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5.Cut!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回到宿舍她还是石化脸。难得大伙儿都在,正伏案赶作业呢。黎贝贝和安苑见了她,彼此相视一笑,由黎贝贝出马,抬手在她跟前晃了晃,“怎么了啊?”

    邓以萌叹口气,扶额道:“一个看起来相当高冷的人开始用颜文字了。”

    安苑笑道:“这就是反差萌嘛。”

    道理她都懂,就是有点不适应。姜姒婉今天的日程表她心中有数,她的档期排得极满,今天唯一半天空闲…本来是给她下一部戏做缓冲,她倒是也没白费,拿来生病了……

    总之演员这个行当,一将功成万骨枯,即使站在金字塔顶端,睥睨群雄傲视群芳,看着无限风光,私底下却累成哈士奇。比如姜姒婉自打出道,休息时间从未超过二十四小时。

    下午四点与七点各有两个奢侈品广告代言,一个是瑞士某家的女士手表,另一个是女士香水。

    晚风怡人,不知不觉到了别墅小区,邓以萌停好自行车,对于那个“w”还是有些介怀。

    手握小挎包的带子,抿着嘴来到门前,用密码开锁,进屋走了没两步,隐约听见浴室有哗啦啦的水声。

    诶,在洗澡?

    她头皮一紧,脊背发凉,脸上却立时辣辣的。

    ——又想起昨下午的事情。

    估计是为了臊她,姜姒婉居然用那种带着色气的目光看她的果体。演技随时在线,感染力十足,就那么轻飘飘的一眼,叫人再也忘不掉那精彩到哭的一幕。

    “邓以萌?”浴室里传来询问的声音。

    这是那位第一次叫她全名。

    带来的感觉很诡异,耳膜有点点酥麻,接着像是会传染似的,缓缓将整张脸给麻住了。

    浴室的水声停了,呼唤声再次传过来:“邓以萌?”

    邓以萌抬起两只手,面无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脸,啪啪啪几声嘹亮的巴掌声过后,她清醒了一点,踱到浴室附近,答应了她,免得她误会是什么小毛贼闯了进来。

    姜姒婉隔着浴室门和她说:“帮我拿浴巾。”

    应该是里边的浴巾打上了水弄湿了。邓以萌晃悠着脑袋,四下看看,只见阳台上晾着云一样的一片,麻溜去收了,到浴室门前说:“婉姐,我拿过来了。”

    门徐徐开了小半,修长手臂探出来,指尖与手肘都在滴水。

    邓以萌咕嘟咽了咽口水。

    ——她趁机破门而入,迅速地掏出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咔嚓咔嚓拍下了女神的数张艳照,继而得意大笑:“大碗!你也有今天!我已经有你的把柄在手!只要我按下这个分享键,哼哼哼。”

    ——姜姒婉梨花带雨地哭起来:“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邓以萌眼看高高在上的女神竟被欺负到这种地步,内心泛滥起一阵奇异的愉悦,扯了扯嘴角:“过来让宝宝亲一口!”

    cut!她甩了甩头。

    ——剧本走向不对,她说的是:“把那只竹马还给我,不然,哼哼……”

    哇,好过分。真是太过分了。自己真是从头到尾都坏得掉渣。

    姜姒婉在里边等了半天,还不见邓以萌将浴巾递过来,皱皱眉,拿过衣服遮住胸前,将浴室门开得更彻底些,看了那小东西一眼。

    不知她发什么癔症,抱着浴巾呆若木鸡站那儿,小脸红彤彤的,呼吸都有些不对,小胸脯上下起伏,嘴角却有一抹迷之微笑。

    遂抬手在她额间轻轻来了个爆栗,“想什么呢,你?”

    额间吃痛,邓以萌猛然惊醒,反射弧巨长地轻呼一声弹开两步,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没、没什么!”

    姜姒婉对她招了招手。

    天惹,女神出浴,背景是氤氲的水汽,此刻她手上的外衣只遮了关键部位,雪一样的肌肤,优雅纤长的四肢,美得像是神话里的阿芙洛狄忒……

    邓以萌懵懵懂懂地走到她跟前。

    姜姒婉不禁失笑,从她手上夺过浴巾,又轻轻把门关上了。

    门板碰到鼻尖时,门外的人才惊醒过来。

    邓以萌捂脸回到客厅,坐在小桌子旁。刚刚是做梦了吧?完全就是只呆头鹅啊,好丢脸。

    手掌移开时,目光触到早晨自己留下的那张便签。捡起来看看,目光扫到留言末尾的“w”。顿时恍然大悟,妈耶,婉姐敢情是在学她?

    姜姒婉动作利落,不多久就将自己拾掇清楚了。做了基础保养,看着皮肤很好,整个人白得发光,但是素颜。穿着裸色连身长裙,整个人落落大方。

    邓以萌看看手机,“啊!三点半,是不是该出发了?”

    “嗯。”

    姜姒婉亲自开车。

    邓以萌坐在副驾驶上,抬手摸摸座椅,又摸摸安全带,再摸摸跟前的纸盒,眼睛眨巴眨巴,像极了好奇心旺盛的小孩子。

    姜姒婉不动声色瞥了几眼,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婉姐,这是什么车啊?”

