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13.这么热情真的好吗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关门声响起,邓以萌周身本能地瑟缩了下。

    目送大婉顶着面膜进洗手间,她内心有个小声音说:好了,现在共处一室了。

    这种情形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本来没什么大不了。

    不同的地方在于,那个时候她脑海里还没有“皇甫慧心x水蓉小师妹”这种丧心病狂的cp设定。更何况,在先前脑补的那个场景里,她还扮演了一把迷恋大师姐的资深小痴汉,勾着小姐姐的脖子说肉麻兮兮的情话。

    场景很短,可台词太过**,堪称魔性,叫人过目难忘,几乎等于洗脑了。

    现在在邓以萌的认知里,她就是暗恋大师姐的水蓉小师妹,大婉就是皇甫慧心本心。

    她眼下,是以一个暗恋狂魔的身份,潜入了心仪对象的香闺之中。

    姜姒婉洗过脸出来,见邓小助理还抱着她的小花毯子站在屋子正中央,不找地儿坐,抿着嘴也不说话,意识到她很局促,便一边轻轻拍脸,一边微笑问:“怎么了,突然要二十四小时跟着我?”

    邓以萌抑郁了下。

    天啊,难怪诸葛亮的空城计会凑效。

    心理暗示真的害人匪浅。

    这一点其实可以归类到表演天赋里边去,因为入戏快,但这是后话了。眼前的邓以萌顾不到那么长远,急着从脑内的百合小剧场里挣脱出来,磕磕巴巴将来龙去脉和刘恬嘱咐的话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陈词:“婉姐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你就当我不存在,忙你的就是了。”

    姜姒婉本想说我没什么事,不用守着我。但随即视线落在她捧着的小毯子上边,转而轻笑道:“嗯,毯子放下。”

    邓以萌行事却又十分奇特,将那小毯子搭在椅背,人坐在椅子上,两手放在膝盖,脸上写着四个大字:我很乖巧。

    全然不知这副小学生形态多么逗比,大眼睛还瞪得滚圆,一眨不眨做观察状。

    姜姒婉在她的监视之下看了会儿剧本,难免有些受不住,啪地合上本子,含笑问:“你这样盯着我看,我怎么当你不存在?”

    ——啊,偷看很明显吗。

    果然被水蓉附体了吗。

    那货是不是有攻破次元壁的异能力啊。

    垂头结结巴巴地道歉:“对、对不起啊婉姐。”尴尬地把视线别开,扭着脖子盯着窗外。

    姜姒婉低头继续看本子,翻过好几页,只见那个小呆瓜还是那个姿势没变,于是轻飘飘问:“脖子不酸么。”

    “……”酸死了。

    败下阵来的邓以萌颓然转过头,揉揉脖子,开始炸着胆子攀谈:“婉姐,你说小齐什么时候会好啊?”

    姜姒婉眼睛还在剧本上,淡道:“今天晚上要是还不舒服,就会着人送她回去。”

    “啊!?”邓以萌真的吃惊。但这件事情理解起来并不难。再好的出人头地的机会,都比不上身体来得重要。近代的伟人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古时候的先哲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小齐是明白人。

    “很可惜啊。”邓以萌还是感叹,“难得接到这么有特点的角色。”

    真的。一旦出演,以后走出去都会打上搅姬的烙印,说一句“那个钟情大师姐的女儿国国王”,就都知道是她齐小珊。在娱乐圈标签化某种意义上也是福利,因为那意味着风格独具。

    姜姒婉将本子放到一边,拿意味不明的目光扫视小助理,唔,迟钝归迟钝,倒也不糊涂。过了会儿见她还是苦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便笑着说:“你不用替她惋惜。齐小珊也算有潜质的新人,机会遍地,说不定回去之后,马上接到更好的。”

    邓以萌抱住自己的胳膊。皱眉思忖,婉姐这是在安慰她?让她卸下心理包袱,以便心安理得地顶替小齐出演小师妹?

    不是她不愿帮忙。

    没有经验半路出家怕演坏了角色是一方面。

    ——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你柔情蜜意地告白才要人老命你到底懂不懂啊大婉!

    她只有这一晚上的时间祈祷小齐好转。

    看看表,也差不多该晚饭了。按说新到某地,最快活的当属吃遍当地小吃一条街,品品风俗民情,去普通人家讨碗茶喝,讨个故事听。然则大婉被知名度所限,无法自由地在外边走动,况且眼下也正是养精蓄锐的当口,所以这个乐趣只有残酷牺牲掉了。

    邓以萌略一思索,问:“婉姐,晚餐是弄到房间来吃,还是和大家一起?”

    大婉轻轻瞥她一眼:“在这儿吧,有点累,你的也带过来。”

    “嗯。”邓以萌站起身,“我当然要陪你吃了,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你想吃什么?”

