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8.哆啦A梦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萌觉得很神奇。

    以往在手机上刷到“某某明星与某某明星在某地参加某剧的开机仪式”这种新闻,总觉得好奇怪,干嘛推送这种无关紧要的新闻啊。

    今次收到“这种”新闻,坐在地铁上的她咬着棒棒糖,却看得津津有味。

    因为开机仪式很重要,相当于一部剧面向观众的第一次发表会,意味着进度条正式开启,一般来说,迷不迷信的剧组都会祭神,打个招呼,求保佑拍摄顺利。

    刘恬自然要帮手底下的艺人撑场面,姜姒婉吃完早餐,就由她亲自接过去了。

    不出两小时,邓以萌便在新闻客户端的娱乐版块看到了现场实况转播。图文并茂的。

    特意点开大图看了看…

    今天的婉姐也美得无法无天!清丽的笑容无懈可击。穿得很随意很休闲,但是谁让粗衣布服不掩国色呢。

    邓以萌觉得,大婉的容光焕发也有自己一份功劳。

    毕竟起床时到了七点,她在二十五分钟以内就搞定了那么丰富的早餐。换作任何别人,都不可能办到的啊哈哈。

    心满意足从地铁上下来,她右肩的挎包鼓鼓囊囊的,全都是方才搜到的药品。连速效救心丸都有七盒之多。

    对于这个“长差”,她抱了些小小的期待来着。

    在网上搜了攻略,将有可能用到的东西都塞进行李箱,特意采购的一大包药材自然不能遗忘。

    她不是不知道轻车简从方便,但收着收着,她那只小箱子就装不下了。只得叉腰站在那里鼓着腮帮子犯难。

    黎贝贝端着奶茶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还没有塞进去的一堆,笑眯眯问了句:“要不要借姐姐的箱子给你啊。”

    霹雳贝贝的箱子是全宿舍最大的,她是个月光族,还爱好穷游,刚开学宿舍第一次卧谈会那阵子,大家为了互相了解都说自己最传奇的经历。黎贝贝说的是高考后的三个月她拖着那宝贝箱子出去玩耍,有时候累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她就蜷成一团躺进箱子。也不知所言是否属实。但是大家都信了。

    贝贝封这箱子做她的“幸运箱”。

    邓以萌皱皱眉头:“这不好吧。君子不夺人所好。”

    黎贝贝打个哈哈,揽过她肩膀说悄悄话:“无妨,我主动借给你,又不是你抢。你出差回来,给我带手信不就好了?我跟你说,这个箱子,谁用了都会心想事成,桃花朵朵开不在话下。终成眷属这种愿望也超灵的哦。”

    邓以萌摇头,实事求是地说:“我不想要桃花,我只想要很多很多钱。”

    黎贝贝哈地一声:“也可以哟。”

    她拖着箱子赶赴约定地点——校门口侧翼的巴士站时,沿途震惊了不少人。

    导演在场次顺序方面的喜好也是各不相同,个体之间差异很大。有先甜后苦型,有先苦后甜型,有顺其自然按剧本来的,还有突发奇想爱怎么来怎么来甚至临时加戏的。

    《青云纪事》的导演郭霖恰好是“先把最难的部分ko,剩下的就好办了”那一种。所以开机大典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全组奔向令人窒息的高原地带。主创组成员多半由公司几辆大巴车打包带走,剩下几个腕儿因为有团队,或是考虑到旅途舒适,自行驾车,顺便减轻剧组压力。

    姜姒婉素来低调,这次也只带了三个人,化妆师kevin老师,负责化妆造型。助理经纪人肖科艾,这段山高皇帝远的拍摄时间,刘恬照管不到,由他负责公关事宜。最后那位x-an就是邓以萌邓小助理,负责照顾大婉的生活。

    见到拖着箱子杵那儿的邓小助理后,肖科艾脸上的墨镜直接哐当掉下来。kevin老师更夸张,捂着嘴尖叫出声:“天哪!那箱子里装了些什么!”

    只有姜姒婉维持了一个女神该有的风度,轻描淡写瞥了一眼箱子,目测体积是邓以萌的二点五倍有余。

    邓以萌哼哧哼哧企图将那箱子塞进后备箱,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嘴里叽里咕噜开始说胡话,像念咒似的,类似于妈咪妈咪哄之类。

    姜姒婉在车内听见,在后视镜内对肖科艾使了个眼色,小肖赶忙跳下去帮忙。

    安置妥当之后,邓以萌说过谢谢,也感到有点心塞。她的箱子比其他三个人的行李加起来占地还多。抬手擦了擦汗,上车坐好,声如蚊蚋喊了一声“婉姐。”

    姜姒婉闲闲问:“带了什么?”