    “卡宴。”

    卡宴。邓以萌在脑海贫瘠的资料库里边搜索。半晌未果,也就不去纠结。只听大婉又问:“会开车吗。”

    邓以萌如实回答:“暑假刚考了科目一。”转瞬想到自己身为助理,驾驶技术是基本素养,比如眼前这场景,她闲着,让老板开车,非常不得体,赶忙补一句:“不过我会加紧学的。我学东西很快。”

    “唔。”

    到了拍摄现场,化妆师给姜姒婉化妆,邓以萌捧着水杯在旁边看着。化妆师一边工作一边赞不绝口,称赞女神皮肤状态好、脸超小,什么风格的妆容都能hold住,简直是一个化妆师梦寐以求的理想模特。接着开始讲她遇到的有趣的圈内趣闻。

    谁和谁在酒宴上喝醉后拥吻,醒过来发现是死对头,偏被狗仔队拍下,事后各花了五百万去打点,将照片买下来。

    谁从谁那里抢了角色,从此彼此就结下了仇怨。

    姜姒婉闭着眼睛配合,偶尔会轻轻唔一声,以示礼貌。

    定好妆之后,姜姒婉朝小东西使了个眼色。

    邓以萌这次没犯迷糊,即刻醒悟是要水喝。从保温杯里倒了小半杯在盖子里,吹了吹,递过去。

    喝水的人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在脸上投下绵密的阴影。

    邓以萌方才全程盯着化妆师的巧手,企图偷师,看有没有什么没见过的灵巧手法。她盯得牢,深知并没有贴假睫毛。所以这么长长长的睫,竟是纯天然。

    暗叹造物主偏心,喜欢谁,就把一切优点都加诸在谁身上。

    喝完水之后,姜姒婉起身袅袅婷婷地去了摄影棚。

    邓以萌站在侧边观看,摄影师和化妆师可能一个妈生的,夸起人来都是一个套路,什么摄影师就喜欢婉姐你这样儿的,怎么拍都漂亮,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来全程无压力,硬照出来都不带修的巴拉巴拉。

    邓以萌锻炼了几分钟,便做到了充耳不闻,只专心看着大碗同学凹造型。当她微眯着眼,漫不经心对镜头做飞吻的动作,邓以萌脑子里又轰然炸了一下,噼里啪啦,开了个小型的花火会。

    兜里的手机滴滴响。

    掏出来一瞧,“消失的藏狐陛下”发来微信消息。

    这个是萧澈的小号。

    消失的藏狐陛下:萌萌过得怎么样?

    萌唧唧:蛮好的啊。

    消失的藏狐陛下:看来失恋对你的影响挺小的嘛。

    邓以萌愣了一下。最近心情起伏是蛮厉害。但是伤心……?哭了好几次,多半是为了生存问题,既没有食不下咽,也没有夜不安寝,按部就班得完全不像一个失恋的人。

    消失的藏狐陛下:萌萌不伤心太好了,其实就你笨,一直不明白,你对我就没那意思,只是被大人洗了脑。

    洗脑?邓以萌愣愣地,不知道回什么。

    消失的藏狐陛下:有没有生活难题?钱够用吗?

    邓以萌抿抿嘴,决定逗逗他。

    萌唧唧:别担心,我已经找到金靠山了。

    消失的藏狐陛下:???

    萌唧唧:你安心拍戏吧。回来了再聊。

    邓以萌关上手机,接着脑补对面的石化脸,吐吐舌头将手机放回兜里,淡定地看着眼前自己的“金靠山”。

    本来么。姜姒婉开六千一个月的工资,只要她做好头两个月,那么接下来一学年的生活费差不多了。

    她算得上节俭。而且最近已经没有在长高了,衣服可以很久不买新的。就解决吃饭问题。学习资料的话,学校的图书馆应有尽有,简直可以看到海枯石烂。

    而自己已经杀进姜家根据地这种事,她是不会告诉萧澈的。假如那小子知道了,肯定会心急如焚,怕她对大碗同学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赶回来让她辞职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护短么。

    那怎么能行。她的一万二还没到手呢。

    姜姒婉拍完广告,过来再次要水喝,邓以萌递了水,左手拿着杯子,右手则拿一方小手绢替她轻轻擦拭额角。因为不想破坏掉这个带着点rock元素的美丽妆容,用轻柔的手劲在轻轻点压。

    姜姒婉垂下眸子,视线锁定小东西,波光盈盈的眼睛显得分外妩媚。

    邓以萌与她挨得很近,四目相对时,手里的动作猛地顿住,讪讪地收回了手。

    姜姒婉没在意,但邓以萌却不自在。

    “婉姐。我、我提个要求可以吗。”她脸红红的。

    自己也尴尬啊,事情没做多少,幺蛾子倒是一大堆。

    “唔?”

    “你能不能别像刚刚那样看我。”邓以萌支吾半晌,还是说了出来。

    “?”

    “你那个眼神。”邓以萌咕嘟咽了咽口水,“我总觉得自己要被你吃掉了。”

    姜姒婉一愣,突然唇角一勾,露出个意味不明的浅笑。

    邓以萌莫名其妙,这又哪里好笑了?感觉她们长得特别好看的人笑点都很奇怪。,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