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4.听姐姐的话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不,我没有。”姜姒婉在枕上摇头否认。

    邓以萌两只手分别探在两个人额头,无奈道:“你都快被烤熟了。”

    姜姒婉皱眉,转了转脸,躲开她小小的爪,那爪子虽然凉凉的很舒服,却让她意识到自己的软弱,翻了个身,背对絮叨的小东西,用被子蒙住了头。

    邓以萌内心无力。方才演锦衣卫的时候还觉得杀气腾腾英姿飒爽的,气场爆表,这转眼间怎么又成了个小孩了。

    中学时代常要带弟妹,她倒是因此累积了好些哄小孩的经验。

    但是对着这么个高高在上的御姐,她那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伎俩实在不敢拿出来献宝。况且,她也没全忘了,躺在床上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己的情敌啊情敌。她怎么能像兔子一样哄她“宝宝乖”呢。

    可是。

    邓以萌在各个房间搜寻温度计和退烧药的当口,忽然想到,要是姜姒婉身体不好了,那些喜欢她的人肯定心疼死了,这其中就包括萧澈那小子。她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故而万千因由指向一个结局,那就是姜姒婉不能有事,得尽快好起来。

    终于在某个类似客房的房间里,打开柜子,找到了急救箱。里边有若干应急药品。

    姜姒婉睡得昏昏沉沉的,那只凉凉的小手放肆地滑进衣襟时,她有些震惊,转过脸看了爪子的主人一眼。

    邓以萌慌忙将手抽出来以示清白,“婉姐,你,你别误会啊,你不信我,总该相信体温计吧。给你测个温度,你就知道了。”

    姜姒婉复又闭上双眼,任凭她将那体温计放置妥当。过了五分钟,被褥窸窣的摩擦声,接着听那小孩“呀”地叫了一声。

    邓以萌看着温度计上指着四十度的水银线。觉得自己快疯了。“婉姐,起来,咱们去医院。”

    姜姒婉说话的声音极轻,“不去。”

    “你四十度了。”邓以萌心里很害怕。她怕姜姒婉烧傻了。

    “不可能。”

    邓以萌略略思量,大碗同学的自信可能来自地下室那一屋子的健身器材。平素饮食控制得好,又常常运动,身体素质不会太差。但百密一疏,再完善的系统,也有出bug的时候,所以这次病来如山倒,姜姒婉完全不能相信。

    “真的,你看一眼。”邓以萌将体温计放到她眼前。谁知姜姒婉完全跟没听见一样,紧闭着双眸,那长而卷翘的睫毛都不带颤一下的。

    讳疾忌医到这个地步,邓以萌没了法子。

    又不能对姜姒婉用强——她强不过。

    或是打120让他们来强制执行?像大碗同学这样的超级大腕,半夜被救护车从私宅掳走,好家伙,绝对是第二天的头条没跑儿了。她对那个光怪陆离的名利场所知尚浅,但“三人成虎”的道理她还是懂得的。搞不好就会有人传感情出现重大危机所以玩了个割腕自杀云云。传成科幻小说都有可能。

    那她邓以萌头天上岗,第二天就可以下岗了。

    “婉婉。”邓以萌脱掉鞋子,跪坐在被子上,柔柔喊了一声。嗲得自己都起了鸡皮疙瘩。

    姜姒婉终于睁开眼睛看着她。因为发烧而越发亮闪闪的眸子透露出疑惑。

    “你是个好孩子。”邓以萌硬着头皮,“听姐姐的话,乖乖吃药药好不好?如果不吃药,我就不喜欢你了,以后也不跟你玩。”

    姜姒婉红云翻滚的脸上也看不出来表情。

    “要我喂你吗?”邓以萌笑眯眯的,“自己吃的话,喝水就咽下去了。我来喂的话,就要将药研碎了,加点水,弄成苦不拉几的药糊糊…”

    不等她说完,姜姒婉已经坐起身来,朝她递出一只手。

    邓以萌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表面上却绷住了,不动声色将药放在她手中,水杯也一并递上去。随即退下床去,穿好自己的鞋,看着大碗同学皱眉吃药。

    哎。不就是吃个药么,搞那么妩媚动人做神马。

    邓以萌心里有点忧伤。坏女人实在是太好看了。不施粉黛、高烧四十度都没办法撼动她的美貌分毫。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一个人,一旦站到了她的对立面,成了她的情敌,硬碰硬的话,哪有什么赢面可言?

    她接过水杯,开始思索起其他通往罗马的大道来。现在已是凌晨两点多,脑子堵得厉害,她想不起别的,却听床上的病美人道:“你也去睡吧。”

    邓以萌答应了。将水杯放下却没立刻离开。见姜姒婉躺下了,去找了毛巾打湿,叠成小小的方巾,替病美人敷在额头。她躺那儿虽然头微微动了动,却没再睁眼。

    邓以萌等确认她完全退烧之后,方才关了灯,蹑手蹑脚下楼。胡乱洗了把脸,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哦豁,凌晨三点多。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回学校了吧。

