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7.小结巴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萌的天赋技能点并不在诗词歌赋上边。尽管嗓音条件不错,歌词却记得颠倒错乱,有些地方完全记不得了也不气馁,就用哼哼哈嘿代替。

    她唱完之后,察觉到手底下的小姐姐正在轻微地抖索。

    将手移开,果不其然,小姐姐笑得花枝乱颤了!

    花枝乱颤是个听起来动作幅度比较大的副词。

    其实姜姒婉只是抿着嘴,憋着笑,肩头微微有些抖动。

    但是与她平素休息时那种娴静的仪态相比,眼下确实称得上是“花枝乱颤”了。

    邓以萌面红耳赤,绞着双手退开了几步,嗫嚅道:“唱得很难听哦?”

    姜姒婉抿了抿嘴,收敛了眼波里满溢的笑意,轻轻说:“怎么会,挺可爱的。”

    邓以萌抬起头:“你骗我的吧,看你听完更清醒了。”这等于说她做的完全是负功,帮的基本是倒忙。

    姜姒婉在枕上说:“再唱一遍。”

    邓以萌听了,哟西,再接再厉。人又凑上去,抬手要捂她的眼睛。床上的小姐姐这次微微侧头,灵活地避开了她的爪,还问:“为什么要遮住我的眼睛?”

    邓以萌脸又红了一下:“我、我会紧张。”

    姜姒婉目光很沉着,像个语重心长的师长:“邓以萌,你得锻炼,要学会表现自己。”

    尽管女神小姐姐态度果断,但是语气温婉,声音清冽,听在耳朵里极为熨帖,一点也没觉得她是在好为人师,而让人自发觉得,嗯她是在为我好。

    邓以萌优点不多,知好歹算是一个。斟酌了一下,退开两步,手背在后边,好吧,不去捂对方的眼睛,啪嚓把自己的双眼给闭上了。负着手像是卖力考试的小学生,字正腔圆地把歌词错乱的《宝贝》给再唱了一遍。

    姜姒婉轻轻翻个身,侧躺着看床前闭眼唱催眠歌曲的小东西,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愉悦。

    邓以萌唱完,拍拍胸口,再睁开眼,对上她睁开的双眼,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怎么还没睡着啊……”声音带着哭腔。

    这不能怪她没有耐心。

    小时候弟弟妹妹闹腾得不行,刘阿姨就把他们交到邓以萌手上,让她哄哄。只消她随便唱一首摇篮曲,小孩子们就妥妥地偃旗息鼓,陷入深度睡眠。头几次刘阿姨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心肠恶毒将小孩敲晕了…图个一劳永逸…后来带着审判的眼神在她身边坐着,近距离观测,亲眼所见她用一首歌就唱睡了俩孩子,这才疑心尽去,并且叫住邓以萌她爸,欣喜地报道这个大新闻:“老邓啊,你家大闺女,只怕是瞌睡虫转世。”

    邓以萌不喜欢继母,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天啊,你说睡神转世不行么。瞌睡虫是个什么鬼。

    她这个瞌睡虫,到了女神小姐姐这里,却威力顿消,唱了两遍《宝贝》了,人家还精神抖擞着呢,看着能再玩一通宵三国杀。果然了,坏女人就是坏女人,不会变的!

    姜姒婉见她带着哭腔说了一句,小嘴嘟起,脸上露出挫败的神色来,脸在枕畔蹭蹭,淡淡说:“再唱一遍。”

    “……”邓以萌脸垮了,这快赶上心爱歌手的演唱会上喊安可的脑残粉了,坏女人是逗她玩呢么?纠结了会儿,见床上那个满脸期待,一点也没有戏弄的意思,把心一横,蹲下,认真地说:“再唱可以,但你得答应我,闭上眼睛。”

    姜姒婉这次很乖,轻轻地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映在白玉一般的面颊上,看得邓以萌小心肝抽了一抽。她蹲在那里,没有转移阵地,这一遍,轻轻地、温柔地、将速度放慢了二点五倍地,将歌再唱了一遍。

    这回唱完,花了起码十分钟。

    等她最后一句尾音落下,房间里顿时陷入静寂。邓以萌心里有些窃喜,但尚且不敢得意忘形,悄悄地用唇语喊了一声:“婉姐~”

    姜姒婉躺在那里没动,漂亮的长睫毛也没动。

    邓以萌满心欢喜,知道自己大功告成,慢慢地起身,从房门出去,关门也是猫手猫脚。

    回到自己房,躺在床上抱着被子滚来滚去,自己这个助理还是蛮有用的嘛。刘悦说了,像大婉这种独立的女孩子,其实找助理之后也不会狠使唤,更多的是找一份陪伴,图个安心。她还记得昨天在拍摄现场,姜姒婉去补拍一个镜头,大经纪人沧桑脸吐烟圈对她说道:“你婉姐很寂寞的,看着无限风光,其实就是个性子死犟的小孩,你得多多费心,照顾好她,你和我才能跟着她继续飞黄腾达。”

    这奇异的发言,将大家绑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邓以萌当时想说,咦那咱们岂不是跟着升天的小鸡小狗?但是出口之前料到这句并不是什么好话,活生生吞了回去,只答应了一个嗯。

    现下却很有些感慨,她完全赞同经纪人大甜甜的话。拿过手机来,登陆微博,发了一条吐槽:差不多是我哄过最难哄的小屁孩了[奥特曼]

    没想到舍友们现在还没睡。

    霹雳贝贝评论道:哎哟,有情况?

