蓉摇头,眼底还是红的,“不疼。”

    “父亲说过,你体质弱,常人用的丸药对你来说药性太烈。”师姐将药膏放在一旁,“不给你用丸药了,待我替你疗过伤处,再敷上这药。当就妥了。”

    “嗯……”

    接着皇甫慧心便替她揉着腿,一面关照她,往后回了女儿国,要小心行事,不可再似原先在青云那会儿,凡事顾头不顾尾。

    水蓉说:“师兄师姐若是不放心我,何妨留在西京辅佐于……我。”

    邓以萌记台词毫无压力,但是最后这句话却出现了磕绊,没别的,只因为大婉所说的“疗伤”竟然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情实感”地在替她揉着右腿。

    那只清清凉凉的纤手循着小腿往上推过去,她右小腿的胫骨,被大婉来来回回地摸摸……

    虽然女孩子之间拉拉手摸摸腿袭袭胸之类的,不算越界,但邓以萌觉得自己神经出了猫饼,竟然整个人在大婉的手掌下战栗了起来。最后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都红透了。

    其实这个镜头放到一整集剧中,都不会有人特意关注这个细节,就是很普通的师姐替师妹疗伤的场景罢了。

    可是她自己身在其中,反应却这样大,真是没有身为演员的基本修养和觉悟。

    察觉到自己出了大猫饼,她垂下眼不再看眼前的师姐,眸光流转,闪着泪花偷觑导演那边,心想妈呀这回演砸了,马上要喊ng了。

    当演员以来第一次ng。呜。

    谁知郭导大喊一声“咔!”之后站起来,激动不已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好好好,你们让我high死了!”

    邓以萌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对上沉默得像谜的大婉,不敢和她提问。转过脸,悄悄朝不远处的池晟喊了一声:“哎,池老师,他们笑什么?”

    池晟本来让助理伺候着喝水,见她这样问,沉吟了下,探过头来,咳嗽一声:“我猜想,郭导是赞美你演得好。”

    “怎么可能?我哪里演得好。”邓以萌着急。明明就演砸了。扭扭捏捏的。

    “大概就是,演出了那种娇羞吧。”池晟一脸严肃地说。,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