    “你看着办。”

    “那,那我去去就来。”邓以萌带上房门。

    从房间出来之后,邓以萌先去点了餐,在厨房忙活的时间里,她找到副导曲优,和他打听小齐的下落,说要去看看她。

    曲优倒是对这个小女生刮目相看了,咂嘴赞叹道:“不愧是大婉带出来的人。够意思。”说着给她指了路。

    小齐在酒店不远的一个医疗站里。

    邓以萌进去看见她躺在病床上,靠在床头,挂着水。身边是她的小经纪人,两个人正在说话呢。她耳朵尖,听到说的仿佛是什么新电影的事情。见了她杵那儿时,两个人还有点儿莫名其妙,“小姐你找谁?”

    只要对面的人不是大婉,邓以萌就不会结巴,口齿清楚得不得了,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的背景来历和此行的目的说清了,末了递上手中的水果:“一点小心意,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齐小珊两颊红彤彤,整个人看着有点病态的倦意,反而更多了种古典美人的慵懒气派,她让小经纪人接了水果,和邓以萌笑道:“你是婉姐的助理,怎么还这么客气,婉姐那么关照后辈,我很感激的了,况且她已经让肖经纪送过礼物和药品过来。你再替我谢她一次吧。”

    邓以萌看她这样自己也很难受,低头答应了。

    小经纪人起身去洗果子。

    这里小齐才说:“听说是你代替我出演?”

    邓以萌吓一跳,狂摆双手以示清白:“我……我不是,我没有。”

    小齐笑:“这样,为了不欠你的情,我把我对水蓉这个角色的揣摩分享给你吧。”

    从医疗站告辞出来,回到酒店,邓以萌觉得自己整个喵都不太好了。

    小齐传授的经验很危险啊。

    那压根就是辟邪剑谱吧?

    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的喂!

    听听她说的是什么:“水蓉是个极度缺爱的女孩子,她对皇甫师姐的爱并不是一朝一夕,因为最初拜入青云门下受人欺负时为师姐所救,从此感佩于心,情根深种,所以才会有后来的…要想把角色演活,你只需要做到一件事。”

    邓以萌请她不要说了,她坦言探望她并不是为了取经,只是希望她能快快好起来。

    但是小齐还是说了出来:“目光既要有情,又要含而不露。水蓉的视线,在人群中永远都追随着师姐。”

    蔬菜水果沙拉。配本地产的酸奶。

    姜姒婉拿着小勺子,吃得不走心,但是看得明白,今天的邓以萌进食格外积极,大口大口,比她还多着两个青团。

    邓以萌有她的打算。要是一口吃成个胖子,或是脸肿了,上不了镜,转业危机也就烟消云散了吧。所以格外勇猛。吃到半途,鼓着腮帮子见对面的人盯着自己这边,忽然呆了一呆。

    然后姜姒婉就发现不对了。

    小东西的目光变得灼热而缠绵,看着自己,仿佛有无尽的情谊,欲说还休…

    邓以萌咬着勺子赶紧在脑海里喊了cut!甩甩头,将小齐的穿脑魔音从脑海甩出去,甩出去。

    到了晚间就寝时分,邓以萌将椅子搬到大婉床前,毯子裹住自己,坚持说要坐在床前守着她。她拒绝和大婉同睡一张床的理由也很充分:“我睡相很差怎么办,踢到你怎么办,咬你怎么办。婉姐是人间的瑰宝,我不能吵到你睡觉。所以还是坐在这里最合适。”

    姜姒婉扶额:“那你回去。”

    邓以萌明白大婉是要她回自己房间,想了一想,摇摇头:“那也不行。我答应了恬姐,一定要照顾好你。不能出现任何差池。”

    姜姒婉发现了,单细胞邓以萌一旦认准了某个结论,犟得那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越和她吵吵,她的歪理倒会越多。也只有作罢,先躺下再说。

    过了十几分钟,她尚且没睡着,听见异响,轻轻睁眼,不由得噗嗤一笑。

    邓以萌坐在那里,毯子裹得严严实实,头一点一点似小鸡啄米,已然开始打起了瞌睡。

    就她这样,还说要守通宵。

    姜姒婉支起右臂,撑着脸细看朦胧睡着的邓以萌。

    这个角度可以说十分可爱了。

    但也只欣赏了一小会儿。

    姜姒婉怕她一不小心磕掉门牙,悄悄儿起了床,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自己则绕到另一边上床来,再度躺好。

    ……呃,哪里不对。

    往后一摸,摸到小小的软软的一团。

    转过身一瞧知道没猜错。邓以萌滚过来了。

    兴许是怕冷,滚过来还不够,还像小动物找妈妈一样,一个劲儿地往她怀里钻,小爪子也搂上了她的腰,生怕被甩脱似的搂得很紧。

    睡相是真的差到极点。

    她一边回搂过去,一边对着那睡得人事不省的小呆子轻笑,食指刮她鼻梁,低低警告:“邓以萌,这么热情真的好吗?嗯?”,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