    吸取下午的血泪经验,她没敢随便找张床睡,而是选择在沙发里窝着,凑合一晚。

    晨光熹微,落地窗里透进光线时,她惊醒了。双目瞪圆放空了会儿,翻身起来,先去确认过姜姒婉安然无恙,转而进厨房熬了一锅白粥。

    姜姒婉睡到十点多醒过来。身体恢复得七七八八。起床转悠了会儿却不见小东西的身影。端着温水喝时,慢慢在屋子里踱步,走到沙发跟前,只见洁白的沙发套上,有几根发丝沾在上边。

    怔忪两秒,嗤地一笑,转而来到小饭厅,桌上放着粥碗,碗下边压着张便签。

    有趣。

    多年不见这么原始的通讯方式了。

    只见上边用儿童字体写着:“婉姐,希望你已经好了,我按照小陈说的,查过日程表,你今天的通告从下午四点开始,所以我走的时候没有叫醒你。今天上午我有课,先回去一趟,若有急事请给我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ps:我妈说过,感冒的人一定要喝粥才会完全好,才可以把感冒送得远远的,你一定要喝粥啊。w”

    落款一个字:邓。

    姜姒婉默然将那便签放回原处,扯了扯嘴角,去盛了碗粥,端过来,还没开始喝呢,刘恬就来电话了。

    开了扩音模式,拿勺子慢悠悠地舀了一勺粥,轻轻吹凉。刘恬先了解昨天补拍的情况,问她淋雨后有没有不妥,她答没有。大经纪人便又问,新来的小助理怎么样。要不要换人。

    姜姒婉斟酌了下,答复她:“有点脱线。但是蛮好玩的。”

    刘恬喊了两声姑奶奶:“你招助理,不是陪你玩的啊,要协助你工作,照顾你生活的好吗。脱线什么意思,是脑子很不好使?还是太欢实了?有没有捅什么篓子?你一听说是你学校的校友就决定得那么痛快,我很害怕啊姑奶奶。”

    姜姒婉道:“工作目前也没问题。”

    刘恬舒出一口气,“那还有什么别的缺点没有?”

    姜姒婉咬着勺子,弯弯眼睛看向旁边写了一长串子的便利贴,唔了一声:“还有点话唠吧。热闹。”

    正在记笔记的邓以萌忽然就打了个喷嚏。这次是看系里教授的面子,一位极其年轻但是经验丰富的编剧老师来分享从业经验。

    坐在身边的舍友黎贝贝用手肘碰碰邓以萌,开始说悄悄话:“哎,据说这个程老师,就是那个谢臻的老婆。”

    邓以萌点头:“我知道啊。”谢臻,和姜姒婉一个经纪公司的嘛,拿过影后,平时很少传绯闻,只有一点,是个宠妻狂魔。像她这样不关注八卦的人,都知道这俩是一对。

    “很令人羡慕啊,经常撒狗粮。”黎贝贝说。

    邓以萌看着她,“你也是拉拉吗。”

    黎贝贝笑嘻嘻的:“是啊,你要和我搞姬吗。”

    邓以萌见她没个正形,便明白过来,人家是开玩笑,赞叹道:“是很甜了。但我关注的不是这个,我看过程颖的本子,也看过她出版的小说,那种用词,那种结构,那种节奏,浑然天成,我感觉我这辈子都达不到了,再怎么挣扎我也是个小白。所以见到程老师,我有一点难过。”

    黎贝贝吐槽:“矫情。”

    邓以萌朝她做个鬼脸,继续专心记笔记。程颖声音很好听,生得也极美,课堂时间过得非常快,一小时感觉嗖的一下就没了,邓以萌见男生女生将程颖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便坐在座位上没动,等大家合影的签名的提问的,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之后,方才小步跑上前去,站在讲台跟前,未语面先红。

    “小朋友,你有事吗?”程颖停下收拾的动作,笑问。

    邓以萌捧着笔记本,支吾了半天,憋出一句:“我,我写东西,总是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程老师您能不能…能不能…”

    程颖问:“哪方面的感觉?”

    邓以萌瘪着嘴。要死了。她其实正经实战的本子还没完整写过几个呢。只能估摸着答:“画面感?还有,质感?”

    “那么,看一百部类型电影,写类型分析。”程颖侧了侧头,瀑布一样的头发从肩侧滑落,“最重要的,有时间可以试试拉片。”

    “好、好的!”邓以萌真的很紧张。

    阶梯教室的门口有个人影挥着手小声喊:“老婆,老婆。”

    邓以萌望过去,天啊,全副武装的一个人,戴着口罩墨镜等等。

    程颖没理那人,而是微笑问眼前的邓以萌:“还有问题吗?”

    不等邓以萌回答,那武装到牙齿的高挑女人便杀过来,夺过程老师手中的包,有些气呼呼的:“怎么被这帮小破孩缠这么久啊,我在车里,左等你也不来右等你也不来,我都要……”

    “真啰嗦。”程颖打断那个人的话。

    邓以萌已经隐约猜到来人是谁了。想着都是自己这个“小破孩”害得两位大姐姐不能愉快地虐狗,委实是自己错了。赶忙说:“我已经没问题了。程老师再见!”

    程颖对她一笑,方才牵着那个叽叽歪歪的人走了,从背面看过去,好像牵着一条阿拉斯加。

    邓以萌刚松口气,手机响了,是条短消息。来自某姜。

    “下午过来。”后边还跟了个犯规的颜文字:w。,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