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说好的情敌呢 2.你愿意跟谁?

时间:2018-06-13作者:炒饭江南

    邓以萌第二次见到那个坏女人,是在花容公司的总部。她站在一旁,见许多人簇拥着艳光四射的她,还有疯狂的小粉丝尾随,被保安人员拦在大楼外边。

    彼时她握着挎包带子,抿着嘴不敢出声。先前在学校遇见时,确实是平易近人没有错。眼下却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王,周身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超强气场。脸上的妆容十分精致,唇彩却是少女粉,衬得唇瓣嘟嘟的,脸上架着墨镜,看不清表情。

    邓以萌怕她看见自己,躲在角落,等她过去,再耽了会儿,然后才进的电梯。

    花容传媒算是业界数一数二的经纪公司,所以前几天拨通那个招聘电话后,对面的人报出名头来,她着实有些吃惊。

    如今来面试,可不是不忐忑的。

    她到接待室的时候,发现里边事先已经有个女孩子,打扮得花枝招展,一件印花外套简直像个移动的鲜花市场。

    邓以萌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寡淡的牛仔裤和白衬衫,觉得自己快朴素成背景板了。

    女孩挥挥手和她打招呼:“你看起来好小,高中生吗。”

    邓以萌知道,有人说你年纪小,也就是变相吐槽你太土的意思,并不敢沾沾自喜,解释说自己大学生。

    女孩笑了笑,低头玩手机。

    过了会儿,邓以萌先被叫了进去。

    负责面试的是名经纪人刘恬,大约是太自信自己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她会儿,竟露出满意的神色,点头道:“坐。”

    江湖上颇有些关于刘甜甜不好的传闻,据说这个人超级心狠手辣的。

    邓以萌如履薄冰,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没想到刘恬倒没摆架子,问了几句她的专业情况,课多不多等等,末了和她说:“你的外形过关——助理经常在明星跟前晃,所以长得一定不能讨厌,得讨喜。学编剧的话,也算半个业内人士,多的我就不介绍了。是这样,我们如今有两位大牌都在招助理,姜姒婉和俞定柔,都是很难拿捏的主。你愿意跟谁?”

    邓以萌简直当场昏厥。居然有朝一日,有个人让她在姜姒婉和俞定柔中间挑一个来当老板。这俩可都是千万级的大腕儿啊。就好像成绩一塌糊涂的学生,某天突然被人问:“你去清华还是北大?任挑。”

    是的,虽然和姜姒婉有个情敌关系在那里,她受欢迎的程度,邓以萌还是认可的。

    刘恬见她小脸潮红,一双乌黑的墨瞳滴溜溜地转悠,笑着提醒:“邓小姐?”

    “我要跟姜姒婉。”邓以萌握了握拳头。

    刘恬笑笑:“好。”

    签了合约下来,邓以萌握着脸,不停地拿手当小扇子扇风。

    试用期一个月。为的是看她与艺人的磨合情况,也要看她在学业与工作之间能否周旋得过来。

    邓以萌也当场表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要找学生来担当助理的职务,找全职的社会人不就好了。对此,刘恬的解释是,两位女神都有个奇特的爱好,不喜欢生活里贴身跟的人太老道,经纪人饱经世故就够了,随身助理的话,希望是还没出象牙塔、心思单纯一些的。

    邓以萌很想爆料,没出象牙塔,心思也不一定就单纯呀。比如她,选择姜姒婉就是别有用心的!

    哼哼,既然是情敌,就去她身边,将她监视起来,偷窥她的日常,拿捏她的把柄,最后逼她听自己的话,乖乖把萧澈还回来!

    当然这个脑回路似乎是有点清奇了。

    但搞艺术的人,都是这么出奇制胜。

    邓以萌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刘恬让她明天下午去姜姒婉的私宅报道。

    她先回了学校。

    宿舍是四人间,三位舍友挺和蔼,都是本地人,平常除了赶作业时会在学校留宿,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家里或者与男友约会。所以这宿舍相当于便宜了邓以萌一个人。

    她最近穷,晚餐就用西北风解决了。

    第二天将作业写完,将自己拾掇精神了,然后方才乘地铁去到某别墅小区。

    不知在哪里看过一句话,安静本身是不值钱的,闹中取静才最珍贵。这在闹市中隔绝尘嚣的一处所在,让邓以萌惊叹不已。眨巴着眼睛按照刘恬给的地址,找到姜姒婉的私宅。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却不是姜姒婉本人。

    是个戴着眼镜的女郎,一身冲锋衣甚是工科style。

    女郎将她领进门去,问道:“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小邓吧?”

    邓以萌点了点头。眨巴着眼四下里望望,为屋子里雅致的陈设暗暗惊叹。

    低调奢华的典范了。

    女郎说:“我是婉姐的上一任助理,你叫我小陈就可以,现在和你交接一下工作。”

    邓以萌有点怕怕的:“你为什么不做了?”