    邓以萌心里忐忑,啊婉姐果然在意了,自己的立场确实有点尴尬来着,她一个新来的,在这个团队里边地位最不稳固,但是却弄这么大阵仗。必须要打消大婉的疑虑才可以。于是说:“我、我这么笨,怕照顾不好你,也怕那边有些东西不方便,所、所以各种可能会用到的东西都带了一点。我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哆啦a梦。”在肚脐的位置比划一下,“这里有个口袋,就是百宝袋了,就不怕照顾不好婉姐。”

    在大婉面前说话必犯口吃,不知道什么毛病。

    姜姒婉静静听着,目光温润,等她说完,过了会儿才说:“你是哆啦a梦,那我是大雄?”

    邓以萌囧了一下,心说你不是大雄,你是大婉。心里说说过把瘾,没敢回呛,支吾着没答。

    幸好前边的kevin老师误打误撞救了个场。他扭过头来,比着兰花指问:“姜老师,介绍一下啊,这位萌萌萌萌的小孩是谁啊?别告诉我就是你的新助理。哎哟瞧瞧这弱不禁风的小身板,我记得您前几任助理可都是精干利落型的来着,什么时候换了风格了?”

    邓以萌有点生气,老师是在嫌弃她不够精干利落嘛。哼,这次跟组一定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正忿忿不平,头顶多了样温热而柔软的…

    邓以萌努力抬眼去看,才知道没猜错,确实是婉姐在摸头。

    姜姒婉手搭着她的脑袋,“是我助理没错。邓以萌。你叫她萌萌没问题。”又在那颗小脑袋上摩挲几下,专注地看着邓以萌,弯了弯眼睛,“萌萌,见过kevin老师。”

    邓以萌隐约觉得场景不大对。但还是转过身,炸着胆子说:“kevin老师我知道尼。”

    kevin饶有兴味地“哦?”了一声。

    邓以萌见婉姐手收回去了,长舒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老师您开过一档美妆节目吧,有网络直播那个,我们宿舍楼的女生全都是您的粉丝。”

    化妆师立刻捂着嘴,发出了蜡笔小新妈妈式的笑声,“你们宿舍的小姑娘很有眼光!”

    虚荣心得到满足之后,kevin老师转回去愉快地哼起小曲来。

    这里邓以萌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风景,双手扎在胸口,双眼亮闪闪的。

    察觉到她雀跃的神色,姜姒婉问:“这么开心?”

    她当然高兴了。终于可以蹭公费旅游啦。活了快二十年,只到过出生地和大学所在地两座城市,她十分向往去看看别的地方。但是邓以萌觉得,不能让婉姐发现她是大土包子,咳嗽一声化繁为简:“跟、跟婉姐旅行很开心。”

    肖科艾在驾驶位上陡然短促地笑了一声。

    邓以萌问他:“你笑神马。”

    肖科艾没回答她,倒是和姜姒婉说:“婉姐,你助理真的换风格了诶。”

    邓以萌本来还想追问几句的,手机响了响,有新消息。

    来自萧澈:“过几天回来了,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邓以萌秒回:“没,你好好拍戏,注意安全就行”

    对面便没了下文。

    沿途风景瑰丽,越往北走,地貌就越是让人惊心动魄,以至于最后邓以萌趴在窗子上看着再也移不开目光,手机里准备的小说都没派上用场。

    姜姒婉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中途喝过两次水。

    几个小时后,窗外夜色如墨。

    肖科艾最后将车停在了从高速路口下来后的第一家酒店。

    主创组的其他人员已先到了,晚餐是各自叫客房服务到房间。

    邓以萌一行人到得略晚些,由大婉拍板,选在酒店包厢一起吃,面对一桌子美味珍馐,席间却只有肖科艾毫无顾忌大快朵颐。化妆师老师为了保持身材晚餐只喝粥。大婉同学试过一个水晶虾饺,接着就只吃青菜,还得先过几遍白开水,直到看不见油星为止。

    邓以萌坐在大婉和kevin老师中间,一方面要负责照顾美丽的情敌,一方面被左右两位对自己无比苛刻的大佬镇住。忙完后,面对那些鲜香四溢的美食,也不敢再去碰了,只草草喝了杯果汁了事。

    喝完放下杯子,才发现整桌的人都在看着她。

    肖科艾噗嗤一声先笑出来:“不再吃点儿?”

    邓以萌有点不好意思:“饱了。”

    化妆师也指点她:“吃这么少,会长不高的哟。别学咱们姜老师,她是为了上镜迫不得已。再说人身高已经在这里了。萌萌你还是多吃点,尽量再长高个五厘米成不成。”

    邓以萌囧了一下。她不矮的好么。只不过气场太弱,所以看起来小小只。默默挺了挺胸膛。

    姜姒婉看看她,率先站起来:“吃好了就走。”

    邓以萌答应了,去前台拿房卡,上楼之后刷开房门。是个标准间。

    女神的动作比她干脆许多,进洗浴间施施然开始对镜卸妆,洗漱过后出来,身上穿着白色的丝绸睡衣,自顾自躺下了。

    见邓以萌还杵在那儿,大婉瞥她一眼:“睡觉啊,哆啦a梦。”,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