    安苑评论:对象比你小??

    另一位叫杨娇的童鞋评论:哈哈,怎么哄的?哄到现在,这个点,真的很可怕了

    霹雳贝贝甚是活跃,平时宿舍打游戏也是她手速最快技术最赞,两秒后她回复了安苑:像萌萌这种母鸡属性,看人都跟小鸡一样吧,最爱护犊子了,我觉得不一定是年下

    再回复杨娇:精♀疲♀力♀尽

    邓以萌拿着手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半晌,憋屈地发了条:你们睡得真晚哈……

    敲完这条,手一松,朦朦胧胧睡了过去。

    黑甜一觉,真可谓人事不知。

    次日一睁眼,从床上滚下来,捞过手机看看时间,喊了声糟糕,头发乱糟糟地跑下楼,恰逢姜姒婉从地下室运动完上来,浑身汗涔涔的,头发跟洗过一样,浅灰运动衣的前襟也湿了一片。

    邓以萌张大嘴,心想,真狠。

    姜姒婉却不以为意,拿脖子上搭着的白色毛巾擦擦脸,“早。”

    “婉、婉姐早安。”邓以萌赶忙立正。

    姜姒婉勾了勾唇角:“是个小结巴?”

    小结巴红了脸,出口更结巴了:“才、才、才不是呢。”

    姜姒婉却没再将对话继续下去,微笑着进了浴室。

    邓以萌手忙脚乱去厨房做早餐。只是进去之后,却想起忘了问女神小姐姐到底是喜欢西式早餐还是中式。算了。各来一份吧。

    于是,当大婉同学擦着头发来到小饭厅时,便见到神奇的一幕。穿白色裙子的小蜜蜂飞到西来飞到东,饭桌上张罗得很是有模有样。既有窝荷包蛋的面条,又有豆浆和油条,旁边摆着牛奶和果汁,侧边一瞧,还有烘烤的吐司和冒着热汽的咖啡。

    姜姒婉愣了下,挑挑眉,原来看着咋咋呼呼的,倒是个厨艺小能手么。她也不是吝啬夸奖的人,一边在桌上落座,一边唔了一声,喊她:“邓以萌。”

    邓以萌忙得两脚不点灰,将最后一盘切成丁的水果端到她面前一放,“啊?”地答应了一声,两只爪子飞快握住耳垂。

    ——那碟子刚从消毒柜里出来,贼烫。

    姜姒婉端起咖啡闲闲地喝了小口,抬脸笑得容光焕发:“你以后会是个好妻子。”

    邓以萌的脸刷拉红成个西红柿,险些没摔一跤。扶着椅子,站在那里憋了一肚子气,见姜姒婉拿叉子叉了水果吃,又切了一小块吐司入口,喔美得冒泡……美得冒泡也还是不能原谅!

    姜姒婉察觉到她气愤的目光,有些不解,转念明了,嗤笑道:“坐下,别客气。一起吃。”

    谁和你客气了。你以为我生气是因为你吃独食吗?再说你是老板,本来就有吃独食的资格。我气的是——她深呼吸了两次,颤巍巍地喊:“婉姐。”

    “嗯?”坏女人懒洋洋的,脸上没化妆,但是在放光!运动女孩的魅力就是这么魔性!

    “你刚刚说什么?”邓以萌觉得发飙之前还是先确认一下自己没有听错比较好。

    姜姒婉看着她:“夸你啊。”

    对着她那一脸与御姐外形完全背道而驰的天真,满满的“有什么问题吗”,邓以萌要崩溃了,只得认栽:“好的,谢谢婉姐夸我。”说完面无表情坐在对面,拿过油条往嘴里塞。

    万万没想到,回宿舍还受到了舍友的围攻。

    最讲道理的安苑不在,只有八卦心分外炽烈的黎贝贝和徐蓓在家守株待兔,逼着她说出来昨晚在哪里留宿,男朋友长什么样,还不赶紧带过来请大家吃饭,也好帮她参详参详,给把把关。

    邓以萌这天早上二度崩溃,有气无力地解释:“哪来的男朋友啊,我说的是工作啊工作。我现在找了份助理的兼职,那边包吃包住,眼下还要跟着出一个长差。”

    刘恬特意叮嘱过,尽量不要和身边人炫耀她和大婉的关系,保持低调是最好的。

    黎贝贝坐在那里,一顿操作猛如虎,双杀三杀五杀的声音此起彼伏,一面笑:“出长差啊,要我们给你答到么。”

    邓以萌从后面搂了搂她,谢了又谢,说回来请舍友们吃饭。

    随即她也只在宿舍逗留了一小会儿,就出门购置预防高原反应的药物去了。摔上门后,留下一缕别样的香风。

    徐蓓蹭到黎贝贝旁边,用手肘子拱拱她肩膀,诶了一声:“萌萌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你信吗。”

    被拱的那个发出一声冷笑:“换你是老板,你找个大一的做助理啊?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更何况还是萌萌这种缺心眼的。又啥长差啊,当然是蜜月旅行呗。”,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