    小陈笑道:“我要开始毕业设计啦,很忙,两边兼顾不来,怕照顾不好婉姐,所以我主动提出辞职了。你别担心,婉姐人虽然高冷了点,但对待自己的团队,还是蛮好的,奖金也多,只要你别踩雷。”

    邓以萌嘴角扯了扯。那个坏女人,很高冷?

    见她走神,小陈拿手掌在她跟前挥了挥,“喂。”

    邓以萌颔首,端正坐姿,聆听前辈教诲。

    “屋子里的清洁不用你做,会有专职的保洁人员按时来收拾。”小陈拿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你要做的,就是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偶尔对对剧本,有戏拍的时候,看她需不需要你跟组。”

    邓以萌举了个爪,“有个问题。”

    小陈笑道:“说。”

    邓以萌试探:“如果我做饭不好吃呢,我只会黑暗料理呢?”

    “大部分时候婉姐都要严格控制饮食的,吃得很简单。你会做沙拉和水煮鸡胸肉就好。她心血来潮想吃个什么复杂的会自己动手。”小陈摊手,“当然,你最好会煲汤,婉姐喜欢喝汤。”

    邓以萌想了想,这个不难,不会也可以学,对剧本的话,就更不在话下了,她可是专业的啊,咩哈哈哈。

    小陈又再交代了几件琐碎小事,比如婉姐喜欢的颜色,婉姐喝水的温度……

    “这些你记下来。其他的看她说什么,你照做就好了。”小陈叮嘱道,“不要逆她的意,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发消息问我,我看到了就回。我很喜欢婉姐,希望你能照顾好她。”

    临走前,又含泪握住她的手,“她可是几千万人的女神,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挥别了小陈之后,邓以萌在姜姒婉的大宅子里四下转悠,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来,登录微博,关注这位女神大大。

    怎么拿捏她的把柄,目前邓以萌还没有完善的计划,告诉自己走一步看一步。

    冰箱里现成的蔬菜水果,她决定先试试手。按照网上的教程先做个沙拉试试。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先抓住一个人的胃。

    ……等等,不是。

    要抓住一个人的把柄,先抓住一个人的口味。

    邓以萌将沙拉自行吃掉,感觉味道蛮怪的。又琢磨了下,腌制鲟鱼除腥,加上豆腐煲了锅汤。等姜姒婉回来的时候可以喝。

    虽然她是自己要算计的情敌,可同时好歹也是自己的老板啊,要秉承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原则。要是一点甜头都没有,在自己奸计得逞之前就把她给开了,那可不成。

    想到这里,邓以萌发现,自己也真是一肚子坏水,是个地地道道的坏人了!郁郁寡欢的都是好人,而坏人一般都会活得很好!邓以萌感到前途无比光明!

    当汤煲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姜姒婉还是没回来,天色却看着不早了。

    还没和老板见上面,不能就这么打道回府。

    在沙发上恹恹地蜷了会儿,她忽然想起,要在这里打响战役,摸清这个战略据点很有必要。

    她起身,去往尚未探究过的地下室,不去则已,一下去,发现里边别有洞天,竟然是一整套的健身设施,活脱脱一个私人健身房!

    邓以萌好奇地这个摸摸,那个试试,简直是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各个器材玩了一遍下来,整个人都累得虚脱掉了。

    有的她不会玩,硬拉的时候,肩膀的韧带好像轻微拉伤了。

    她摸摸自己身上湿透的衬衣,咬着嘴唇委决不下。擅自在老板家洗澡,似乎不大好的样子。可是就这么湿漉漉地,像个落汤鸡一样见她,也不好吧。

    邓以萌望望炉子上的汤煲,自言自语道:“我在你家洗个澡,以后安心照顾你几天,不算计你,姜姒婉,你看怎么样。”

    当然没有人回答她。

    于是她笑逐颜开:“好的,你没有反对,那就是同意了。谢谢谢谢!”

    欢天喜地出门,在侧边的大型生活超市买了件小裙子,飞速回来脱掉汗湿的衣物,叠起来打包,打算带回去清洗。

    而她自己,则泡进了姜姒婉的浴缸,进去之前,还往里边滴了精油。

    嗯,薰衣草的香味,兼具镇定和抚慰的功效,所以很多人都用它来催眠。

    邓以萌洗着洗着,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一边在心里狠狠告诫自己不要睡,一边却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朦朦胧胧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听到了脚步声笃笃笃,徐徐地悠然地靠近。邓以萌心里咯噔一下警惕起来,猛然睁开眼,双手扶着浴缸壁,想要挽救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浴室门被人推开,啪嚓一声,灯也亮了起来。

    邓以萌剧烈地尖叫出声。

    头顶电灯的瓦数足够,将这宽敞到堪称豪华的浴室照得亮如白昼,自然也包括,擅自在别人家泡澡的她。

    “婉、婉姐。”

    对上姜姒婉先是震惊错愕、随即玩味暧昧的目光,邓以萌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可是哪里能够?

    姜姒婉脸上还是完美的精致妆容,手搭在门框,人懒懒地斜倚在那里,眸子定定望着浴缸里那个湿漉漉的白得发光的小东西,淡淡勾了勾嘴角:“hi。”,精彩!( = )
小说推荐